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港漂」(英语:Hong Kong drifter),泛指中國內地香港求學或求職的群體,通常是大學本科學歷或以上的留學生或留港工作的專才

在「港漂」一詞出現之前,內地青年離鄉別井到北京漂泊被稱為「北漂」、到上海被稱為「上漂」。

目录

歷史编辑

1998年,香港賽馬會以一億港元資助首批數十名內地高考生赴升學。[1]

1999年,香港特區政府放寬了非本地學生來港就讀的入境政策,讓內地學生來港就讀全日制學士學位課程。

2001年香港頒布了「在本地院校取得學士學位或以上程度的內地學生來港就業安排」。

2003年,政府推行包括「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在內的多項人才引進政策,同時不斷擴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八間大學非本地生的招收比例。

2008年進一步推出「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Immigration Arrangements for Non-local Graduates (IANG)),為內地來港畢業生提供無門檻留港 12個月的優惠條件,而應屆非本地畢業生更毋須在提出申請時已覓得工作,種種逗留條件限制放寬,吸引不少內地學生畢業後留港發展。

文化衝突與矛盾编辑

自2003年起,獲批入境的「港漂」數目累計超過16萬內地人士到香港讀書及工作,而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發表的 2011年人口普查報告,估計約一半獲批「港漂」完成學業後選擇留港發展。[2]

有人選擇香港住滿七年,成為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落地生根;有人無法融入本土的生活,在生活習慣、言語、居住環境、充滿矛盾與挑戰。[3]

社區鄰里

大圍名城[4]沙田沙田中心紅磡黃埔花園深水埗都是港漂聚居的地方。港漂聚居的屋苑有一定人口是以普通話作為母語,他們將中國內地的文化甚至內地小區的生活模式帶來香港的社區,與本地人社區鄰里之間存在不少文化上的衝突。

教育資源

「港漂」被質疑「分薄」香港的教育資源,搶工作,令香港本地大學「內地化」,[5]部分本地人關注要求減收內地生,保障本地人升學和就業。

多間大學學生會被指赤化

2011年,嶺南大學學生會該屆唯一候選內閣「燎聲」,主席廖維懿公開承認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後,其他內閣成員呼籲學生投反對票及白票,令他們落選。

同年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3個候選內閣中,均有成員被指是內地共青團員,其中1號內閣「百匯城川」,多達4名內地生被指是團員,掀起赤化風波。

2013年2月6日,香港大學學生會多名成員被揭發與親北京紅色學生組織「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TSA)關係密切。 [6]

人數持續下降趨勢编辑

近年由於中港矛盾爆發,2014年雨傘革命社會運動發生、加上政治經濟不明朗因素,潛在的中港兩地文化差異等問題,以及內地急速發展,自2015年,選擇留港就業的「港漂」已大幅減少。[7]

根據《香港集思會》機構2013年研究報告指出,隨著內地經濟起飛、香港的薪酬待遇對「港漂」已不如從前吸引,香港相對自由、民主、公平的社會,有新聞、言論、集會等自由,多元文化氣息及生活環境,才是留學及工作人士留下的主要原因。[8]

2015年,《北青報》以引述香港大學中國事務總監黃依倩指,近3年該校的申請數量在1萬至1.2萬之間。報道指,港大2013年接獲申請12,540份,到2014年則降至僅逾萬人申請;浸大的申請在2012年為5,000多份,2013年為4,800多份,2014年降至約3,800份,持續減少。[9]

2016年有8,611名大陸居民成功申請留港就業,數字已從2014年約萬人的高位回落。有調查指逾七成「港漂」不打算在港長期發展,認為大陸發展和晉升機會較佳。 [10]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2014年,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電影及電視高級文憑畢業生黃天城,拍攝劇情短片《港漂》取得藝術發展局主辦的「鮮浪潮2014-國際短片展」本地短片創作比賽學生組「最佳劇本獎」。影片其後於「法國康城電影節」短片角 (Short Film Corner, Festival de Cannes) 放映。[11]

2015年,中國內地與香港合拍3D電影華麗上班族》中,湯唯飾演一名「港漂」。

2016年,中國電影《港漂》由廈門市元角度影視傳媒有限公司投資拍攝,編劇為李永超、陈阳。

參考编辑

另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