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孝芬

崔孝芬(485年-534年8月28日),字恭梓博陵郡安平县(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出自博陵崔氏的博陵第二房,北魏昭武将军、司徒司马、泰昌景子崔挺长子,北魏官员。

生平编辑

崔孝芬年轻时就有才学见识,博学喜好文章,魏孝文帝元宏召见他,非常赏识赞叹。李彪崔挺说:“近来见你贤能的儿子拜谒皇帝,皇帝的意思很是赞许,我应当效法孔融,为陈群而拜他的父亲陈纪。”崔挺说:“您自己想要妥善处于我们父子之间,但这话我是不敢听的。”[1][2]

司徒彭城王元勰自行板授崔孝芬任行参军,之后崔孝芬出任著作郎,承袭了父亲的爵位泰昌子。尚书令高肇受宠权势极盛,他儿子高植出任青州刺史,请求崔孝芬出任青州司马。崔孝芬之后出任司徒记室参军司空属定州大中正,他擅于剖析事理决断事务,很有能干的名声,府主任城王元澄很看重他。熙平年间,元澄上奏土地制度八条,都是崔孝芬参与制定的。崔孝芬在司空府很久,出任龙骧将军廷尉少卿[3][2]

孝昌初年,梁武帝萧衍派遣将领裴邃等人进犯淮南。魏孝明帝元诩诏令行台郦道元、都督河间王元琛前往讨伐,军队驻扎在城父,数月不前进。魏孝明帝敕令崔孝芬持节,带着齐库刀前去催促军队开赴前线参战,梁军退军后崔孝芬返回。荆州刺史李神俊受到南梁的围攻,魏孝明帝诏令加崔孝芬通直散骑常侍,以将军出任荆州刺史,兼尚书南道行台,领军司,率领将军们救援李神俊,因此代替李神俊出任刺史。当时,荆州州郡内的防守据点都已失陷,通过的道路经三鵶,已经被梁军占据。崔孝芬统帅的部队人数少,不能径直前进,于是从弘农堰渠山山道南下,派遣弟弟崔孝直率领轻装士兵在前,出乎梁军的意料之外,梁军奔逃溃散,人民回家安居。魏孝明帝嘉奖慰劳崔孝芬,并赐给马匹和绵绢等物品[4][5]

后来,崔孝芬因为是元乂的党羽,和卢同李奖等人一起被除名,召回朝廷。当年崔孝芬担任廷尉少卿的时候,章武王元融因为贪污被弹劾,崔孝芬依重罪处置。等到元融担任都督,北征鲜于脩礼,当时崔孝芬的弟弟崔孝演率领宗族部曲在博陵躲避鲜于修礼的军队,郡城被攻陷,崔孝演很快被杀害。元融于是秘密上表说:“崔孝演沦入鲜于修礼的部众做了个头领。”崔孝芬于是被收捕,全家逃窜到南梁,遇到赦免才回到北魏[6][5]

孝昌三年(527年)二月,南梁将军成景隽率领军队围困彭城,朝廷任命崔孝芬为宁朔将军员外常侍、兼任尚书右丞,任徐州行台。崔孝芬将出发,入宫告辞。灵太后对崔孝芬说:“您的女儿现在服侍我儿子,与您就是亲属故友,为何辜负我?而将头伸入元乂的车中,称这个老太婆终究需要除掉。”崔孝芬说:“臣蒙受国家的厚恩,按道义没说这种话。假如确实有这种话,谁能听到?如果听说到这番话,此人和元乂的亲密关系又远超臣之上。请求当面和听说这番话的人对质,足以分辨真假。”灵太后失意不满的态度消解,于是面有愧色。成景隽筑造栅栏和堤坝,图谋截断泗水灌彭城。崔孝芬率领大都督李叔仁柴集等人前往彭城与敌人作战,成景隽等人力量不足而退兵[7][8]。崔孝芬升任安南将军光禄大夫、兼任尚书,为徐兖行台[9][10]

建义初年(528年),太山郡太守羊侃占据太山郡据反叛,远召南梁的部队围困逼迫兖州。朝廷任命崔孝芬为散骑常侍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仍兼尚书东道行台,和大都督刁宣赶去救援,和行台于晖汇合,到达后就围困了羊侃。永安元年十一月癸亥(528年12月6日),高欢、于晖、崔孝芬和刁宣在瑕丘大败羊侃[11]。羊侃突围投奔南梁,其余地区全部平定[12][13]

永安二年(529年),魏孝庄帝元子攸听说元颢有入侵的计划,敕令崔孝芬南赴徐州。元颢暗中出兵攻向考城,俘虏了大都督、济阴王元晖业,乘胜前进,派遣后军都督侯暄守卫梁国城作为后援。崔孝芬率领将军们疾驰前往围攻侯暄,担心元颢派兵增援,就急速攻城,日夜不停。五天后的五月戊寅(529年6月4日),侯暄突围,被俘后斩首,南梁军队三千多人被俘虏[14][15]。魏孝庄帝回到洛阳,任命崔孝芬出任西兖州刺史,将军如故。崔孝芬早已厌倦外任,坚决推辞不上任,于是魏孝庄帝任命他出任太常卿[16][13]

普泰元年(531年),南阳郡太守赵脩延偷袭占领荆州城,囚禁刺史李琰之,招引南梁军队。朝廷任命崔孝芬出任卫将军、荆州刺史,兼任尚书南道行台,又任命崔孝芬出任都督三荆诸军事、车骑将军、署理骠骑将军。崔孝芬已经出兵,于是改任散骑常侍、骠骑将军、西兖州刺史。太昌初年(532年),崔孝芬兼任殿中尚书,很快出任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仍为尚书。永熙二年九月壬子(533年10月30日),崔孝芬加仪同三司[17],兼任吏部尚书[18][13]

魏孝武帝高欢逼迫,西逃入关中永熙三年八月甲寅(534年8月28日),高欢在洛阳永宁寺召集百官,收捕崔孝芬和辛雄开府仪同三司叱列延庆、兼度支尚书杨机、散骑常侍元士弼,将他们都杀了[19][20][21],崔孝芬时年虚岁五十,他的家属被发配为官奴,东魏天平年间才被赦免[22][23]

崔孝芬博学有文采能言善辩,擅于谈论,喜好和后辈俊才来往,全天欣快,谈论古今典故,杂以嘲讽玩笑,听的人能忘记疲劳。崔孝芬所著不押韵的文章有数十篇[24],有八个儿子[25][26]

崔孝芬兄弟孝顺仁义慈爱宽厚,弟弟崔孝演崔孝政先去世,崔孝芬等其他兄弟哭泣非常悲痛,不吃肉食和蔬菜,容貌因为守丧消瘦羸弱,见到的人都为他们哀伤。崔孝暐等人侍奉崔孝芬极尽恭敬服从的礼节,坐立饮食的进退举止,没有崔孝芬的命令都不敢随意行动。听到鸡叫就起床,早早的问候崔孝芬,一丝一毫的钱财都不进入自己的房间中,遇到喜事和丧事需要财物,家族中聚集对坐分派。各房的女眷也是相亲相爱,互通有无。一开始崔挺崔振兄弟共同居住,崔振去世之后,崔孝芬等人侍奉叔母李氏,就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从早到晚照顾生活起居,回家离家都去当面告知,家务事无论大小,都向李氏咨询后决定。只要兄弟们出行,获得的财物都收纳到李氏库房,四季分配都由李氏自己决定,如此这样有二十多年。崔孝芬等人抚养堂弟崔宣伯和崔子朗,就像对亲兄弟一样[27][28]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妻妾编辑

子女编辑

  • 崔勉,北魏散骑常侍、征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定州大中正
  • 崔猷,隋朝大将军、汲郡明公
  • 崔宣度,东魏齐王仪同开府司马、恒农郡太守
  • 崔宣轨,北魏尚书考功郎中,在晋阳被杀
  • 崔宣质,在晋阳被杀
  • 崔宣靖,北魏大司马、广陵王元欣记事参军事,在晋阳被杀
  • 崔宣略,在晋阳被杀
  • 崔宣默,北魏开府、广平王元赞东阁祭酒,在晋阳被杀
  • 崔芷蘩,嫁北齐侍中、太子詹事、灵武县开国男李希仁
  • 崔氏,魏孝明帝世妇[35][36]

养女编辑

  • 贾氏,贫困人家的子弟,崔孝芬死后罄阳公主带着贾氏改嫁郑伯猷,之后贾氏被孙腾纳为妾,孙腾夫人袁氏死后贾氏被扶正为夫人,皇帝诏令封丹阳郡君[37][38]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长子孝芬,字恭梓。早有才识,博学好文章。高祖召见,甚嗟赏之。李彪谓挺曰:“比见贤子谒帝,旨谕殊优,今当为群拜纪。”挺曰:“卿自欲善处人父子之间,然斯言吾所不敢闻也。”
  2. ^ 2.0 2.1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孝芬字恭梓。早有才识,博学好文章。孝文召见,甚嗟赏之。李彪谓挺曰:“比见贤子谒帝,旨喻殊优,今当为绝群耳。”挺曰:“卿自欲善处人父子之间,然斯言吾不敢闻也。”后袭父爵,累迁司空属、定州大中正。长于剖判,甚有能名,府主任城王澄雅重之。澄奏地制八条,孝芬所参定也。迁廷尉少卿。
  3.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司徒、彭城王勰板为行参军,后除著作郎,袭父爵。尚书令高肇亲宠权盛,子植除青州刺史,启孝芬为司马。后除司徒记室参军、司空属、定州大中正,长于剖判,甚有能名,府主任城王澄雅重之。熙平中,澄奏地制八条,孝芬所参定也。在府久之,除龙骧将军、廷尉少卿。
  4.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孝昌初,萧衍遣将裴邃等寇淮南。诏行台郦道元、都督河间王琛讨之,停师城父,累月不进。敕孝芬持节赍齐库刀,催令赴接,贼退而还。荆州刺史李神俊为萧衍遣将攻围,诏加孝芬通直散骑常侍,以将军为荆州刺史,兼尚书南道行台,领军司,率诸将以援神俊,因代焉。于时,州郡内戍悉已陷没,且路由三鵶,贼已先据。孝芬所统既少,不得径进,遂从弘农堰渠山道南入,遣弟孝直轻兵在前,出贼不意,贼便奔散,人还安堵。肃宗嘉劳之,并赉马及绵绢等物。
  5. ^ 5.0 5.1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孝昌初,梁将裴邃等寇淮南,诏行台郦道元、都督河间王琛讨之,敕孝芬持节催令赴接,贼退而还。迁荆州刺史,兼尚书、南道行台,领军司,率诸将以援神隽,因代焉。孝芬遂从恒农道南入,敌便奔散,人还安堵。明帝嘉劳之。后以元叉之党,与卢同、李奖等并除名,征还。又除孝芬为廷尉。章武王融以赃货被劾,孝芬案以重法。及融为都督,北讨鲜于脩礼,时孝芬弟孝演率宗从在博陵,为贼攻陷,遇害。融密启云孝演入贼为逆,遂见收捕。全家投梁,遇赦乃还。
  6.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后以元叉之党,与卢同、李奖等并除名,征还。又孝芬为廷尉之日,章武王融以赃货被劾,孝芬按以重法。及融为都督,北讨鲜于脩礼,于时孝芬弟孝演率勒宗从,避贼于博陵,郡城为贼攻陷,寻为贼所害。融乃密启,云:“孝演入贼为王。”遂见收捕,合家逃窜,遇赦乃出。
  7. ^ 《魏书·卷九·帝纪第九》:是月,萧衍将成景隽寇彭城,诏员外常侍,崔孝芬为行台,率将击走之。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将军成景俊攻魏彭城,魏以前荆州刺史崔孝芬为徐州行台以御之。先是,孝芬坐元义党与卢同等俱除名,及将赴徐州,入辞太后,太后谓孝芬曰:“我与卿姻戚,奈何内头元义车中,称‘此老妪会须去之!’”孝芬曰:“臣蒙国厚恩,实无斯语。假令有之,谁能得闻!若有闻者,此于元义亲密过臣远矣。”太后意解,怅然有愧色。景俊欲堰泗水以灌彭城,孝芬与都督李叔仁等击之,景俊遁还。
  9.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孝昌三年,萧衍将成景隽率众逼彭城,除孝芬宁朔将军、员外常侍、兼尚书右丞,为徐州行台。孝芬将发,入辞。灵太后谓孝芬曰:“卿女今事我儿,与卿便是亲旧,曾何相负而内头元叉车中,称此老妪会须却之。”孝芬曰:“臣蒙国厚恩,义无斯语。假实有此,谁能得闻?若有闻知,此于元叉亲密过臣远矣。乞对言者,足辨虚实。”灵太后怅然意解,乃有愧色。景隽筑栅造堰,谋断泗水以灌彭城。孝芬率大都督李叔仁、柴集等赴战,景隽等力屈退走。除孝芬安南将军、光禄大夫、兼尚书,为徐兖行台。
  10.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后梁将成景隽逼彭城,孝芬兼尚书右丞,为徐州行台。孝芬将发,入辞。灵太后谓曰:“卿女今事我儿,与卿是亲。曾何相负,而内头元叉车内,称此妪须了却!”孝芬曰:“臣蒙国厚<恩,义无斯语;假有斯语,谁能得闻?若有此闻,即此人于元叉亲密,过臣远矣。乞对之,足辨虚实。”太后乃有愧色。孝芬既至,景隽等力屈退走。以孝芬兼尚书,为徐、兖二州行台。
  11.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癸亥,齐献武王、行台于晖,与徐兖行台崔孝芬、大都督刁宣大破羊侃于瑕丘,侃奔萧衍。
  12.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建义初,太山太守羊侃据郡反,远引南贼,围逼兖州。除孝芬散骑常侍、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仍兼尚书东道行台,大都督刁宣驰往救援,与行台于晖接,至便围之。侃突围奔萧衍,余悉平定。
  13. ^ 13.0 13.1 13.2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建义初,太山太守羊侃据郡反,引南贼围兖州行台。除孝芬散骑常侍、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仍兼尚书、东道行台,与大都督刁宣往救援。与行台于晖时相接。至便围之,侃突围奔梁。永安中,授西兖州刺史,孝芬倦外役,固辞不行,仍为太常卿。太昌初,兼殿中尚书,后加仪同三司,兼吏部尚书。
  14.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戊寅,行台崔孝芬、大都督刁宣破元颢后军都督侯暄于梁国,斩之,擒其卒三千人。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三》:颢后军都督侯暄守睢阳,为后援。魏行台崔孝芬、大都督刁宣驰往围暄,昼夜急攻,戊寅,暄突走,擒斩之。
  16.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永安二年,庄帝闻元颢有内侵之计,敕孝芬南赴徐州。颢遂潜师向考城,擒大都督、济阴王晖业,乘胜径进,遣其后军都督侯暄守梁国城以为后援。孝芬勒诸将驰往围暄,恐颢遣援,乃急攻之,昼夜不息。五日,暄遂突出,擒斩之,俘其卒三千余人。庄帝还宫,授西兖州刺史,将军如故。孝芬久倦外役,固辞不行,乃除太常卿。
  17. ^ 《魏书·卷十一·帝纪第十一》:九月壬子,以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崔孝芬为仪同三司。
  18.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普泰元年,南阳太守赵脩延袭据荆州城,囚刺史李琰之,招引南寇。除孝芬卫将军、荆州刺史,兼尚书南道行台。又除都督三荆诸军事、车骑将军、假骠骑将军。孝芬已出次,改授散骑常侍、骠骑将军、西兖州刺史。太昌初,兼殿中尚书。寻除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仍尚书。后加仪同三司、兼吏部尚书。
  19. ^ 《北齐书·卷二·帝纪第二》:八月甲寅,召集百官,谓曰:“为臣奉主,匡救危乱,若处不谏争,出不陪随,缓则耽宠争荣,急便逃窜,臣节安在!”遂收开府仪同三司叱列延庆、兼尚书左仆射辛雄、兼吏部尚书崔孝芬、都官尚书刘廞、兼度支尚书杨机、散骑常侍元士弼并杀之,诛其贰也。
  20.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八月甲寅,召集百官谓曰:“为臣奉主,匡救危乱。若处不谏争,出不陪随,缓则耽宠争荣,急便窜失,臣节安在!”遂收开府仪同三司叱列延庆、兼尚书左仆射辛雄、兼吏部尚书崔孝芬、都官尚书刘廞、兼度支尚书杨机、散骑常侍元士弼,并杀之,诛其贰也。
  2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八月,甲寅,丞相欢集百官谓曰:“为臣奉主,匡救危乱,若处不谏争,出不陪从,缓则耽宠争荣,急则委之逃窜,臣节安在!”众莫能对,兼尚书左仆射辛雄曰:“主上与近习图事,雄等不得预闻。及乘舆西幸,若即追随,恐迹同佞党;留待大王,又以不从蒙责,雄等进退无所逃罪。”欢曰:“卿等备位大臣,当以身报国,群佞用事,卿等尝有一言谏争乎!使国家之事一朝至此,罪欲何归!”乃收雄及开府仪同三司叱列延庆、兼吏部尚书崔孝芬、都官尚书刘廞、兼度支尚书天水杨机、散骑常侍元士弼,皆杀之。
  22.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出帝入关,齐献武王至洛,与尚书辛雄、刘𫷷等并诛,时年五十。没其家口,天平中乃免之。
  23.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孝武帝入关,齐神武至洛,与尚书辛雄、刘𫷷等并被诛。没其家口,天平中,乃免之。
  24. ^ 《魏书校勘记·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六》:所著文章数十篇 北史卷三二崔挺附崔孝芬传“文章”作“文笔”。按当时以无韵之文为笔,疑北史是。
  25.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孝芬博文口辩,善谈论,爱好后进,终日忻然,商榷古今,间以嘲谑,听者忘疲。所著文章数十篇。有子八人。
  26.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孝芬博闻口辩,善谈论,爱好后进,终日忻然。商榷古今,间以嘲谑,听者忘疲。文笔数十篇。有子八人。
  27. ^ 《魏书·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孝芬兄弟孝义慈厚。弟孝演、孝政先亡,孝芬等哭泣哀恸,绝内蔬食,容貌损瘠,见者伤之。孝暐等奉孝芬尽恭顺之礼,坐食进退,孝芬不命则不敢也。鸡鸣而起,旦参颜色,一钱尺帛,不入私房,吉凶有须,聚对分给。诸妇亦相亲爱,有无共之。始挺兄弟同居,孝芬叔振既亡之后,孝芬等奉承叔母李氏,若事所生;旦夕温凊,出入启觐,家事巨细,一以谘决。每兄弟出行,有获财物,尺寸已上,皆内李氏之库,四时分赉,李自裁之。如此者二十余岁。抚从弟宣伯、子朗,如同气焉。
  28.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孝芬兄弟孝义慈厚,弟孝演、孝政先亡,孝芬等哭泣哀恸,绝肉蔬食,容貌毁瘠,见者伤之。孝伟等奉孝芬尽恭顺之礼,坐食进退,孝芬不命则不敢也。鸡鸣而起,且温颜色,一钱尺帛,不入私房,吉凶有须,聚对分给。诸妇亦相亲爱,有无共之。始挺兄弟同居,孝芬叔振既亡后,孝芬等承奉叔母李氏,若事所生。旦夕温清,出入启觐,家事巨细,一以谘决。每兄弟出行,有获财物,尺寸以上,皆入李之库;四时分赍,李氏自裁之,如此二十余岁。抚从弟宣伯、子朗,如同气焉。
  29. ^ 《魏书·卷一百四·列传第九十二》:其舅崔孝芬怪而问之,收曰:“惧有晋阳之甲。”
  30. ^ 《北齐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九》:其舅崔孝芬怪而问之,收曰:“惧有晋阳之甲。”
  31. ^ 《北史·卷五十六·列传第四十四》:舅崔孝芬怪而问之,收曰:“惧有晋阳之甲。”
  32. ^ 韩理洲等辑校编年. 《全北魏东魏西魏文补遗》. 西安: 三秦出版社. 2010年12月: 四0一. ISBN 7-80736-451-3 (中文(繁體)‎). 
  33. ^ 《北齐书·卷十八·列传第十》:初,博陵崔孝芬养贫家子贾氏以为养女,孝芬死,其妻元更适郑伯猷,携贾於郑氏。
  34. ^ 《北史·卷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二》:初,博陵崔孝芬取贫家子贾氏为养女。孝芬死,其妻元更适郑伯猷,携贾于郑氏。
  35. ^ 《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时博陵崔孝芬、范阳卢道约、陇西李瓒等女,但为世妇。
  36. ^ 《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时博陵崔孝芬、范阳卢道约、陇西李瓒等女,俱为世妇。
  37. ^ 《 北齐书·卷十八·列传第十》:初,博陵崔孝芬养贫家子贾氏以为养女,孝芬死,其妻元更适郑伯猷,携贾于郑氏。贾有姿色,腾纳之,始以为妾。其妻袁氏死,腾以贾有子,正以为妻,诏封丹阳郡君,复请以袁氏爵回授其女。
  38. ^ 《北史·卷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二》:初,博陵崔孝芬取贫家子贾氏为养女。孝芬死,其妻元更适郑伯猷,携贾于郑氏。贾有色,腾纳之为妾。其妻袁死,腾以贾有子,正以为妻,诏封丹阳郡君。复请以袁氏爵回授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