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孙婼

(重定向自叔孫婼

叔孙婼(?—前517年),叔孙第6代宗主,名,谥,又被称为叔孙昭子,是叔孙豹的儿子,孟丙仲壬竖牛的弟弟。前538年,叔孙豹與庚宗女生的兒子竖牛害死了他和齊女生的兒子孟丙、仲壬,不送食物給叔孙豹。十二月廿八乙卯日,叔孙豹去世,竖牛立其弟叔孙婼為宗主。次年,三桓四分公室,叔孙婼驅逐了擁立自己的哥哥竖牛,竖牛被孟丙、仲壬之族所殺。前525年,郯國國君來魯國聘問,講說了鳥名為官號之事,叔孙婼接待[1]。前519年,邾国人向晋国投诉鲁国,晋国前来问罪。叔孙婼去到晋国,晋国人就把他扣留了。晋人让叔孙婼和邾国大夫辩论,叔孙婼说:“各国的卿相相当于小国的国君,这本是周朝的制度。何况邾国还是夷人呢!有寡君所任命的副使子服回在,请让他担任这件事吧。因为我不敢废弃周朝的制度。”于是不去辩论。晋朝的韩宣子打算把叔孙婼交给邾人。叔孙婼听说了,便不带随从和武器,只身前往。经士弥牟的劝说,韩宣子终于没有把叔孙婼交给邾人,而是让他住在地。范献子想向叔孙婼求取财货,便派人向他求取帽子,以为借口。叔孙婼佯为不知,只是还给他两顶帽子。申丰带着财货来晋国,想要贿赂晋人,来救出叔孙婼。但叔孙婼不想靠行贿脱身,便把申丰滞留在自己的住处。叔孙婼住在地的这段时间,每天都要修葺墙壁和屋顶;等到叔孙婼离开晋国的时候,他的住处和刚来的时候一样新。[2]前517年,春,叔孙婼出使宋国,宋元公设宴招待他,让他坐在右边,说着话便相互落泪。乐祁在宴会后跟人说道:“该高兴的时候悲哀,该悲哀的时候却高兴,这是心意丧失。眼下国君和叔孙恐怕都要死了吧!”秋,鲁昭公郈昭伯的怂恿下,讨伐季平子,季平子被圍困在高臺上。孟懿子支持季平子,將郈昭伯斬殺於南門之西。叔孙婼想援救魯昭公,沒有成功,自禱其死,十月十一戊辰日,叔孙婼去世。[3]

叔孫婼
君主
子嗣叔孫不敢
谥号
政权魯國(春秋)
父親叔孫豹

家庭 编辑

参考资料 编辑

  1. ^ 《左传·昭公十七年》
  2. ^ 《左传·昭公二十三年》
  3. ^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九月戊戌,伐季氏,杀公之于门,遂入之。平子登台而请曰:“君不察臣之罪,使有司讨臣以干戈,臣请待于沂上以察罪。”弗许。请囚于费,弗许。请以五乘亡,弗许。……郈孙曰:“必杀之。”公使郈孙逆孟懿子。叔孙氏之司马鬷戾言于其众曰:“若之何?”莫对。又曰:“我,家臣也,不敢知国。凡有季氏与无,于我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也。”鬷戾曰:“然则救诸!”帅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公徒释甲,执冰而踞。遂逐之。孟氏使登西北隅,以望季氏。见叔孙氏之旌,以告。孟氏执郈昭伯,杀之于南门之西,遂伐公徒。……昭子自阚归,见平子。平子稽颡,曰:“子若我何?”昭子曰:“人谁不死?子以逐君成名,子孙不忘,不亦伤乎!将若子何?”平子曰:“苟使意如得改事君,所谓生死而肉骨也。”昭子従公于齐,与公言。子家子命适公馆者执之。公与昭子言于幄内,曰将安众而纳公。公徒将杀昭子,伏诸道。左师展告公,公使昭子自铸归。平子有异志。冬十月辛酉,昭子齐于其寝,使祝宗祈死。戊辰,卒。
前任:
叔孙穆子叔孙豹
魯國叔孙氏宗主
前538年—前517年
繼任:
叔孙成子叔孙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