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智淵(1990年1月21日),台中市人、國民陣線運動社會運動推動者。活躍各社會抗爭活動,如919嗆馬大遊行[1]野草莓學運中興大學嗆胡事件[2]等。

楊智淵
YANG ZHI-YUAN 2010.jpg
台灣社運人士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90年1月21日
 中華民國台中市
政党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2008-2009)
台灣民族黨(2011年至今)
一邊一國行動黨(2019年至今)

生平编辑

楊智淵出生於台中,來自於一個由本省人外省人共同組織的家庭,畢業於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由於其外公是參加過抗日戰爭徐蚌會戰的國軍底層軍官,據傳其曾多次自稱為蔣中正的信徒。另一方面他的曾祖父又是參加日本太平洋戰爭犧牲在南洋的台籍士兵。

然而,在楊智淵成長的過程中,正好是陳水扁總統推動本土化教育最激烈的時代。受到周遭同年齡層學生的影響,認為若一個政黨無法對自己腳下踩著的土地,乃至於周遭的人民產生歸屬感,早晚有一天會被歷史所淘汰。

但是,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讓楊智淵對民進黨感到十分失望。因此,被夾在泛藍陣營泛綠陣營中,難以避免的對中華民國的民主制度產生質疑,並認為西方人所信仰的意識形態,未必符合包括台灣在內的華人社會。

急於找尋一個既能為泛藍陣營接受,又能為泛綠陣營滿意的意識形態,而認定唯有國家社會主義才能夠拯救海峽兩岸的華人社會。

楊智淵在2008年參與民進黨一年後,由於發現泛綠陣營泛藍陣營在國家意識上的巨大差距,離開民進黨沉潛多年後,針對中華民國內部本身存在的國家認同以及政治團體政治光譜問題上,於2016年提出「國家至上、第三位置、堅決反共、抵禦外侮」的口號。

2019年楊智淵接任台灣民族黨副主席。

2019年10月14日楊智淵以雙重黨籍身分宣布代表一邊一國行動黨參選2020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新北市第九選舉區永和區立法委員。

政治活動經歷编辑

國家社會主義學會编辑

1997年底,一群不滿藍綠鬥爭撕裂台灣社會的大學生與中學生於網路上成立了一個名為國家社會主義學會右翼政治團體,仍在中學讀書的楊智淵於2006年成為了該社團在台中地區的活躍份子。

國家社會主義學會打著「台灣人民請跟隨國家社會主義學会這些志士們的腳步,當前鋒、作後衛,創造一個嶄新的時代、拋去顏色的枷鎖,揮灑屬於我們人生的色彩吧!」的口號,以追求新加坡的政治清明、北歐的福利制度與南韓國會調查權為宗旨。

這個團體很快就吸引了許多關心政治的網友加入,發展到了一個擁有八百人,實力不可低估的網路組織。到了2007年,就連向內政部申請成立正式政黨的構想,都已經在網路上被提了出來。然而,激進的言論也隨著不同背景的成員入會而日益增多,迫使以色列駐台代表處不得不出面關切。最後,包括美聯社、路透社與德國明鏡週刊等歐美媒體也對此事做了深入報導。

此時,身為台中地方支部成員的楊智淵,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由倒萬字到閃電―台灣納粹組織標誌的由來》的文章,對納粹德國的歷史與思想進行了猛烈批判,同時也藉由強調國社主義與納粹主義的不同。最後,國家社會主義學會實體化的構想在輿論的反對下煙消雲散。

野草莓學運编辑

民進黨於2008年失去執政權後,開始在蔡英文的帶領下,當時就讀於私立中山醫學大學台灣語文學系的楊智淵,在青年發展部主任趙天麟的提拔下,於當年9月1日獲邀出任任期一年的民進黨中央黨部暨台灣青年志工隊校園青年駐校代表。

在接下來11月到12月之間的野草莓學運中,順勢掌握了青年學生反共情緒的楊智淵,以野草苺運動中區初期總召集人的身份組織了台灣中部地區的抗議行動。11月9日,中部地區的野草莓青年在楊智淵的帶領下,於台中市市民廣場上響應遍地開花,發起了大規模的靜坐抗議活動。

雖然這起靜坐活動強調沒有任何黨派的介入,不過根據長年在中部地區活動的新黨人士鍾佑林先生調查,楊智淵的背後已經有了謝長廷的新文化基金會支持。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楊智淵正式為了泛綠陣營的一份子。

市民廣場的行動結束後,楊智淵又率領二十多名學生於11月24日搭乘遊覽車北上,響應總統府前的靜坐抗議活動。經過了在野草莓學運的表現以後,楊智淵逐漸的被視為中部地區最有前途的綠色青年。

鷹社编辑

野草莓運動中闖出名堂後,楊智淵持續積極參與獨派陣營的活動,並且在2009年5月參加517遊行前夕發文發表了流血宣言,而遭到警方注意。當天楊智淵帶領鷹社成員在人群中穿梭,聯合蔡丁貴教授一起號召持續靜坐,因此與民進黨主流派開始產生裂痕,並遭到國安單位及警方關注。

出於證明自己對思想的真實性,楊智淵主張以行動手段與馬英九執政下的政府進行對抗,其激進的程度顯然能與台北的學運領袖如林飛帆陳為廷等人並駕齊驅的。

轉入中興大學歷史系就讀的楊智淵於2010年3月,陪同亞洲大學生物資訊系三年級學生鄭皓友一同出現在國民黨籍的台中市市長胡志強的演講場合上,鄭皓友以公開亮刀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訴求,再度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此後楊智淵入伍服役,在陸軍擔任下士的職務,於2010年退伍,於2016年晉升陸軍備役中士。

2012年,楊智淵在黃華的邀請下,出任台灣民族黨中央評議委員職務,一方面也繼續利用自己在鷹社的影響力,推動運動路線。在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中,楊智淵曾經身穿軍裝,帶領著一群獨派支持者到國民黨台中市黨部前抗議,表達了主張重審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立場。

另外一方面,楊智淵在2014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率領鷹社成員為台灣團結聯盟出身的彰化縣長候選人黃文玲助選。

919嗆馬大遊行编辑

2009年9月19日,為表示對馬政府救災不力的不滿,國內本土藝文團體及社團組成的「嗆馬俱樂部」上網號召群眾,於19日下午穿著睡衣街頭嗆馬,主題為「無能、停薪、反官僚~台灣公民站起來」,為象徵土石流嚴重,抗議民眾將穿睡衣上街逃命,表達馬政府不顧台灣民眾生命危險。總指揮楊智淵指出,919除訴求馬英九自動停薪之外,也會拜會親民黨、台聯黨、民進黨等在野黨尋求支持,希望遊行時能呈現「萬人嘲諷藝術」。

「嗆馬俱樂部」強調,此遊行無關藍綠,是一個真正讓全民發聲的遊行,而為了哀悼因八八水災喪生的同胞,晚會中將進行靜坐默哀,除此之外,現場還將設置人民論壇,讓民眾上台暢所欲言,後約有千餘人參加。[3]

中興大學嗆胡事件编辑

2010年3月16日,台中市長胡志強應邀參加中興大學舉辦的「ECFA」相關議題研討會,先后遭楊智淵與另一名亚洲大学生物资讯学系学生郑皓友嗆聲,在与趋前制止的工作人员拉扯时,後者被发现携有美工刀,校方因此报警处理。楊智淵表示媒體竟然可以不分青紅皂白的報導說鄭同學亮出美工刀,像是恐怖分子一般,簡直荒謬,甚至可以說是抹黑。

楊智淵還原當時的情況說,在胡志強要演講前,台中縣長黃仲生也出席,還特別介紹胡志強是一位「英明的領袖」,應該選出胡志強來治理大台中;接著胡志強大談ECFA,楊對於這樣場合大談選舉和政令,感到不妥,於是強行發言:「ECFA既然這麼好,為什麼不公投?」胡志強則在台上表示:「先讓我說完」楊道:「你們這些政治人物說完就走了,誰來回答我問題」胡再道:「這是我的時間,先讓我講完,我等等台下回答你。」楊智淵未再發言[4]

不過,就在胡志強致詞結束,開幕儀式結束,一行人準備離開時,另一名戴口罩及手套的亞洲大學學生鄭皓友突然衝到前面,激動高聲對著胡、黃等人喊「賣台奸」,連喊數聲後,胡志強回應「我沒有」,學生又高聲質問「你不愛台灣」、「你憑什麼出賣台灣」,「你為什麼和陳雲林出賣台灣」。

現場陷入一陣混亂,胡志強一行人趕緊往外走,興大校友中心職員楊世聖及市長隨扈等人圍在鄭皓友身邊,不讓他趨近胡志強等人。楊世聖指出,後來他看到鄭生伸手到口袋拿出美工刀,趕緊大喊「他有刀」,一旁眾人有的趕緊後退,他則是趕忙架住鄭生,鄭生則不斷掙扎說「我沒有,我又沒有做什麼事。」後被帶往警局偵辦。

「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台灣獨立!」這是人權鬥士鄭南榕生平講過的一句名言。

1988年12月10日,自由時代周刊刊登許世楷教授(前駐日代表)所撰寫之「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隔年1月21日,周刊負責人鄭南榕接到涉嫌叛亂的法院傳票,他為了堅持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理念,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4月7日清晨,在國民黨軍警荷槍實彈、重重包圍,強行攻打自由時代周刊雜誌社之下,鄭南榕燃起熾熱的烈火,為其所堅持的言論自由理念殉道了。

在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殉道將近21周年之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台中分部特別邀請撰寫「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的作者—前駐日代表許世楷教授與新世代楊斯棓醫師、大學生楊智淵一起於追思會中探討鄭南榕所堅持的言論自由VS.校園民主議題,是別具意義的一場演講會。

楊智淵雖然只是一位大學生,但是他認同鄭南榕,因為他也有一半的外省血統。他說,鄭南榕是外省人(福建人),但是他認同台灣,就是台灣人。而自己一直在台中、台灣這塊土地上奮鬥。

對於前些日子,楊智淵與另一位鄭同學在胡志強演講中的所謂「亮刀事件」,他特別在會中澄清,他強調,媒體竟然可以不分青紅皂白的報導說鄭同學亮出美工刀,像是恐怖分子一般,簡直荒謬,甚至可以說是抹黑。

楊智淵還原當時的情況說,在胡志強要演講前,台中縣長黃仲生也出席,還特別介紹胡志強是一位「英明的領袖」,應該選出胡志強來治理大台中;接著胡志強大談ECFA,楊對於這樣場合大談選舉和政令,感到不妥,於是強行發言:「ECFA既然這麼好,為什麼不公投?」胡志強則在台上表示:「這是我的時間,讓我講完。」楊智淵也認應予尊重,未再發言。

但是家中經營螺絲釘進出口生意的興大鄭同學,對ECFA特別關心,因而接著喊出「出賣台灣」的抗議聲音,結果一群行政人員立即蜂擁而上抱住他,並開始搜身,拿出一把美工刀,就大喊著「伊亮刀」,讓鄭同學百口莫辯;胡志強隨後也坐順風車,表示原諒鄭同學。

可惜鄭同學就這樣在媒體的塑造下,變成暴力分子。

楊智淵要在場人士想想,鄭同學當時還戴著機車手套,怎麼可能推出美工刀的刀片?

媒體的一片倒抹黑還不夠,胡志強還對外宣稱:「我的臉還好沒被劃花,我的命還在……」,簡直是利用一個學生的單純抗議行動,來凸顯自己。沒有正義的媒體,沒有正義的政客,台灣如何會有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楊智淵因此呼籲,台灣人要有正義感,台灣人要學習鄭南榕的精神。

這項追思會所代表的正是一種傳承,21年前鄭南榕為了堅持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理念,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1989年4月7日鄭南榕燃起熾熱烈火,為其所堅持的言論自由理念殉道。

[5]

326公民行動聯盟编辑

2014年3月26日(太陽花學運期間),台中市有數十名民眾組成「326公民行動聯盟」,由楊智淵擔任總召集人, 上午到國民黨台中市黨部前抗議,發表嚴厲譴責要求政府徹底退回服貿協議,同時也要求馬英九總統下台負責, 抗議民眾手上拿著標語擺起桌子發起連署,用靜坐的方式,持續不斷對國民黨市黨部表達訴求。

當天國民黨市黨部一整個上午大門深鎖沒有營業,倒是警方派遣大批警力,以維持市黨部周遭的秩序。

楊智淵對採訪記者表示:「反對服貿不只是學生的事情,是全國人民。」、「第一點要求馬英九下台,建立全民政府,第二點要求徹底退回服貿,並逐條審核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政黨合理性。」、「馬政權用水柱去噴灑,用鎮暴警察去鎮壓,想要把學生,跟人民的聲音壓下來,從這個地方就突顯出了,這個政府的獨裁本質。」等言論。

現場有許多民眾趕來聲援,有一位母親說,看到孩子被打得頭破血流,讓她很心疼,很暴力。[6]

國民陣線编辑

2017年1月21日,楊智淵在網路社群Facebook以「國家至上」、「第三位置」、「行動主義」的核心理念,號召網友成立運動組織,並宣稱西門町是台灣政治運動的天王山,如果要做真正的救國運動,必從西門町開始,宣稱要團結國家、堅決自主、抵禦外侮。楊智淵本人也號召群眾到西門町展開抗爭活動,並宣稱:「我們要喚醒國民的榮譽感、愛國心,用愛國心取代統獨!反對媚日!反對台灣民政府!捍衛釣魚台主權!修正一例一休!中華民國如果夠好,就沒有台獨市場;中華民國如果不夠好,台灣人有追求自己權力的自由。世界華人團結,不必賠上國家。帝國主義列強,只有中共意欲併吞台灣。台灣人、中華民國要有尊嚴的面對世界、兩岸。兩岸和平,對等尊嚴。」[7]

台灣民族黨、一邊一國行動黨编辑

2019年楊智淵自台灣民族黨由評議委員、副祕書長升至副主席。

2019年10月14日楊智淵以雙重黨籍身分宣布代表一邊一國行動黨參選2020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新北市第九選舉區永和區立法委員。

政治理念编辑

基層社會出生的楊智淵,與大多數打著民主與自由口號的台獨人士不同之處,是在於楊智淵公然的表達了自己對自由主義的厭惡,認為有在一個走集體主義,甚至於強人領導下,台灣才有可能完成復興的理想。他始終認為,在缺乏一個政治強人的情況下,台灣人民只能如同羔羊般的任人宰割。

不過,楊智淵與傳統獨派最關鍵的不同之處,有可能還是在於他心中還存在著中華民族主義情緒,認為中華民國或者即便成立了一個與中國互不隸屬的台灣共和國,海峽兩岸的華人也沒有交戰的必要,而是應該要聯合起來,統一並不一定是華人世界共同崛起的最好方式,又有時他宣稱蔣公曾多次說「建國」乃因中華民國從未正常化,應該要重新建立新的統合台灣人意識的國家。

雖然有著希望帶領台灣走向自主,並以之為樞紐全團結世界華人的偉大理想,然而在手段上楊智淵又是一個極度的現實主義者。根據所得到的各方面消息分析透露,楊智淵與林飛帆、陳為廷等所謂學生運動領袖最大不同的一點在於,其所追求的從來就不是名與利,而是實現自己獨立台灣的偉大理想,因此他不只「難以收買」,同時也「難以駕馭」,因而最後不可避免的與以選舉為主要取向的民進黨漸行漸遠。

楊智淵曾說:「一切運用在乎個人,主義是死的,運用與延伸的人是活的、是有彈性的。」

2017年8月份,楊智淵在西門町街頭,以政治團體國民陣線領袖的身分發表演說,表示無論藍綠統獨都是我國國民,共同享有中華民國台灣的民主自由,且我國經濟、建設都是由來自不同理念的人們所建立起來,縱使藍綠不合,最後還是用和平投票的方式選舉出公職人員。

因此,不分藍綠、政治立場只要非支持媚外,都應該團結在一面旗幟下,共同抵禦外敵的侵略,強調支持兩岸和平,但必須是國與國對等尊重,並主張以全體國民利益福祉尊嚴為最優先考量[8]

國家至上、第三位置、台華共生编辑

楊智淵在2008年參與泛綠陣營一年後,由於發現泛綠陣營泛藍陣營在國家意識上的巨大差距,沉潛多年後,針對中華民國內部本身存在的國家認同以及政治團體政治光譜問題上,提出「國家至上、第三位置、堅決自主、抵禦外侮」的口號。

楊智淵認為,當今中華民國國家認同上的錯亂是國家衰弱的根本原因,經過多年思考提出用愛國心取代統獨的方針。認為國家的根基來自於人民,台灣人有權利選擇是否要延續中華民國,但是這只能是中華民國人民的權力,而不能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世界其它外國勢力的左右,而國人決定是否延續中華民國之前,應當以中華民國為我們的國家,強調國家至上、尊重並且愛護國家象徵,關於部份台獨團體火燒中華民國國旗的行為,楊智淵都認為不當。

並且在針對台灣意識形態的左右上,楊智淵提出三維立體的第三位置主義,宣稱國民陣線的意識形態佔在國家利益至上的制高點上,既不再左翼也不在右翼,而是其上的第三位置。

其認為無論是統或是獨,台灣都是最重要的核心基地,主張強化人民對國家的認同感,只有團結又強大的台灣,追求國際地位不受列強打壓,中華民國只有先能獨立於世界之上,才能影響整個華人世界,以此為基礎,楊智淵提出統獨聯合共同捍衛國家。統一或是華獨、台獨主張,都是過時而不具彈性的思維模式,現今的台灣需要具有彈性的階段性主張,才有實踐也才具有發展性。

對中國的態度编辑

對中國的態度,應該是楊智淵與傳統獨派最大的不同之處,因為楊智淵在民族主義上的看法。他相信台灣與中國大陸的合作,是有一定程度需要的。其認為台灣應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並推動中國民主化。

自稱為反共主義者的楊智淵,在面對中共還有台灣統派人士時顯得很有彈性,並不避諱出席他們的活動。

楊智淵認為,中國應該被當作台灣朋友而不是敵人,認為中華民國要從日本手中奪回對釣魚台列嶼的控制權,認為台灣人應該把自己當作帶領亞洲華人的領頭羊。

爭議编辑

2015年楊智淵被發現擔任「中華民國三民主義青年團」代理團長,同時擔任「台灣民族黨」以及台獨社團「鷹社」的要職,因此為人質疑其真實意識形態、政治主張究係如何。同時,該「中華民國三民主義青年團」於其官網中自稱係為原「三民主義青年團」於民國101年復團,並於之後更於現名。然原三民主義青年團業已於民國36年解散,並併入中國國民黨。同時,中華民國內政部民政司公布的全國性政治團體名冊,亦未見該「中華民國三民主義青年團」列於其中。楊智淵於2015年5月因台灣意識的立場與三青團部分團員出現辯論,其中時任三青團長的的港人黃俊森因為繼續支持楊智淵的理念所以被迫下台。

雖然在深綠政黨台灣民族黨內擔任中央評議委員,後又任副主席,並且堅守反共理念,卻在旺報記者許劍虹的穿針引線下與急統政黨中華統一促進黨的關係也有交往,曾經隨該黨一同參訪上海,並獲得官員接見,統促黨甚至希望楊智淵來參選統促黨2015年的不分區立法委員,但楊智淵卻又拒絕,並且在出訪中國時嚴正的質詢了接待的南京市長與上海市副市長的統戰政策,強調台灣人民追求自主的意志跟台灣絕對不可能被統一,讓中共跟統促黨非常難堪。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