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荣(6世纪-603年),字贵公隋朝将领,华阴弘农人。

燕荣之父燕偘,北周大将军。燕荣性情刚直严格,有武艺,在北周为内侍上士。从周武帝北齐,以功授为开府仪同三司,封高邑县公。隋朝建立后,进位大将军,封落丛郡公,拜晋州刺史。跟随河间王杨弘突厥,以功拜为上柱国,转任青州总管。燕荣在青州,选很有力气的人为役卒,官民路过青州,必加盘问,动辄拷打他们,重创多见骨头。奸人盗贼收敛行迹,境内安定。其他州县的人行路经过他的地盘,害怕他好像害怕仇敌,不敢休息。隋文帝认为他很好。后入京朝觐,特加慰劳勉励。燕荣以母亲年老,请每年入朝,隋文帝同意了。辞行时,文帝在内殿赐宴,诏王公作诗为他饯行。

隋文帝要出师讨伐陈朝,任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三人都为行军元帅,命令杨广统率军队从六合出发,杨俊统率军队从襄阳出发,杨素统率军队从永安出发。以青州总管燕荣为行军总管,统率军队从东海出发,荆州刺史刘仁恩统率军队从江陵出发,蕲州刺史王世积统率军队从蕲春出发,庐州总管韩擒虎统率军队从庐江出发,吴州总管贺若弼统率军队从广陵出发,共有行军总管九十位,兵力五十一万八千人,都受晋王杨广的节度指挥。燕荣率水军自东莱入海,入太湖,取吴郡南陈吴州刺史萧瓛甚得民心,陈朝灭亡后,吴地人民推举他为首领,割据自立,隋朝右卫大将军宇文述统率行军总管元契、张默言等率军讨伐。燕荣率领水军从东海赶来参战,南陈永新侯陈君范从晋陵投奔萧瓛,合军抗拒宇文述的军队。宇文述的军队快到时,萧瓛在晋陵城东面建立栅栏,留下军队抗拒宇文述,并派遣部将王褒守吴州,自己则率领大军从义兴进入太湖,打算从背后袭击宇文述的军队。宇文述进兵攻破晋陵城东营栅,然后回兵攻打萧瓛,大败萧瓛的军队;又派遣军队从别道攻打吴州,王褒换上道士衣服弃城逃走。萧瓛率领残余部队退保包山,又被燕荣打败。萧瓛带领左右数人藏匿百姓家中,被人抓获。晋陵、会稽全部平定。燕荣检校扬州总管。

不久燕荣被征召为右武候将军。突厥犯边,燕荣担任行军总管,屯守幽州。突厥突利可汗通过长孙晟上奏说都蓝可汗制造攻城器械,打算进攻大同城。于是隋文帝下诏任命汉王杨谅为元帅,命令尚书左仆射高颎率军从朔方道出塞,尚书右仆射杨素率军从灵州道出塞,上柱国燕荣率军从幽州道出塞,攻打突厥都蓝可汗。后来因为母亲守丧去职。第二年,起为幽州总管。燕荣性情严酷,有威容,长史见到他,无不惊慌失措。范阳卢氏,世代为大姓,燕荣任命他们为吏卒来屈辱他们。鞭笞身边的人往往到上千下,流血在前,他自己照样吃喝。巡视部属,看到路旁长的一丛丛荆条,认为可以作杖,命人取来,立即就以人来试。有人说自己无罪,燕荣就说:“以后你有罪再免掉你受杖刑。”不久这人有了过失,燕荣又要鞭打他,被打的人说:“上次被打,您答应以后有罪就宽恕我。”燕荣说:“无罪尚且要打,何况有罪呢!”燕荣鞭打人却神情自若。

燕荣每巡察管内,听说官员及百姓妻女有美色,就住在他家而奸淫。日益贪暴放纵。观州长史元弘嗣调为幽州长史,他怕受到燕荣的侮辱,坚决推辞。文帝就命令燕荣说:“元弘嗣凡犯打十杖以上的罪过,都必须上报给我。”燕荣气忿地说:“这小子怎敢耍弄我!”于是他派元弘嗣监管收储粮食,风吹走一糠一秕,都要责罚元弘嗣。每次鞭打数虽不满十,但一天有时要打好几次。这样过了几年,燕荣与元弘嗣的矛盾日益加深,燕荣就把元弘嗣投入监狱,断绝元弘嗣的食粮。元弘嗣饥饿,抽棉絮加上水咽下去。元弘嗣的妻子到皇宫门口喊冤,文帝派考功侍郎刘士龙去调查,回报燕荣为政暴虐,贪赃枉法,声名狼藉。文帝将燕荣召回,命他自尽。仁寿三年(603年)八月初三,文帝将幽州总管燕荣赐死。元弘嗣代替燕荣执政,他比燕荣还要酷虐。之前,燕荣家中寝室无故有蛆虫数斛,从地里突起而出。不久,燕荣死在出之处。有子燕询。燕荣的孙女是唐太宗燕德妃

参考文献编辑

  • 隋书》卷七十四 列传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