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燈三昧經

(重定向自三摩地王經

月燈三昧經》(梵語:Candrapradīpasamādhi sūtra;藏文འཕགས་པ་ཆོས་ཐམས་ཅད་ཀྱི་རང་བཞིན་མཉམ་པ་ཉིད་རྣམ་པར་སྤྲོས་པ་ཏིང་ངེ་འཛིན་གྱི་རྒྱལ་པོ་ཞེས་བྱ་བ་ཐེག་པ་ཆེན་པོའི་མདོ།THLphak pa chö tham-ché kyi rang-zhin nyam-pa nyi nam par trö pa ting ngé dzin gyi gyäl-po zhé ja-wa thek pa chhen-pö do),或稱《三摩地王經》,收於大正藏經集部。本經稱佛陀為月光童子宣說「一切諸法體性平等無戲論三昧」,謂得此三昧能速得一切法及無上正等正覺。此三昧因月光童子所問而得,故又稱月燈三昧[1]

本經在中國及日本,沒有很流行,然於尼泊爾,列為「九法」之一。中觀學派之大成者月稱《入中論》、《中論釋》,及其後繼者寂天《大乘集菩薩學論》等書,皆常引用本經,為中觀學派之重要經典[2]噶舉派以本經為「顯教大手印」的根本心要,在西藏亦有極大的影響力[3]

題解编辑

現存梵本單題為 《Samādhirāja》(三摩地王),而梵文《大乘集菩薩學論》則稱之為《Samādhirāja-Candrapradīpa-Sūtra》(三昧王月燈經)[2]

月光童子或譯作月明童子、月明童男、旃羅法(梵:Candraprabha Kumāra、藏:ཟླ་འོད་གཞོན་ནུ་,zla 'od gzhon nu),其父德護(梵:Śrīgupta、巴:Sirigutta[4][5][6],音譯:尸利掘、尸利毱多、申曰,訛寫為申日[7])為古印度摩揭陀王舍城長者,作毒飯、火坑欲害,月光童子諫之不聽。後佛至,現大神力,變火坑為七寶紫紺池,中生蓮花大如車輪,又變毒飯為百味珍饈。父自悔責皈依佛法。佛授記月光童子將來成佛,於佛滅後當於中國作國王[8],興隆三寶。西藏傳說岡波巴是月光童子的轉世。

三摩地,意譯為等持、正心行處、心一境性,佛教術語,意指專注於所緣境,而進入心不散亂的狀態,皆可稱為三摩地,因此又可譯為「定」。

傳譯编辑

據《歷代三寶紀》,《月燈三昧經》十一卷由北天竺烏場國三藏那連提耶舍(Narendrayaśas)於高齊天保八年(557)在鄴城天平寺出經,達摩闍那(Dharmajñāna,法智)傳譯[2]

此經在大藏經有別生經二種,《出三藏記集》皆作失譯。其一題為《逮慧三昧經》(大藏經題為月燈三昧經,釋先公譯),又名文殊師利菩薩十事行經,相當於本經第六卷前半。其二題為《月燈三昧經》,類似本經第五卷後半。又支謙所譯《月明菩薩經》,亦為月燈三昧經之一分,相當於第八卷之內容。

本經現存梵本在一八九六年於加爾各答出版,藏文大藏經亦有本經之譯本[2]

內容编辑

本經記述佛陀為月光童子說由平等心、救護心、無礙心、無毒心及所修之無量三昧,成就施、戒、忍等法,則得「諸法體性平等無戲論三昧」。又說菩薩應成就善巧,住不放逸,修神通本業,行財施與捨身,具足修學身戒等,以明若具足修學身戒,則可招得相好及一切戒[2]

參考文獻编辑

  1. ^ 月灯三昧. [2016-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3). 
  2. ^ 2.0 2.1 2.2 2.3 2.4 月燈三昧經. [2016-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5). 
  3. ^ 月燈·序.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7). 
  4. ^ 增壹阿含45品7經[佛光本407經/9法](馬王品)(莊春江標點). [2021-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2). 
  5. ^ Story of Garahadinna and Sirigutta. [2021-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2). 
  6. ^ 【中台世界】佛典故事 佛度外道尸利毱多因緣(一). [2021-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2). 
  7. ^ 釋章慧. 《申曰經》經本定位與經題考. 中華佛學研究. 2004 [2018-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7). 換句話說,各經錄學家見到的「《申日經》」和《月光童子經》確切是一經二名,或兩個異名的本子,內容卻一致……檢視這一經群與論及「尸利掘多長者害佛,而如來不為人所害」典故的他經──包括藏文譯本,可以看出相同一人的名字,無疑譯自外語Śrīgupta或Sirigutta。假設稍為歸納這些群經對此人名的寫法,有音譯和義譯二種。音寫又可分為二類:一、中古印度方言──「申越」、「施越」、「失利越」、「尸利掘」、「失梨崛」;二、梵語──「尸利崛多」、「尸利毱多」、「室利毱多」、「尸利掘多迦」。義譯作「首寂」、「德護」、「勝密」、「吉護」、「吉祥護」。藏文各傳本,雖不同的譯者,卻皆作དཔལ་སྦས。初步看來,「申日」極可能隸屬於音寫的第一類。 果真如此,筆者試圖查尋藏經,不論是人名、地名等均未見有「日」字的音寫。因此,推斷「申日」理應「申曰」的筆誤。有關這一點,藏經寫本乃至刻本常有「日」寫成「曰」,或「曰」作「日」,錯亂的現象。可洪音義「《申日兒本經》」時,雖然遵從手上的經本作「申日」,不過注釋裡還是提示著該字讀音為:「下于月反,《大集經》作『申越』」 
  8. ^ 印順. 佛教史地考論-三 中國的聖王. [2021-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