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游 (驷氏)

(重定向自驷偃

子游(?-前523年),,名,字子游,谥[1],是驷带的儿子[2]郑国

驷偃
子游
谥号
国家 郑国
逝世日期 前523年
驷带
子女

前526年夏季四月,郑国的六卿为来访的晋国中军将韩起在郊外饯行。韩起说:“请诸位都赋诗一首,我也就可以知道郑国的意图了。”[3]子游赋了《风雨》[4][註 1][註 2]。赋诗结束后,韩起很高兴,说:“郑国差不多要强盛了吧。诸位用国君的名义赏赐我,所赋的诗均为《郑风》,不出郑国之外,都是表示友好的。诸位的家族都已传了几代,可以不必惧怕什么了。”韩起给六人都送上马匹,并赋诗《我将》[註 3]子产拜谢,又让其他五个卿也拜谢。[5]

前523年,子游去世,他的儿子丝此时很年幼,子游的父辈兄辈便立了子游的叔叔驷乞做驷氏的继承人。丝的舅舅是晋国人,派人询问立驷乞的原因。因为子产的调停,晋国人对此不再过问。[6]

注释编辑

  1. ^ 《春秋经传集解·昭公十六年》:《风雨》诗取其“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2. ^ 《春秋左传正义·昭公十六年》:正义曰:《风雨》,“思君子也。乱世则思君子,不改其度焉。”其《诗》云:“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注云:“风且雨,凄凄然,鸡犹守时而鸣,喈喈然。”“喻君子虽居乱世,不变改其节度”。又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夷。”注云:“胡,何也。夷,说也。思而见之,云何而心不说。”
  3. ^ 《春秋经传集解·昭公十六年》:《我将》,《诗·颂》。取其“日靖四方”,“我其夙夜,畏天之威”,言志在靖乱,畏惧天威。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释例·卷四·世族谱》:子游,驷偃襄子。
  2. ^ 《春秋经传集解·昭公十六年》:子游,驷带之子驷偃也。
  3. ^ 《左传·昭公十六年》:夏四月,郑六卿饯宣子于郊。宣子曰:“二三君子请皆赋,起亦以知郑志。”
  4. ^ 《左传·昭公十六年》:子游赋《风雨》。
  5. ^ 《左传·昭公十六年》:宣子喜曰:“郑其庶乎!二三君子以君命贶起,赋不出郑志,皆昵燕好也。二三君子,数世之主也,可以无惧矣。”宣子皆献马焉,而赋《我将》。子产拜,使五卿皆拜,曰:“吾子靖乱,敢不拜德?”
  6. ^ 《左传·昭公十九年》:是岁也,郑驷偃卒。子游娶于晋大夫,生丝,弱。其父兄立子瑕。子产憎其为人也,且以为不顺,弗许,亦弗止。驷氏耸。他日,丝以告其舅。冬,晋人使以币如郑,问驷乞之立故。驷氏惧,驷乞欲逃。子产弗遣。请龟以卜,亦弗予。大夫谋对,子产不待而对客曰:“郑国不天,寡君之二三臣,札瘥夭昏,今又丧我先大夫偃。其子幼弱,其一二父兄惧队宗主,私族于谋而立长亲。寡君与其二三老曰:‘抑天实剥乱是,吾何知焉?’谚曰:‘无过乱门。’民有兵乱,犹惮过之,而况敢知天之所乱?今大夫将问其故,抑寡君实不敢知,其谁实知之?平丘之会,君寻旧盟曰:‘无或失职。’若寡君之二三臣,其即世者,晋大夫而专制其位,是晋之县鄙也,何国之为?”辞客币而报其使。晋人舍之。
前任:
驷带
郑国驷氏宗主
前536年-前523年
繼任:
驷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