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425上訪事件

1999年4月25日发生于中国北京的民众集体上访事件

425上訪事件發生於1999年4月25日,是1989年六四事件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1],引起北京當局極大的關注[1]。當局部分高層對法輪功的打壓從1995、96年即開始。根据法轮功知情人士称,這起上訪是因为“媒體不公正報導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申訴時遭到警察使用暴力”[2],因此有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市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上訪,希望政府結束不合理的對待,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3][4]。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及其他高級官員會見5位法輪功學員代表,隨後達成協議,得到官方善意的回應,學員立即散去,整起上訪和平落幕[5][6],被外界称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理性和平大上访[7]。由於該地緊鄰政府中央中南海,因此也被稱為「中南海事件」[4]

425上訪事件
April25Zhognanhai.jpg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上訪。
日期 1999年4月25日
地點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事件背景编辑

胡耀邦定下「三不政策」允許氣功發展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刊發了一篇《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的文章,自此揭開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氣功熱、特異功能熱的序幕。[8]1981年,在錢學森提出涵蓋特異功能氣功中醫三部份的人體科學理論后,人體科學領域受到更多的關注[9]。1982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對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或有稱「不打棍子、不爭論、不報導」)中宣部於1982年4月20日下發了傳達此精神的通知[9];根據中共中央書記處的指示,1982年6月15日中宣部再次發出關於人體特異功能宣傳問題的通知,除「三不方針」外,增加了允許少數人搞研究、允許學術交流的內容[9]

法輪功又被稱為法輪大法,是一種結合靜功與動功的健身氣功,同時又包含佛家道家等傳統思想;該功法於1992年春天由李洪志在中國東北傳出,在1990年代後期,吸引了上億人煉功[10][11][12][13]

江澤民當局態度變化

但在1990年代中期,中共江澤民當局試圖箝制氣功的影響力,對國內的各種氣功團體制定更加嚴格的規定[14][15]。1996年開始,法輪功受到當局國安機構越來越多的批評與監控[5]

425上訪請願的起因,是媒體不公正報導法輪功、且法輪功學員申訴時遭到警察使用暴力。對法輪功的鎮壓早在1995即開始了,對法輪功的仇視者從1996年6月在中共中宣部機關報《光明日報》持續攻擊法輪功,1996年7月24日中國新聞出版局宣布禁止所有法輪功出版物發行(包括1995年由中國官方出版社發行、1996年列北京十大暢銷書的《轉法輪》)。1997年初,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主管的公安部發起一次對法輪功的全國性調查,結果以「查無實據」而收場。丹尼·謝克特認為,有中共高層領導想打壓,但法輪功獲得人民廣泛支持,而且顯然有更高層的保護。1998年由元老喬石主持對法輪功的獨立調查,結論為法輪功「對政治局和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並將報告提交政治局[2]

1999年422天津事件

1998年,反气功人士、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的親戚連襟何祚庥[16]在北京电视台节目中公开抨擊气功团体,并特别提及法轮功[17],法轮功学员以和平陳情、游说电视台撤回了节目,电视台开除了相關責任记者,並在数天后播出了重新制作节目正面介绍法轮功。[18][19]

1999年4月,何祚庥於天津師範大學创办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發表一篇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6],指出氣功是對青少年有害的迷信,不如多锻炼身体,並特別針對法輪功[20]

4月22日,約5千名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師範大學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社進行抗議,要求就該文章與校方進行對話,以自身經歷正面澄清,並要求撤回該文[21]。這時警察抵達現場。據當時在現場的警官郝鳳軍表示,他所屬的整個警察大隊被緊急調往該校,並封鎖了現場[6],但是當警方趕到現場時,發現跟上級長官所描述的不同,原來法輪功學員並沒有與校方發生肢體衝突或做出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6],且現場監視器畫面也顯示「法輪功學員只是坐在地上」。「但我們別無選擇,」郝鳳軍說[6]。隨後法輪功學員遭到300名防暴警察驅趕,一些學員被毆打,45人被抓捕[6][21][22][23]

其他天津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被抓捕者。天津官方告知,如他們想繼續上訪反映,應向公安的主管機關中國公安部反映,應該到北京中央政府上訪[6][24]

事件經過编辑

在4月22日的天津事件兩天後,「上訪」一事在法輪功學員間傳開[6],也就是前往國家信訪局向政府提出訴求。法輪功學員認為政府在天津事件的處理模式,開了一個不合理的先例;部分學員認為應該留在家裡,因為創始人李洪志曾不只一次說過,法輪功學員不參與政治[6];其他學員則認為上訪不是參與政治,而是試圖向政府說明事實,這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於是4月24日,數千名學員前往北京,並在當晚擬好訴求[6]

4月25日早晨,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北京國家信訪局(距離中南海新華門約2公里)附近依法上訪,要求結束中國公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正在增強的騷擾,並釋放天津被捕的學員。據美國國家評論》記者Ethan Gutmann報導,現場公安似乎早有準備,等待法輪功學員的到來[6];與一些報導都稱,公安把學員們帶到了府右街的中南海前方,警察將人群領向中南海、卻不是領開,暗示有部分中共高層領導希望製造事端作為打壓法輪功的藉口[2]。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周圍人行道上安靜坐著或看書[5],舉行了持續16個小時的和平請願,期間沒有任何影片或證據顯示法輪功學員發出挑釁,也沒有亂丟垃圾、吸煙、吆喝或是對記者發表意見[6],只要求當局給予他們合法煉功的權利。

目擊者證實,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從中南海正門穿過馬路走來,朱出現時受到學員熱烈歡迎。朱問現場學員「你們為什麼在這裡?誰讓你們來的」,據稱一名學員回答「來反映法輪功情況,沒人組織我們。」朱又問:「為什麼不寫一封申訴書?怎麼這麼多人在這裡?」學員回答:「我們已寫了很多封申訴書直到都麻木了,我們仍沒有得到回覆。」朱鎔基因此會見法輪功代表,妥善處理天津公安局涉嫌非法抓捕一案,下令釋放被捕的40多名法輪功學員[2][3]

當時有5名法輪功學員代表會見了朱鎔基總理和其他高級官員,雙方達成了一個協議;在協議中,法輪功代表得到中國政府高級官員的保證,稱中國政府支持群眾健身運動,並沒有把法輪功視作反政府組織[5][6]

美聯社報導,法輪功學員在達成協議後即解散,離去時並將馬路上的垃圾撿起帶走,相當有序地離開了現場[25]

北京當局說法编辑

BBC和《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官方媒體在第一時間並未對上訪事件進行報導[26][27];但新華社在事件兩天後的4月27日發表一篇報導,文中轉載了中辦國辦信訪局北京市公安局向聚集者發出的《公告》,並採訪了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對各種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可以依法通過正常渠道反映,而不應聚集在中南海周圍。這樣聚集影響中共中央、國務院機關周圍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錯誤的。對借練功之名危害社會穩定的,要依法處理[28]

中國政府高層態度歧異编辑

CNN報導提到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決定鎮壓法輪功,可能與其希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加強自己的權力有關;並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和國家副主席胡錦濤認為江澤民使用了錯誤的戰略[29]

人權觀察表示,中國共產黨高層內部,最初對於是否支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有嚴重分歧[30]。江澤民過去就曾和朱鎔基多次口角,江這次要利用「朱在425接見法輪功」為由來攻擊朱[2]趙紫陽煉過法輪功,並兩次寫信給江澤民反對鎮壓,但江沒有回答[31]。 前總書記胡耀邦的政治秘書林牧指中共高層對是否鎮壓的態度歧異,他抨擊江澤民的鎮壓、強制放棄信仰是「荒謬」,而當時李瑞環朱鎔基胡錦濤等人都和江持不同意見,且高層幹部及家屬煉法輪功的不在少數,並指出425上訪事件和平合法[32][33]。中国退休大校軍官辛子陵間接證實,1999年鎮壓時,政治局7名常委中有6位不贊成,江澤民在常委通不過鎮壓決定,江又另外開會貫徹其鎮壓主張[34]

後續發展编辑

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向上呈報,通知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此一事件[35],由於許多西方媒體報導此次法輪功學員上訪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後,十年來中國政府遭遇到最大規模的上訪;江澤民對此表示震怒,要求對法輪功開展鐵腕鎮壓[36],並指責總理朱镕基的處理措施太過軟弱[37]江澤民在4月25當晚給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領導人寫信,表示:「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38]

1999年6月6日,公安机关開始對100多名在北京參加4.25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員展開訊問[3]。6月10日,江澤民成立610辦公室,稱「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39][40]。7月20日淩晨,公安在全國各地綁架和拘留了公安認定是負責人的法輪功學員[36]。兩天之後的7月22日,中國政府正式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開始對法輪功全面鎮壓[41]。公安部22日發布「六禁止」通告,即禁止民眾懸掛、張帖法輪功橫幅、圖象、標徽記和其它標識;禁止散發法輪功相關材料;禁止弘法等法輪功活動、禁止靜坐、上訪等方式維護和宣揚法輪功的集會、遊行、示威;禁止以謠言或其它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禁止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決定的抗議[42][43]

1999年8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文章,稱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是企圖搞亂全國的重大政治事件[44]。2001年1月7日,《人民日報》再度發表評論文章,指出該次上訪事件衝擊中南海,是向中國政府中國人民示威[45]

法輪功方面的說法编辑

對於到國家信訪局進行上訪,部分學員認為應該留在家裡,不該參與政治;其他學員則認為這不是參與政治,而是合法向政府提出訴求,這是行使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6]

事件發生後,一名當時在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回憶,當天公安的值勤狀況與平常不同,通常在中南海的周圍街道佈有大量警衛,一般民眾很難進到該範圍卻不被盤查[6];但4月25日當天,許多法輪功學員清晨7時,也就是國家信訪局開門前即在現場徘徊、交談,卻沒有受到盤查,現場公安只是命令法輪功學員聚集到中南海西大門前的街道上。因此該學員認為公安部門其實早有準備[6]。另一位學員也表示對當天情況仍記憶猶新,當時他們是在現場公安的引導之下,來到中南海附近聚集[6]

第三方說法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World: Asia-Pacific Beijing to meet sect protesters. BBC. 1999-04-27 [2013-03-30]. 
  2. ^ 2.0 2.1 2.2 2.3 2.4 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New York: Akashic Books/ 中文版 博大出版. : 63~67. 
  3. ^ 3.0 3.1 3.2 法輪功示威周年回顧. BBC. 2000-04-25 [2013-03-30] (中文(香港)‎). 
  4. ^ 4.0 4.1 還原歷史-4.25中南海大上訪. NTD TV. 2011-04-25 [2013-03-30]. 
  5. ^ 5.0 5.1 5.2 5.3 Tong, James. Revenge of the Forbidden City: The Suppression of the Falungong in China, 1999-2005.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0195377281 (英语).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Ethan Gutmann. An Occurrence on Fuyou Street. National Review. 2009-07-13 [2013-03-31]. 
  7. ^ 淼一. 纽约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和平上访16周年. 自由亞洲電台. 2015-04-27. 
  8. ^ 荒唐的耳朵认字:33年前的“神童”唐雨. 东方早报. 2012-08-27 [2015-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04). 
  9. ^ 9.0 9.1 9.2 伍紹祖主任1985年斡旋成立人體科學三人領導小組(文摘). 健康長壽幸福快樂網. [2013-04-05]. 
  10. ^ SETH FAISON. In Beijing: A Roar of Silent Protesters. New York Times. 1999-04-27 [2013-02-26]. 
  11. ^ JOSEPH KAHN. Notoriety Now for Movement's Leader. New York Times. 1999-04-27 [2013-02-26]. 
  12. ^ Chang, Maria Hsia. Falun Gong –The End of Day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age.4. ISBN 978-0-300-10227-7. 
  13.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0-19-532905-8. 
  14. ^ Ownby, David.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P.218. ISBN 0-19-532905-8 (英语). 
  15. ^ Palmer, David. Qigong Fever: 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0231140669 (英语). 
  16. ^ Noah Porter. Falun Go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Ethnographic Study (PDF).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2003-07-18 [2013-03-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09-09). 
  17.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p 252-256
  18. ^ Østergaard, Clemens Stubbe. Jude Howell, 编. Governance and the Political Challenge of Falun Gong. Governance in China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03: 214–223. ISBN 0-7425-1988-0. 
  19. ^ Human Right Watch; Mickey Spiegel.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New York. 2001: 9. 
  20. ^ 何祚庥. I do not agree with Youth Practicing Qigong (我不贊成青少年煉氣功). 1999 [2013-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21. ^ 21.0 21.1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67.(英文)
  22. ^ Danny Schechter,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Spiritual Practice of ‘Evil Cult’?, (New York, NY:Akashic Books, 2000). Hardback ISBN 1-888451-13-0, paperback ISBN 1-888451-27-0
  23.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p 171(英文)
  24. ^ Danny Schechter,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p 69.(英文)
  25. ^ 25.0 25.1 Renee Schoof. Thousands protest silently outside China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美联社. 1999-04-26 [2013-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17). 
    When word from group leaders spread that it was time to leave, the participants picked up trash and carried it out, walking in orderly groups.
    —— 
  26. ^ 26.0 26.1 China tightens security in Beijing after cult demonstration. BBC. 1999-04-26 [2013-03-31]. 
    China's official media failed to report the demonstration, which was the largest since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of 1989, and the BBC Beijing correspondent says the scale and boldness of the protest has clearly shaken the authorities.
    —— 
  27. ^ 27.0 27.1 In Beijing: A Roar of Silent Protesters. New York Times. 1999-04-27 [2013-04-05]. 
    The state-run media remained silent about the protest.
    —— 
  28. ^ 就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一事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 中新社. 1999-12-14 [2013-03-31]. 
  29. ^ Lam, Willy Wo-Lap.CNN, 5 February 2001"China's sect suppression carries a high price"[永久失效連結]
    Yet the most severe criticism leveled at Jiang's handling of the Falun Gong is that he seems to be using the mass movement to promote allegiance to himself...According to a party veteran, Jiang might want a public show of support for himself if only because the Politburo had divergent views on what to do with the Falun Gong.It is no secret that several Politburo members thought the president had used the wrong tactics. They ranged from moderates such as Premier Zhu Rongji, Vice President Hu Jintao, and head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Li Ruihuan to conservatives such 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Chairman Li Peng.
    —— 
    (英文)
  30. ^ Spiegel, Mickey; Joseph Saunders, Sidney Jones, Malcolm Smart, Jim Ross.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PDF). Human Rights Watch. January 2002 [2013-04-05]. 
  31. ^ 申淵. 趙紫陽與法輪功. 開放雜誌. 2015-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1). 
  32. ^ 中国官方杂志批评镇压法轮功. RFA自由亞洲電台. 2000-04-14. 
  33. ^ 訪林牧:中共高層對待法輪功內幕. 大紀元時報. 2006-05-14. 
  34. ^ 新唐人記者秦雪採訪. 專訪辛子陵:江澤民一定會受到歷史審判. 大紀元時報. 2015-04-21. 
  35. ^ Zong Hairen, “Zhu Rongji zai 1999” (Zhu Rongji in 1999) (Carle Place, N.Y.: Mirror Books, 2001).(英文)
  36. ^ 36.0 36.1 James Tong, "Revenge of the Forbidden City: The suppression of the Falungong in China, 1999-2005"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0195377281(英文)
  37. ^ Schechter 2001, p. 66.(英文)
  38. ^ 江泽民. 一个新的信号. 《江泽民文选》第二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 ISBN 9787010056753. 這次事件的發生,也說明了我們一些地方和部門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群眾工作軟弱無力到了什麽程度?必須堅持用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教育廣大幹部和群眾。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我們的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該清醒了! 
  39. ^ Jiang Zemin, Letter to Party cadres on the evening of April 25, 北京之春,no. 97 (June 2001)
    4月25日以來,我一直在思考,我們黨已經搞了近80年的革命和建設,掌握著國家政權,有250萬人民軍隊,有6000多萬黨員,有一大批高中級領導幹部,為什麽卻讓“法輪功”這樣的問題冒了出來,而且鬧到這種程度呢?顯然,一個李洪誌,不可能有這麽大的能耐。 “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這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深入研究,采取有力對策,中央已同意李嵐清同誌負責,將成立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李嵐清同誌任組長,丁關根、羅幹同誌任副組長,有關部門負責同誌為成員,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要密切配合。
    —— 
    (中文)
  40. ^ Michael J. Greenlee. A King Who Devours His People: Jiang Zemin and the Falun Gong Crackdown: A Bibliograph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Information. [2012-12-25]. page 561-562, Volume 34,Issue 3, Winter 2006(英文)
  41.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1999年7月22日). 人民網. [2013-04-05] (中文). 
  42. ^ Spiegel, Mickey.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Human Rights Watch. 2002 [2013-04-05]. ISBN 1-56432-270-X. 
  4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告(1999年7月22日)
  44. ^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真相大白于天下. 人民日報. 1999-08-13 [2013-03-31]. 
  45. ^ 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揭穿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險惡政治用心. 人民日報. 2001-01-07 [2013-03-31]. 
  46. ^ 46.0 46.1 Dean Peerman,China syndrom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Christian Century, 10 August 2004
  47. ^ Tony Saich, Governance and Politics in China, Palgrave Macmillan; 2nd Ed edition (27 February 2004)(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