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高盛集團公司英語: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是一家美國跨國投資銀行金融服務公司,其總部位於紐約市曼哈頓。高盛集團提供投資管理、證券、資產管理主經紀商英語Prime brokerage證券承銷英語Underwriting等服務。高盛集團是全球最大的投資機構英語List of investment banks之一;[2]同時是美國國庫證券國債一級自營商英語Primary dealer,也是通常意義上的知名做市商。高盛集團還擁有一家直銷銀行——高盛美國銀行(Goldman Sachs Bank USA)。高盛集團成立於1869年,其總部位於曼哈頓下城韋斯特街200號;同時也在全球各大金融中心設有辦事處。[3]

高盛集團公司
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公司類型 上市公司
股票代號
成立 1869年,​149年前​(1869
創辦人
代表人物
總部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
曼哈頓韋斯特街200號
業務範圍 全球
產業 金融服務
產品 資產管理 / 商業銀行 / 日用品 / 投資銀行 / 投資管理 / 共同基金 / 主經紀商英語Prime brokerage
營業額 366.16億美元(2018年)[1]
稅前盈餘 124.81億美元(2018年)[1]
稅後盈餘 104.59億美元(2018年)[1]
資產管理規模 1.542萬億美元(2018年)[1]
資產 9,330億美元(2018年)[1]
資產淨值 901.85億美元(2018年)[1]
員工人數 36,600[1](2018年)
網站 www.goldmansachs.com
備註 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2018 Form 10-Q Quarterly Report for the Period Ended March 31, 2018

由於在次貸危機期間參與了資產證券化,高盛集團在2007年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遭受損失。[4][5] 作為問題資產救助計劃英語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的一部分,高盛集團得到了美國財政部100億美元的投資;該金融紓困計劃源自《經濟穩定緊急法案》。該投資於2008年11月開始,並於2009年6月開始償還。[6][7]

高盛的前雇員有不少人會轉任政府公職,比較知名的有前美國財政部長勞勃·魯賓亨利·保爾森,以及現任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梅努欽;前首席經濟顧問蓋瑞·科亨英語Gary Cohn (investment banker)歐洲中央銀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基、前加拿大銀行總裁併現英格蘭銀行總裁馬克·卡尼、前澳大利亞總理麥肯·騰博等。此外,高盛集團的前雇員也管理過紐約證交所世界銀行,以及花旗集團美林證券這樣的競爭對手。

根據總收入排序,高盛集團是《財富雜誌美國最大企業500強列表中的第70名。[8]

目錄

公司歷史編輯

1869-1930年創立時期編輯

高盛公司是由德國移民馬庫斯·戈德曼於1869年創立的。高盛公司成立於1869年,在19世紀90年代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投資銀行業務開始形成,但與商業銀行沒有區分。高盛公司在此階段最初從事商業票據交易,創業時只有一個辦公人員和一個兼職記帳員。創始人馬庫斯·戈德曼每天沿街打折收購商人們的本票,然後在某個約定日期里由原出售本票的商人按票面金額支付現金,其中差額便是馬庫斯的收入。1882年,他的女婿薩繆爾·薩克斯加入了公司。1885年,馬庫斯·戈德曼把他的兒子亨利和Ludwig Dreyfuss帶入了公司,並且把公司取名為高盛。公司成為了在此階段最初從事商業票據交易的先鋒,並於1896年加入了紐約證券交易所。

二十世紀初,股票包銷包括首次公開募股業務使高盛成為真正的投資銀行,公司1906年幫助Sear Roebuck公司發行了當時規模最大的首次公開募股。高盛還成為了當時最喜歡招聘名牌商學院MBA學位學生的公司之一,這一習慣一直延續到今天。

後來高盛增加貸款、外匯兌換及新興的股票包銷業務,規模雖小,卻是已具雛形。而股票包銷業務使高盛變成了真正的投資銀行。

在1929年,高盛公司還是一個很保守的家族企業,當時公司領袖威迪奧·凱琴斯想把高盛公司由單一的票據業務發展成一個全面的投資銀行。他做的第一步就是引入股票業務,成立了高盛股票交易公司,在他狂熱的推動下,高盛以每日成立一家信託投資公司的速度,進入並迅速擴張類似今天互助基金的業務,股票發行量短期膨脹1億美元。公司一度發展得非常快,股票由每股幾美元,快速漲到100多美元,最後漲到了200多美元。但是好景不長,192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華爾街股市大崩盤,使得股價一落千丈,跌到一塊多錢,使公司損失了92%的原始投資,公司的聲譽也在華爾街一落千丈,成為華爾街的笑柄、錯誤的代名詞,公司瀕臨倒閉。這之後,繼任者西德尼·文伯格一直保持著保守、穩健的經營作風。

1930-1980年發展時期編輯

這之後,繼任者雪梨·溫伯格決定把注意力從股票交易轉移到投資銀行部門,正是文伯格的這一決定挽回了公司當時極差的聲譽。1956年,高盛是福特集團IPO最首要的諮詢公司。另外高盛還開展了為地方政府或城市發行地方債券的業務,並且最先開始發明了類似對沖基金使用的投資風險管理。 一直保持著保守、穩健的經營作風,用了整整30年,使遭受「金融危機」慘敗的高盛恢復了元氣。1960年代,增加大宗股票交易更是帶來的新的增長。反惡意收購業務使高盛真正成為投資銀行界的世界級「選手」。

1970年代,高盛抓住一個大商機,從而在投資銀行界異軍突起。當時資本市場上興起「惡意收購」,惡意收購的出現使投資行業徹底打破了傳統的格局,催發了新的行業秩序。高盛率先打出「反收購顧問」的旗幟,幫助那些遭受惡意收購的公司請來友好競價者參與競價、抬高收購價格或採取反托拉斯訴訟,用以狙擊惡意收購者。高盛一下子成了遭受惡意收購者的天使。

1976年,在高盛的高級合伙人古斯塔夫·雷曼·利維去世後,公司管理委員會決定由懷特·溫伯格(雪梨·溫伯格之子)和懷特黑特兩人共同作為高盛產業的繼承者。剛開始,華爾街的人們都懷疑這種兩人共掌大權的領導結構會引發公司內部的混亂,很快他們發現他們錯了,因為兩位新人配合默契,高盛也由此邁進了世界最頂尖級的投資銀行的行列。

溫伯格和懷特黑特早就認為公司管理混亂,表現為責權界定不清晰,缺乏紀律約束,支出費用巨大。比如多年來,每天下午4:30,都會有一輛高級轎車專門負責接送合伙人。新領導人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貼出了一條簡明的公告:「歷史上遺留下來的慣例——4:30由轎車接送——將不再繼續,即日生效。」 自此以後,合伙人的等級特權將不復存在,費用支出也受到監控,每天下午4:30也不再是一天工作的終結,而是下午工作的中段時間。儘管起步緩慢,文伯格和懷特黑特公司在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所取得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應歸功於兼併和收購業務的發展。以前,一家公司如果有意向收購另一家公司,它很可能會儘量吸引或說服對方同意,絕不會公開地強行兼併。但到了1970年代,一向文明規範的投資銀行業在突然間走到了盡頭,一些主要的美國公司和投資銀行拋棄了這個行業傳統。1974年7月投資銀行界信譽最好的摩根斯坦利首先參與了惡意收購活動。當時摩根斯坦利代表其加拿大客戶國際鎳鉻公司(INCO)參與了企圖惡意收購當時世界最大的電池製造商電儲電池公司(ESB)的行動。ESB在得知摩根斯坦利的敵對意圖後,打電話給當時掌管高盛公司兼併收購部的弗里曼德,請求幫忙。第二天上午9點,弗里曼德便坐在位於費城的ESB公司老闆的辦公室。 當他得知競購價格是每股20美元(比上一個交易日上漲9美元)時,建議ESB 用「白武士」(受惡意收購的公司請來友好的競價者參與競價,以抬高收購價格)的辦法對付INCO,或進行反托拉斯訴訟,在高盛公司和白武士的協助下,INCO最終付出了41美元的高價,ESB 的股東們手中的股票則上漲了100%。從這件事開始,在一次又一次的收購與反收購鬥爭中,首先是摩根斯坦利,然後是第一波士頓都充當了收購者的角色,而高盛公司則是反惡意收購的支柱。

INCO和ESB之間的鬥爭給了高盛公司在這一方面成功的經驗。同時也是好運來臨的良好徵兆。人們認為高盛公司是具備實力的,呈上升狀態的和小型、中型公司以及進入《財富》500強的大公司並肩戰鬥的企業。因為突然之間,美國各公司的執行長們對惡意併購恐懼到了極點,除了一些最大的公司,其他公司都覺得難以抵擋惡意併購,於是高盛成為了他們的合作夥伴。當然,剛開始的一段時間裡,高盛經常要幾度登門拜訪,對方才願意接受高盛的服務。1976年7月,阿茲克石油公司受到了敵對性攻擊,但是他們對高盛的服務絲毫不感興趣,他們請來了律師,並初步控制了事態。傅利曼建議重新考慮一下自已的決定,並告訴對方高盛的工作小組正在前往機場的路上,幾個小時以後就可以和他們進行私下協商。傅利曼後來說:「我們火速趕到機場,直飛達拉斯,但對方仍然不願會見我們,於是我們就在他們公司附近住了下來,然後進去告訴對方一些他們沒有考慮透徹的事情,但是得到的回答是『我們不需要你們的服務』。我們說:『明天我們還會回來』。以後我們每天到附近的商店買一些東西,讓他們知道我們堅持留下來等待消息。」最後阿茲合克公司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也感到了高盛公司的執著精神,同意高盛公司為其提供服務。

參與惡意併購使摩根斯坦利獲得了破紀錄的收入,但是高盛公司採取了與其截然不同的政策,拒絕為惡意收購者提供服務,相反,高盛會保護受害者。許多同行競爭對手認為高盛這一舉動是偽善行為,目的是引人注目以及籠絡人心,而高盛卻認為他們是公司對自己和客戶的長期利益負責。反惡意收購業務給高盛投資銀行部帶來的好處是難以估量的。在 1966年併購部門的業務收入是60萬美元,到了1980年併購部門的收入已升至大約9000萬美元。1989年,併購部門的年收入是3.5億美元,僅僅8年之後,這一指標再度上升至10億美元。高盛由此真正成為投資銀行界的世界級「選手」。

賽局時期編輯

1981年,高盛公司收購J·阿朗公司,進入外匯交易、咖啡交易、貴金屬交易的新領域,標誌著高盛多元化開始,超越傳統的投資銀行代理、顧問範圍,有了固定收入。到1989年高盛公司7.5億美元的總利潤中,阿朗公司貢獻了30%。

1990年代,高盛高層意識到只靠做代理人和諮詢顧問,公司不會持久繁榮。於是他們又開設資本投資業務,成立GS資本合作投資基金,依靠股權包銷、債券包銷或公司自身基金,進行5年至7年的長期投資,然後出售獲利。高盛在1994年投資13.5億美元換取一家從事服裝業的拉夫·勞倫公司28%的股份,並自派總裁。三年後,出售其中6%的股份套現到4.87億美元。其餘股份升值到53億多美元。短短三年內,高盛的資本投資收入翻了近10番,而老業務投資銀行部只翻了兩番。

投資銀行業與其他產業一樣,一項業務創新並敢冒風險,能使一家公司一夜成名,一夜暴富。首推垃圾債券使德雷塞爾公司迅速發跡,而抵押證券市場的發展和大量家庭貸款的打包及轉信業務的出現,使羅門兄弟公司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高盛公司嘗到推陳出新的甜頭後,把「先起一步」與「率先模仿」作為自己的重要發展戰略。

1998年公開發行編輯

公開發行的夭折使高盛元氣大傷編輯

1998年10月19日的下午,高盛189位合伙人聚首在公司紐約總部舉行神聖的儀式——兩年一度的華爾街最高成就:高盛合伙人授勳典禮。今年的聚會也許是高盛129年歷史中最奇特的,這是因為:該年的聚會本不該舉行。兩個月前,已不會再有人能成為高盛合伙人——因為高盛本打算近期公開發行,這意味著有50至60位本來即將任命的合伙人,相反卻僅成為另一家新公司的薪祿不菲的雇員。

但是6月份由合伙人表決同意的高盛首次公開發行,於9月末擱淺,並正式「撤回」。此項首次公開發行,本應成為牛蹄聲聲90年代的里程碑,卻不幸淪為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的犧牲品。高盛推遲發行是由於一旦股市下跌(華爾街大型證券公司的股價下跌更大),股價就不再具有吸引力了。若如以往所料,高盛股價在4倍帳面值左右,那麼公開發行會將高盛定價為280億美元。9月之後,高盛股票僅較帳面值有少許溢價,將公司估價為70億美元,遠遠達不到將公司財富分配給合伙人、有限合伙人及其他員工的公開發行的目的。

據公司的行政總裁柯賽和保羅森說,推遲首次公開發行是實用主義的決定。柯賽說:「適當的時候我們會重新考慮公開發行,但我們只能往前走。」但據高盛的合伙人、員工、客戶及華爾街人士透露,高盛就公開發行而進行的大辯論及發行的夭折,對公司是一次沉重的打擊。它使高盛的資本結構及業務組合曝光並公諸於眾。它挑起了公司一般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的矛盾,並證實了華爾街上盛傳的謠言——高盛投資銀行家與交易員的競爭關係及兩位行政總裁柯賽和保羅森之間的不和。

公開發行的最初目的編輯

高盛公開發行的正式原因之一是「使資本結構與公司使命相契合」。但不可否認,許多合伙人,尤其年輕人,與其說是關心高盛的未來,不如說更關心自己資本帳戶上儲蓄的驚人數目。資本的問題依然存在。實際上,高盛的股本基礎比摩根史坦利及美林都小(1998年中期為66億,摩根史坦利為138億,美林為117億)。但行政總裁柯賽和前行政總裁懷特德都說較少的資本只會使公司能更好地決策,競爭對手也認為高盛並沒有由於資本缺乏而受到限制。DLJ證券公司的行政總裁萊比說:「我希望能找到由於資本不足而使高盛不利的業務。」

實際上,問題不在於高盛資本的數額,而在於資本結構和資本的穩定性。當合伙人變為有限合伙人,他們可以抽回資本;若大批的合伙人變為有限合伙人,可撤回大量資本。這就是為什麼1994年是公司十分可怕的惡夢的原因。當時債券市場的波動損毀了高盛的盈利,合伙人紛紛逃之夭夭。(公開發行的主要倡導者柯賽,於1994年成為行政總裁,並不是巧合)。對於這方面的限制更為嚴厲:當合伙人變為有限合伙人時,他們僅僅能撤走一部分資本,其餘的可在至少5年後撤回。但資本還是可以逃離。 另一問題是高盛資本的成本。有兩家外部機構,日本的住友銀行和夏威夷的畢舍普地產公司,在高盛投資了相當大的數目——1998年中期為 15億美元,占總資本的23%。由於高盛稅前利潤的一大部分為這些外部股東占有,因此很難從留存收益中擴大資本,尤其是當股市不好時。以帳面值幾倍的價格公開發行籌集的股本本應使高盛能以更低成本建立股本基礎。」

公開發行所暴露出的高盛的弱點編輯

1、業務組合過分依賴交易運作,導致盈利不穩定

甚至連高盛為準備公開發行而進行的最小限度的財務佩恩露,也能揭示出高盛的業務組合併不理想。有一些報表甚至顯示出高盛比任何人想像的更加脆弱。在華爾街最能贏利的收購兼併業務方面,高盛一直比主要的對手盈利強。摩根史坦利、美林和高盛做的專案金額幾乎相同,但高盛比美林的盈利多50%,比摩根多30%。但令人擔心的是高盛的收入組合比對手更不穩定,因為它更依賴交易運作。1998年前兩季度中,高盛43%的收入來自交易,美林為23%,摩根史坦利為28%。年中,高盛的總資產是公司股權的36倍,比對手負債率高。如果將高盛比作一家鋼廠的話,若以100%的生產能力計,可賺大筆錢;若以 60%的生產能力計,就會虧大筆錢。這些事實使華爾街人士將高盛比作對沖基金。因此,一些人認為高盛可能不得不將其公開發行定價為較摩根史坦利和美林的低,其股票可能持續以折扣價格交易。

高盛對交易的依賴性在1994年已成為問題,在今天仍為問題。雖然高盛最初的招股書不遺餘力地指出公司的風險管理自1994年以來改進了許多,但也不可能改進到足以抵抗前幾個月波及全球市場的動盪的地步。顯然很少投資銀行能為這樣的慘澹市況作好準備。高盛和華爾街的其他投資銀行一樣,在最近的業績數據報告中,體現出不利市況的影響。直至今年夏天,高盛的業績還非常顯著。淨收入從1995年的45億美元升至去年的74億美元。稅前利潤(由於高盛是合伙人制,稅項由合伙人支付)從14億增至30億。前兩季度,收入增長50%,公司的盈利很快超過40億美元。但每況愈下。在截至8月28日的季度里,稅前盈利從前一季度降低27%。9月份更差,有傳說公司可能損失高達9億美元。毫無疑問,公司對於交易的依賴是高盛的利潤象單擺一樣波動的主要原因。

當然,高盛的管理層根本不必擔心,因為高盛仍是私有的,它有辦法淡化虧損程度。一些有限合伙人認為這是堅持私有制的主要原因。而公開發行則需要高盛放棄擁有的多報或少報盈利的靈活性。

2、資產管理業務的不足

高盛業務組合中的另一弱點是其提供抵擋市場波動緩衝的資產管理業務。雖然資產管理增長很快,但卻並不象其他對手那樣盈利。1997年末,高盛是美林管理資產的1/3。高盛4.58億美元的資產管理收入比摩根4億的資產管理淨收入高不了多少。

資產管理可能不象聲勢浩大的成千上萬億金額的投資銀行交易那麼驚心動魄和有利可圖,但它能產生理論上比交易利潤更穩定的以費用為基礎的收入。高盛的資產管理業務起步較晚,為贏得業務而收費低廉,由於定位不明和人員流動而出師不利。1995年末,高盛只有520億美元的資產管理,其中40%來自低費用的貨幣市場基金。

無論是公司內部還是外部,關於資產管理是「醜陋的義子」的看法正在改變。在過去的兩年半中,資產增長了3倍多,高達1650億美元,其中只有 20%是貨幣市場基金。更重要的是,公司的態度已改變。高盛的資產管理公司如今雇有1000名員工,而幾年前僅有250人,高盛不僅向聘用的外來人才許諾他們會成為合伙人(在高盛很少有),而且高盛內部其他部門的明星也轉至資產管理公司。美國金融研究公司說「高盛是呼之欲出的巨人」。但外部仍然批評高盛在行銷方面遠勝於投資方面,高盛要成為巨人還長路漫漫。沒有公開交易的股票作為貨幣用來收購,通往巨人之路更加崎嶇。

3、公司內部矛盾公諸於眾

公開發行的舉措加劇並揭露了公司內部的分歧,並將高盛的業務前所未有地公諸於媒體。矛盾之一是公司一般合伙人---是真正的有控制權的所有者 ---及有限合伙人之間的矛盾。雖然高盛管理層喜歡用「一邊倒」來形容高盛人對公開發行的支持,但這種說法可能有些過頭。這一舉動使高盛的一些當今合伙人和108位有限合伙人憤憤不平或持有異見。

有限合伙人中的異見最甚,這是出於一種根深蒂固的對於合夥制的信念及對交易條件的不滿。最初,他們本將接受超過其股權帳面值25%的溢價,但一般合伙人期望得到將近300%的溢價。發行重組就如何處理有限合伙人的資本這一問題給予他們幾種選擇,其中之一是他們將得到股票股權的55%的溢價。若公開發行達到300%溢價,一般合伙人將得到絕大部分。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導致發行擱淺的是當市場下跌,300%的溢價下降,乃至有限合伙人與一般合伙人的所得基本相同——甚至更多。 即使早在發行依然繼續進行時,已有關於高盛兩位行政總裁保羅森和柯賽的傳言。1997年末的營運總監保羅森,本已否決公開發行但卻最終同意,條件是要坐上行政總裁的交椅。甚至傳言公開發行的支持者柯賽,由於公開發行擱淺而受到攻擊。

高盛嘗試的公開發行使「公平」這一詞和公司中層員工的薪酬成為焦點問題。高盛並不一定給中流砥柱的初級行政官支付高額薪酬,雖然這些人埋頭苦幹,並為能加入合伙人以及可能有8位數收入的機會所吸引。憑藉公開發行,高盛著重保證將薪酬向中下層員工傾斜。但公開發行的擱淺,令高盛高級合伙人必須馬上重整合伙人制度。這可以解釋為何高盛今年比1996年多吸收十幾位合伙人。即便如此,更多的成千上萬中層員工可能希望高盛能完成公開發行 ,並問自己高盛是否依然是唯一的理想工作。摩根的一位高級官員說摩根比以前接到更多的高盛員工尋找工作的電話。

高盛一貫是其他人樂於憎恨的公司,這多半是由於高盛如此出色。那麼為何該公司與其他華爾街公司不同呢?高盛出眾之處多半在於華爾街上廣為流傳卻少有公司真正擁有的一種概念:即公司文化。自新聘員工步入曼哈頓下區布羅德大街 85號那一刻起,高盛的優越及其對手的平庸即給人以刻骨銘心的印象。高盛警誡新員工永不能讓公司蒙辱或出媒體中。他們一天工作14或16甚至18小時,明顯是為了獲得加入合伙人這誘人的獨一無二的獎賞而奮鬥。

首要問題依然存在。第一:高盛沒有進行公開發行,是否錯過了黃金機會,抑或倖免於難?也許答案是後者。若去年春天它出售股票,其股價會大大低於發行價——這對於華爾街的頭號公司來說是恥辱的開端。其實,許多合伙人認為公司躲過了子彈。另一問題:高盛在不遠的將來是否會上市?公司高層依然堅持發行上市的路線。但許多其他人,包括長期的華爾街人士以及和以前的合伙人,都認為不可能。不僅有一大群新的合伙人----星期一會議後有 25%的新合伙人——需要被說服,但公開發行擱淺後,那些上次投「贊成」票的人會重新考慮。華爾街極度投機的最近一輪之後,可能需要新的一批投資者再次相信這些股票會賣成4倍帳面值。

2008年轉型時期編輯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在2008年9月21日晚間宣布,已批准了高盛和摩根史坦利提出的轉為銀行控股公司的請求。而高盛和大摩的轉型,意味著「長久以來世人熟知的華爾街的終結」。

2008年9月24日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Berkshire Hathaway宣布,計劃對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投資50億美元。

2019年5月17日高盛以7.5億美元收購聯合資本(United Capital),以加強其財富管理業務。這是高盛近20年來最大一起收購


恆大集團投資​​編輯

2019年2月3日高盛北京分區以及上海和武漢分區獲取​恆大集團大額投資。武漢​區由陳建豪帶領​下的Jimmy林志方,Henry樓​永昌為​風險投資部經理​​以及他們的團隊獲得了​高達63億元人民幣投資。上海分區由江偉傑帶領下的潘佳怡,猴佩敏以及他們的​團隊獲得了高達51億元人民幣投資。北京分區由夏​鍾帶領下的Jerry劉言​​​​華,羅大敏以及他們的團隊獲得了高達46億元人民幣的投資。專案由​2019年6月17日動工建設。​​​​​​​

慈善事業編輯

爭議訴訟編輯

政治立場編輯

公司事務編輯

員工滿意度編輯

 
位於美國新澤西州澤西市哈德遜街30號的高盛大廈

自《財富雜誌》於1998年推出「最佳僱主100強英語100 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名單以來,高盛集團一直名列其中。而高盛集團的獲選重點在於其對員工慈善事業的支持和高員工薪酬水平。[9][10]

薪酬與獎金編輯

高管和董事編輯

高盛集團董事會董事長大衛·麥可·所羅門英語David M. Solomon,其餘知名董事包括:瑪莎·米凱萊·伯恩斯英語M. Michele Burns德魯·吉爾平·福斯特、馬克·弗萊爾提(Mark A. Flaherty)、威廉·喬治英語Bill George (academic)詹姆士·詹森英語James A. Johnson (Minnesota politician)艾倫·庫爾曼英語Ellen J. Kullman拉克希米·米塔爾阿德巴約·奧貢勒西英語Adebayo Ogunlesi彼德·奧本海姆英語Peter Oppenheimer、簡·提格(Jan E. Tighe)、大衛·維尼爾英語David Viniar和馬克·溫克爾曼(Mark O. Winkelman)。[11] 根據報導,高盛董事會董事成員每年的報酬是60萬美元。[12]

以下為高盛集團主要高管成員。[13]

姓名 職務
大衛·麥可·所羅門英語David M. SolomonDavid M. Solomon 董事長執行長
約翰·沃爾德倫(John E. Waldron 總裁首席營運長
史蒂芬·謝爾(Stephen M. Scherr 執行副總裁兼財務長
薩拉·史密斯(Sarah E. Smith 執行副總裁兼全球合約主管
凱倫·西摩(Karen P. Seymour 執行副總裁、法務長兼治理長
達安·霍爾姆斯(Dane E. Holmes 執行副總裁兼全球人類資本管理主管
約翰·羅傑斯(John F. W. Rogers 執行副總裁、幕僚長兼董事會秘書

主要辦事處編輯

1957年,高盛集團總部遷往紐約市百老街20號。[14]

高盛集團的全球總部目前位於韋斯特街200號,並且在倫敦班加羅爾香港東京鹽湖城設有主要辦事處或地區總部。[15]

研究報告編輯

以下是由高盛集團所發表的論文中比較著名的部分。

  • 《全球經濟報告 第93號 - 南非的發展和失業:十年展望》——對未來十年內南非經濟的預測。2003年5月13日發布。
  • 《全球經濟報告 第99號 - 夢想伴隨金磚國家:2050年之路》——介紹了金磚國家的概念,並由此讓該概念在媒體及經濟研究報告中快速高度普及。此外,該報告還為G7國家和南非制定了2050年的經濟預測。這是第一份涵蓋許多國家GDP預測的報告。2003年10月1日發布。[16]
  • 《全球經濟報告 第134號 - 金磚國家的勢力如何?》——推出了未來11國的概念。2005年12月1日發布。[17]
  • 《全球經濟報告 第173號 - 新歐盟成員國,或第五個金磚國家?》——對包含新成員國在內的歐盟經濟進行了面向2050年的預測。2008年9月26日發布。[18]
  • 《全球經濟報告 第188號 - 一個團結的朝鮮;重新評估朝鮮危機(第一部)》——就朝鮮假設進行大規模自由經濟改革的前提下,對朝鮮2050年經濟進行預測。2009年9月21日發布。[19]
  • 《奧運會與經濟 2012年》——就奧運會金牌進行預測。使用經濟數據及過往奧運會數據對贏得奧運獎牌的國家進行分析。於2012年發布。[20]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Full Year and Fourth Quarter 2018 Earnings Results (PDF). 高盛集團. [2019-02-26]. 
  2. ^ Leading banks worldwide in 2018, by revenue from investment banking (in million U.S. dollars). Statista.com. [2019-02-26]. 
  3. ^ Office Locations. 高盛集團. [2019-02-26]. 
  4. ^ Like everyone else, Goldman was in trouble. 經濟學人. [2019-02-26]. 
  5. ^ Greg Gordon. How Goldman secretly bet on the U.S. housing crash. McClatchyDC.com. [2019-02-26]. 
  6. ^ Goldman Sachs to return $10B of bailout money. 今日美國報. [2019-02-26]. 
  7. ^ MERGERS & ACQUISITIONSINVESTMENT BANKINGPRIVATE EQUITYHEDGE FUNDSI.P.O./OFFERINGSVENTURE CAPITALLEGAL/REGULATORY JPMorgan and 9 Other Banks Repay TARP Money. 紐約時報. 
  8. ^ Goldman Sachs Group. 財富雜誌. [2019-02-26]. 
  9. ^ 100 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 2019. 財富雜誌. [2019-02-26]. 
  10. ^ 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reat Place to Work® Institute. [2019-02-26]. 
  11. ^ Board of Directors. 高盛集團. [2019-02-27]. 
  12. ^ 2017 Annu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Proxy Statement (PDF). 美國證監會. [2019-02-27]. 
  13. ^ Executive Officers. 高盛集團. [2019-02-27]. 
  14.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Cohan2012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5.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10K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6. ^ Dreaming With BRICs: The Path to 2050 (PDF). 高盛集團. [2019-02-28]. 
  17. ^ How Solid are the BRICs? (PDF). 高盛集團. [2019-02-28]. 
  18. ^ István Zsoldos; Anna Zadornova. New EU Member States - a Fifth BRIC?. 高盛集團. 2008 [2019-02-28]. 
  19. ^ A United Korea? Reassessing North Korea Risks (Part I). ResearchGate. 高盛集團. [2019-02-28]. 
  20. ^ The Olympics and Economics 2012 (PDF). 高盛集團. [2019-02-28]. 

延伸閱讀編輯

  • Vault. Vault Employer Profile: Goldman Sachs. Vault, Incorporated,. 2006. ISBN 9781581314694.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