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明石元二郎

大日本帝國陸軍大將、日治台灣第7任總督

明石元二郎(1864年9月1日-1919年10月24日),號柏蔭福岡藩博多大名町出身,日本陸軍大将台灣日治時期第7任總督,唯一一位於任內逝世及葬於台灣的總督。

明石元二郎
Akashi Motojiroh.jpg
明石元二郎戎装照
第7任台灣總督
任期
1918年6月6日-1919年10月24日
前任 安東貞美
继任 田健治郎
个人资料
性别
柏蔭
出生 1864年9月1日
古日本黑田藩
逝世 1919年10月24日(1919-10-24)(55歲)
 大日本帝国福岡縣
国籍  大日本帝国
儿女 長子明石元長,長孫明石元紹
学历 大学
母校 日本陸軍大學校
职业 政治家军事家
著作 『落花流水』(陸軍参謀本部に対する復命書)
军事背景
效忠 大日本帝国
服役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国陸軍
服役时间 1901年-1919年
军衔 大将
参战 日俄战争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明石 元二郎
假名 あかし もとじろう
平文式罗马字 Akashi Motojirō
明石元二郎鳥居及鎌田正威鳥居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登錄等級 歷史建築
登錄類別 牌坊
登錄公告日期 2011年8月30日
位置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臺北市中山區林森公園內
詳細登錄資料

生平编辑

背景编辑

日本元治元年(1864年)9月1日,生於日本福岡藩博多大名町。父親是黒田藩士明石助九郎,明石元二郎是明石助九郎的次男,母為壽子。

求學時期编辑

初入藩校修猷館(現在是福岡縣立修猷館高等學校)就讀,

明治16年(1883年),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

明治22年(1889年),從日本陸軍大學校畢業。

明治27年(1894年),派至德國留學,1895年回國,他曾隨軍來到台灣,後來擔任近衛師參謀。

日本駐外武官生涯编辑

明治34年(1901年),初任職日本駐法國公使館法语Ambassade du Japon en France陸軍武官

明治35年(1902年),轉任駐俄公使館武官。

明治37年(1904年),明石與布爾什維克黨領導人列寧,在列寧日內瓦的住處密會。明石提出日本帝國基於公義,願提供鉅額銀錢,援助列寧所領導的共產主義起義運動。列寧一開始表示「此為吃裏扒外,背叛祖國!」,拒絕接受。明石則反駁:「羅曼諾夫沙皇斯拉夫人;你是韃靼族加梅部落人少數民族借助友邦的力量,推翻暴君斯拉夫皇帝,怎能算是叛國?」這說辭說服了列寧,並使共產黨入主了俄國[來源請求]。此外、他也對率領芬蘭革命黨柯尼·希力亞客士Konni Zilliacus英语Konni Zilliacus (senior)),受俄國侵略各國的反抗人士、以及率領俄羅斯國內的革命政黨社会革命党(社會革命黨)的Evno Fishelevich Azef英语Yevno Azef等人進行資金援助、在俄羅斯國内的反戰、反政府運動火上加油,造成沙皇內憂外患,打擊俄羅斯繼續對日戰爭的決心。

明石的工作成績有:暗殺俄羅斯帝國內政大臣維亞切斯拉夫·馮·普勒韋、策動血腥星期日運動、戰艦波坦金號的叛亂等[來源請求]。明石的情報工作與後來俄羅斯革命的成功有很大關係。列寧亦提及此事:「真的感謝日本的明石大佐。想頒給他感謝狀。」因此、明石在日俄戰爭中、從各方面計劃使俄國政情不安、因而難以繼續作戰、對日本的勝利作出貢獻。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參謀次長長岡外史說:「明石一人可抵陸軍10個師團」。

日俄戰爭爆發時,明石(當時階級為大佐)已從俄國前往日本駐瑞典公使館瑞典语Japans ambassad i Stockholm,並以此為據點進行對俄情報活動[1]。由山縣有朋主持的参謀本部撥給當時金額100萬日圓,(當時日本政府一年的總預算約6億8千萬圓左右,一個臺灣工人日薪約是1圓)的工作資金,以策動俄羅斯革命

但據日本名城大學教授稻葉千晴的研究顯示,明石元二郎與列寧會面雖是事實,但卻無任何證據顯示列寧曾有如此的對話,且明石在歐洲的情報工作被俄羅斯帝國公安警察注意,但其反帝俄工作大半卻被認為是失敗的。[2][3][4]雖然稻葉對明石在歐洲的諜報成果持否定意見,但對明石在歐洲情報活動的組織化,及情報收集的質量俱優有高度的評價。[5]

台灣總督生涯编辑

大正7年(1918年)6月6日,日本政府指派出任第7任總督,於7月22日到任並於該月2日升任陸軍大將。

傳染病流行编辑

明石元二郎的任內,嚴重的傳染病不斷爆發。他抵達台灣的7月,爆發了嚴重的霍亂疫情,約有三千名的患者。隔年,又因來自中國的霍亂疫者,導致另一波的霍亂疫情,將近有四千名的台灣民眾死亡。此外,並有流行性腦汲髓膜炎的爆發。

1918年5月,西班牙流感首次侵襲台灣,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10月中旬後,先是日本內地傳出流感蔓延的消息,許多機關運作已受,內務省緊急派出防疫官,前往各地指導監督預防流感之事。10月底,第二波西班牙流感襲擊橫掃全台。28日,先是有軍人染上流感而送醫之事,至31日,台灣慶賀大正天皇壽誕時,更爆發出基隆公校(小學)師生270名患流感的事件,該月台北衛戌醫院入院109名的病患中,就有93位是流感病者,顯然流感已經散播開來,而且疫情並不在醫療體系的監控中。疫情迅速蔓延,死亡人數也節節升高,甚至還出現火葬場、喪葬用品一時不敷使用的情況。至12月中旬的統計,已經造成約77萬9000餘人染到惡性流感,死亡人數達到2萬5000餘人,比蔓延近20年的鼠疫死亡人數還多。此波流感死亡率約為3.3%,比美國地區的2.5%還高,也高過於日本全國的1.21%[6][7][8][9][10]

任內政績编辑

明石元二郎10個月內巡視全島各地,是歷任總督中罕見的紀錄。

明石可說是相當有心要在台灣展現其統治長才,他改革官制、三審制度,著手興建基隆至高雄縱貫道路等,鋪設海線縱貫鐵路。任內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將日本時代台灣最大規模的電力建設——日月潭水力發電計畫,以及當時亞洲最大的水庫——烏山頭水庫定案。在其任內頒佈台灣教育令、森林令等,大興職業教育,並廣設各級職業學校。他同時特別重視警察事務,改善警察的待遇並巡視地方6次。

 
已廢除的臺灣鐵路管理局宜蘭線三瓜子隧道。隧道口匾額上的草書「至誠動天地」為明石元二郎題字[11]

因為傳染病流感疫情,明石總督召開了醫學大會,11月3日的台灣醫學大會作成決議,建議停課,總督府方面於是緊急宣布台北各級學校於11月5日起停課五天,以避免學校這種學童聚集的地方,反而成為傳染的中心。到了1919年1月,疫情終於逐漸緩和。

雖有流感的威脅,明石依然勤奮的往來於日本內地和台灣各地。1919年5月,明石剛結束第二次東京出差的旅程返回台灣,馬上又出發往東台灣蘇澳、花蓮、台東,率領人員橫度海拔一千餘公尺的浸水營 古道至屏東枋寮。隔天卻又趕回台北開會,接見各廳廳長。明石馬不停蹄的南北奔波,增加了「西班牙流感」感染的機會。在6月底時,明石出現了發燒的症狀,但他並不以為意,依然繼續工作。不過至7月1日時,他卻突然因身體不適而無法參加晚宴,身體狀況也急轉直下。到了10月2日,明石的體溫上升到40.5度,在醫師的診療下,確定這個積極推動對抗流感措施的總督,也染上了流感並引發肺炎。4日,明石病情更是危急,幾乎陷入彌留的狀況,脈搏極淺且快,呼吸急促並有間歇性的咳嗽產生,還好在醫師的照料下度過難關。但經歷這場大病後,明石的體能和抵抗力已經被大幅削弱了。

逝世编辑

 
臺北市中山區林森公園內的明石元二郎鳥居鎌田正威鳥居。

大正8年(1919年)8月24日,明石元二郎成為首任台灣軍司令官。10月13日,明石元二郎因公務搭乘信濃丸船返回日本,在船上他先是有些感冒的症狀,過了三天病情又急遽惡化,還好病情一度好轉,明石總算抵達日本。但抵達日本後,明石虛弱的身體又衍生出腦溢血的情況,同年10月24日病逝於日本故鄉福岡縣,是唯一一位在任期中死亡的總督。

大正8年(1919年),遵照其遺言“如果吾身有任何萬一之事,定要葬於台灣”,遺體由日本福岡運回臺灣,葬於台北三板橋日本人公墓(位於今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公園),法名少林院殿柏蔭自得大居士,是唯一一位埋骨於台灣的總督。

但在二戰後,墓園被大量的國民政府難民和臨時建築所掩蓋。直到1997年台北市政府強制收回林森北路附近被居民長期占據的市地,在抗爭及拆除大批違建時,人們才發現雜亂的違章建築區裡隱藏著一座被人遺忘的台灣總督墳墓。

1999年,因公園興建而遷葬於臺北縣三芝鄉(今新北市三芝區)福音山基督教墓地。

評價编辑

影響编辑

著書编辑

  • 『落花流水:明石元二郎大將遺稿』(陸軍参謀本部に対する復命書)

影視文化编辑

2006年東映製作之超級戰隊系列年度作品轟轟戰隊冒險者的隊長冒險紅,其姓名延伸自明石元二郎。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書目
引用
  1. ^ (日文)吉武信彦. 日本・北欧政治関係の史的展開 (pdf). 地域政策研究. 2000-07, 第3卷: 頁26. 
  2. ^ 今井公雄「大国ロシアを震撼させた陰の将軍」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歴史群像シリーズ(日露戦争)』24 1991年(平成3年)6月
  3. ^ 『明石工作 謀略の日露戦争』丸善ライブラリー 1995年(平成7年)
  4. ^ 秦郁彦「明石元二郎の破壊活動は失敗した」『明治・大正・昭和30の「真実」』文藝春秋 2003年(平成15年)8月
  5. ^ 稻葉千晴「スウェーデンに於ける日本の工作は失敗だったか~」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5-16.北歐文化協会 2000年(平成12年)12月
  6. ^ 〈惡性感冒猖獗〉,《台灣日日新報》大正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五版。
  7. ^ 〈熱病兵飛出病院〉,《台灣日日新報》大正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六版。
  8. ^ 〈基隆の惡性感冒猖獗〉,《台灣日日新報》大正七年十一月一日,五版。
  9. ^ 〈感冒と衛戍醫院〉,《台灣日日新報》大正七年十一月一日,五版
  10. ^ 〈附錄〉,《台灣醫學會雜誌》206/207(1920年2月),頁附1。
  11. ^ 臺灣鐵路管理局介紹
  12. ^ 12.0 12.1 《堪比20万大军:揭日俄战争日本取胜关键人物》. 环球时报. [2011年6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6月26日) (中文(简体)‎).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安東貞美
台灣總督台灣守備隊司令官
(任內改為台灣軍司令官

1918年6月6日-1919年10月24日
繼任:
田健治郎(台灣總督)
柴五郎(台灣軍司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