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岳(512年-555年12月21日),字洪略勃海郡蓨县(今河北省衡水市景县)人,赠太尉、谥孝宣公高翻之子[1]。屢次出征,功勳卓越,封清河王。與孫騰高隆之司馬子如,號四貴

生平编辑

高岳身材魁梧,容貌不凡,為人正直,勇而有謀。高岳是高歡的堂弟,自幼父親早逝,家境貧寒。高岳早年住在洛陽,高歡每次到洛陽辦事,都住在他的家中。高岳的母親山氏一次夜間起床,看到高歡的房中沒有燈火卻有光亮發出。她讓高歡住到別的房間,仍然如此。山氏很奇怪,便讓人占卜,結果占到大有卦,預示高歡將來貴不可言。後來,高歡信都起兵。山氏對高岳道:“赤光的祥瑞,今天當應驗了,你可以去跟從他,共圖大計。”高岳於是投奔高歡,征戰四方,軍功、政績顯赫。

中興二年(532年),高歡與爾朱兆爾朱天光等人在韓陵交戰。高歡親自統帥中軍,並命高敖曹指揮左軍,高岳指揮右軍。當時,高歡的中軍戰敗,爾朱氏部隊趁勝攻擊。高岳舉旗大吼,橫衝敵陣,救出高歡,並合力擊破敵軍,因功進封衛將軍、右光祿大夫。

武定五年(547年),高欢病逝后,侯景因为不满继任者高澄,向南投奔南梁梁武帝派遣萧渊明援助侯景,萧渊明在寒山掘开泗水,淹灌彭城,与侯景形成犄角之势。高岳率军南讨,与行台慕容绍宗一同大破梁军,生擒萧渊明及其大将胡贵孙。高岳随即又回军涡阳,在高岳的协助下,左卫将军刘丰一同将侯景击败得只能单骑而逃。

武定六年(548年),高岳被高澄授予重任,统领慕容绍宗、刘丰等将领,征讨驻守在长社的西魏将领王思政。因为王思政坚壁清野,闭城坚守而不出。高岳便掘开洧水来水淹长社,可惜始终未能破城。 随后的一年里,慕容绍宗、刘丰战死于长社,王思政也等到了西魏派来的援军。而高岳组织内外防御得当,甚有谋略,长社几次都险些被其攻破。直到后来高澄亲征,长社才被攻破,王思政才被俘。然而高澄将破城之功据为己有,并未对高岳加以重赏。

北齐天保元年(550年),高洋称帝,建立北齐。高岳被委任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宗师、司州牧,进封清河郡王,后又加拜太保。当时,南梁被西魏攻打,梁元帝向北齐求援。文宣帝便任命高岳为西南道大行台,让他与司徒潘乐一同援助江陵。 天保六年(555年),高岳行至义阳,闻听江陵义被西魏军城破,便率军南攻克了郢州,生擒刺史陆法和并将之押往邺都,又命仪同慕容俨据守郢城。

功成名就以後的高岳,喜好奢侈、酒色,家中歌姬舞女、鐘鼓器樂的規模,冠絕一時。北齐平秦王高歸彥幼年失去父母,寄養高岳家,高岳待他甚薄,高歸彥懷恨在心。555年,高歸彥向高洋進讒,說高岳在城南的房子有如皇宮,引起高洋嫉恨。高岳素來有好色的名聲,曾召鄴下歌伎薛氏姊妹陪酒取樂。後來薛妹入宮為高洋宠妃。高归彦则去挑拨说高岳曾经和薛嫔发生过肉体关系。恰好这时薛嫔的姐姐又来为父亲要求司徒一職,高洋怒說:“司徒大官,怎可求得?”薛姐恃妹之宠,又冒犯了高洋。高洋一怒之下把薛嫔的姐姐锯死。責高岳「姦淫民女」,高岳辯白說:“臣本欲納此女,嫌她輕薄,故並未納之。”高洋大怒,以為是譏笑自己,以毒酒賜死高岳。高岳不服,高歸彥勸他喝掉鴆酒还可以保住全家,高岳只得受死。天保 (北齐)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555年12月21日),高岳在家中去世,时年四十四。齐文宣帝诏令大鸿胪监护丧事,赠予高岳假黄钺、使持节、都督冀定沧瀛赵幽济七州诸军、太宰、太傅、定州刺史,给辒辌车,赗物二千段,谥号武昭[2][3]

薛嬪當時正在懷孕分娩之后,高洋把她也殺了,置其首級於东山(邺城东)宴會中,座中人無不惊骇。隨後又將薛妹骨骸製成人骨琵琶,高洋流泪哭说:“佳人难再得!”

562年,武成帝高湛以谋逆将高歸彥处死,将其家属共百餘人賞賜給高岳家當奴僕,又追贈高岳為太師[4]皇建元年十一月庚申(560年12月15日),齐孝昭帝高演诏令将高岳等七人合祭于高澄的宗庙之中[5][6]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高贵,早逝,东魏追赠使持节、侍中、司空公、尚书左仆射、都督徐兖豫南青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徐州刺史[7]

儿子编辑

  • 高劢,北齐北朔州行台侍中、乐安王,隋朝上开府、洮州刺史
  • 高敬文,第十子,过继给高惠宝

參考資料编辑

  1.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清河王岳,學(字)洪略,神武從父弟也。父翻,字飛雀,以器度知名,卒於侍禦中散。元象中,贈假黃鉞、大將軍、太傅、太尉、錄尚書事,諡孝宣公。
  2. ^ 齐运通,杨建锋编. 《洛阳新获墓志 2015》.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17.02: 35. ISBN 978-7-101-11804-9 (中文(繁體)). 
  3.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初,高歸彥少孤,神武令嶽撫養。輕其年幼,情禮甚薄,歸彥內銜之。及歸彥為領軍,嶽謂其德己,更倚仗之。歸彥密構其短,奏岳造城南大宅,僭擬為永巷,但無闕耳。帝后夜行,見壯麗,意不平。仍屬帝召鄴下婦人薛氏入宮,而嶽先嘗迎之,至宅,由其姊也。帝縣薛氏姊而鋸殺之,讓嶽,以為奸人女。嶽曰:「臣本欲取之,嫌其輕薄,非奸也。」帝益怒,使高歸彥就宅賜以鴆。嶽曰:「臣無罪。」彥曰:「飲之!」飲而薨。朝野惜之,時年三十四。
  4.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皇建中,配享文襄廟庭。後歸彥反,武成知其前譖,以歸彥良賤百口贈岳家。贈岳太師、太保,餘如故。
  5. ^ 《北齐书·卷六·帝纪第六》:庚申,诏以故太师尉景、故太师窦泰、故太师太原王娄昭、故太宰章武王厍狄干、故太尉段荣、故太师万俟普、故司徒蔡俊、故太师高乾、故司徒莫多娄贷文、故太保刘贵、故太保封祖裔、故广州刺史王怀十二人配飨太祖庙庭,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七人配飨世宗庙庭,故太尉河东王潘相乐、故司空薛脩义、故太傅破六韩常三人配飨显祖庙庭。
  6. ^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庚申,诏以故太师尉景、故太师窦泰、故太师太原王娄昭、故太宰章武王库狄干、故太尉段荣、故太师万俟普、故司徒蔡俊、故太师高乾、故司徒莫多娄贷文、故太保刘贵、故太保封祖裔、故广州刺史王怀十二人配飨太祖庙庭;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十一人配飨世宗庙庭;故太尉河东王潘相乐、故司空薛修义、故太傅破六韩常三人配飨高祖庙庭。
  7. ^ 大同北朝艺术研究院. 《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16年5月: 98–100. ISBN 978-7-5010-4630-0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