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保障

概述
(重定向自中國醫療保險
中國醫療保障標誌
中國醫療保障的標誌
中國醫療保障的徽章
經過2018年的改革,新設立的國家醫療保障局為中國醫療保障提出新的標誌,還有徽章[1].

中国医疗保障(也稱:中國醫療衛生)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營醫療保險制度,屬於中國醫療衛生一環。

中國的醫療衛生包括公共和私人的醫療機構,以及保險計劃。大約 95%的人口至少擁有基本的醫療保險。雖然如此,公共醫療保險通常只覆蓋到大約一半的醫療費用,而對於重病或是慢性疾病的覆蓋比例則跟低。根據 “健康中國2020” 戰略,中國目前正在努力削減醫療衛生成本,政府要求到 2018年底的時候,保險可以覆蓋到 70%的醫療費用。[2][3] 中國政府正努力,到 2020年能為所有居民提供平價的基本醫療衛生服務。[4] 中國也已成為醫療衛生相關的跨國公司的主要市場。阿斯利康製藥(AstraZeneca),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禮來公司(Eli Lilly)和默克藥廠(Merck)等公司已進入中國市場,業務經歷爆炸性的增長。中國也成為醫療衛生研究以及開發的成長中心。[5] 管理顧問公司 ENHANCE International英语ENHANCE InternationalMr. Sam Radwan英语Sam Radwan 表示,中國在 2050年的預計醫療衛生支出,有機會超過德國在 2020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6]

以上敘述僅適用於中國大陸香港澳門的兩個特別行政區則各自有獨立的全民醫療衛生體系。

歷史编辑

中醫(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簡稱 TCM)已經存在多年,並且在中國的歷史中一直是作為醫療衛生的基礎。源自西方的循證醫學自19世紀開始進入中國。當共產黨在 1949年當政時,醫療衛生系統被國有化,一場全國性的 “愛國衛生運動” 試圖解決基本的醫療衛生和教育的問題,並且透過赤腳醫生和其他國家贊助的計劃,把基本的初級醫療引入農村地區。在城市的醫療衛生系統也予以現代化。但是,從 1978年的改革開放開始,中國的醫療衛生標準開始在城鄉之間,以及在沿海和內陸省份之間發生巨大差異。許多醫療衛生領域被私有化。隨著國有企業被關閉,絕大多數城市居民不再受國企僱用,這些人失去許多社會保障和醫療福利。結果,從 1990年代開始,大多數城市居民幾乎都是自掏腰包,支付所有的醫療費用,而大多數農村居民根本沒能力支付在城市醫院所發生的醫療費用。

整體中國醫保與戶籍制度有深度掛勾,首先是根據身分別,城鎮居民戶口和農村居民戶口分別是參加城鎮醫保和新農合醫保,兩領域只能參加其一,另一重點是屬地主義,如果一個人的投入醫保的歸屬地是在江蘇省而這個人卻在北京跌傷、患病則必須另外繳交掛號費與醫療費用,如果是自己回到自己的醫保歸屬地看病,則可能繳付出較少的費用,鼓勵回鄉就醫以獲得家庭照護。

目前各醫保覆蓋人口如下:

  • 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 - 17.7%人口
  • 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 - 14.5%人口
  • 新農合 - 62.4%人口
  • 其他特殊單位公費醫療 - 2%人口

醫保施行後2012年約只剩3.4%人口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管理醫保基金的共有46個社保基金管理機構。[7]中国社会保险年度发展报告2016,有13个统计地区养老保险基金不足支持1年。自2012年到2016年中国五项社保基金已连续五年超支[8]。因應醫保改革2018年的政府單位改革中成立了國家醫療保障局,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方案规定:“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9][10][11]

醫保改革中與外商藥廠談判列為重點督辦,2018年進行了半年多的談判後以抗癌藥零關稅交換醫保目錄中十多種抗癌藥宣布降價,平均降幅達六成,默克藥廠中國區腫瘤總監並表示此次給出的價格為亞洲最低,平均比周邊國家低3成左右,超出他的初始被授權限度,與海外總公司董事會商議後才獲放行。[12]當年新成立的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司長黃心宇受訪表示此輪談判能幾乎所有項目成功與醫療保障局成立後統籌全國醫藥保險的買藥通道,形成戰略性購買力有密切關係,全中國的藥品進入通道掌握在單一談判代表手中形成了一張王牌,逼使外商藥廠退讓。

2019年7月福建莆田市設立「台胞醫保服務中心」試驗與台灣全民健保制度對接,為了服務每年數十萬在長短期在福建活動的台胞[13],很多人未參加医保制度而是參加台灣全民健保在大陸看病後回台報銷的手續麻煩、承認度、審核審問等問題,只要將看病資料交至台胞醫保服務中心由此機構和台灣健保局對接處理一切專業性問題,之後補貼款直接由台灣健保局交給醫保服務中心再匯至個人帳戶,中間一切過程看病者不必處理與知悉。[14]2019年10月起高血壓和糖尿病日常用藥納入補助報銷範圍,有条件的地方政府可不设起付线,封顶线由各地自行设定。[15]

同年11月份第三屆醫保目錄藥商談判,國家醫療保障局再次採用全國壟斷性統一談判技巧,新增70種藥品續約27種藥品,補助藥目錄達到2709種,談判結果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16],多種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一些抗癌藥品談到了全球最低價。[17][18] 新版目录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19]

2020年1月9日,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发布了中国医疗保障的标志与徽标,标志主体为中国医疗保障的英文缩写 “CHS”[20]

系統改革编辑

自 2006年以來,中國一直在進行自毛澤東時代英语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1976)以來最重大的醫療改革。政府在 2005年推出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New Rural Co-operative Medical Care System,簡寫為 NRCMCS),對醫療體系進行全面改革,特別是為了讓在農村的貧困人口有能力負擔。在 NRCMCS 制度之下,大約有 8億農村居民獲得基本的,分級的醫療保險涵蓋,中央和省級政府負擔常規的醫療費用,達到 30-80%的程度。[21] 在城市地區的醫療保險,可用性也有所提高。到 2011年,中國有 95%以上的人口擁有基本醫療保險的涵蓋,但是自付費用和醫療質量有很大的差異。[5] 北京上海,和其他主要城市的醫療衛生基礎設施已趨於接近發達國家的標準,與內陸農村地區相比,具有遠遠超過的優勢。

當前的醫療衛生系統编辑

更多信息:中國醫療衛生體制改革

在所有的主要城市裡面都有不同類別的專科醫院,這些醫院配置有現代化的設施。城市居民並未享受免費的醫療服務,他們必須支付治療費用,或是透過購買保險醫療來支付。醫院的品質各不相同。中國最好的醫療服務可以在外資經營,或是與西式醫療機構合資,有外籍員工的醫療機構裡面,譬如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其他大城市等獲得。它們收費非常昂貴;那裡的治療費用通常可能超過公立醫院的十倍。[需要引用] 中國所有城市都設有公立醫院和診所。它們的服務品質因所在地不同而異;最好的治療通常可在城市裡的公立醫院取得,然後是較小的區級診所。大城市的許多公立醫院都有所謂的 V.I.P. ward (貴賓病房)或稱高幹病房。這些病房具有相當現代的醫療技術和熟練的醫事人員。大多數貴賓病房可為外國人提供醫療服務,並配置有會說英語的醫生和護士。貴賓病房通常會比其他醫院收取更高的價格,但按照西方的標準而言,價格通常仍屬相對便宜。除了提供現代護理的醫療設施外,中藥也被廣泛使用,全國各地都有中醫醫院和治療設施。在城市地區,有廣泛符合西方標準的牙科醫療保健,整容手術,和其他與醫療衛生相關的服務,但是費用價格各異。從歷史上看,在農村地區,雖然有某些地區的醫療品質會高於其他地區,但大多數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都只提供基本醫療服務,醫事人員訓練不足,醫療設備或藥物也匱乏。但是,自 2009年以來,農村醫療服務的品質有顯著的提升。目前增長中的趨勢是,對無法出門到城市醫院就診的農村居民,他們的醫療保健改由前往患者家中的家庭醫生提供,成本則由政府負擔。[22][23][24][25][26] 中國城市地區醫療服務體系的改革,引起了人們對社區衛生中心的需求,以及利用的關切;在一項 2012年的研究中發現,醫療保險的參保患者不大會利用私人診所,而是更有可能使用到這些社區衛生中心。[27] 在 2003年至 2011年之間所做的一項橫斷面研究英语cross-sectional study顯示,醫療保險的覆蓋範圍有顯著增長,住院報銷隨著使用和覆蓋範圍的擴大而增加。醫療服務使用的增長,在農村地區和醫院尤為重要。在公平獲得保險涵蓋,住院報銷,以及基本醫療服務方面,都有重大進展,其中最顯著的是在醫院服務,以及門診和住院護理方面。[28] 如今,隨著顯著的城市化,人們對醫療衛生的關注方向已經改變。城市化為中國的人口健康(例如獲得改良的醫療服務和基礎設施),以及重大健康風險(包括空氣污染,職業,和交通危害)以及飲食和活動改變帶來的風險,提供改善的機會。傳染性疾病也應重新關注。[29]

資源编辑

在 2005年,中國約有 1,938,000名醫生(每千人中有1.5人),和約 3,074,000張病床(每千人中有 2.4床)。[30]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出的醫療衛生支出在 2001年為人均 224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 5.5%。[需要引證] 2001年,中國的公共支出英语public expenditure中約有 37.2%用於醫療衛生之上。[需要引用] 但是,大約有 80%的醫療衛生服務集中在城市地區,農村地區有超過 1億人無法獲得及時的醫療服務。為了彌補這種不平衡,,中國在 2005年制定了一項五年計劃,投資 200億元人民幣(24億美元),重建由鄉村診所,以及鄉,鎮。縣級醫院組成的農村醫療服務體系。[31] 在中國,醫生和護士都有短缺的現象。他們正在培養出更多的醫生,但這些人中的大多數,他們的目標是離開農村,移往城市,所造成的結果是農村地區有嚴重的醫生短缺問題。[32] 據報導,2016年北京同仁醫院和北京大學第一醫院(Peking University First Hospital)[33]有廣泛掛號黃牛問題。醫院收取門診的掛號費為 200元人民幣,但掛號成功的最高轉售價格為 3000元人民幣。一位眼科醫生評論說,這種收費並不是反映出醫生的技術和經驗的經濟價值,黃牛是以市場願意支付的價格出售醫生的門診機會。[34] 另一個重大問題是“黑救護車”,即非法的私營性救護車服務。由於主要城市醫院的救護車短缺,有許多私營的非法救護車隊應運而起,通常配置的人員未經訓練,車上缺乏醫療設備,患者必須自行支付車費。雖然政府出面取締,但這種黑救護車的數量仍在增長。[35]

醫學教育编辑

中國醫學教育體系起源於英國模式。雖然一些醫學院開設有三年制課程,但醫院傾向招募從五年制學校畢業的醫生,而大型醫院只接受醫學學士(Doctoer of Medicine),該課程需要七年的學習時間,其中包括五年的本科學習,和後來的實習及研究工作。一旦學生從醫學院畢業,他或她必須在大學附屬醫院工作 1-3年,然後學生才有資格參加由國家醫學考試中心辦理的執業醫師資格考試。如果候選人通過資格考試,他或她將成為專業醫師,並獲得衛生部的認證。未經衛生部認證,在中國以醫師或助理醫師的身份執業屬於非法。[36] 執業五年後,醫生可自行開設診所。

傳統和現代中醫编辑

另請參閱:中國的醫學英语Medicine in China中醫學在華醫療傳教會英语Medical missions in China中國的藥房事業英语Pharmacy in China,和中國的製藥行業英语Pharmaceutical industry in in China

中國是擁有最久遠的文字醫學記錄的現存文明之一。中醫的方法和理論已經發展超過兩千年。西方醫學的理論和實踐在 19世紀和 20世紀傳入中國,特別是在基督教傳教會在中國英语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37]洛克菲勒基金會的努力,他們共同創立了北京協和醫學院。如今,中醫與西醫並駕齊驅,而中醫師也接受一些西醫的訓練,他們有時是中國農村診所和藥房中提供護理服務的主要人員。氣功等多種傳統的預防和自我治療技術,結合了柔和的運動和冥想,已被廣泛使用作為專業保健的輔助手段。雖然中國領導階層大力推動中醫,而且中醫仍是醫療保健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西醫在 1970年代和 1980年代被越來越多人所接受。例如,根據報導,從 1976年到 1981年之間,接受西醫訓練的醫師和藥劑師的人數增加 225,000人,而接受過西醫訓練的醫師助理的人數也增加約 50,000。 1981年,據報告有為數 516,000名接受過西醫訓練的資深醫師,和 290,000名接受過中醫訓練的資深醫師。中國醫事人員的目標是把傳統醫學和西方醫學,兩者的最佳元素融合在一起。但是,實際上,這種融合的進行並不總是順利。在許多方面,受過傳統醫學訓練的醫師和受過西醫訓練的醫師會各自組成志趣不同的群體。例如,接受過西醫訓練的醫生,在某種程度上不願接受非科學的傳統做法,而傳統醫生則試圖在自己的領域中維持其權威性。雖然中醫學院也提供一些西醫方面的指導,但在 1980年代中期,同時在這兩個領域中相對稱職的醫師不多見。在大型醫院中,傳統和西方治療方法相結合和整合的程度,差異很大。有一些純粹傳統醫學的醫院和醫學院被設立。在大多數城市醫院中,一般的模式似乎是把傳統和西方治療部門分開設立。但是,在縣級醫院中,傳統醫學則受到更多的重視。傳統中醫著重在中藥治療,針灸穴位按摩英语acupressure艾灸(在穴位上灼燒艾草),拔罐氣功(將運動,呼吸和意識協調),推拿(按摩),以及其他文化上獨特的做法。據信這種方法在治療輕度和慢性疾病方面有絕佳的效果,部分是由於副作用較輕的緣故。傳統中醫也可用於治療更嚴重的疾病,尤其是對於急性腹部疾病方面,如闌尾炎胰腺炎,和膽結石;有時,會將傳統療法與西方療法結合使用。傳統的骨外科治療方法,與使用西方方式比較,患者會有較少的固定不動性,在 1980年代繼續被廣泛使用。

初級醫療编辑

1949年以後,衛生部負責所有醫療衛生活動,並建立和監督衛生政策的所有事項。這個部門不止規範國家,省,和地方的機構體系,並且也規範那些為滿足工人在醫療衛生需求,所設立的工業和國有企業的醫院網絡,以及其他機構。 1981年,這個額外的網絡提供大約佔全中國醫療衛生服務的 25%。 農村和城市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是透過三級系統所提供。在農村地區,第一級由在鄉村醫療中心工作的赤腳醫生所組成。他們提供預防性,和初級醫療服務,每千人平均有兩名赤腳醫生;由於他們,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具有醫療服務提供者的重要性,政府採取措施,利用有組織的訓練和年度許可考試來提高他們的績效。[38]下一個級別是鄉鎮衛生所,主要用來提供門診服務,每個診所服務的人口約為 10,000至 30,000人。

這種衛生所每個大約擁有十到三十張病床,裡面最資深的醫事人員是助理醫生。這兩個較低的層級構成 “農村合作醫療系統”,這個系統提供中國大部分的醫療服務。只有病情最嚴重的患者才會被轉診到縣醫院的第三級,也就是最後一級,這些醫院分別為200,000至 600,000人提供服務,並配備有從 5年制醫學院畢業的資深醫生。由於農村家庭收入的增加和政府對醫療衛生的巨額財政投資,農村地區對醫療衛生服務的利用已有增加。[39][40] 城市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由分配到工廠和街坊衛生站的醫務人員提供。如果需要更多的專業護理,患者會被送到地區醫院,最嚴重的病例由市級醫院處理。為了確保取得更高的護理照護,許多國有企業和政府機構會將其僱員直接送往地區或市級醫院,以繞過輔助護理人員或赤腳醫生的階段。但是,中國的初級醫療發展不如預期。主要障礙是缺乏合格的醫事人員。[41]

收費方式编辑

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經費來自城市戶口中有工作者繳納工資額2%,外加用人公司繳納該人工資額6%,兩者進入醫保系統作為經費,視情況有時國庫會財政補貼,而部分較經濟發達地區企業負擔會加重,例如上海就達12%比一般城市貴出一倍。而自行交納的工資額2%和企業交納的1/3(也是約2%)會列入一個人帳戶中記載,門診費從帳戶扣除,扣光者將要自費。

無工作的城鎮居民和農村新農合則是各地每年人均有一交費標準,約50-100人民幣的保險費,之後政府會補助每人一個約3倍的財政補貼,共計約400元進入醫保系統作為經費。

補助方式编辑

種類 門診費 住院費 大病費
城鎮職工 從個人帳戶扣額 75-85% 70-75%
城鎮居民 30% 40-78% 50%以上
新農合 30-50% 45-78% 50%以上

藥品補貼方式則是依照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的列表,分為約600種的甲類藥和約2300種的乙類藥,甲類全額補助,乙類部分補助。而在目錄外的新藥、進口藥、未確定療效藥則不予補助必須自費。[42]

2015年後開始全國推廣一個大病二次補貼制度,凡是表列的重大疾病,其個人年度醫藥費第一次报销后剩余药费金额超過當地人均一年可支配收入的多出額,可以二次報銷60%。報銷方式為一次報銷後剩餘的金額減去當地人均一年可支配收入,還有剩餘的部分可以再補助60%。[43]

标志编辑

由于2018年改革前,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管理,所以医疗保险当时使用国家社会保险的「SI」标志。

另請參見编辑

中国
 
  中国主题


參考文獻编辑

  1. ^ 国家医疗保障局 医保动态 关于启用中国医疗保障官方标志及徽标的公告. www.nhsa.gov.cn. [2020-04-14]. 
  2. ^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6-02/26/c_135131604.htm
  3. ^ China's Health Care Reform: Far from Sufficient. 
  4. ^ China's Healthcare Reform: How Far Has It Come?. January 2011. 
  5. ^ 5.0 5.1 Frank Le Deu; 等. Health care in China: Entering 'uncharted waters'. McKinsey & Company. [November 2012]. 
  6. ^ Opportunities in the Chinese Healthcare Market
  7. ^ 一张图了解中国医保 - 健康界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0-13.
  8. ^ 13个地区养老金支付能力不足1年 黑龙江亏空超200亿. 新浪. 2017-12-10. 
  9. ^ 王勇. 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2018年3月13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 中国人大网. 2018-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9日). 
  10. ^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 中国人大网. 2018-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8). 
  11. ^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 中国人大网. 2018-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8). 
  12. ^ 央視-終止天價藥
  13. ^ 央視官方頻道-全國首個臺胞醫保服務中心成立
  14. ^ 莆田設台胞醫保中心 就診報銷簡化
  15. ^ 高血压糖尿病门诊用药报销政策
  16. ^ 多種外國藥商同意降價
  17. ^ 新浪-藥品談判又來了
  18. ^ 央視-藥品大幅降價
  19. ^ 央視直播-“贵族药”如何砍到“平民价”
  20. ^ 国家医疗保障局 医保动态 关于启用中国医疗保障官方标志及徽标的公告. www.nhsa.gov.cn. [2020-04-14]. 
  21. ^ The reform of the rural cooperative medical syste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terim experience in 14 pilot counties. Authors: Carrin G.1, and others Source: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Volume 48, Number 7, April 1999, pp.961-972(12)
  22. ^ Health Information - Beijing, China -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usembassy-china.org.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26).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23. ^ Accessing Medical Services and Hospitals. Angloinfo. Angloinfo. [15 June 2016]. 
  24. ^ China Guide: Health care in China, Doctors, clinics and hospitals: Health care is widely available in China. Just Landed. 
  25. ^ China: Doctors on Wheels Bring Quality Care to Rural Residents. worldbank.org. 
  26. ^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6-02/26/content_23657044.htm
  27. ^ Qian, D; 等. Determinants of the Use of Different Types of Health Care Provider in Urban China: A racer illness study of URTI. Health Policy. 2010, 98 (2–3): 227–35 [26 May 2012]. PMID 20650539. doi:10.1016/j.healthpol.2010.06.014. 
  28. ^ Meng, Qun; Xu, Ling; Zhang, Yaoguang; Qian, Juncheng; Cai, Min; Xin, Ying; Gao, Jun; Xu, Ke; Boerma, J Ties; Barber, Sarah L. Trends in access to health services and financial protection in China between 2003 and 2011: a cross-sectional study. The Lancet. 3–9 March 2012, 379 (9818): 805–814. PMID 22386034. doi:10.1016/s0140-6736(12)60278-5. 
  29. ^ Gong, Peng; Liang, Song; Carlton, Elizabeth J; Jiang, Qingwu; Wu, Jianyong; Wang, Lei; Remais, Justin V. Urbanisation and health in China. The Lancet. 3–9 March 2012, 379 (9818): 843–852. PMC 3733467. PMID 22386037. doi:10.1016/s0140-6736(11)61878-3. 
  30. ^ Archived copy. [2016-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3).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31. ^ Meesen, B; B Bloom. Economic Transition, Institutional Changes And The Health System: Some Lessons From Rural China. Journal of Economic Policy and Reform. 2007, 10 (3) [26 May 2012]. 
  32. ^ China Medical Board. [21 January 2013]. 
  33. ^ https://rnao.ca/bpg/bpso/peking-university-first-hospital
  34. ^ Scalped: At China's creaking hospitals, illegal ticket touts defy crackdown. Reuters. 12 April 2016 [13 April 2016]. 
  35. ^ Dangerous wail of the sirens - Global Times. globaltimes.cn. 
  36. ^ Archived copy. [2016-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37. ^ Gulick, Edward V. Peter Parker and the Opening of China.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95, No. 3 (Jul. - Sep. 1975). 1975: 561–562. 
  38. ^ Bloom, Gerald; Kate Hawkins. Lessons from the Chinese Approach to Health System Development (PDF). IDS in Focus Policy Briefing. June 2009, (8). [永久失效連結]
  39. ^ Bloom, Gerald. Partnerships for development – lessons from a health project in China (PDF). DFID Briefing. April 2008 [8 May 20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5-1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40. ^ Bloom, G. Building Institutions For An Effective Health System: Lessons From China's Experience With Rural Health ReformS.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2011, 72 (8): 1302–1309 [26 May 2012]. PMID 21439699. doi:10.1016/j.socscimed.2011.02.017. 
  41. ^ Liu, Xiaoyun; Zhao, Shichao; Zhang, Minmin; Hu, Dan; Meng, Qingyue. The development of rural primary health care in China's health system reform. Journal of Asian Public Policy. 16 February 2015, 8 (1pages=88–101): 88–101. doi:10.1080/17516234.2015.1008195. 
  42. ^ 2015 國家醫保藥物目錄
  43. ^ 央視-大病二次補貼

進一步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