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空軍

中華民國航空軍種
(重定向自中华民国空军

中華民國空軍(英語: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縮寫為ROCAF),是中華民國國軍空中武裝部隊,隸屬於國防部空軍司令部,下轄空軍作戰指揮部空軍防空暨飛彈指揮部空軍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空軍保修指揮部空軍軍官學校以及各作戰聯隊、基地指揮部。法定員額約35,000人,是中華民國主要之航空軍事力量。

中華民國空軍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
中華民國空軍軍徽

存在時期1913年-1928年(北洋政府時期
1920年11月29日​(103年前)​(1920-11-29(廣州護法軍政府航空局成立)[1]
1934年5月1日​(89年前)​(1934-05-01(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航空委員會成立)迄今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
軍種空軍
功能維護領空、空戰、偵察、運輸、長程飛彈、密接支援
規模35,000人(2022年)
約550架飛機(2023年)
隸屬於中華民國國防部
駐地臺北市中山區
裝備裝備一節
格言忠勇軍風
專用顏色藍色  
參與戰役國民革命軍北伐
第一次國共內戰
中國抗日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國共內戰
古寧頭戰役
臺海空戰
九八澄海空戰
九二四空戰
雙十馬祖空戰
越南戰爭
大漠計畫
獎章大同勳章、河圖勳章、洛書勳章、乾元勳章、復興榮譽勳章
指挥官
空軍司令 劉任遠 空軍二級上將
空軍副司令 孫連勝 空軍中將
劉峯瑜 空軍中將
空軍參謀長 曹進平 空軍中將
空軍副參謀長 鄧恩憐 空軍少將
林志宏 空軍少將
標識
空軍軍旗
空軍司令旗
空軍軍徽
國籍標誌高視度塗裝
低視度塗裝
飛機
攻擊機T-BE5AAT-3
電戰機E-2KC-130HE
戰鬥機F-CK-1經國號F-16AM/BMF-16C/D F-5E/F幻象2000-5Di/Ei
直昇機UH-60MS-70C-6EC-225
巡邏機P-3C
偵察機RF-5ERF-16
教練機T-BE5AAT-3T-34
運輸機C-130H畢琪1900C福克FK50波音737-8AR

中華民國《國防報告書》之中指出,中華民國空軍的任務為「平時負責臺灣海峽偵巡、維護臺灣海峽空域安全,堅實戰備整備及部隊訓練任務,充實戰力完成戰備,主動協助災害防救;戰時全力爭取制空,並協同陸、海軍遂行各類型聯合作戰,以有效發揮空軍作戰之效能,擊滅進犯敵軍,確保國土安全。」[2]

歷史 编辑

1913年-1949年 编辑

 
第二次中日戰爭期間殉職的王牌飛行員高志航

中華民國空軍可以追溯至1913年北洋政府成立的南苑航空學校航空研究所[3]在1913年至1928年間民國軍閥大量購買、部署各式飛機,直到1928年北伐成功為止。與此同時,孫中山在1920年於廣州護法軍政府下成立航空局,這被認為是中華民國空軍的濫觴。[4]隨後這個組織持續發展,並且先後成立了飛機製造廠、航空司令部中央航空學校。1934年5月军政部航空署改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会。到了1937年,國民政府的航空部隊正式獨立於陸軍總司令部,成為獨立的軍種。[5]

中國抗日戰爭初期,中華民國空軍參與了多場戰役,包括攻擊長江沿岸的日本帝國海軍軍艦以及支援淞滬會戰。此時中華民國空軍主力戰鬥機機型是柯蒂斯霍克II戰鬥機霍克III戰鬥機。1937年8月14日,日本帝國海軍轟炸機轟炸杭州筧橋機場,遭中華民國空軍攻擊而退敗;因此8月14日被國民政府定為空軍節。1938年5月,中華民國空軍出動两架B-10轟炸機至日本本土投放傳單。

到了戰爭中期,日本帝國海軍的情報單位破解中國軍隊的無線電密碼,使中華民國空軍受到打擊。[6]第二次中日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後期,陳納德等外籍飛行員的加入[7]、以及美國加入同盟國而提供的支援,使得中華民國空軍戰力重新建構,並參與了新竹空襲、以及空襲日本[8][9]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46年6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会改为空軍總司令部。内设:

  • 空軍總司令部
    • 咨议室
    • 督察室
    • 秘书室
    • 统计室
    • 第一署(人事政策处、人事业务处)
    • 第二署(战斗情报处、照相情报处、反情报处、技术情报处、情报训练处)
    • 第三署(作战处、训练处、飞行安全处、防空处)
    • 第四署(技术补给处、一般补给处、飞机修护处、征购处、交通处)
    • 第五署(作战计划室、组织计划室、训练计划室、工业计划室)
    • 医务处
    • 财务处
    • 军法处
    • 气象处
    • 通信处
    • 工程处
    • 军械处
    • 总务处
    • 副官处
    • 新闻处

另在沈阳、北平、西安、重庆、汉口分别设立空军第一軍區、第二軍區、第三軍區、第四軍區、第五军区司令部。共有8个空军大队21个中队。飞机936架,飛機大量裝美國戰機。轰炸机大队装备B-24B-25轰炸机;驱逐机大队装备P-51P-47P-40战斗机;空运大队装备C-46C-47运输机;侦察大队装备P-38型侦察机。空军军区司令部编制包括中将司令、少将副司令、少将参谋长、第一至第四处(分管人事、情報、作戰、供應),秘书、督察两室,财务、总务两科,通讯、气象两个大队、担任警卫的特务营、空军总站下辖多个航空场站、高射炮兵团。实有總兵力235,837人。

在1946至1949年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中華民國空軍在中國以及台灣海峽周邊參與作戰支援與空襲中國共產黨的任務。並且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發生至少11次空戰。1949年4月,中華民國空軍與中華民國的其他政府部門一起退往臺灣。[10]同年10月,中華民國空軍在金門古寧頭戰役中協助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推進。

1949年-1990年 编辑

 
黑貓中隊隊徽。1962-1974年冷戰期間,空軍35中隊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合作,深入中國大陸進行高空偵照任務。該中隊又被稱為黑貓中隊。

在1949年後與冷戰時期,中華民國空軍的飛機在海峽兩岸巡弋,並多次與解放軍空軍交戰。此時中華民國空軍從美國方面獲得大量裝備,例如F-86F-100F-101F-104等。這時的空軍也成為美國的技術試驗平台,並且完成了史上首次利用空對空導彈擊落敵機的紀錄。

於此期間,中華民國空軍還在美國空軍以及中央情報局合作進行對中國大陸的偵照、空投與空降任務,其中包括操作U-2偵察機黑貓中隊。任務期間,黑貓中隊總共執行了220次任務;其中有102次任務是在中國大陸執行,並在任務中失去了5架飛機。

1967年11月,中華民國空軍秘密組建一個運輸分隊,協助美國越南共和國參與越南戰爭。這個分隊是利用空軍第34中隊組建,並配置2架C-123運輸機、7名飛行員和2名機工人員。分隊的任務包括運輸空投電子偵察黑蝙蝠中隊也有前往南越進行支援。[11]這個單位總共損失了25名人員,其中包括17名飛行員;另外還有3架飛機失踪。[12]

從1979年開始,中華民國空軍在沙烏地阿拉伯開展了一項名為大漠計畫的機密軍事援助計劃。這項計畫每年派遣約100名現役飛行員地勤人員沙烏地阿拉伯軍人的身份軍援葉門阿拉伯共和國。這項計畫一直到1990年葉門統一中華民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斷交才结束。[13] [14] [15]

1990年-現今 编辑

由於國際政治及區域戰略形勢的轉變,中華民國空軍的主要任務逐漸轉變為維護臺海空域制空權,並且參與中華民國的救災、救難任務。中華民國空軍也參與多項國際人道救援任務,例如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16][17]2010年海地地震[18][19]2013年的海燕風災[20][21]

組織 编辑

 
現任空軍司令劉任遠二級上將

行政單位 编辑

 
第四聯隊飛行員教學

根據中華民國國防法》,總統統率中華民國陸海空軍,並且透過國防部指揮三軍。而根據《國防部組織法》,中華民國空軍隸屬國防部,並由空軍司令部參謀本部指揮。[22]

空軍司令部轄下,設有作戰指揮部防空暨飛彈指揮部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保修指揮部等4個指揮部;以及7個直屬空軍司令部作戰聯隊[23]松山基地指揮部的名稱中雖然同為「指揮部」,但實際編制與其他作戰聯隊同級。[24]另外,空軍軍官學校空軍航空科技發展中心以及中區人才招募中心則直屬空軍司令部[23]

中華民國空軍的指揮單位組成與美國空軍編制相似。大致而言,在空軍司令部下,可以分為指揮部作戰聯隊;其下設置作戰隊大隊;並按照任務需求,再分為中隊小隊分隊小組等。比較特殊的是,在防空暨飛彈指揮部轄下的指揮單位,並非以空軍編制組成,而是比較類似陸軍的編制[25][26]

組織架構 编辑

指揮部 编辑

指揮部 指揮官 駐地 附屬單位
  作戰指揮部   黃志偉
空軍中將
臺灣臺北
  防空暨飛彈指揮部   劉孝堂
空軍中將
臺灣臺南
  • 空軍防空第七九一旅
  • 空軍防空第七九二旅
  • 空軍防空第七九三旅
  • 空軍防空第七九四旅
  • 空軍防空第七九五旅
  • 空軍防空砲兵管制中心
  • 空軍防空暨飛彈保修總廠
  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   王德揚
空軍中將
臺灣花蓮佳山[27]
  保修指揮部   田忠儀
空軍少將
臺灣臺北


作戰聯隊 编辑

作戰聯隊 指揮官/聯隊長 主要駐地 操作機型
  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   林照川
空軍少將
臺灣臺北松山機場 行政專機
  空軍第一戰術戰鬥機聯隊   江義誠
空軍少將
臺灣臺南臺南機場

澎湖馬公澎湖機場[28]

F-CK-1
  空軍第二戰術戰鬥機聯隊   吳志偉
空軍少將
臺灣新竹空軍新竹基地 幻象2000
  空軍第三戰術戰鬥機聯隊   吳杏先
空軍少將
臺灣臺中臺中清泉崗機場 F-CK-1
  空軍第四戰術戰鬥機聯隊   謝慶源
空軍少將
臺灣嘉義嘉義機場 F-16VS-70C-6UH-60MEC-225
  空軍第五戰術混合聯隊   莊敏典
空軍少將
臺灣花蓮花蓮機場 F-16VRF-16VRF-5EF-5F
  空軍第六混合聯隊   楊炳申
空軍少將
臺灣屏東空軍神鷗基地

福建金門金門機場 [28]

E-2KC-130HP-3C
  空軍第七戰術戰鬥機聯隊   江元琦
空軍少將
臺灣臺東空軍志航基地 F-16V (交機延誤,有人無機狀態)
空軍飛行訓練指揮部  黃盈捷
空軍少將
臺灣高雄空軍岡山基地 AT-3T-BE5A

人員 编辑

中華民國空軍法定員額為35,000人,來源包含志願役官兵、以及軍事訓練役士兵。2017年以前,在中華民國空軍中也包含一定數量的義務役官兵;然而隨著全募兵制的推動,最後一批義務役官兵已於2018年退伍。[29]

中華民國空軍的組成大多為航空地勤相關人員。除了航空人員外,中華民國空軍也具有專責氣象預測情報救護的官兵。不同於中華民國的其他軍種,中華民國空軍並不具有兵科的分別,而是將官兵以專長做區分。這些專長包含飛行人事行政情報氣象防空槍砲一般作戰化學補給兵工飛彈保修運輸航機保修工兵資通電共14項。 [30]另外,因為國軍的組織架構,也有一些跨軍種兵科的官兵隸屬於空軍。例如行政財務政戰軍法或是軍醫。值得注意的是,在中華民國國軍之中,飛行並不是空軍獨有的專長;反而陸軍海軍皆有隸屬於該軍種的航空兵。

在中華民國空軍中,官兵分為軍官士官、以及士兵軍官分為10官階;士官分為6個官階;而士兵則分為3個等級。一般而言,飛行專長僅開放給軍官受訓。在完成半年的基本飛行訓練後,分配至戰鬥或是空運組進行高階飛行訓練。大致來說,中華民國空軍的飛行員基礎養成需一年半的時間。[31]由於中華民國空軍並沒有專屬該軍種的新訓中心,新兵是由陸軍海軍代為進行入伍訓練、稱為一階段訓。[32] 入伍訓練結束後,再轉往空軍航空技術學院等單位進行專長訓練、稱為二階段訓。 通常於完成新兵訓練之一階段與二階段訓後實施撥交入部隊。

軍階 编辑

現行的中華民國空軍軍銜與其他軍種統一由《陸海空軍軍官任官條例》規範。該法規將軍官分為將官、校官、尉官共3官等10官階;士官分為6個官階;而士兵則分為3個等級。值得注意的是,中華民國國軍曾經出現特級上將作為陸、海、空軍最高軍事長官,但已於2000年11月1日廢止;另外,在承平時期,二級上將立下特殊功勳才得以晉升一級上將。2012年12月12日制定《國防部參謀本部組織法》實施以來,空軍及國軍第一位於承平時期晉升四星一級上將者為沈一鳴空軍一級上將。

軍官 编辑

北约代碼 OF-10 OF-9 OF-8 OF-7 OF-6 OF-5 OF-4 OF-3 OF-2 OF-1 OF(D)
階級標示 已廢止         未設置             未設置
軍階 特級上將 一級上將(Full general) 二級上將(General) 中將(Lieutenant general) 少將(Major general) 上校(Colonel) 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少校(Major) 上尉(Captain) 中尉(First lieutenant) 少尉(Second lieutenant) 軍校生

士官與士兵 编辑

北约代碼 OR-9 OR-8 OR-7 OR-6 OR-5 OR-4 OR-3 OR-2 OR-1
階級標示                  
軍階 一等士官長(First class master sergeant) 二等士官長(Second class master sergeant) 三等士官長(Third class master sergeant) 上士(Staff Sergeant) 中士(Sergeant) 下士(Corporal) 上等兵(Senior airman) 一等兵(Airman first class) 二等兵(Airman)

服裝 编辑

中華民國空軍制服受《陸海空軍服制條例》規範,現行服裝於2007年11月公告。與國軍其他軍種相同,空軍制服分為軍常服軍便服作戰服三類。

在空軍的制服中,軍官、士官與士兵服裝樣式皆相同。男性軍常服為深藍色西裝外套、天藍色襯衫與深藍色長褲;並且配戴深藍色的大盤帽領帶階級標示。空軍的男性人員穿著軍常服時同時必須著黑色襪子皮鞋。女性方面,除帽子樣式為簷帽、下裝改為窄裙、以及需穿著膚色絲襪外,其他部分與男性軍常服相同。

軍便服大致而言與軍常服相同,但是不穿著西裝外套領帶,同時可以選擇配戴大盤帽或是船形帽;作戰服則是因應任務需求而有所不同,例如飛行服迷彩服等。

 
空軍軍常服領章,不分階級專業均使用。

帽徽與帽飾 编辑

 
空軍大盤帽帽徽

 
空軍一等士官長、中校以上高級軍官之帽飾

旗幟 编辑

 
中華民國空軍成立之初的軍旗
 
軍隊國家化後中華民國空軍軍旗

裝備 编辑

 
F-CK-1經國號戰鬥機
 
清泉崗基地開放日的F-CK-1經國號戰鬥機
 
松山基地C-130H力士運輸機
 
志航基地開放日,掛載AGM-65小牛飛彈AIM-9P響尾蛇飛彈F-5E/F虎Ⅱ式戰鬥機
 
2011年嘉義基地的空軍第四戰術戰鬥機聯隊F-16 Block 20戰鬥機起飛
 
2011年岡山基地展示中的401聯隊F-16B戰鬥機
 
幻象2000-5戰鬥機
 
F-5F戰鬥機
 
S-70C直升機

目前中華民國空軍約有400多架主力戰鬥機 ,並擁有各式偵察機運輸機教練機等輔助機型,構成總數約為550架飛行器的機隊。[33]其中主力戰鬥機機型包括F-CK-1經國號戰鬥機F-16戰鬥機、以及幻象2000戰鬥機;另外約有43架F-5戰鬥機作為部隊訓練機隊[34][35],但因裝備逐漸老舊,正逐漸汰換。[36] 除此之外,中華民國空軍也負責防空預警系統與各式飛彈的操作。

中華民國空軍的軍備來源包含國內自製以及外購。美國是中華民國空軍的主要的外購設備供應國,並提供路克空軍基地作為中華民國空軍訓練飛行員使用,2021年轉至位於图森国际机场英语Tuc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莫里斯空軍國民警衛隊基地英语Morris Air National Guard Base進行訓練。[37]

國內自製 编辑

在1980年代前,中華民國空軍的戰鬥機來源以向美國購買或由美國授權生產為主。然而,由於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關係發生改變,美國拒絕向中華民國空軍出售F-16戰鬥機。因此中華民國開始發展「自製防禦戰機」計畫(IDF),並生展F-CK-1經國號戰鬥機。經國號戰鬥機在1989年首飛之成功後,於1994年服役至今。

中華民國空軍曾經於1970年代與美國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合作研發AT-3教練機,取代T-33教練機。2000年代開始計劃自製66架高級教練機以汰換逐漸老舊的AT-3教練機F-5E/F。2010年代決定以F-CK-1經國號戰鬥機作為基礎研發,也就是T-BE5A高級教練機。預計2026年完成交機。[38]

國外採購 编辑

現役機隊 编辑

飛機 照片 生產國 種類 型號 現役數量 備註
戰鬥機
F-16戰隼     美國 多用途戰機 F-16AM/BM[39]
F-16C/D Blk.70/72
140架
206架,其中F-16A/B Blk 20原有150架,至2024年1月折損10架。[40]F-16C/D Blk70/72型採購66架,預計2024年開始交機。[41]
幻象2000戰鬥機     法國 戰鬥機 幻象2000-5EI/DI 54架 原有60架,至2024年1月損失6架。[42]
F-CK-1經國號     中華民國 多用途戰機 F-CK-1 A/B MLU 129架 原先連同原型機共137架(原型機6架,量產機131架),[43]至2024年1月共損失5架。[44]另原型機中有3架仍歸原廠漢翔以供測試,2架進入空軍服役。
F-5E/F虎II式     美國 戰鬥機 F-5E/F 38架[45] E型11架、F型27架,2023年11月解除戰備,預計2024年除役[46]
偵察機
RF-5虎眼   新加坡 偵察機 RF-5E 5架 自F-5E改裝,原有7架,因事故損失2架。剩餘機隊預計2025年除役[47]
F-16戰隼     美國 戰鬥機/偵察機 RF-16A/B[48] (3架) 自既有F-16機隊隨機抽調3架掛載偵照莢艙作為偵察機使用,必要時可拆卸偵照莢艙直接回復為戰鬥機。
反潛機
P-3獵戶座     美國 反潛機 P-3C 12架
空中預警機
E-2鷹眼     美國 空中預警機 E-2K 5架 原有6架,1架事故受損報廢
電戰機
C-130力士式     美國 電戰機 C-130HE 1架 別稱為「天干機」。
運輸機
C-130力士式     美國 戰術運輸機 C-130H 19架 原有20架,1架事故損失。
比奇1900     美國 運輸機/聯絡機/行政專機 比奇1900C 11架
福克50     荷蘭 運輸機/聯絡機/行政專機 福克50 3架
波音737-800     美國 總統行政專機 波音737-800 1架
教練機
F-5E/F虎II式     美國 部隊訓練機/戰鬥機 F-5E/F (38架) 預計未來由T-BE5A勇鷹取代 [49]
AT-3自強號     中華民國 高級教練機/輕攻擊機 AT-3 46架 原有63架(3架原型機和60架量產機),其中原型機保留於漢翔公司,量產機因事故損失14架,預計未來由T-BE5A勇鷹取代。
T-34導師     美國 初級教練機 T-34C 40架 原有49架,因歷年事故損失9架。
T-BE5A高級教練機     中華民國 部隊訓練機 T-BE5A 27架 共採購66架,交付中
直升機
S-70C     美國 直升機 S-70C-6 2架 原有16架(13架C-1及3架C-6),其中C-1已經於2020年退役,1架C-6退役作為零件機
EC225超級美洲獅     法國 直升機 EC-225 3架
UH-60黑鷹     美國 救難直升機/通用直升機 UH-60M 14架 原有15架,2016年自陸軍調撥,2020年事故折損1架。
無人機
騰雲無人機     中華民國 無人機 騰雲無人機 3架 「實驗性服役中」[50][51][52]

紀念 编辑

1940年,空軍抗戰3周年,時任航空委員會祕書長的宋美齡,建議國民政府為紀念八一四空戰,這首次中日空戰的勝利,進一步激勵民心士氣,鼓舞全國人民抗戰熱情,決定將每年8月14日這一天,定為中華民國“空軍節”。[53]

曾經使用的國籍標誌 编辑

參見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百年空軍的淬鍊與蛻變;中華民國空軍官網. [2024-03-26]. 
  2. ^ 存档副本. [2014-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0). 
  3.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晴空決戰中的外籍空軍志願隊。
  4. ^ 存档副本. [2019-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5. ^ 晴空決戰中的外籍空軍志願隊.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2014-02-14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6. ^ Layton, Edwin T.; Pineau, with Roger; Costello, John. "And I was there" : Pearl Harbor and Midway--breaking the secrets 1st. New York: W. Morrow. 1985. ISBN 0-688-04883-8. 
  7. ^ Rossi, J.R. History: The Flying Tigers -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 Chinese Air Force. [2012-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2). 
  8. ^ Freddy貼出戰時防空海報 訴說當時臺灣人生命記憶.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31). 
  9. ^ 藍天飛虎李學炎將軍辭世 忠勇氣節永流芳.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9). 
  10. ^ 存档副本. [2019-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1. ^ 存档副本. [2019-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1). 
  12. ^ 存档副本. [2019-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1). 
  13. ^ 劉忠武. 大漠案揭密:中華民國兵援外交祕史. 智庫. ISBN 9867264096. 
  14. ^ 羅添斌. 失落的大漠中隊─中華民國空軍的祕密任務. 麥田. ISBN 9577087450. 
  15. ^ 曾瓊葉. 鐵翼雄鷹:大漠計畫口述歷史. 國防部史政編譯室. 2010. ISBN 978-986-02-5807-3/ISBN 978-986-02-5807-3. 
  16. ^ 存档副本. [2014-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0). 
  17. ^ 存档副本. [2014-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8. ^ 我國C-130H運輸機完成運送援贈海地的救援物資. [2014-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30). 
  19. ^ C-130海地救援 國軍製作紀念章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VBS
  20. ^ 存档副本. [2014-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2). 
  21. ^ 存档副本. [2015-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5). 
  22.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23. ^ 23.0 23.1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24.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9). 
  25.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26.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27.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28. ^ 28.0 28.1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29.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30.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31.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6). 
  32. ^ https://www.yunlin.gov.tw/faqkm/index-1.asp?m=99&m1=7&m2=57&id=593[永久失效連結]
  33. ^ 存档副本.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6). 
  34. ^ 存档副本. [2021-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6). 
  35. ^ 東森新聞 CH51. 更換F-5E、F-5F彈射椅! 預計年底完成第一架 @東森新聞 CH51 1分25秒. youtube.com language=zh-TW.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7). 
  36. ^ 存档副本.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37. ^ 存档副本.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6). 
  38. ^ 存档副本.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39. ^ 此處的AM/BM為「鳳展計畫」升級型,規格比照洛馬原廠F-16V規格,並非AM/BM原本代指的北約MLU舊機中壽提升版規格。
  40. ^ A型原有120架,損失8架,B型原有30架,損失2架。
  41. ^ 存档副本. [2023-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07). 
  42. ^ 幻象2000-5EI、幻象2000-5DI各折損3架
  43. ^ 原型機單座4架、雙座2架(包括翔昇計畫機單雙各一在內),量產機A型103架、B型28架。其中A型機原定製造102架,因生產期間事故損失1架而追加訂造1架補充。
  44. ^ 原型機1架損失,量產機A型1架、B型3架損失
  45. ^ 存档副本. [2021-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46. ^ 基地開放衝場成亮點!勇鷹機將取代F-5. Yahoo News. 2023-08-01 [2023-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12) (中文(臺灣)). 
  47. ^ RF-5E 偵查虎不除役!明年繼續翱翔!台東志航F-5F空對地訓練. ENN台灣電報. [2023-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9-07). 
  48. ^ 非正式型號,僅為傳播媒體約定俗成之稱呼
  49. ^ F-5「老虎機」明年功成身退 空軍擬改為「誘餌機」. 自由時報. [2023-03-30]. 
  50. ^ 何 豪毅. 美將軍售我4架先進無人機 航程達6000浬具戰略偵查攻擊能力. 匯流新聞網. 2020-08-07 [2020-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中文(臺灣)). 
  51. ^ 記者郭穎. 「台版死神」騰雲無人機 第3架曝光 (新闻稿). 三立新聞網. 2021年1月14日 [2021年1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1日) (中文(臺灣)). 
  52. ^ 東森新聞 CH51. 騰雲無人機發展有突破? 台東三架現身機棚 @東森新聞 CH51 (新闻稿). youtube. 2021年1月14日 [2021年1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8月6日) (中文(臺灣)). 
  53. ^ 八一四空战. 中國軍網. 2005-07-19 [2013-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2). 

外部連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