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慕容绍宗(501年-549年),昌黎郡棘城县(今辽宁省锦州市义县西北)人,前燕太原王慕容恪之后。北魏恒州刺史慕容远之子,北魏东魏名将。

目录

早年编辑

慕容绍宗容貌恢毅,少言语,深沉有胆略。其母为尔朱荣堂姑。尔朱荣父亲爾朱新興是慕容绍宗从舅。当时北方边境局势混乱,慕容绍宗携家属到晋阳投奔尔朱荣,受到重用。[1]爾朱荣進入洛陽後私下对慕容绍宗说:“洛中人士繁盛,骄侈成俗,若不加除剪,恐难制驭。吾欲因百官出迎,仍悉诛之,尔谓可不?”绍宗勸諫說:“太后临朝,淫虐无道,天下愤惋,共所弃之。公既身控神兵,心执忠义,忽欲歼夷多士,谓非长策,深愿三思。”爾朱荣並未採納,造成河陰之變。后以军功封索卢县子。不久进爵为侯。跟随高欢羊侃,又与元天穆邢杲,累迁并州刺史。

嶄露頭角编辑

纥豆陵步藩兵临晋阳,尔朱兆攻击步藩,却屡次被击败,想以晋州征高欢共同打击步藩。绍宗劝阻说:「当今天下时局扰乱,许多人都暗怀野心觊觎天下。正是智谋家用计谋的时候。高欢这个人雄才英略盖世,就好像蛟龙一般,怎么可借给他云雨让他形成气候!」尔朱兆生气的说:「我与高欢推诚相待,何忽辄相猜阻,横生此言!」便禁止绍宗,数日方释。遂割鲜卑隶高欢。高欢共讨步藩,灭之。高欢在信都起事时,兆以绍宗为长史,又命为行台,率军壶关,以抗高欢。及广阿韩陵之败,爾朱兆才後悔,對慕容绍宗說:「比用卿言,今岂至此!」

爾朱兆於韩陵之戰大敗後,许多士卒逃散,尔朱兆惊恐,想要潜逃。慕容绍宗树立旗帜吹响号角,招集士兵,军容既振,与兆徐而上马。后高欢从邺讨爾朱兆于晋阳,爾朱兆逃亡到赤谼岭自缢而死。绍宗行到乌突城,见高欢追至,于是带领尔朱荣妻子及尔朱兆余众投降。高歡以禮相待,保留其官爵,並讓其參與軍事。   

東魏时期编辑

天平初年,迁都,庶事未周,乃令绍宗与高隆之共知府库图籍诸事。二年,宜阳李延孙聚众起事,以绍宗为西南道军司,率都督厍狄盛等将其击败。军还,行扬州刺史,寻行青州刺史。丞相府记室孙搴属绍宗以兄为州主簿,绍宗不用。搴进谗言于高欢,云:「慕容绍宗尝登广固城长叹,谓其所亲云大丈夫有复先业理不。」由是征还。元象初,西魏将独孤信洛州之间,锋起。高歡命慕容绍宗率兵赴武牢,与行台刘贵等平定。进爵为公,除度支尚书。后为晋州刺史、西道大行台,还朝,迁御史中尉。武定二年[2],属梁人刘乌黑入寇徐方,為慕容绍宗大破,除徐州刺史。乌黑收其散众,复为侵窃,慕容绍宗密诱其徒党,数月间,终于擒获乌黑并将其处斩。

侯景在高歡死後反叛,高澄任命绍宗为东南道行台,加开府,转封燕郡公,与韩轨等到瑕丘,以图进取。梁武帝遣其兄子贞阳侯萧渊明等率众十万,駐軍寒山,与侯景掎角,拥泗水灌彭城。仍诏绍宗为行台,节度三徐、二兖州军事,与大都督高岳等討伐,大破梁朝軍隊,俘虜蕭渊明及多名將領和士兵。再回師涡阳討伐侯景。当时侯景的军队人数众多,侯景一开始听说韩轨前来讨伐,说:“吃猪肠的小孩有什么作为!”听说高岳前来,说:“这士兵精锐将领普通。”各位将领都被侯景轻视。等到听说慕容绍宗来到,侯景叩击马鞍有惧怕的神色,说:“谁教高澄这鲜卑小子派遣慕容绍宗来的?如果这样,是高王还没死吗?”[3][4]于是与景接战,诸将持疑,无肯先者,绍宗麾兵径进,诸将从之,因而大捷,侯景逃走。军还,别封永乐县子。高欢死前對其子高澄說:「少堪敵侯景者唯有慕容紹宗,我故不貴之,留以與汝,宜深加殊禮,委以經略。」果然应验[5]。   

身亡编辑

西魏派遣大将王思政入据颍州。慕容绍宗當時任南道行台,与太尉高岳、仪同劉豐生等率军围击,堰洧水以灌之。這时慕容绍宗经常做噩梦,觉得是不祥之兆。于是私下对左右人说:「吾自年二十已还,恒有蒜发,昨来蒜发忽然自尽。以理推之,蒜者算也,吾算将尽乎?」未几,与劉豐生临堰,见北有尘气,乃入舰同坐。暴风从东北来,远近晦冥,舟缆断,飘舰径向敌城。慕容绍宗认为难逃此劫,于是投水而死,时年四十九。三军将士莫不悲惋。赠使持节、二青二兖齐济光七州军事、尚书令、太尉、青州刺史,谥景惠,授慕容绍宗长子慕容士肃散骑常侍,不久因为谋反被杀,北齊朝廷因为慕容绍宗的功绩,只追究士肃一人。皇建初年,配飨世宗庙庭。

家庭编辑

曾祖编辑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 慕容远,北魏恒州刺史
  • 尔朱氏,尔朱荣堂姑

兄弟编辑

  • 慕容保乐,北魏乐平郡太守[6][7]

儿子编辑

  • 慕容士肃,东魏散骑常侍
  • 慕容三藏,隋朝金紫光禄大夫、淮南郡太守、河内县公

參考資料编辑

  1. ^ 《北齐书·慕容绍宗传》:绍宗容貌恢毅,少言语,深沉有胆略。尔朱荣即其从舅子也。值北边挠乱,绍宗携家属诣晋阳以归荣,荣深待之。
  2. ^ 《北史·卷五·本紀第五》:二年春二月丁卯,徐州人劉烏黑聚眾反,遣行臺慕容紹宗討平之。
  3. ^ 《北史·卷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一》:时景军甚盛,初闻韩轨往讨之,曰:“啖猪肠小儿。”闻高岳往,曰:“此兵精人凡尔。”诸将被轻。及闻绍宗至,扣鞍曰:“谁教鲜卑小儿解遣绍宗来?若然,高王未死邪?”及与景战,诸将频败,无肯先者。
  4.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梁纪十六》:初,景闻韩轨来,曰:“啖猪肠儿何能为!”闻高岳来,曰:“兵精人凡。”凡诸将无不为所轻者。及闻绍宗来,叩鞍有惧色,曰:“谁教鲜卑儿解遣绍宗来!若然,高王定未死邪?”
  5. ^ 《北齐书·神武下》:至是,世子为神武书召景。景先与神武约:得书,书背微点,乃来。书至,无点,景不至。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神武谓世子曰:“我虽疾,尔面更有余忧色,何也?”世子未对。又问曰:“岂非忧侯景叛耶?”曰:“然。”神武曰:“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驾御也!今四方未定,勿遽发哀。厍狄干鲜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并性遒直,终不负汝。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必无异心。贺拔焉过儿朴实无罪过。潘乐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当得其力。韩轨少戆,宜宽借之。彭乐心腹难得,宜防护之。少堪敌侯景者唯有慕容绍宗,我故不贵之,留以与汝,宜深加殊礼,委以经略。”
  6. ^ 《魏书·卷九十一·列传术艺第七十九》:太守慕容保乐闻而召之,芳不得已而见焉。于是保乐弟绍宗荐之于齐献武王,以为中外府田曹参军。
  7. ^ 《北史·卷八十九·列传第七十七》:后隐于并州乐平之东山,太守慕容保乐闻而召之,芳不得已而见焉。于是保乐弟绍宗荐之于齐神武,为馆客,授中外府田曹参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