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馬謖[1](190年-228年),字幼常荊州襄陽宜城(今湖北宜城)人。蜀漢參軍,也是侍中马良之弟。初以荆州从事跟随刘备取蜀入川,曾任绵竹、成都令、越嶲太守。

馬謖
越嶲太守
马谡
清朝三國演義中馬謖的畫像
丞相參軍
國家 蜀漢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劉備劉禪
幼常
籍貫 荊州襄陽宜城(今湖北宜城)
出生 190年
逝世 228年
蜀漢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马谡出生于190年。馬謖少時素有才名,和兄長們並稱為“馬氏五常”。馬謖和馬良曾同為荊州從事,劉備入川時,馬謖跟隨大軍同行。

丞相賞識编辑

馬謖歷任綿竹令、成都令、越雋太守,由於才華橫溢得到諸葛亮的賞識,馬謖才氣過人,好論軍計,《三國志》多次提到,蜀漢丞相諸葛亮向來對他倍加器重。

言過其實编辑

劉備臨終前,因見諸葛亮器重馬謖,告誡諸葛亮:「馬謖說的話大過實際的本領,不可以委以重任,請丞相務必好好觀察他。」但諸葛亮不認同此看法,任命馬謖為參軍,經常和他日夜談論軍議[2]

南征方針编辑

馬謖在諸葛亮南征孟獲之時,曾于出兵前向諸葛亮提出“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將為下”的戰略方針,而諸葛亮也採用了,最後南疆直到蜀漢滅亡未再有大型戰事。

失街亭编辑

 
孔明挥泪斩马谡

228年諸葛亮出祁山,獨排眾議不用宿將魏延吳懿,反而提拔參軍馬謖為主帥。其後馬謖在街亭佈陣時違背諸葛亮交代,且不聽副將王平諫言,自認居高臨下可勢如破竹,便捨水上山佈陣。魏軍大將張郃進軍街亭,偵察到馬謖捨水上山,心中大喜,立即揮兵切斷水源,掐斷糧道,將馬謖部隊圍困於山上,縱火燒山。蜀軍饑渴難忍,軍心渙散,不戰自亂。張郃命令軍隊乘勢進攻,蜀軍大敗。蜀軍進退無據,不得已放棄隴右三郡,退守漢中。《三國志‧向朗傳》則提到馬謖棄軍而逃,並未主動向諸葛亮請罪。向朗向來與馬謖友好,知情不報。事發後,馬謖被捕入監。諸葛亮以自失律而敗喪其師,遂上表自貶三級,斬馬謖及將軍张休、李盛以謝眾人,剝奪将军黄袭等兵權[3][4][5][6],《三國志》作者陳壽父親為馬謖參軍,遭到髡刑處罰[7]。同時諸葛亮憎恨向朗包庇馬謖之行為,免向朗官職還歸成都。[8][9][10](《馬良傳附馬謖》則記載馬謖下獄後病故。[11]

刑前遺書及死後编辑

據《三國志‧馬謖傳》中注《襄陽記》載,馬謖臨死前寫信給諸葛亮道:「您視馬謖如同自己的孩子,馬謖亦視您為父親。希望您能仿效而用之義,也不枉我們平日的交情,馬謖雖死也無恨於黃泉。」[12]

馬謖死後,軍中十萬人為其落淚,諸葛亮亦痛哭,並親自為其祭祀,也照顧馬謖遺孤一生[13]

家族编辑

兄長编辑

  • 馬良(字季常),馬謖之四兄。

评价编辑

  • 刘备:“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三国志·卷三十九·蜀书九·董刘马陈董吕传第九》)
  • 陈寿:“兄弟五人,并有才名。”;“才器过人,好论军计,丞相诸葛亮深加器异。”(《三国志·卷三十九·蜀书九·董刘马陈董吕传第九》)
  • 习凿齿:“诸葛亮之不能兼上国也,岂不宜哉!夫晋人规林父之后济,故废法而收功;楚成闇得臣之益己,故杀之以重败。今蜀僻陋一方,才少上国,而杀其俊杰,退收驽下之用,明法胜才,不师三败之道,将以成业,不亦难乎!且先主诫谡之不可大用,岂不谓其非才也?亮受诫而不获奉承,明谡之难废也。为天下宰匠,欲大收物之力,而不量才节任,随器付业;知之大过,则违明主之诫,裁之失中,即杀有益之人,难乎其可与言智者也。”(《三国志·卷三十九·蜀书九·董刘马陈董吕传第九》)
  • 司马光:“越巂太守马谡才器过人,好论军计。”(《资治通鉴·卷七十一》)
  • 胡寅:“街亭之败,罪由马谡;箕谷之败,咎自邓芝。兵多于贼反为贼所败,而诸葛公以为病在一人。”(《致堂读史管见》)
  • 李贽:“马谡妄自尊大,一味糊涂,一味自是,及到魏兵围定,莫展一筹,待救兵而已。极以今时说大话秀才,平时议论凿凿可听,孙、吴莫及也,及至临事,惟有缩颈吐舌而已。真可发一大噱也。”(汇评三国志演义)

民间文化编辑

京劇《失街亭》就是講這一段故事。在侯文詠蔡康永的有聲書《歡樂三國志》中,馬謖則被形容成蜀漢兵法高普考狀元,但卻也是個聰明、但只會讀死書的書呆子。

歇后语编辑

  • 馬謖用兵——言過其實
  • 諸葛亮揮淚斬馬謖——顧全大局
  • 孔明斬馬謖——咬牙忍痛

俗語编辑

京劇编辑

動漫形象编辑

影視形象编辑

註解编辑

  1. ^ 【謖】音「訴」ㄙㄨˋ
  2. ^ 《三國志》卷39:先主臨薨謂亮曰:「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亮猶謂不然,以謖為參軍,每引見談論,自晝達夜。
  3. ^ 资治通鉴·卷七十一》:“收馬謖下獄,殺之。……(诸葛)亮既诛马谡及将军李盛,夺将军黄袭等兵”。
  4. ^ 三國志·王平传》:“丞相亮既诛马谡及将军张休、李盛。”
  5. ^ 華陽國志·卷七》載:“戮謖及休盛以謝眾”
  6. ^ 三國志·诸葛亮传》:“戮謖以謝眾。”
  7. ^ 晋书·陈寿传》:“(陈)寿父为马谡参军,(马)谡为诸葛亮所诛,(陈)寿父亦坐被髡”。
  8. ^ 《向朗传》:“朗素与马谡善,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
  9. ^ 何焯認為:「謖逃亡之事,本傳無之,此又不詳,只一及耳。」朱邦衡認為:「此即街亭之役,謂謖違命致敗,朗不諫故耳。若在官私逸,中材所不屑為,況謖素負才名,為丞相器異者乎?此非文有脫誤,即承祚屬辭晦澀故也。」
  10. ^ 東晉史學家習鑿齒於《漢晉春秋》中說:「諸葛亮之不能兼上國也,豈不宜哉!夫晉人規林父之後濟,故廢法而收功;楚成喑得臣之益已,故殺之以重敗。今蜀僻陋一方,才少上國,而殺其俊傑,退收駑下之用,明法勝才,不師三敗之道,將以成業,不亦難乎!且先主誡謖之才不可大用,豈不謂其非才也亮受誡而不獲奉承,明謖之難廢也。為天下宰匠,欲大收物之力,而不量才節任,隨器付業;知之太過,則違明主之誡,裁之失中,即殺有益之人,難乎其可與言智者也。」(《漢晉春秋》)
  11. ^ 周壽昌曰:「街亭之敗在建興六年,若五年則武侯駐軍漢中,馬謖正參軍事,不容無故逃亡;若軍敗後事,何以諸葛公傳及謖傳俱未斂及,又何誤作五年耶?」認為『物故』是『誅之』二字之誤。潘眉認為:「《劉琰傳》書『琰竟棄市』,《周群傳》書『裕遂棄市』,或云『伏辜』,或云『伏誅』,無書『物故』者。《輔臣贊》注『馬謖敗績,亮殺之』,《王平傳》『丞相亮誅馬謖』,《諸葛亮傳》『戮謖以謝眾』,謖之見殺,明矣。『物故』之稱,似乖史例。」
  12. ^ 《三國志‧馬謖傳》裴松之注引《襄陽記》:明公視謖猶子,謖視明公猶父,願深惟殛之義,使平生之交不虧於此,謖雖死無恨于黃壤也。
  13. ^ 《三國志‧馬謖傳》裴松之注引《襄陽記》「於時十萬之眾為之垂涕。亮自臨祭,待其遺孤若平生。蔣琬後詣漢中,謂亮曰:「昔楚殺得臣,然後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計之士,豈不惜乎!」亮流涕曰:「孫武所以能製勝於天下者,用法明也。是以楊乾亂法,魏絳戮其僕。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復廢法,何用討賊邪!」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馬謖傳》
  • 《三國志人物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