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化,是個約定俗成的名詞,根据对象的不同含义差异很大,有複雜而不精確的定義。对中国本身来说,“中国化”一般是指源自其他国家的事物,包括思想、宗教、制度、观念等,进入中国后,受到中國影響而产生的本土化变迁,如“佛教中国化”、“基督教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心理学中国化”等。

目录

概論编辑

「中國」這個名詞本身就充滿模糊性,可以用來指某個特定政權,某個文化圈,或是某種文化認同的對象,因此「中國化」也是一個很難定義的名詞。

因為中國以漢族為主體,因此中國化與漢化,常被當成是相同的名詞。傳統漢族文化的核心為儒家意識型態,因此中國化與儒化,也常被劃上等號。但是在某些情境中,中國文化並不是單指漢族文化,漢化難以完全涵蓋中國化。同樣的,對於中國文化是否應該等同於儒家化,也有許多爭議,儒化也不能完全等同於中國化。

近代以来,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相继建國,均將自身作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中的席位,在國際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較多,因此一般所說的中國,都指中華人民共和國。

為了塑造自身的正統地位,中華民國主張傳統中國文化是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所繼承,曾提出文化中國等說法,以仍然使用中華民國憲法正體中文,擁有故宮文物等為證據。但這個意識型態,在台灣本土化運動及台灣主體意識等文化運動興起後受到挑戰。在政黨輪替後,陳水扁政府進行教育改革,在中小學教材中增加對台灣的介紹,引起舊有中國國民黨支持者的反彈,稱之為去中國化文化台獨。在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推動的措施,如微調課綱等,被批評為去台灣化。這些爭論仍然在台灣內部發展中。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受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影響,曾經推行過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企圖完全拋棄傳統中國的所有特徵。在史達林去世後,赫鲁晓夫上台後,1960年代開始,蘇聯撤銷對中國的援助,與中國關係變差,中國共產黨改為推行「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重新強調中國化,以凝聚內部的支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中國化除了代表具備傳統中國的特色外,也包括了對中國共產黨的認同。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經濟快速成長,出現大國崛起中国和平崛起現象,中國以孔子學院等為管道,對外輸出自身文化與政治經濟體制,輸出中国模式。但也出現中國威脅論中國因素中國式病毒等說法,這些反中的立場,認為由中國共產黨推動的「中國化」,隱含了反民主、反自由等思想。1997年港澳回歸之後,有香港人民對於中國化產生反感,而有雨傘革命的產生。

各地區的中國化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中國共產黨在取得政權後,推動蘇維埃化,仿效蘇聯的政治體制及意識型態。傳統中國文化被認為是封建文化,應該加以改造及廢除。由歐洲引進的馬列主義,取代了儒家文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認為,這不是全盤西化,而是對於舊中國的改造,形成新中國,因此,所謂的中國化,是指「新中國」化,也就是由中國共產黨官方意識型態為主體的新文化。

習近平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出任總書記掌政後,推動宗教中國化政策,特別是針對於西方的基督教與天主教,希望達到基督教中國化。在2015年5月18至20日,中國共產黨在北京召開中央統戰工作會議,習近平揭示了宗教中國化的工作目標[1]

2018年,习近平推行的新《宗教事务条例》生效后,宗教“中国化”政策愈演愈烈[2],中国各地接连出现大量宗教迫害事件[3][4][5][6]

香港及澳門编辑

1997年,香港及澳門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成為中國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諾一國兩制,但為了消除英國及葡萄牙等歐洲政府在此地的影響力,透過移民與教育等各種管道對香港及澳門施加影響力,中国化這兩個地區[7]

因為不认同上述政策,出現香港本土化運動

臺灣编辑

1945年,日本投降,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華民國接收台灣。在中華民國統治初期,為消除日本在台灣的影響,推行一系列措施,希望透過教育及文化手段,使台灣人重新認同中國,這些措施被稱為去奴化、祖國化、去日本化或再中國化。

在1980年代,台灣的社會學與心理學研究圈中,產生現代化與中國化之間的文化論戰,主要的人物為楊國樞等人。楊國樞等人在之後不再舉出心理學中國化,而改稱本土化。1983年發生台灣意識論戰

註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楊國樞、李亦園、文崇一主編,《現代化與中國化論集》,1985年,台北桂冠出版。
  • 楊國樞、文崇一主編,《社會及行為科學研究的中國化》,1992年,中央研究院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