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慕輿根(?-360年),鮮卑人。十六國時期前燕折衝將軍、領軍將軍、太師。先後受前燕文明帝慕容皝、景昭帝慕容儁及幽皇帝慕容暐所重用。

目录

生平编辑

慕容皝時期编辑

咸康四年(338年),後趙石虎大舉進攻鮮卑慕容部,兵勢強勁慕容皝屬下諸城多有降者,慕容皝一度動搖欲放棄棘城。慕輿根勸諫慕容皝:“不要被石虎兵威說迷惑,要堅守棘城挫敵鋒芒以待戰局變化。”之後趙兵四面蟻附攻城,慕輿根等晝夜力戰終於擊退趙軍[1]

咸康五年(339年),慕輿根為折衝將軍與前軍師慕容評、廣威將軍慕容軍、蕩寇將軍慕輿泥襲擊後趙遼西,俘獲千餘家。後趙鎮遠將軍石成、積弩將軍呼延晃、建威將軍張支等追擊燕軍,慕輿根等擊敗追兵,斬呼延晃、張支二人首級[2]

建元二年(344年)二月,慕容皝親自將兵討伐宇文逸豆歸,以慕容翰為前鋒將軍,劉佩為副將;分命慕容軍、慕容恪慕容霸及慕輿根等率兵三路並進,攻克宇文氏都城紫蒙川等要地,大破宇文部[3]

永和二年(346年)正月,慕容皝派遣世子慕容儁帶領慕容軍、慕容恪、慕輿根等率領一萬七千名騎兵,奔襲扶餘國。慕輿根和眾多將領一樣,親冒矢石,大膽進擊,一舉攻克扶餘,成功俘虜扶餘王餘玄等五萬多人回國[4]

慕容儁時期编辑

永和五年(349年),石虎死後趙大亂,燕王慕容儁欲攻取中原因而爭取部下意見。慕輿根認為後趙內亂時機難得,同時燕國經過幾代招賢養民,務農訓兵國力已經充實,堅決主張進取中原[5]。翌年(350年),燕王慕容儁率領慕輿根等在追擊後趙征東將軍鄧桓於魯口時,遭到鄧桓部將鹿勃早反擊。鹿勃早率數千人夜襲燕軍,燕前鋒都督慕容霸​​部首先遭到襲擊,慕容霸奮力抵抗才使燕軍不致潰敗。鹿勃早攻勢甚銳燕王慕容俊一度準備撤軍避之,慕輿根勸止慕容儁後,親自發動反擊終於消滅敵軍後才引兵回薊[6]

永和八年(352年),身為殿中將軍的慕輿根先於五月參與圍攻鄴城冉魏殘餘勢力[7]。其後中山蘇林糾眾,起兵於無極,自稱天子。閏十月,燕王慕容儁派慕輿根前去助慕容恪作戰,斬殺蘇林[8]

昇平四年(360年),前燕景昭帝慕容儁病重,臨終時遺命大司馬慕容恪司空陽騖、司徒慕容評及領軍將軍慕輿根輔政[9]

慕容暐時期编辑

慕容暐即位後,便以慕容恪為太宰,讓他專攝朝政,而慕容評、陽騖和慕輿根則分別獲授太傅、太保及太師,參輔朝政。當時慕輿根自恃自己屢有戰功,顯得高傲自大,心中不服慕容恪。因此慕輿根打算作亂,初以可足渾太后干政煽動慕容恪謀反失敗[10],於是改向可足渾太后及慕容暐中傷慕容恪,想要他們誅殺慕容恪及慕容評。不過此時慕容暐卻信任慕容恪,勸止打算聽從的可足渾太后。及後慕容恪及慕容評密奏慕輿根罪狀,慕容暐於是命侍中皇甫真、右衞將軍傅顏等收捕慕輿根,並將其家人黨羽一併誅殺[11]

參考文獻编辑

  1. ^ 資治通鑑 卷九十六 晉紀十八》:戊子,趙兵進逼棘城。燕王皝欲出亡,帳下將慕輿根諫曰:「趙強我弱,大王一舉足則趙之氣勢遂成,使趙人收略國民,兵強谷足,不可復敵。竊意趙人正欲大王如此耳,奈何入其計中乎?今固守堅城,其勢百倍,縱其急攻,猶足支持,觀形察變,間出求利。如事之不濟,不失於走,奈何望風委去,為必亡之理乎!」皝乃止,然猶懼形於色。玄菟太守河間劉佩曰:「今強寇在外,眾心恟懼,事之安危,繫於一人。大王此際無所推委,當自強以厲將士,不宜示弱。事急矣,臣請出擊之,縱無大捷,足以安眾。」乃將敢死數百騎出沖趙兵,所向披靡,斬獲而還,於是士氣百倍。皝問計於封弈,對曰:「石虎凶虐已甚,民神共疾,禍敗之至,其何日之有!今空國遠來,攻守勢異,戎馬雖強,無能為患;頓兵積日,釁隙自生,但堅守以俟之耳。」皝意乃安。或說皝降,皝曰:「孤方取天下,何謂降也!」趙兵四面蟻附緣城,慕輿根等晝夜力戰,凡十餘日,趙兵不能克,壬辰,引退。皝遣其子恪帥二千騎追擊之,趙兵大敗,斬獲三萬餘級。趙諸軍皆棄甲逃潰,惟游擊將軍石閔一軍獨全。
  2. ^ 資治通鑑 卷九十六 晉紀十八》:燕前軍師慕容評、廣威將軍慕容軍、折衝將軍慕輿根、蕩寇將軍慕輿泥襲趙遼西,俘獲千餘家而去。趙鎮遠將軍石成、積弩將軍呼延晃、建威將軍張支等追之,評等與戰,斬晃、支首。
  3. ^ 資治通鑑 卷九十七 晉紀十九》:燕王皝與左司馬高詡謀伐宇文逸豆歸。詡曰:「宇文強盛,今不取,必為國患,伐之必克;然不利於將。」出而告人曰:「吾往必不返,然忠臣不避也。」於是皝自將伐逸豆歸。以慕容翰為前鋒將軍,劉佩副之;分命慕容軍、慕容恪、慕容霸及折衝將軍慕輿根將兵,三道並進。
  4. ^ 資治通鑑 卷九十七 晉紀十九》:初,夫餘居於鹿山,為百濟所侵,部落衰散,西徙近燕,而不設備。燕王皝遣世子俊帥慕容軍、慕容恪、慕輿根三將軍、萬七千騎襲夫餘。俊居中指授,軍事皆以任恪。遂拔夫餘,虜其王玄及部落五萬餘口而還。皝以玄為鎮軍將軍,妻以女。
  5. ^ 資治通鑑 卷九十八 晉紀二十》:折沖將軍慕輿根曰:“中國之民困于石氏之亂,咸思易主以救湯火之急,此千載一時,不可失也。自武宣王以來,招賢養民,務農訓兵,正俟今日。今時至不取,更複顧慮,豈天意未欲使海內平定邪,將大王不欲取天下也?”俊笑而從之。
  6. ^ 資治通鑑 卷九十八 晉紀二十》:甲子,俊使中部俟厘慕輿句督薊中留事,自將擊鄧恒于魯口。軍至清梁,恒將鹿勃早將數千人夜襲燕營,半已得入,先犯前鋒都督慕容霸,突入幕下,霸起奮擊,手殺十餘人,早不能進。由是燕軍得嚴,俊謂慕輿根曰:“賊鋒甚銳,宜且避之。”根正色曰:“我衆彼寡,力不相敵,故乘夜來戰,冀萬一獲利。今求賊得賊,正當擊之,複何所疑!王但安臥,臣等自爲王破之!”俊不能自安,內史李洪從俊出營外,屯高冢上。根帥左右精勇數百人從中牙直前擊早,李洪徐整騎隊還助之,早乃退走。衆軍追擊四十餘里,早僅以身免,所從士卒死亡略盡。俊引兵還薊。
  7. ^ 資治通鑑 卷九十九 晉紀二十一》:庚寅,燕王俊遣廣威將軍慕容軍、殿中將軍慕輿根、右司馬皇甫真等帥步騎二萬助慕容評攻鄴。
  8. ^ 資治通鑑 卷九十九 晉紀二十一》:丙戌,中山蘇林起兵於無極,自稱天子;恪自魯口還討林。閏月,戊子,燕王俊遣廣威將軍慕輿根助恪攻林,斬之。
  9. ^ 資治通鑑 卷一百零一 晉紀二十三》:春,正月,癸巳,燕主俊大閱於鄴,欲使大司馬恪、司空陽騖將之入寇;會疾篤,乃召恪、騖及司徒評、領軍將軍慕輿根等受遺詔輔政。甲午,卒。
  10. ^ 資治通鑑 卷一百零一 晉紀二十三》:二月,燕人尊可足渾後為皇太后。以太原王恪為太宰,專錄朝政;上庸王評為太傅,陽騖為太保,慕輿根為太師,參輔朝政。根性木強,自恃先朝勳舊,心不服恪,舉動倨傲。時太后可足渾氏頗預外事,根欲為亂,乃言於恪曰:「今主上幼沖,母后干政,殿下宜防意外之變,思有以自全。且定天下者,殿下之功也。兄亡弟及,古今成法,俟畢山陵,宜廢主上為王,殿下自踐尊位,以為大燕無窮之福。」恪曰:「公醉邪?何言之悖也!吾與公受先帝遺詔,雲何而遽有此議?」根愧謝而退。恪以告吳王垂,垂勸恪誅之。恪曰:「今新遭大喪,二鄰觀釁,而宰輔自相誅夷,恐乖遠近之望,且可忍之。」秘書臨皇甫真言於恪曰:「根本庸豎,過蒙先帝厚恩,引參顧命。而小人無識,自國哀已來,驕很日甚,將成禍亂。明公今日居周公之地,當為社稷深謀,早為之所。」恪不聽。
  11. ^ 資治通鑑 卷一百零一 晉紀二十三》:根又言於可足渾氏及燕主暐曰:「太宰、太傅將謀不軌,臣請帥禁兵以誅之。」可足渾氏將從之,暐曰:「二公,國之親賢,先帝選之,托以孤嫠,必不肯爾。安知非太師欲為亂也!」乃止。根又思戀東土,言於可足渾氏及暐曰:「今天下蕭條,外寇非一,國大憂深,不如還東。」恪聞之,乃與太傅評謀,密奏根罪狀,使右衛將軍傅顏就內省誅根,並其妻子、黨與。大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