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庶妃是中国古代後宮中低級嬪妃的一種称谓,但除清初以外,庶妃只是統稱,而非正式位號。後宮品軼,編製歷朝歷代雖大略近似,然而在名目上和數量上並不相同。

清朝以前编辑

隋唐時期設內廷主位,婕妤美人才人自嬪以下即是庶妃。才人之下為秀女,不被列為皇室宗譜之內。[來源請求]

明朝后宫在皇后以下设置皇贵妃贵妃、妃、嫔,自嬪以下有冊封位號的皇帝妾室即可视为庶妃,包括有貴人美人女子等称号。这些女性虽然已被承認為妃嬪,並非一般宮人身份,但不单独安排宫殿居住,不举行册封典礼,待遇較舉行正式冊封典禮的妃嬪低。她们如非为皇帝殉葬而死,死后只能用火焚烧[1]。被成化帝废黜为庶人的皇后吴氏,就因为没有了妃嫔的身份,死后几乎被焚尸[2]。只有獲得嫔位甚至妃位的认可追赠,方可得到皇室妃嫔的丧葬祭奠礼仪,如嘉靖帝杨常嫔、万历帝王僖妃等,家眷也能得到作为外戚的官爵赏赐。

清朝初年编辑

清兵入关前,后金後宮體制並未完備。和明朝后宫奉行的嫡庶分明的一夫一妻多妾制不同,后金时满洲贵族奉行一夫多妻多妾制,贵族的诸位妻子皆称福晉,其下有多种称谓。后金後宮體制實際上由福晉制度演化而成。努尔哈赤妻子中地位较高的称「大福晉」,后世翻译为皇后。其余的福晋,即众福晋,后世称诸妃或侧妃,而庶妃則源自福晋之下的所有妾室婢妾,包括小福晋(ajige fujin)、小妻(buya sargan)在内。根据努尔哈赤小妻塔因查的例子,晋升为小福晋就有与努尔哈赤同桌吃饭的权力。皇太極稱帝後,崇德年间册立五宫福晋,其中一位国君福晋,两位大福晋,两位侧福晋。中宫福晉汉语称之皇后,大福晋、側福晉稱為妃。其下则是庶妃。

入关后编撰的官方文献中,所称的努尔哈赤、皇太极的庶妃,其对应的满文为buya fujin[a]。康熙朝时,宫中不再用福晋、格格称呼康熙帝的嫔御,但由于册封制度不完善,嫔御在宫中享受妃嫔待遇,无正式册封亦为常见

清兵入关后,沿袭至清朝灭亡时,清朝贵族所称的嫡福晉就如漢族正妻,側福晉則如漢族的良妾,其地位只較正福晉稍低,庶福晉就如漢族中的賤妾,地位低下,其地位好不了婢妾多少。按滿族規定正福晉、側福晉須經冊封,而庶福晉則不需要,因此庶妃也鮮見被冊封,其地位也如庶福晉一樣低下。

正因出身低下,清朝后宫中的庶妃能晉為皇妃者甚為罕見,其中只有順治年間康熙帝生母佟妃晉為康妃(因康熙帝出過天花具有免疫力而被選為繼承人,母憑子貴被破格提升。)及康熙年間皇長子胤禔生母惠妃納喇氏(因庶妃出身,其地位乃較一般皇妃為低)二人,其餘均為後代晉尊且無一人晉尊為妃。正是因為地位低微庶妃沒有可能被晉尊為皇太妃,也沒有皇太庶妃之封,絕大多數庶妃結果沒有得到尊封,天聰朝、順治朝所有庶妃全不獲尊封,康熙朝僅有四位庶妃獲世宗時晉尊為皇考貴人,高宗時再晉尊為皇祖嬪,其餘一律沒有被晉尊。皇太極時皇子皇女生母多為庶妃;順治年間六位皇女及皇子常寧奇授等的母親均為庶妃;康熙年間的庶妃主要有皇長女母張氏、固倫恪靖公主母郭絡羅氏、和碩愨靖公主母袁氏、十一公主母王氏、十七皇女母劉氏、皇子胤禧母陳氏。

康熙以後编辑

康熙帝以後,後宮制度開始完備,再也不是只有皇后、皇妃、庶妃三級,内廷主位也變成依次為皇后、皇貴妃貴妃、妃、嬪、貴人常在答應,亦如前朝般自嬪以下為庶妃,自高到低即為貴人,常在,答應。

备注编辑

  1. ^ 杜家骥原文[3]:其生母在汉文史料中均作“庶妃”,在满文《玉牒》及满文《满州实录》中,其“庶”的身份明确写为buya fujin,译为汉文是“小福晋”,满文的buya——小,是微小、碎小之义。她们所生之“庶子”,则没有汗之子“台吉”的尊贵性称呼。

注释编辑

  1. ^ 《宛署杂记》宫人有故,非有名称者,不赐墓,则出之禁城后顺贞门旁右门,承以敛具,舁出玄武门,经北上门、北中门,达安乐堂,授其守者,召本堂土工移北安门外停尸房(在北安门外墙下),易以朱棺,礼送之静乐堂火葬塔井中,莫敢有他者。
  2. ^ 《明史》正德四年,吴氏薨。刘瑾欲焚之。大学士王鏊力持不可,乃以妃礼下葬。
  3. ^ 杜家骥. 《清朝满族的皇家宗法与其皇位继承制度》. 清史研究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2005, (2005年1期): 32–46. ISSN 1002-8587 (简体中文). 

参考资料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章乃煒、王藹人,責任編輯:陳曉東. . 清宮述聞(正續編合編本), 封扉設計:李猛. 2009年12月第1版. 北京: 紫禁城出版社. 2009年12月: 419. ISBN 978-7-80047-907-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