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府民系

廣府民系,亦稱粵民系廣府人廣東人唐人,是以粵語母語漢族分支[a],也是嶺南漢族「三大民系」中的第一大民系,廣泛分佈於廣東廣西海南港澳地區以及海外部份國家地區。不同于外来的客家民系闽民系,发祥自岭南的广府人人口所佔比例在广东省內接近60%,並以廣州佛山為「廣府文化」發祥地。

廣府民系
Gwong2-fu2-man4-hai6
廣府人
Gwong2-fu2-jan4
Cantonese
Huineng.jpg
先儒白沙先生陳獻章先生像.jpg
梁儲.jpg
袁崇煥(Yuanchonghuan).jpg
DengXiChang CHN.png
Kang Yu-wei cph.3a36142.jpg
Sun Yat Sen portrait 2.jpg
Liang Qichao portrait.jpg
1918年詹天佑.jpg
He Xiangning.jpg
Xianxinghai.jpg
Liang Sicheng.jpg
Yip Man.jpg
Ruan Lingyu.png
吳大猷與夫人 (cropped).jpg
Chen Yuan.jpg
Bruce Lee 1973.jpg
GG-Adrienne Clarkson2.jpg
LEE Shau Kee.JPG
Gary Locke official portrait.jpg
Chow Yun Fat for wiki.jpg
Star Avenue Anita Mui Sculpture 201508.jpg
Andy Lau (cropped).jpg
Yi Jianlian Wizards 2.jpg
Field Marshal Plaek Phibunsongkhram.jpg
總人口
全球大约6600万人[1]
分佈地區
中國大陸廣東廣西海南)、香港澳門中華民國臺灣
東南亞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
西方國家美國秘魯加拿大英國澳洲委內瑞拉
語言
粵語廣州話其他方言)、現代標準漢語
宗教信仰
大多為中國民間信仰(包括道教儒教中式祖先崇拜)及漢傳佛教,少數為基督宗教等其他宗教
相关族群
漢族(包括香港人澳門人等)。
廣府民系
繁体字 廣府人
简化字 广府人
汉语别称㈠
繁体字 廣東人
简化字 广东人
汉语别称㈡
繁体字 唐人
简化字 唐人

简介编辑

广义的漢族广府民系包括九大分支,包括粤海民系、莞宝民系、罗广民系、四邑民系、高凉民系、邕浔民系、勾漏民系、钦廉民系以及吴化民系;狭义的广府民系(即广府人)则只含以广州文化为核心或以广州话母语漢族群體,基本来自古代广州府的管辖区域,主要分布于今日广州、佛山一带。在明朝海禁后,大量进入珠三角的人群以及后来的香港人都被粤语影响,加上早期一口通商五口通商的广州以及六七暴动语文统一香港是广府文化的推广基地,使得不少香港原居民(包括蜑家人客家人)以及外籍人士亦使用粤语廣州話。

定义编辑

狭义编辑

狭义的广府民系即“广府人”,又稱粵海民系南番順,旧称番禺旧裔。从定义上说,广府民系是指具有以下特征的民系:

  • 民族与民系:广府人是汉族的一个分支。
  • 语言:粵語是广府人的母语,属于漢藏语系漢語族,受五代十國時期人口南遷影響,保留了大量古漢語用詞。但底层也有部分的侗台成份,这些成份来自古代的語言。
  • 文化:廣府民系内部對於本民系的共同心理認同感比較強烈,民系凝聚力強,普遍为繁榮的嶺南和廣東文化感到自豪。

广义编辑

近年来,有些语言学家、人类学家在研究、比较广东广西的本地人时,出于讨论上的方便,常将说粤语的广东漢族人(有时甚至包括所有以粤语为母语的人)称为广府民系(与说客家话闽语等的广东漢族人相区别),不过广府这个词并没有什么知名度,即使在广府的核心——珠三角地區使用也不多,更不被粤西的粤人认可,一般广东广府人更加认同广东人这个名字而极少自称广府人。学术上定义一个广义的广府民系,有利于对广东、广西不同族群的比较和研究。但在海外的广府华侨由于他们的原籍、祖籍多数是来自广东和香港,故大部分的广府华侨及华人只有“广东人”及“广东话”的认同。存在“广府”的强烈认同多见在东南亚地区的各个华人社区中因东南亚地区的广府族群的原籍、祖籍来自广东和广西都有。

所以,是否应该对所有漢族粵語族群都称为广府民系(广府人)有一定争议。現在中國各地人口流動性高,不同省份的人口不斷互相融合,各種認定以主觀因素居多,例如自我認定及別人認同和不同人群互相通婚,而非僅是長期居住。

分佈编辑

漢族广府人居住在广东、广西、海南西部、香港、澳门,以及一些海外华人社区。

中國大陸编辑

广东省:漢族广府民系是广东省三大民系中的第一大民系,其人口所占比例近60%,聚居的地方占全省面积的1/3以上,即广州、佛山、东莞、博罗、中山、珠海、江门、肇庆、阳江、云浮、清远、英德、韶关、茂名、顺德、南海、番禺、龙门、增城、从化、花都、连州、阳山、连山、怀集、广宁、四会、三水、高要、云浮、高明、新兴、鹤山、封开、郁南、德庆、罗定、阳春、阳江、信宜、高州、化州、吴川、台山、开平、新会、恩平、惠州、惠东、河源、源城及斗门等。 非纯以广府人为主的县市13个,分别为广东粤东、粤西、粤北的韶关、湛江、深圳、海丰、陆丰、仁化、乐昌、英德、宝安、电白、遂溪、徐闻及廉江。

广西壮族自治区:广府人聚居的县市有30多个,即南宁、邕宁、横县、贵港、桂平、平南、藤县、梧州、玉林、北流、容县、博白、陆川、防城港、东兴、钦州、合浦、浦北、灵山、北海、苍梧、岑溪、昭平、蒙山、贺州、钟山、百色、崇左、扶绥、宁明、凭祥及龙州。

海南省:广府人聚居的县市有7个,即儋州、东方、乐东、琼中、三亚、昌江及文昌市铺前镇浦渔村。

港澳编辑

香港:使用粵語的廣府人佔壓倒性多數,原籍主要來自廣東的珠江三角洲一帶,如南番順四邑東莞寶安香山等,其人口所占比例超過60%。六七暴動後,香港政府欲統一中文語文,遂推動粵語廣州話在社會廣泛流通,很多原籍客家潮州福建的當地漢族居民,甚至江浙人山東人都逐漸改說廣府話

澳門:使用粵語的廣府人佔壓倒性多數,原籍客家閩南的居民普遍都會說廣府話

海外编辑

在西方国家和拉美国家(欧洲澳洲美洲)广府民系在华人社区占了多数。广府人在东南亚则占少數,在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缅甸菲律宾等国家均有分布。

在东南亚,广府人的城市属性很强,几乎都居住在大城市中心地带。在马来西亚,漢族广府人只占华裔族群的15%,人数居于闽南人和客家人之后,但是首都吉隆坡、连同中马四个州首府(怡保关丹芙蓉莎阿南)的华人社群皆以粤语为主流社交中文用语。在新加坡,广府人也大量集居在牛车水唐人街的城市中心地带。虽然新加坡政府强势推行了将近四十年华语运动,但是广府话在新加坡城市中心仍相当通行。根据新加坡政府人口普查,广府人在家里使用和传承祖籍方言——粤语的比率比其他华裔籍贯高出十多倍。在越南,广府话更是胡志明市华人的工商业用语,尤其是在堤岸区一带,其他华裔籍贯也被同化,改说广府话。在印尼,广府人也主要集居在首都和大城市中心地区。在菲律賓和柬埔寨,華裔广府人是繼闽南人後的第二大漢族社群。

基因编辑

有遺傳學遗研究显示,廣府民系是漢族父系,跟一部分漢族母系遗传, 一部分两千年長期雜居的南越部落原住民母系通婚成的一个民系[2][3]

据23魔方,广东汉族人有22%的O2a2b1a2-M117、16%的O1b1a1-PK4(目前也是壯侗語系及南亞語系人群的主流支系)、14%的O1a-M119,以及14%的O2a1-L127、8%的O2a2b1-M134*、7%的O2a2*-P201*、2%的O1b1*-F2320*等与汉族匹配度較好的單倍群。其中O2a2b1a2-M117在汉语族和藏缅语族之中都高频,缅甸的缅族中可达40%左右,在藏缅主要是CST1642支系;而广东的20%+的M117以Y7080、CTS5063、F2188三个晚近的蔟为主,其中前两个支系或与历史时期的北方移民无关,可能来自广西和湖北。[4]

全体汉族的常染色体之間的内部差异小于和其他民族之间的差异。[4]

以下为23魔方细分数据表:

23魔方细分数据[5]
广东 广西 备注
潮汕汉 客家汉 粤语汉
O2a2b O2a2b1a2-M117 23.5% 21.3% 18.8% 17.8% O2a2a-M188和M117的上游O2a2b-M164,在约18000年前分化[6]
O2a2a O2a2a-M188 7.5% 10.5% 8.6% 8.6% 该组比例在山東漢:3.5%、0.2%;在吉林汉:3.9%、0.2%;在河南漢:4.1%、0.3%
(M188)-M159 6.0% 5.5% 2.6% 1.2%
O1b O1b1a1

(PK4)

6% 11.4% 16.4% 20.2% 目前也是壯侗語系及南亞語系人群的主流支系,如越南京族(42%)[4]
O1b1a2

(Page59)

6% 1.7% 1.7% 0.6% 广东潮汕比例与山東漢(5.9%)、黑龙江汉(5.2%)、江苏洪巢(5.2%)接近
O1a-M119 17.3% 16.4% 15.7% 14.9% 浙江北吴(23.5%)、河北汉(4.7%)、菲律宾人(37.5%)、北京汉(15.6%)[7]

汉藏语族之中,单倍群O3(新O2)是最普遍的分子标记[4],而广府民系也不例外。[8] 反而,现代南方少数民族最普遍的单倍群O1b-M110、O2a1-M88跟O3d-M7在華南漢族中只占4%。即使漢族南北已经发生遗传漂变的疏远现象[9],广府人父系的69%與北方汉族一致[2][3]。研究顯示,大部份广东人的Y-染色體(父亲的祖先)是汉族[10][11],而母系30%與北方汉族相同,大部份广东人的mtDNA(母系祖先)是百越部落。[10][11]總體上广府人比较接近其他漢族。[2][3]只有讲廣西平话的人的汉人DNA較少,是真正的百越[12][13]

SNP编辑

针对中国十个省份、两大都市(北京上海)的汉族以及新加坡海外华人的全基因组SNP变异研究显示,汉族有南北走向的連續遺传梯度,而非南北隔分开。广东三大方言群体(潮汕、客家、粤语)的450 个样本与其他汉族一样沿南北走向分布,在这三個方言群体中,潮汕组与中部样本的差异最小,分布最南方的粤语组在 PCA 中处于最南端、Fst 值也与北方样本和南方样本的其余部分差异最大。而导致漢族南北差异的遺传变异比例较低。客家人和潮汕人在血统方面更接近中部省份,粤语人作为广东本地居民,与其他两组有一定遺传分化差异,與潮汕人从 9 世纪后期开始特别是在宋代期间由福建南迁的历史记录一致,漢族内部的全基因组snp南北差異结构與過去2000年中原住民由于战乱与饥荒而多次南迁的纪录吻合。[14]

另一项对11670名汉族妇女的低覆盖全基因组SNP变异研究显示,北方省份样本对西部欧亚大陆特别是北欧东欧群体的有亲和性,相对南方省份如四川和广东等几乎没有来自西伯利亚或欧亚大陆西部的亲和性,反而受到地理上相近的中国西南、东南少数民族的影响,如阿美族泰雅族傣族。广东的个体与其他群体相比表现出异常的分散性,不局限於特定的地理位置。汉族内部也存在着遗传结构差异,但遗传分化程度较低,例如福建或广东和北京之间的 Fst 值与西班牙人和英国人或法国人之间的差异程度大致相同,显示了中国内部持续的基因流动与历史上汉族多次因战争、入侵、扩张而形成的迁移浪潮一致。[15]

语言编辑

广府人主要语言为粤语。语文学研究显示,粤语可能有南越来源的字不多。[16][17]在一项对广州话南宁平话现代词汇和现代壮语的比较研究中,分别有215个和162个关系词被认为是前述两者的壮侗底层词。[18]

名人编辑

政治及軍事界编辑

清代及之前编辑

虞汜崔與之李昴英陳子壯黎遂球袁崇煥莊有恭駱秉章洪秀全洪仁玕馮雲山許應騤許應鑅鄧世昌

中華民國编辑

孫中山梁启超胡漢民朱執信汪精衛古應芬潘達微史堅如許崇智許崇灝胡毅生江孔殷陳公博李福林孫科陳濟棠陳友仁葉恭綽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黨和國家領導人

體育界编辑

奧運冠軍编辑

註釋编辑

  1. ^ 有別于广东本地三大族群中以客家语为母语的客家人及以闽语为母语的闽民系

参考文献编辑

  1. ^ Top 100 Languages by Population. www.davidpbrown.co.uk. 1996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9) (英语). 
  2. ^ 2.0 2.1 2.2 Wen, B.; Li, H.; Lu, D.; Song, X.; Zhang, F.; He, Y.; Li, F.; Gao, Y.; 等.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s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 (PDF). Nature. Sep 2004, 431 (7006): 302–5. PMID 15372031. doi:10.1038/nature0287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3-24). 
  3. ^ 3.0 3.1 3.2 Xue, Fuzhong; Wang, Yi; Xu, Shuhua; Zhang, Feng; Wen, Bo; Wu, Xuesen; Lu, Ming; Deka, Ranjan; Qian, Ji; 等. A spatial analysis of genetic structure of human populations in China reveals distinct difference between maternal and paternal lineages. Europe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8, 16 (6): 705–17. PMID 18212820. doi:10.1038/sj.ejhg.5201998. 
  4. ^ 4.0 4.1 4.2 4.3 23魔方. 汉族的主要基因构成如何? - 23魔方的回答 - 知乎. 
  5. ^ 23魔方. 【祖源资料】中国各省汉族男性的父系构成与差异. 2018. 
  6. ^ 严实, 等. Y chromosomes of 40% Chinese are descendants of three Neolithic super-grandfathers.. arXiv:1310.3897 . 
  7. ^ Kim SH et al 2011, High frequencies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O2b-SRY465 lineages in Korea: a genetic perspective on the peopling of Korea
  8. ^ Hurles, M; Sykes, B; Jobling, M; Forster, P. The Dual Origin of the Malagasy in Island Southeast Asia and East Africa: Evidence from Maternal and Paternal Lineage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5, 76 (5): 894–901. PMC 1199379 . PMID 15793703. doi:10.1086/430051. 
  9. ^ Chen, Jieming; Zheng, Houfeng; Bei, Jin-Xin; Sun, Liangdan; Jia, Wei-hua; Li, Tao; Zhang, Furen; Seielstad, Mark; Zeng, Yi-Xin; 等.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Han Chinese Population Revealed by Genome-wide SNP Vari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9, 85 (6): 775–85. PMC 2790583 . PMID 19944401. doi:10.1016/j.ajhg.2009.10.016. 
  10. ^ 10.0 10.1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Han Chinese Population Revealed by Genome-wide SNP Vari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9-12-11, 85 (6): 775–785. 
  11. ^ 11.0 11.1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 (PDF) (PDF).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3-24). 
  12. ^ Pinghua population as an exception of Han Chinese's coherent genetic structure. 自然期刊. 2008 [2009-11-23]. 
  13. ^ Cooley's anaemia among the tanka of South China, A.J.S. McFadzean, D. Todd[永久失效連結]. Tropicalmedandhygienejrnl.net. Retrieved on 2012-03-02.
  14. ^ Jieming Chen. Houfeng Zheng, Jin-Xin Bei, Liangdan Sun, Wei-hua Jia, Tao Li, Furen Zhang, Mark Seielstad, Yi-Xin Zeng, Xuejun Zhang, and Jianjun Liu.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Han Chinese Population Revealed by Genome-wide SNP Vari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9, 85 (6): 775-785. doi:10.1016/j.ajhg.2009.10.016. 
  15. ^ Charleston W K Chiang. Serghei Mangul, Christopher Robles, Sriram Sankararaman. A Comprehensive Map of Genetic Variation in the World’s Largest Ethnic Group—Han Chinese.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2018, 35 (11). doi:10.1093/molbev/msy170. 
  16. ^ 李敬忠:〈粵語中的百越語成分問題〉,《學術論壇(雙月刊)》,1991年5期,第65-72頁。ISSN:1004-4434.0.1991-05-012
  17. ^ Gan, Rui-Jing; Pan, Shang-Ling; Mustavich, Laura F.; Qin, Zhen-Dong; Cai, Xiao-Yun; Qian, Ji; Liu, Cheng-Wu; Peng, Jun-Hua; Li, Shi-Lin; Xu, Jie-Shun; Jin, Li; Li, Hui. Pinghua population as an exception of Han Chinese's coherent genetic structure.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Nature.com). 2008, 53 (4): 303–13. PMID 18270655. doi:10.1007/s10038-008-0250-x. 
  18. ^ 班, 弨. 论汉语中的台语底层. 民族出版社. 2006. ISBN 9787105075072.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