打开主菜单

額勒登保满语ᡝᠯᡩᡝᠮᠪᠣᡠ穆麟德Eldemboo[1];1748年-1805年),瓜爾佳氏,字珠軒,滿洲正黃旗人,清朝中期名將。世代為吉林珠戶,隸屬打牲總管[2]

额勒登保
三等威勇忠毅公、和隆武巴图鲁
額勒登保
旗籍 满洲正黄旗
氏族 瓜尔佳氏
世居地/穆昆 吉林
出生 乾隆十三年(1748年)
逝世 嘉庆十年(1805年)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乾隆年間,以馬甲跟從出征緬甸大小金川,累功擢升為三等侍衛,賜號和隆武巴圖魯,乾清門行走。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帶兵剿滅甘肅石峰堡回乱。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平定台灣,升遷為御前侍衛。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駐藏大臣舒濂逝世後,額勒登保攝位為駐藏大臣。額勒登保跟從福康安出征廓爾喀。攻克擦木賊寨,七戰七勝,直抵帕朗古河,班師殿後,加職為副都統銜。敘論台灣、廓爾喀兩役軍功,兩次圖形紫光閣。再授職副都統兼護軍統領,擢升為都統[3]

鎮壓湘黔苗民起事编辑

乾隆六十年(1795年),貴州松桃苗民石柳鄧湖南永綏苗民石三保相繼起義,攻陷乾州。福康安督師鎮壓,請以額勒登保偕護軍統領德楞泰率領巴圖魯侍衛隨軍。至松桃時,苗軍之圍已解,石柳鄧循逸入石三保的黃瓜寨中。額勒登保由松桃進攻,遂解永綏之圍,攻克黃瓜寨。他又攻打苗軍首領吳半生於蘇麻寨,攻克西梁,吳半生只好遁走高多寨,被清軍所擒。額勒登保授職為內大臣。又擒獲乾州苗人头目吳八月,餘黨佔據平隴,額勒登保進軍抵長吉山,打敗賊軍。嘉慶元年(1796年),福康安逝世,由和琳替代。當時石三保已就擒,石柳鄧身在平隴,額勒登保乃進兵收復乾州,被賞賜花翎,署任領侍衛內大臣。是年秋天,和琳在軍中逝世,統兵者惟有額勒登保、德楞泰及湖南巡撫姜晟三人。朝廷下詔將軍明亮、提督鄂輝趕往會同他們剿灭苗军。同年十月,攻克平隴,石柳鄧遁走盤踞養牛塘山梁,額勒登保分兵攻克。十二月,斬殺石柳鄧,苗人縛吳八月之子吳廷義獻給清軍。軍事告竣,朝廷下詔嘉賞額勒登保其軍功最高,錫封為威勇侯,賜雙眼花翎[4]

圍剿川楚教亂编辑

嘉慶二年(1797年),額勒登保移師圍剿湖北白蓮教徒。當時起事教徒林之華覃加耀盤踞長陽黃柏山,地險糧足,總督福寧久攻不下。額勒登保大敗敵軍於大茅田,擊斃林之華。十二月,額勒登保攻陷長樂朱里寨,惟被覃加耀遁走,盤踞於歸州終報寨。朝廷下詔斥責額勒登保縱容賊匪,降世职為三等伯爵。最後於嘉慶三年(1798年),覃加耀始被擒,仍以蕆事緩,奪去額勒登保爵位官職、花翎,予以副都統軍銜,下命率軍開赴陝西協助清剿襄陽白蓮教徒高均德姚之富齊王氏等。姚之富齊王氏因失援,遂為明亮、德楞泰所殲滅,王聰兒(齊王氏)、姚之富皆跳崖自殺。額勒登保開赴荊州會合各路大軍清剿張漢潮,於廣元擊敗白莲教军,生擒其子張正漋。又與德楞泰等合剿川匪羅其清。額勒登保與德楞泰、惠齡恆瑞四路進攻,十月合圍。額勒登保率軍攻擊了七晝夜,教徒最終不支,竄渡巴河,盤踞遂風寨廢堡。額勒登保與德楞泰圍之數重,大敗敵軍,於石穴擒獲羅其清。十二月,額勒登保又追逼徐天德冷天祿於合州[5]

嘉慶四年(1799年)春天,朝廷下詔以勒保為經略大臣,額勒登保與明亮同授職副都統為參贊。三月,追打冷天祿於大竹,聽聞蕭占國張長庚閬州逃竄至營山,遂回軍迎擊,斬殺蕭占國、張長庚,其後再大敗射殺冷天祿。旬日之間連殄三头目,疊詔嘉賚,先封二等男爵,再晉升為一等男爵。額勒登保又追剿張子聰,擒斬白莲教徒甚眾[6]。其後,勒保因罪被逮捕下獄,額勒登保代為經略[7]

當時白蓮教眾王登廷冉天元苟文明阮正漋的叛軍流竄至廣元,主力集結在川北。額勒登保率領楊遇春殲滅阮正漋於雲霧山。同年十一月,部下穆克登布輕進,被冉天元大敗,額勒登保當時因病留在太平。嘉慶五年(1800年)春天,冉天元勢力日眾,乘魁倫剛受命接掌四川剿匪之事,而額勒登保抱恙開赴陝西剿匪之時機,遂奪渡嘉陵江,總兵朱射斗戰死,潼河復失守,川中震動。朝廷下詔逮捕魁倫回京,再次起用勒保與德楞泰同辦四川的白蓮教眾,訓責額勒登保與那彥成專剿陝西的白蓮教眾。因白蓮教眾以流動作戰方式,流竄各地。額勒登保各軍疲於奔命,仍未能剿平教眾[8]

嘉慶六年(1801年)二月開始,清軍形勢開始向好。額勒登保部下楊遇春擒下王廷詔於川、陝交界的鞍子溝,又擒下高天德馬學禮於寧羌龍洞溪。其後再擒下冉天泗、王士虎於通江報曉埡,擒下伍懷志於秦嶺,李元受、閻天明等各人率眾歸降,白蓮教眾其勢窮蹙。朝廷下詔嘉獎,晉封額勒登保為三等伯。嘉慶七年(1802年)正月,又斬殺辛聰於南江,但是因苟文明由西鄉偷渡漢江。額勒登保遂親自請罪,降職為一等男,朝廷下詔以德楞泰、勒保等負責剿滅四川教眾,額勒登保兼任西安將軍,仍專責剿滅陝西教眾。同年六月,額勒登保殲滅苟文明的叛軍於龔家灣,苟文明僅以身免。七月,殲滅苟文明餘眾於寧陝花石巖,額勒登保晉升為一等伯。八月,額勒登保擒下苟文齊,擊斃張芳。十二月,叛軍大致平定,朝廷下詔晉封額勒登保為一等侯,世襲罔替,授職御前大臣,加封太子太保之銜,賜用紫韁[9]

嘉慶八年(1803年)春天,額勒登保留於陝西搜捕,擒姚馨佐、陳文海、宋應伏等於紫陽。六月,額勒登保移師入四川,擒下熊老八、趙金友於大寧。七月,馳奏肅清,命暫留四川經理善後。編閱陝、楚營卡工事完竣,才振旅還京。十二月,回京覆命,行抱見禮於養心殿,獎賚有加[10]

去世编辑

嘉慶九年(1804年)春天,額勒登保因早前遭母憂而不獲守制,補回持服。尋命額勒登保開赴四川偕同德楞泰殲剿川楚教亂的餘众。嘉慶十年(1805年),額勒登保回京,總理行營,充當方略館總裁。同年八月,清仁宗臨幸盛京,額勒登保因病不能追從,謁陵禮成後,特詔加恩晉升額勒登保為三等公爵。是月,額勒登保於京師逝世,年五十八歲。仁宗回鑾親奠,御製述悲詩一章。又於地安門為額勒登保建褒忠祠,諡號為「忠毅」,下命吉林將軍修理其祖墓及立碑,其子謨爾賡額袭爵,不久早夭,以額勒登保之姪哈郎阿嗣位,承襲一等威勇侯[11]

評價编辑

額勒登保當初隸屬海蘭察為部下時,海蘭察曾評價他是將才。天性嚴毅,諸將白事,莫敢仰視。然而有功必拊循,戰勝親自以酒肉餉軍,賞巨萬而不吝嗇,士兵樂為他所用。額勒登保於同列不憚忌別人軍功,亦不伐己功,尤其嚴於操守。凱旋過盧溝橋時,其他將領輜重纍纍,獨額勒登保行李蕭然,只有數騎而已[12]

川楚教亂中,朝廷曾下詔嘉獎額勒登保忠勇公清,為東三省人傑,其後又下詔嘉獎他運籌決策,悉中機宜,躬親行陣,與士卒同甘苦,為軍功最高者,可見額勒登保為當時清仁宗最倚重的大將[13]

世爵承袭图编辑

额勒登保嫡裔世爵承袭图如下[14]

 
 
 
 
三等威勇忠毅公
額勒登保
始封
 
 
 
 
 
 
 
 
 
 
 
 
 
 
 
 
 
 
 
 
 
 
 
 
 
 
 
一等威勇侯
谟尔赓额
一次袭
 
 
一等威勇刚恪侯
哈哴阿
二次袭
 
 
 
 
 
 
 
 
 
 
 
 
 
 
 
 
 
 
 
 
 
 
一等威勇侯
那铭
三次袭
 
 
 
 
 
 
 
 
 
 
 
 
 
 
 
 
 
 
 
 
 
 
一等威勇侯
荣全
四次袭
 
 
 
 
 
 
 
 
 
 
 
 
 
 
 
 
 
 
 
 
 
 
一等威勇侯
富康
五次袭
 

參考資料编辑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


註釋编辑

  1. ^ (英文)Duindam, Jeroen; Dabringhaus, Sabine. 《The Dynastic Centre and the Provinces: Agents and Interactions》. BRILL. 2014: 67. ISBN 9789004272095. 
  2.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額勒登保,字珠軒,瓜爾佳氏,滿洲正黃旗人。世為吉林珠戶,隸打牲總管。
  3.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乾隆中,以馬甲從征緬甸大小金川,累擢三等侍衛,賜號和隆阿巴圖魯,乾清門行走。四十九年,剿甘肅石峯堡回匪。五十二年,平臺灣。疊遷御前侍衛。五十六年,從福康安征廓爾喀,攝駐藏大臣。攻克擦木賊寨,七戰七勝,抵帕朗古河,班師殿後,加副都統銜。論臺灣、廓爾喀功,兩次圖形紫光閣。尋授副都統兼護軍統領,擢都統。
  4.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六十年,貴州松桃苗石柳鄧、湖南永綏苗石三保相繼叛,陷乾州。福康安視師,請額勒登保偕護軍統領德楞泰率巴圖魯侍衛赴軍。至則松桃圍已解,石柳鄧逸入石三保黃瓜寨中。額勒登保由松桃進攻,解永綏圍,克黃瓜寨。攻賊首吳半生於蘇麻寨,克西梁;半生遁高多寨,擒之:授內大臣。又獲乾州賊目吳八月,餘黨據平隴,進抵長吉山,敗之。嘉慶元年,福康安卒,和琳代。時石三保就擒,石柳鄧在平隴,乃進兵復乾州,賜花翎,署領侍衛內大臣。秋,和琳卒於軍,統兵者惟額勒登保、德楞泰及湖南巡撫姜晟三人。詔將軍明亮、提督鄂輝往會剿。十月,克平隴,石柳鄧遁踞養牛塘山梁,分兵克之。十二月,斬石柳鄧,苗縛吳八月子廷義以獻。軍事告竣,詔嘉其功最,錫封威勇侯,賜雙眼花翎。
  5.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二年,移師剿湖北教匪。時林之華、覃加耀踞長陽黃柏山,地險糧足,總督福寧攻之久不下。三月,額勒登保至,克四方臺。賊遁鶴峯芭葉山,其險隘曰大塃口,六月克之。賊竄宣恩、建始,分兵三路進,十月,斃之華於大茅田,而加耀遁施南山中,尋竄長樂朱里寨,三面懸崖,惟東南一徑。十二月,遣死士縋登,掘地窖火藥轟之,賊爭走,墜崖,坑谷皆滿。惟加耀偕賊二百遁,踞歸州終報寨。詔斥額勒登保縱賊,降三等伯爵。三年春,加耀始就擒,仍以蕆事緩,奪爵職、花翎,予副都統銜,命赴陝西協剿襄匪高均德、姚之富、齊王氏等。會李全自盩厔至藍田,欲與諸賊合,擊走之。姚之富、齊王氏失援,遂為明亮、德楞泰所殲。進剿均德於兩岔河,賊分竄商州、鎮安。四月,赴荊州會剿張漢潮,敗之竹山,躡追,由陝西入四川。九月,擊漢潮於廣元,擒其子正漋。與德楞泰等合剿川匪羅其清。其清踞營山之箕山,已為德楞泰所破,竄大鵬寨。額勒登保與德楞泰、惠齡、恆瑞四路進攻,十月合圍。其清突走青觀山,樹柵距險。額勒登保鑒於黃柏山、芭葉山頓兵之失,議主急攻,親逼柵前,席地坐,令楊遇春督兵囊土立營,且戰且築,諸軍繼之,攻擊七晝夜。賊不支,竄渡巴河,踞遂風寨廢堡。德楞泰同至,圍之數重,勢垂克,薄暮,忽傳令撤圍。賊傾巢夜潰,遲至黎明始馳追,賊四路逃竄,至方山坪已散盡,獲其清於石穴,逸匪數日內並為民兵擒獻。是役,賊趨絕地,無外援,開網縱之,饑疲就縛,士卒不損,竟全功焉,復花翎。十二月,追徐天德、冷天祿於合州。
  6.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四年春,詔以勒保為經略大臣,額勒登保與明亮同授副都統為參贊。三月,追冷天祿於大竹,聞蕭占國、張長庚由閬州竄營山,回軍迎擊。賊踞黃土坪,臨江負山,令總兵朱射斗繞出雞猴寨,截其西;自率楊遇春由東襲攻城隍廟,賊西走,為射斗所扼,夾擊,殲其半,越山竄走尚數千。乘夜圍擊於譚家山,隕崖死及生擒幾盡,斬占國、長庚。有冒難民逃出者,投冷天祿,述兵威,天祿曰:「我曾於安樂坪破經略兵數萬,何懼此乎?」時踞岳池,距大軍不遠,天祿遣大隊先行,自率悍黨八百殿後。額勒登保冒雨由間道進至廣安,令穆克登布據石頭堰以待,楊遇春潛出賊後;自將索倫勁騎衝之,賊死鬥,天祿斃於箭。次日,迫其大隊於石筍河,斬溺過半,先渡者追殲之。旬日間連殄三劇賊,疊詔嘉賚,先封二等男爵,晉一等。四月,追剿白號張子聰於雲陽,子聰糾合黃號樊人傑、線號蕭焜、卜三聘等,疊敗之寒水壩,賊稍散。五月,子聰復合冉天元窺陝境,扼禦之。子聰竄通江,追敗之於苟家坪,又敗天元於木老壩。七月,天元竄鎮龍關,欲與王登廷合,登廷屯馬鞍寨,擊走之。窮追至大竹、東鄉,援賊麇至,分兵進擊,擒斬甚眾,仍躡登廷。
  7.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額勒登保戰績為諸軍最,湖北道員胡齊崙治餉餽送諸將,事發,獨無所受,詔嘉其「忠勇公清,為東三省人傑」。八月,勒保以罪逮,命代為經略,授領侍衛內大臣,補都統。
  8.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時徐天德敗於湖北,折回川東,漸衰弱;而王登廷與冉天元、苟文明合阮正漋竄廣元,賊勢重在川北。九月,率楊遇春殲正漋於雲霧山。十一月,登廷、天德、天元及樊人傑會合抗拒,疊戰於巴州何家院、東君壩,擒賊目賈正舉、王國安,追至蒼溪貓兒埡。額勒登保以天元善戰,令楊遇春、穆克登布合左右翼力擊。穆克登布輕進,為天元所乘,傷亡甚眾;賊萃攻經略中營,血戰竟夜,賊始退,次日,登廷在南江為鄉團所擒。額勒登保以實聞,詔嘉其不諱敗,不攘功,不媿大臣。天元竄開縣,額勒登保病留太平,遣楊遇春、穆克登布追之。將與德楞泰夾擊,而楊開甲、辛聰、王廷詔、高天升、馬學禮諸賊以川北守禦嚴,無所掠,乘間由老林竄陝西城固、南鄭,提督王文雄不能禦,前路賊且入甘肅。額勒登保疏請以川事付魁倫、德楞泰,自力疾赴陝,而德楞泰先已西行赴援,不及回軍。五年春,天元糾脅日眾,乘魁倫初受事,遂奪渡嘉陵江,朱射斗戰死。未幾,潼河復失守,川中震動。詔逮魁倫,起勒保與德楞泰同辦川賊,責額勒登保與那彥成專剿陝賊。時那彥成破南山餘賊於隴山、伏羌,德楞泰追王廷詔、楊開甲於成縣。額勒登保亦至,乃令德楞泰回川西,自與那彥成分三路,遏賊入川及北竄之路。楊遇春、穆克登布破張天倫於岷州,慶成等破張世龍於洮河。廷詔、開甲合犯大營,擊走之,分兵追賊。大軍移剿高天升、馬學禮,迭敗之,賊踰渭北竄,尋要之於鞏昌,又要廷詔、開甲於岷州。諸賊並逼回渭南,而張世龍等走秦州,將趨北棧。留那彥成追高、馬二賊,自率楊遇春、岱森保回陝,令王文雄及總兵索費英阿等分扼南北棧。張漢潮已為明亮所殲,餘黨留陝者糾合復眾。張世龍、張天倫為大兵所驅,竄滇安,皆注漢北山中,東向商、雒,賊復蔓延。嚴詔詰責,召那彥成回京。閏四月,額勒登保率楊遇春連敗賊於商、雒、兩岔河,令遇春扼龍駒寨,使不得犯河南。賊乃回竄,留後隊綴官軍,連破之洵陽大、小、中溪,設伏溪口,擒斬三千餘,斃藍號劉允恭、劉開玉,於是漢潮餘黨略盡,晉封三等子。楊開甲、辛聰、張世龍、張天倫、伍金柱、戴仕傑等皆西竄。五月,令楊遇春等追擊金柱等於漢陰手扳崖,陣斃賊目龐洪勝等。進攻楊開甲等於洋縣茅坪,賊踞山巔,誘之出戰,伏兵繞賊後夾擊,陣斬開甲。六月,賊竄甘肅徽縣、兩當,藍號陳傑偷越棧道,擒之。八月,遇春斬伍金柱於成縣,斃宋麻子於兩當,賊復回竄陝境。疏陳軍事,略謂:「賊蹤飄忽,時分時合,隨殺隨增,東西回竄,官軍受其牽綴,稍不慎即墮術中,堵剿均無速效,自請治罪。」又言:「地廣兵單,請將防兵悉為剿兵,防堵責鄉勇,促築陝、楚寨堡以絕擄掠。」溫詔慰勞,以剿捕責諸將,防堵責疆吏,分專其任。會賊逼武關,截擊走之。
  9.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六年春,奏設寧陝鎮為南山屏障,如議行。二月,楊遇春擒王廷詔於川、陝交界鞍子溝,擒高天德、馬學禮於寧羌龍洞溪,三賊皆最悍。詔晉二等子,復雙眼花翎。時賊之著者,陝西冉學勝、伍懷志,湖北徐天德、苟文明,四川樊人傑、冉天泗、王士虎等,尚不下十餘股。四月,剿學勝於渭河南岸,又蹙之於漢南,賊遁平利。張天倫糾合五路屯洵陽高塘嶺、劉家河,令楊遇春擊走之。五月,穆克登布擒伍懷志於秦嶺。七月,遇春擒冉天泗、王士虎於通江報曉埡,徐天德、冉學勝並為他師所殲;而姚之富子馨佐及白號高見奇、辛斗等方擾寧羌,督諸將進剿,逼入川北。九月,總兵楊芳等擒辛斗於通江。十月,豐伸、桑吉斯塔爾擒高見奇於達州。於是賊首李元受、老教首閻天明等各率眾降,賊勢窮蹙。條上搜捕事宜,詔嘉獎,晉封三等伯。十一月,苟文明合各路殘匪竄階州,裹脅復眾,回竄廣元、通江。十二月,敗之於瓦山溪,文明竄開縣大寧。七年正月,斬黃號辛聰於南江,文明由西鄉偷渡漢江。額勒登保自請罪,降一等男,詔以川匪責德楞泰、勒保等,額勒登保兼西安將軍,仍專辦陝賊。二月,文明竄入南山,與宋應伏、劉永受合,督師入山搜剿。六月,殲其眾於龔家灣,文明僅以身免,劉永受潛遁,為鄉民所殲。七月,殲文明於寧陝花石巖,晉一等伯。疏陳軍事將竣,請撤東三省及直隸、兩廣兵,遠地鄉勇分別遣留。遂窮搜南山餘匪,八月,擒苟文齊,斃張芳。赴平利與德楞泰會剿楚匪,五戰,擒斬過半。十月,斃青號熊方青於達州,盡殲竹溪股匪。十一月,令穆克登布追賊通江鐵鐙臺,擒景英、蒲添香、賴大祥,及湖北老教首崔連樂,晉三等侯。著名匪首率就殲,零匪散竄老林。十二月,疏告蕆功,詔嘉額勒登保:「運籌決策,悉中機宜,躬親行陣,與士卒同甘苦,厥功最偉。」晉封一等侯,世襲罔替,授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賜用紫韁。餘論封行賞有差。
  10.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八年春,留陝搜捕,擒姚馨佐、陳文海、宋應伏等於紫陽。穆克登布遇伏戰歿。六月,移師入川,擒熊老八、趙金友於大寧,熊老八即戕穆克登布者。疏陳善後事宜:「各省酌留本省兵勇:四川一萬二千,湖北一萬,陝西一萬五千,分布要地。隨征鄉勇有業歸籍,無業補兵,分駐大員統率。」七月,馳奏肅清,命暫留四川經理善後。編閱陝、楚營卡事竣,振旅還京。十二月,至,行抱見禮於養心殿,獎賚有加,命謁裕陵。
  11.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九年春,因前遭母憂不獲守制,補持服。尋命赴四川偕德楞泰殲餘孽。十年,回京,總理行營,充方略館總裁。八月,上幸盛京,額勒登保以病不克從,謁陵禮成,特詔加恩晉三 等公爵。是月,卒於京師,年五十八。上聞震悼,回鑾親奠,御製述悲詩一章。於地安門建專祠,曰褒忠,諡忠毅,命吉林將軍修其祖墓立碑焉。……歿時,子謨爾賡額生甫數月,帝臨奠,抱置膝上,命襲侯爵,尋殤,以姪哈郎阿嗣,承襲一等威勇侯,自有傳。
  12.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額勒登保初隸海蘭察部下,海蘭察謂曰:「子將才,宜略知古兵法。」以清文三國演義授之,由是曉暢戰事。天性嚴毅,諸將白事,莫敢仰視。然有功必拊循,戰勝親餉酒肉,賞巨萬不吝,人樂為用。嘗謂諸將曰:「兵條條生路,惟舍命進戰是一死路;賊條條死路,惟舍命進戰是一生路。惟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一法。追賊必窮所向,不使休息。師行整伍,倉卒遇賊,即擊。每宿,四路偵探;臨敵,矢石從眉耳過,勿動。」於同列不忌功,亦不伐己功,尤嚴操守。凱旋過盧溝橋,他將輜重纍纍,獨行李蕭然,數騎而已。
  13. ^ 《清史稿 卷三百四十四 列傳一百三十一 額勒登保傳》:「忠勇公清,為東三省人傑」……十二月,疏告蕆功,詔嘉額勒登保:「運籌決策,悉中機宜,躬親行陣,與士卒同甘苦,厥功最偉。」
  14. ^ 中央研究院. 额勒登保. 中央研究院. [201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