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精神日本人

认同日本极右翼的中国人
(重定向自精日

精神日本人,简称精日,又称精日分子中國大陸政治社會议题中的一个负面指涉用语,指极端崇拜日本军国主义仇恨自身民族,在精神上将自己视同军国主义日本人的非日籍人群[1]。“精日”是诞生于网络社区的一个流行語,在定性上有別於「親日」、「哈日」等詞[2][3]

类似概念编辑

中国大陆以外,精日亦可指喜欢日本ACG亚文化的御宅族,泛指喜欢日本文化传统或喜欢日本人特性的外国人[原創研究?]精神日本人最开始的写法[原創研究?]是Wapanese(日文:ワパニーズ),是White Japanese(白色日本人)、Western Japanese(西方日本人)、Wannabe Japanese(想成为日本人)三个词的共同缩写,在英语圈的日本相关论坛上属于被禁止使用的差别用语。Weeaboo一词首次出现于纽约布法罗漫画家Nicholas Gurewitch的四格漫画中,仅仅用来指代令人感到不快的人,与日本无关。这个词很快就被4chan的网民引申为Wapanese的同义词。有的论坛会用Weeaboo这个贬义较轻的新词来对带有明确歧视意味的Wapanese进行自动替换,这样一来Weeaboo就逐渐成为新的差别用语。但是精神日本人(Weeaboo)有时候也可以用于自称。[4][5]

历史编辑

現代全球文化交流日益频繁,部份的中国人也受到外来文化如日本文化的影响。表面來看,一些深受日本文化影响的中國人,对日本的社会价值观和政治认同感高於中國,有人自稱為没有日本國籍日本人,将中国视为“不慎投胎来到的地方”,而日本才是其“精神母国”[6]。他们試圖保持着「日本式的」生活习惯。部份涉事網絡紅人發表认同和美化日本的言论或行为,包括以文字、圖片、語言、說唱、照片、影視、肢體語言等各種方式,甚至以二战日軍造型亮身人前[7]。他們當中有否認南京大屠殺的,甚至有人表示「(日軍)殺得太少(南京)人」。此舉觸怒一些中國反日的民族情绪[8]

《環球時報》表示,部分在中國土生土長、深受中国教育的“精日份子”「隐藏在身边」。如在QQ百度贴吧等國內網上,會存在與精日相关的群组和組織[9]共青团中央表示,「欣賞國外的優秀文化從不妨礙我們去熱愛自己的國家!」單是喜歡日本漫畫動畫,吃日本料理和愛日本文化,不等同是精神日本人。而精神的日本人是具有明顯的日本軍國主義熱情,並建立在自己民族之上,以之進行褻瀆侮辱國家的行為[10]

2018年3月8日,外交部部长王毅称“精日”分子是“中国人的败类”[11]。同日,张凯丽成龙等38位文艺界全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对“精日”分子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12]。報導引例指出,有讚美日本的中國人,其政治光譜會被別人定性為親日本右翼的「精日」,而遭攻擊和舉報[13]。2018年4月25日,消息称人大正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增加相应条款,对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的个人进行追责和打击[14]。同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全票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以立法形式对英雄烈士进行保护,并写入相关条款打击“精日分子”,该法规定,禁止歪曲、丑化、亵渎、诽谤、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15]。8月28日,南京市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提请审议《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草案)》。根据《草案》,任何组织及个人禁止歪曲、否认南京大屠杀史实,侮辱、诽谤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幸存者和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英雄烈士,编造、传播有损国家和民族尊严、伤害人民感情的言论或者信息;禁止在国家公祭设施等地使用二战时期日本军服、图标或者相关道具拍照、录制视频或者通过网络对上述行为公开传播,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害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幸存者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等合法权益。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16]

涉及事件编辑

2014年事件编辑

2014年9月6日,山东泰山举行的第二十八届泰山国际登山节上,出現一名穿着印有“大日本帝国海军”字样衣服的男子,随后該男子被现场人士包围及指责。该男子辯称他在日本长大,平常就是这種造型。一名群众上前将其外衣撕扯下来,導致该男子與其他游客起冲突,最終男子穿上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件外套。後执勤民警前來,將其帶走[17]

2017年事件编辑

2017年8月7日下午,發生「四行仓库日军照事件」。新浪微博用戶“上帝之鷹_5zn”發微博稱:“4個『精日』身穿二戰日軍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遺址、愛國教育基地四行倉庫拍照留念,惡毒褻瀆烈士英靈,令人髮指,求擴散!”而另一張文字截圖顯示,QQ用戶“利馮茲·維森”在QQ空間發文稱:“為期7天的淞滬行在各位的協力下順利完成,包括夜襲四行……”他提及過程細節,稱當晚很多人,行動很“刺激”且“幾秒的功夫就迅速搞定”。他指在“戰爭末期曾經參與過上海事變(指“八一三”淞滬抗戰)的將校故地重遊”期間被盯著,但沒被阻止[18]。8月13日,广西宾阳亦出现身穿日军军服,公开支持日本侵华战争的事件[19]

2018年事件编辑

2018年2月20日,南京紫金山西山碉堡群出現兩名男子身穿日軍服裝的事件。當晚,两名男子遭网友批判。事後,一男子威脅“在南京紫金山著日軍軍服拍照滋事”的舉報人,被警方行政拘留7日。[20]。同年8月,新浪微博賬戶「司波達也太君」在新浪微博用戶「綿陽網警巡查執法」的評論區內發表“安倍首相是我亲爹”、“老子不是洋奴,老子是精日。”等言論。8月16日,微博用戶「司波達也太君」被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機關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予以拘留[21]

2019年事件编辑

2019年4月8日,河北保定市高阳县医院的急诊科LED屏幕上,突然出现“日本万岁”、“支持中国的是傻逼”、“打到(倒)中国的帝国主义”等字眼。有网民发现后拍摄短片,期间遭医院保安阻止,他上载后随即惹起舆论关注。医院其后切断屏幕电源撤下该标语,并联同高阳县卫生局就此事报警。至下午3时许,警方已拘捕31岁李姓男疑犯[22]

2019年7月11日,武汉大学被爆料录取了一名曾在脸书发表“精日”言论的台湾交換學生柯筌耀,柯筌耀曾在其脸书发表期待日本“祖国”收复台湾,日本台湾“两岛同属一日”等言论[23]。後柯筌耀放棄前往武漢大學就讀[24]

2019年7月28日及29日,辽宁、安徽、湖北、江苏4省联动发布有关打击精日分子的警情通报。辽宁大连沙河口警方指控辽宁人卢某宁在中國境外网站发布反华、辱华漫画和精日言论,並向境内青少年传播反华精日思想,拉攏青少年加入在网络上成立的非法组织。卢某宁從日本回國時遭到警方逮捕。安徽淮南警方通报指,22歲當地女居民张冬宁,喜爱日本漫画,极度崇拜日本文化,有明显精日反华倾向。张冬宁与卢某宁通过网络结识,張冬寧创作“猪头人身”系列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300余幅,由卢某宁发布。張冬寧於2019年5月遭到逮捕[25][26]。安徽宿松警方通报,江西赣州籍人员叶某扬、徐某明、刘某春、廖某林向精日出售非法獲取的个人信息。4人于2018年10月逮捕,2019年3月获刑。湖北武汉警方、宜昌警方則通報24岁的张某曦因发布反动谣言,个人身份信息,实施网络暴力恐吓他人,煽动民族仇恨,丑化国家形象,已被批准逮捕;17岁的李某龙因认错态度好,交代其他精日分子犯罪线索,仅被批评教育。湖北樊城警方通报,网民张某远在网络社交媒体中与反华“精日”分子勾结,被舉報後遭到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日。湖北監利警方通报,“精日”分子朱某某在互联网编造发布“辱华”、“反华”言论,被舉報後在公安机关调查时朱某某主动交代其他“精日”分子的线索,主动删除有害信息并注销相关社交网络账号,民警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江苏南京警方通報稱20岁江苏常熟人戴某翼,盗取近百个微博账号,仿冒四川警方“绵阳网警巡查执法”账号,发布反华、辱华言论,向青少年傳播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戴某翼隨後遭到刑事拘留[27][28][29]

2019年9月29日,微信用戶為“24K纯帅”的四川阆中籍男子戚某龙在微信群內聊天涉及電影《我和我的祖國》時自稱「我和我的大日本帝國」,并针对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阅兵式多次发表有爭議言论,遭到其他微信用戶批評以及舉報。9月30日凌晨,阆中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对戚某龙作出行政拘留7日的决定[30]

評價编辑

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員會机关刊《前线》杂志评论员总结认为,“精日”行为动机多样,表现形式不一,其症结是历史观扭曲,本质是历史虚无主义,精日分子往往表現出盲目崇拜日本、为日本侵略罪行辩解、發表有損民族感情言論、編造歷史等特征[31]

对“精神日本人”的污名化指控编辑

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指出中国大陆政府污名化“精日”一词,其故意主观地把“精日”的“日”对应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帝国,而非对应战后的日本,显示出中国大陆不能正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实现了民主自由的日本,认为中国大陆对精日的批斗彰显自信不足。[32]

反对中国大陆对“精神日本人”的评价编辑

武藏野认为“精日”人士的准确定义应该是“对日本的眷恋或归属感超过对祖国中国的人”,简单地说就是“非常喜爱日本的中国人”,他们现实中到过日本或接触过日本的动漫、游戏、日剧等真实的日本文化,他们对中国大陆实施的“仇日教育”感到不满。武藏野对自称“精日”的中国人采访结果表明也反对穿着日本军服在中国二战遗址拍照的行为。武藏野认为选择日本为精神上的祖国没有错误,谁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国家。同时认为喜欢中国与喜欢日本亦可同时存在,两者并不对立,中国大陆对“精日”的扩大化与污名化使喜欢日本的人士受到了影响,使得中国大陆人士不敢公开在社交媒体表达对日本的喜欢,认为中国大陆应拿出勇气和自信面对世界,选择文明与进步。[3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荒谬!用“精日”言论博眼球 一再挑战民族底线还称“没恶意”. 央视网. [2019-08-03]. 
  2. ^ 陸精日分子引發論戰 誰是敗類吵成一片. 中央社. 2018-03-10 [2018-04-05]. (繁体中文)
  3. ^ "精日分子"与在海外以身试法的人. BBC中文网. 2018年3月10日 [2018-04-05]. (简体中文)
  4. ^ What do Japanese people think of “weeaboos”?【Video】 (英语). 
  5. ^ Japanese people react to “weeaboo cringe videos” on YouTube【Video】 (英语). 
  6. ^ 杨金华; 黄陈晨. “精日”现象透视. 求是网-红旗文稿. 2018-09-12 [2019-07-25]. 
  7. ^ 國內 Cosplay 扮二戰日軍!後果嚴重!. ezone. 2018-02-23. 
  8. ^ 崔楠. 4男子穿日军服在上海著名抗日遗址拍照 原微博遭删除. 法晚网. 2017-08-08 [2017-08-24] (简体中文). 
  9. ^ “精日”群体调查:隐藏在身边 盼中国亡国灭种. 环球网. 2018-02-26 [2018-03-10] (简体中文). 
  10. ^ 「精日(精神的日本人)」が急増中…中国若者の日本愛はここまで深い. 講談社. [2018年10月24日]. 
  11. ^ 王毅怒斥“精日”分子:中国人的败类!. 现代快报. 2018-03-08 [2018-03-09] (简体中文). 
  12. ^ 成龙等委员联名提案:立法惩治“中国人的败类”. 解放日报. 2018-03-08 [2018-03-09] (简体中文). 
  13. ^ "精日分子"与在海外以身试法的人.BBC中文網.[2018-03-10].
  14. ^ 中国为何要立法精准打击“精日分子”. BBC中文网. 2018-04-26 [2018-04-26]. 
  15. ^ 英烈保护法通过 立法保护英烈打击“精日分子”. 中国新闻网. 2018-04-28. 
  16. ^ 南京拟立法明确“精日”分子法律责任,三类行为将被处罚. 交汇点. 2018-08-28. 
  17. ^ 男子穿旭日旗T恤参加泰山登山节惹众怒 衣服被撕(组图).人民网.
  18. ^ 脑残?4个“精日”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拍照. 
  19. ^ 从美国和德国对纳粹的不同态度看国内的“精日”现象. 搜狐网,来源:察网. 2017-08-20 [2017-08-24] (简体中文). 
  20. ^ 精日又出现了!还敢上南京紫金山!. 环球网. 2018-02-21 [2018-02-22] (简体中文). 
  21. ^ 网民发布“安倍是亲爹”“台湾国”等言论被刑拘.網易新聞.
  22. ^ 医院LED屏幕现精日言论惹关注 疑犯被捕. 东方日报. 
  23. ^ 台籍交换生被曝涉“台独”“精日”言论,武大回应.观察者网.
  24. ^ 柯筌耀放棄赴陸交換 嘆網路資訊戰比想像可怕
  25. ^ 「猪头人身」漫画讽刺时弊 皖年轻女漫画师被指辱华刑拘
  26. ^ 安徽一“精日”分子创作辱华漫画被批捕,其同伙刚刚回国被抓
  27. ^ 中共罕见集中逮捕精日分子 女画师辱华惹众怒
  28. ^ 一天之内警情通报“七连发”!多名“精日”分子被抓获
  29. ^ 雷霆出击,“精日”被抓!又来五份战果
  30. ^ 南充阆中网警依法行政拘留一侮辱阅兵式官兵的网民
  31. ^ “精日”的本质是历史虚无主义. 求是网-前线. 2018-04-24 [2019-07-12]. 
  32. ^ 32.0 32.1 争鸣:寻求中日关系真正正常化 应为“精日”恢复名誉.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