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在阿基里斯死去后,波吕克赛纳尼奥普托列莫斯用于献祭" (1900 雕刻在一个古代浮雕的后面)
阿根廷萨尔塔省尤耶亚科山发现的人祭木乃伊

人祭英语:human sacrifice)是一种古代宗教仪式(祭祀),即用人作为祭品来祭祀神灵,与它相似的仪式有动物祭英语Animal sacrifice。在整个人类史上,各种文明均发生过用活人作為牲禮的现象。食人和出草獵頭是與之密切相關的現象。[1]

在鐵器時代,隨著宗教的發展(也就是所謂的「軸心世紀」),在舊世界,活人獻祭逐漸地減少,到了古典時代,人們將活人獻祭給視為野蠻的風俗;然而在新世界,在歐洲人到達前,活人獻祭的習俗依舊廣泛地存在。

一項對過去一萬年間在全球範圍內曾經存在的四百多個社會的研究指出,當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十萬人時,人祭會成為導致社會不穩定的一項因素。[2]而在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一百萬人時,這種導致社會不穩定的效應會變得特別強烈[3];另外在人祭被廢除後,動物獻祭或使用人偶獻祭的做法,常會被用來代替活人獻祭,像是漢人社會在秦漢以後以代替活人殉葬等即為一例。

在現代社會,即便是動物獻祭,也已經從許多宗教當中消失,活人獻祭更是極端少見。多數的宗教譴責此種習俗,且現代世俗法律將活人獻祭給視同謀殺,在譴責活人獻祭的社會中,人們可能會使用「儀式殺人」一詞來描述此種行為。[4][5]

目录

各地人祭的歷史编辑

中国编辑

仰韶文化齐家文化龙山文化的遗址中,就出土有带砍斫痕迹的人头骨,这些有可能是人祭的开始。人祭所屠殺的用于祭祀神灵的活人供品,叫“人牲”。人牲通常是战俘、罪犯等。人祭最早出现于原始社会末期,盛行于商朝西周时期,在春秋战国逐渐衰落。

《甲骨續存》下七四四片有火焚女战俘以祭天祈雨卜辭殷墟王陵遗址中出土的人牲祭祀坑有数百座,杀祭人数总共为一千九百多;但根据甲骨文统计,商代后期所杀人牲总数为一万四千多。武丁时期战争较多,所杀人牲总数为九千多;当时人祭最多的是小屯乙组第7号宫殿址,共用五百八十五人。另外,人祭和人殉是有区别的,人祭发生在祭祀坑中,人殉则发生在坟墓中。商代的人殉中有一部分是自愿的,是死者的亲属和亲兵自杀而为其殉葬;也有一部分人殉是强制性的,会使用战俘和家庭奴隶;殷人认为人死了以后都会成为鬼神,在天上可能需要陪伴者,便让死者的亲属、亲兵、家奴等的灵魂去陪伴死者。从殷墟的土坑和甲骨文资料来看,商朝在帝乙帝辛时期,人祭和人殉都非常少见,并且不采用野蛮的方式对待战俘[6];帝乙帝辛时期的战争很多,战俘来源是很丰富的,人祭和人殉的减少可能与当时鬼神观念的淡化有关。

周武王姜太公周公仍然实行人牲祭祀制度,并且指责商纣王“不敬上帝”[7]西周统治者对外征伐频繁,尤其是攻打汉水流域和东部地区时,他们在周朝的陪都洛邑多次举行杀俘献祭仪式。西周洛邑祭祀遗址中有规模很大的人牲祭祀坑[8]。西周时期的小盂鼎记载了周康王在宗庙里杀祭人牲,人牲来自从鬼方获得的战俘。西周也有人殉的风俗,由于周王陵至今尚未被发现,目前所挖掘出的西周墓葬中总共只发现有800多名殉葬者。

春秋戰國时期,人祭和人殉都受到了诸子百家的严厉抨击。西门豹严惩进行人祭的巫师,秦獻公下令禁止人殉。[9]但是,人祭和人殉之事仍史不絕書。《左传》记载春秋时期鲁国季平子“用人于亳社”[10],春秋晚期的秦景公墓中挖掘出160多具殉人和20个人牲,《北史》记载西南少数民族“其俗畏鬼神,尤尚淫祀。所杀之人,美鬓髯者必剥其面皮,笼之于竹,及燥,号之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至有卖其尽者,乃自賣以供祭焉。”[11]。《史记·陈涉世家》:「为坛而盟,祭以尉首。」可见秦朝末年仍然有人祭。汉代多位皇帝包括漢高祖劉邦漢武帝劉徹等都禁止人殉,儘管有些時期出現反複,但隨著社會進步,人祭和人殉都逐漸被摒棄。

人祭和人殉虽然是野蛮落后的制度,但是其并不能被视为奴隶社会的证据(尤其是在中国等东方国家),因为受害者通常是敌族战俘、死者亲属和家庭奴隶而并非務農生產用的奴隶。

在過去,在一些地方,在建築工程動工前,會有把若干人(通常是兒童)活埋生葬在工地內以求工程順利的作法,這種作法稱為「打生樁」,在日本,此種作法被稱為「人柱」。

印度编辑

印度,少部份印度教性力派信徒會有以人體、人人頭为祭品,奉獻给时母難近母等女神的现象。在英国殖民统治期,少數信徒仍然有这种行为,被英国殖民当局禁止,以后逐渐消失。

东南亚编辑

東南亞南島民族獵首,包含臺灣原住民出草都有祭祖的意味。

緬甸古代興建大型建築物時,會以生人活埋地基之下,作為守護神,這種風俗緬人稱為「苗賽」(Myosade)。[12]

西亚编辑

古代苏美尔巴比伦都出现了人祭。古代闪米特人有人牲祭神的习惯,例如燒死孩子祭祀摩洛(Moloch)。《創世記》中有考验亚伯拉罕是否愿意杀独生子献祭耶和华(Jehovah)的故事。

欧洲编辑

在欧洲,人祭在至少5000年前的农业社会已经存在。古希腊古罗马杀人祭神,到罗马帝国时期在一些宗教信仰中是重要内容,例如用活人祭祀希腊植物神阿多尼斯(Adonis)、罗马冥后神普罗塞耳皮娜(Proserpina)等等曾十分盛行,死亡和复活成为这些信仰的重要特征。罗马执政官克拉苏 (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Dives) 于西元前97年禁止人殉。羅馬帝國時代社會上有傳迦太基宗教信徒、德鲁伊教徒、犹太教徒、基督教徒用婴儿祭祀[13][14],使得教徒受到歧視與迫害[14]

美洲编辑

玛雅人印加人也都有过这种习俗。阿兹特克人的人祭习俗间接地继承自玛雅,但是其规模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例如,1486年,特诺奇蒂特兰大金字塔落成时,阿兹特克统治者下令把两万多名俘虏抬到祭坛上,挖出心脏祭祀太阳神,接着把心脏丢入一尊石头神像所持容器中,再把尸体抛下寺庙的台阶。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Michael Rudolph. Ritual Performances as Authenticating Practices. LIT Verlag Münster. 2008: 78. ISBN 3825809528. 
  2. ^ https://clas.uconn.edu/2018/03/02/did-human-sacrifice-help-people-form-complex-societies/
  3. ^ http://seshatdatabank.info/human_sacrifice/
  4. ^ Boys 'used for human sacrifice'. BBC News. 2005-06-16 [2010-05-25]. 
  5. ^ Kenyan arrests for 'witch' deaths. BBC News. 2008-05-22 [2010-05-25]. 
  6. ^ 江雨德《国之大事:商晚期的礼制改革》
  7. ^ 《清华简·系年》:昔周武王监观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亩,以克反商邑。
  8. ^ http://www.dahe.cn/xwzx/sz/t20100608_1815548.htm
  9. ^ 北大汉简《周训》
  10. ^ 《左传·昭公十年》
  11. ^ 《北史·獠傳》卷95
  12. ^ *《緬甸史》,戈·埃·哈威著,姚梓良譯,132頁
  13. ^ Human sacrifice in Ancient Rome, by M. Horatius Piscinus
  14. ^ 14.0 14.1 人類的故事》.房龍

来源编辑

书籍
  • 王平; (德)顾彬. 《甲骨文与殷商人祭》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and human sacrifice during the Yinshang period]. 郑州: 大象出版社. 2007: 269. ISBN 9787534748486 (中文(中国大陆)‎). 
  • 《緬甸史》,戈·埃·哈威 著,姚梓良 譯,商務印書館,1973年6月出版
文章
  • "The Practice of Human Sacrifice", Mike Parker-Pearson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