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遊兵

明代萬曆汛守澎湖的船隊,1597設立,1616年裁撤

澎湖遊兵[a]明朝奏書多作彭湖遊,是明朝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簡稱福建布政司)因海防目的派往澎湖海域巡邏的兵船軍伍。澎湖遊兵初設於萬曆廿五年(1597年),一年汛防澎湖兩次,分作春汛(約三個月)和冬汛(約兩個月),汛期結束歸返福建沿岸的水寨。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間,澎湖遊兵整併入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泉州府浯嶼水寨,改制成浯彭遊兵[1]:182, 236

草撇船圖(哨船),出自《古今圖書集成》。
海滄船圖(冬船),出自《古今圖書集成》。
開浪船圖(鳥船),出自《古今圖書集成》。

淵源编辑

公元1368年,朱元璋應天府(今南京)登基,國號「大明」,年號洪武,史稱明太祖。朱元璋在即位之初,不僅國土北方尚有蒙古(史稱北元)殘餘勢力,海外有倭寇進犯沿海地區,外兼方國珍張士誠等餘黨亦逃亡海上,明初政局可謂動盪不安,朱元璋基於種種因素的考量,最遲於洪武四年(1371年)下令「禁民不得私出海」,頒定「海禁」國策。[2][1]:14-18

福建海防编辑

 
福建沿海與諸島嶼地圖。

洪武初年,明朝政府為對付倭寇[b],設「備倭官」,各沿海各地建置衛所駐防,也擬定大量建造海舟,按籍抽兵,派兵巡海等計畫。朱元璋為徹底杜絕國人與倭寇私下勾結,更於洪武二十年(1387年)厲行「墟地徙民」政策,將浙江福建廣東沿海三地的瀕海或者近海諸島上的居民強迫遷入內地居住,島嶼百姓全數淨空(包括原住彭湖島居民[c],福建唯二沒被執行「墟地徙民」的島嶼是金門嶼廈門嶼[d][1]:113),佈置如指揮衛、砦壘、弓兵所、水寨等海防措施。[3][4][1]:18-30

明代軍制為「衛所兵制」;州、縣級設「所」,而府級設「衛」,一衛大致為5600人,另有千戶所(1200人)和百戶所(120人)之編制,每百戶所設「總旗」二、「小旗」一,其中一總旗為50人、一小旗為10人。各地方的衛所軍隊,由所屬省份的都指揮使司(都司)管轄。[4]:255

明代福建布政司在軍事上的佈署,多出於周德興之擘畫。洪武20年(1387年),周德興奉命來福建,便在沿海設置五個軍衛[e],以及十座守禦千戶所,並為彌補陸上海防不足之處,又在近海列島另外設置「水寨[f]」,負責海上巡邏之任務,以「軍衛所」和「水寨」建構起陸地與海洋兩道防線。[1]:26-29

關於明代「水寨」,有明一代總計在福建設有五座水寨,明清史書多載作「五寨」或「五水寨」,若照地理位置由北至南分佈,分別是福寧州「烽火門水寨」、福州府「小埕水寨」、興化府「南日水寨」、泉州府「浯嶼水寨」以及漳州府「銅山水寨」。[5][1]:270

遊兵编辑

「遊兵」並非明代水師部隊的正式名稱,其泛指在特定海域中執行往來巡邏以及機動戰備任務的船隊代稱。「遊兵」一詞源自兵法上的概念,此種部隊型態最遲不會於嘉靖中期,明代水師便有遊兵出現,漸成常態,遊兵在奏書多作「浯銅遊」、「海壇遊」或「彭湖遊」等。[1]:125

遊兵組成多從各水寨中抽調兵船而成,當時海防部署多以季風作為汛期的勤務規劃,主要分成春、冬汛期(又稱春、秋汛期),合計五個月。通常而言,水寨內的兵船逢汛期離寨赴往各處汛防,非汛期則回寨留守。倭寇艦隊多趁非汛期乘南風而至,故夏季侵擾次數較為頻繁,所以軍隊在非汛期間固守沿岸水寨。[1]:119

澎湖遊兵编辑

初設编辑

萬曆二十年(1592年),日本豐臣秀吉兵發朝鮮,朝鮮時屬大明的藩屬,萬曆皇帝朱翊鈞派兵馳援,因恐日軍趁隙侵犯東南海域,當局首度在彭湖(澎湖舊名)佈署兵力[1],此次戰爭在大明、日本雙方會談之後,暫於萬曆廿一年(1593年)告一段落。[6][7]

萬曆廿五年(1597年),豐臣秀吉再度攻打朝鮮,大明帝國為履行宗主國職責,再度出兵迎戰日本軍隊。[7][8]該年冬天,明政府因應日軍可能會大舉入侵福建海域,動員大量船隊戍防彭湖,派遣「名色把總」一員做指揮官,率領冬、鳥型兵船共20艘,乘八百餘員的軍兵分為前、後、左、右四哨來彭湖海域汛防,此為初設澎湖遊兵之始。[1]:184-185

指揮官编辑

遊兵指揮官職稱「把總」,把總在明代編制為中下級武官,受福建南路參將制約管轄。把總根據不同職務,尚有「欽依把總」和「名色把總」之分。「欽依把總」為循正規武舉途徑出身,在福建的水寨多由「欽依把總」擔任指揮官,代表人物如沈有容(浯嶼水寨指揮官,領「欽依」銜);「名色把總」則多由省級單位差委,在下屬之中挑選任命,遊兵部隊的指揮官多屬此「名色把總」出身,其中包含澎湖遊兵。[1]:189-190

澎湖遊兵把總位階不高,方志記載無多,袁業泗漳州府志》僅收錄萬曆廿五年(1597年)至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間出任把總名單:林彥鍾謝夢彩黃應龍林士角高克萃管廷玉趙世名,共計七位。[1]:190

兵力编辑

 
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石碑,現立於澎湖天后宮後殿清風閣。

澎湖遊兵在萬曆廿五年(1597年)初設之後,翌年萬曆廿六年(1598年)為戒備可能來犯的日本海軍,明政府調動多達六個水寨的遊兵來協汛彭湖,汛防彭湖的遊兵高達三千人之多,但也在同一年因豐臣秀吉病故,日軍撤離朝鮮之後,明政府也在彭湖進行撤軍,不僅特地調來協防彭湖的海壇遊兵和南澳遊兵被廢,連原南日水寨也在同年被裁撤。[6][1]:184-188

澎湖遊兵兵力變化列表[1]:184-190
年份 兵力 兵船 原駐水寨 備註
萬曆二十五年
(1597年)
約800人 20艘 首任澎湖遊兵指揮官:林彥鍾
萬曆二十六年
(1598年)
約3000人 58艘 海壇水寨
南日水寨
浯嶼水寨
浯銅水寨
銅山水寨
南澳水寨(廣東等處承宣布政使司
豐臣秀吉病逝之前
約800人 20艘 浯嶼水寨
銅山水寨
浯銅遊兵
豐臣秀吉病逝之後
萬曆二十九年
(1601年)
約500人 13艘
萬曆三十年
(1602年)
減兵
數量不詳
浯嶼水寨
銅山水寨
沈有容追剿逃至東番(台灣)的海盜[9],是由浯嶼水寨調兵出擊,而非澎湖遊兵。
萬曆三十二年
(1604年)
減兵
數量不詳
浯嶼水寨
銅山水寨
荷蘭人韋麻郎據澎[10],湖湖遊兵無力驅逐,需由駐守浯嶼水寨的沈有容率艦隊處理。
萬曆三十七年
(1609年)
數量不詳 日本薩摩藩入侵琉球,即慶長琉球之役[8]
明政府增兵進駐澎湖。
萬曆四十年
(1612年)
約850人 20艘
萬曆四十三年
(1615年)
減兵
數量不詳
琉球情勢緩和,再度裁減兵力。
萬曆四十四年
(1616年)
減兵
數量不詳
16艘 澎湖遊兵改制浯彭遊兵(浯澎遊兵)

澎湖遊兵的兵力多寡,往往取決於有無敵軍來襲的威脅而定,明政府多持消極且被動的態度。早於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福建的文武官員便針對澎湖遊兵兵力過度裁減的問題起過爭執,贊同裁減者多主張彭湖(澎湖)路遙,地方寸草不生,糧食補給和救援不易,財務開銷龐大更是沉重的負擔、反對裁軍者則認為彭湖(澎湖)若被海盜佔據,則對沿岸海防的防務更形不利。[3]包括時任福建的總兵官朱文達在內,當時大多數的官員都贊同裁減澎湖遊兵的兵力;巡海道員王在晉雖持反對裁兵的意見,但也發表過「彭胡(遊兵)必不可不增也,不增則不如撤耳」的言論。[1]:151-158

編制编辑

澎湖遊兵組成主要人員略述如下:[1]:190-191

  1. 把總的幕僚:書記、家丁、健步、掌號手、旗手和吹鼓手等約二十人。
  2. 哨官的幕僚:書記、家丁、旗鼓手等,澎湖哨官至多四員,其哨官各配屬兩名,總數應不超過十人。
  3. 捕盜:每艘船設捕盜一員,為一船領袖,捕丁不定額,船上的駕駛人員和戰鬥人員皆由捕盜管理。
  4. 駕駛人員:人員數量視船型大小而定,分有舵工、斗手、繚手、招手和椗手等。
  5. 戰鬥人員:人員數量視船型大小而定,佔每艘船最多的人數,包括有隊長(甲長或小甲),兵夫(隊兵或甲兵),人數動輒百人以上。

勤務编辑

 
明代澎湖遊兵指揮官(名色把總)的駐守場域,位在今日澎湖天后宮附近。
 
早期澎湖輿圖。
 
西嶼鄉二崁村的大菓葉海域。

澎湖遊兵約每年來澎兩次,分春汛期與冬(秋)汛期。春汛期以農曆清明前十日,從原福建水寨啟航澎湖,三個月後返回水寨;冬汛期則從農曆霜降前十日離開水寨,兩個月後收汛,一年總計駐留澎湖五個月左右。汛守期結束之後,原澎湖遊兵返回母港基地有二,一為泉州府廈門島中左所,二即漳州府海澄縣月港,但此二港在何時成為澎湖遊兵遷返的主要基地,因史料闕如,不得而知。[1]:91

遊兵的指揮官為把總(名色把總),把總一般坐鎮媽宮澳(約今馬公港,近澎湖天后宮),該處為天然良港,終年便於停泊船隻。其他地方則由哨兵汛守,初期因駐兵兵力較多,哨營可分作前、後、左、右四哨,大半時間應僅有兩哨,即左哨和右哨,勤務如下表:

勤務分佈[1]:216-221
官職 起南風(春汛) 起北風(秋、冬汛)
指揮官 媽宮澳(澎湖天后宮一帶)
左哨 媽宮澳和西嶼大菓葉海域 媽宮澳和西嶼頭(外垵村)海域
右哨 媽宮澳和風櫃尾海域 媽宮澳內海和嵵裡澳外海

兵船编辑

根據鄧鐘校正的《籌海圖編》中,言及明代福建主要的船型有六種,有一號至六號之分,其中一號至二號悉稱「福船」,船勢較大,便於衝犁陷陣,而派往澎湖的船型多為攻戰和探哨所用的三號至五號船,此外另有「六號福船」(別稱「快船」),功能類同「五號福船(鳥船)」,兩者皆適合穿梭風浪之中,四處探哨以及打撈首級。[1]:196-199

澎湖遊兵的船型
名稱 別稱 船型 功能
三號福船 哨船 草撇船式 攻戰、追擊中型兵船
四號福船 冬船(冬仔船) 海滄船式 攻戰、追擊中型兵船
船身較高大,不利近戰以及打撈敵軍屍首。
五號福船 鳥船 開浪船式 船頭似鳥嘴,船身長且直,方向轉折輕便,不拘風潮。

裁撤编辑

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四月,日本長崎代官遣派村山秋安率領十餘艘船隊來東番(台灣),企圖佔領東番以保護貿易據點,但於五月在小琉球海域遇到颱風,隨後不慎進入浙江海域,留下與浙江水師交戰的紀錄,雙方互有死傷,村山秋安等只得無功而返。同年六月,福建巡撫黃承玄便上奏表達對於日本佔領東番(台灣)的擔憂,並在八月上疏關於福建水師編制的改良方案。黃承玄認為彭湖佈軍的弊端「患在寡援」,有必要建立一支軍隊,獨立擔綱台灣海峽東、西側的防務,提出將澎湖遊兵和浯銅遊兵整合,成立「浯彭遊兵(浯澎遊兵)」,為統一事權設立「欽依把總」任指揮官一職,基地設於廈門島中左所。黃承玄將澎湖遊兵改制成浯彭遊兵的建議獲得朝廷採納,澎湖遊兵由是於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間被撤。[1]:260-290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澎湖遊兵」是後世學者便於研究提出的名詞,明代奏章並不見此名稱,且描述「澎湖」時,用字多寫作「彭湖」。
  2. ^ 「倭寇」來源組成複雜,中文古籍多以「倭」字貶稱日本,故「倭寇」最初係指「來自日本的海盜」。但在明代中葉之後的「倭寇」集團,其集團首領人物多為漢人,例如汪直徐海李旦等,其手下不乏來自浙江、福建、廣東和日本各地的成員。
  3. ^ 明代黃仲昭在《八閩通志》提及,當時大多數的彭湖居民在洪武20年(1387年)被迫遷至泉州晉江縣城一帶。
  4. ^ 原因在於金門嶼和廈門嶼島上居民較多,遷移有其難度;其次,兩島鄰近內陸,戰略地點佳,且腹地較大,亦兵民合居並無衝突之處。
  5. ^ 分別是「福寧衛」、「鎮東衛」、「平海衛」、「永寧衛」和「鎮海衛」,而每一個軍衛則各自轄有四至六座千戶所。
  6. ^ 明代的「水寨」,根據台灣學者何孟興解釋,其功能近似當代的海軍基地,除了提供巡守哨船靠岸停泊,也是兼具船隻修繕保養、官軍日常操練和生活起居的場所。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何, 孟興. 《海中孤軍-明代澎湖兵防研究論文集》.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文化局. 2012. ISBN 9789860334593 (中文(臺灣)). 
  2. ^ 湯, 錦台. 《大航海時代的台灣》. "Taiwan in the age of exploration" (台北市: 如果). 2011: 22–25. ISBN 9789866702792 (中文(臺灣)). 
  3. ^ 3.0 3.1 顏, 尚文. 〈明代海防與澎湖〉.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中文(臺灣)). 
  4. ^ 4.0 4.1 呂, 士朋. 《明代史》. 台北市: 空大. 2006. ISBN 9789576617591 (中文(臺灣)). 
  5. ^ 何, 孟興. 《浯嶼水寨:一個明代閩海水師重鎮的觀察》. 台北市: 蘭臺. 2006: 10–16. ISBN 9789867626196 (中文(臺灣)). 
  6. ^ 6.0 6.1 上田, 信. 《海與帝國:明清時代》 [海と帝国:明清時代]. 翻譯:葉韋利. 新北市: 台灣商務. 2017. ISBN 9789570530773 (中文(臺灣)). 
  7. ^ 7.0 7.1 拳骨, 拓史. 《日本戰爭解剖圖鑑》 [日本の戦争解剖図鑑]. 翻譯:郭家惠. 新北市: 楓書坊. 2017. ISBN 9789863773856. 
  8. ^ 8.0 8.1 羽田, 正. 《從海洋看歷史》 [海から見た歴史 東アジア海域に漕ぎだす]. 翻譯:張雅婷. 新北市: 廣場. 2017. ISBN 9789869408844 (中文(臺灣)). 
  9. ^ 李, 宜憲. 〈東番記〉.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中文(臺灣)). 
  10. ^ 王, 興安. 〈韋麻郎〉.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3)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