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陽溪

台灣宜蘭地區重要水系

蘭陽溪,又名宜蘭濁水溪,位於台灣東北部蘭陽平原,屬於中央管河川,是宜蘭縣最主要的河川。主流全長73公里[1],上游河段名為耶克糾溪,發源於宜蘭縣台中市交界處的南湖北山。向西北流至米磨登附近,匯集馬當溪米磨登溪後,始稱蘭陽溪。此後河道大致沿東北方向,在貫穿大同鄉全境並從牛鬥附近進入蘭陽平原後,依序流經三星鄉員山鄉五結鄉宜蘭市壯圍鄉,並在入海口不遠處的噶瑪蘭大橋附近,與最重要的兩大支流-宜蘭河冬山河會合後注入太平洋

蘭陽溪
宜蘭濁水溪
Taiwan LanYang River 2.JPG
噶瑪蘭大橋上往蘭陽溪上游拍攝。
别名耶克糾溪
流域
源頭 
 - 位置南湖北山
 - 海拔3,354米(11,004英尺)
河口太平洋(噶瑪蘭大橋附近)
 - 坐標
24°42′39″N 121°50′00″E / 24.71083°N 121.83333°E / 24.71083; 121.83333坐标24°42′39″N 121°50′00″E / 24.71083°N 121.83333°E / 24.71083; 121.83333
 - 海拔
0米(0英尺)
面積978平方公里(378平方英里)
流經国家 中華民國臺灣
位置宜蘭縣
本貌
長度73公里(45英里)
平均流量74.24 m3/s
支流

除了宜蘭河和冬山河外,蘭陽溪的支流還有羅東溪清水溪、粗坑溪、芃芃溪等,其中主流以北的支流發源於雪山山脈;以南則發源於中央山脈。包括支流在內的蘭陽溪流域,幾乎涵蓋宜蘭所有鄉鎮市,面積達978平方公里,其中山地面積有652平方公里,平地面積則占了326平方公里。[2]

特色编辑

包括支流在內的蘭陽溪,無疑是宜蘭的生命之河;而蘭陽溪主流本身,對於宜蘭也有特殊意義。傳統將宜蘭以蘭陽溪為界,區分為溪北溪南二大區域,此種區分不僅如上述所指,地理上可資分別支流發源地,更具重要性的是在於其人文上的意義。

大同南澳兩山地鄉之外,屬於溪北的鄉鎮市有,宜蘭員山壯圍礁溪頭城;溪南則有羅東五結冬山三星蘇澳,分別以宜蘭及羅東為中心城鎮。除了本來在政治、經濟、文化上就可觀察出兩區略有差異外,這種區分最主要的還是型塑了地區居民的在地意識,使得彼此間就政經資源的分配產生競逐。

治理编辑

蘭陽溪治理計畫始於日治時期的1929年,1939年完成河道兩岸共計42公里的堤防,奠定了蘭陽溪的治理基礎,因此在蘭陽大橋北岸立有「宜蘭濁水溪治水工事竣工紀念碑[3]。戰後初期政府以重建堤防為主,1972年台灣省水利局開始加高堤防,1991年辦理蘭陽溪治理規劃,治理起點上移至家源橋[3]

砂石盜採問題编辑

1990年代,蘭陽溪砂石盜採、濫採情況嚴重,每天有1200車次從省道呼嘯而過,捲起漫天塵土,道路被壓得柔腸寸斷,多少人也因此命喪輪下[4]

全國首例「杜絕砂石車超載」编辑

1990年,宜蘭縣長游錫堃上任後,著手解決蘭陽溪的砂石盜採、濫採問題。當時砂石車超載的惡形惡狀,全省各縣市幾乎都束手無策。砂石運輸業者為提高營運利潤,惡性超載幾乎成了常態,往往三十五噸的貨車,實際超載率達100%以上,載重平均六、七十噸,甚至重達一百噸,以致路面、橋樑毀損嚴重;而業者為彌補成本,超載之外,經常超車超速,車子遇到紅綠燈,幾乎停不住,事故頻傳,多少無辜百姓成為輪下亡魂。無奈的是,超載罰款通常都依最低的一千八百元,從寬裁決,業者超載愈多愈划得來,惡性超載完全無法遏止[5]

1991年,宜蘭縣政府以進出宜蘭的必經要塞「梗枋」做為管制站,為儲放超載所卸下的砂石,備好足夠腹地的卸貨場,避免日後砂石業者追討所卸下來的砂石,凡是違規的司機,都要簽下切結書,聲明拋棄砂石的所有權。開始取締的第一天,為防止砂石車業者聯合抗爭,以砂石車橫阻唯一對外通路-台二省道,於是現場備了工程用大金剛拖吊車,以及大型鏟土機,凡是遇上不服的業者,任意棄車者,就拖吊;任意傾倒砂石者,就把砂石鏟走,讓業者毫無反抗餘地,終於解決砂石車超載問題[6]

1992年,時任交通部長的簡又新都公開讚揚:宜蘭縣能,為何其他縣市不能?從此宜蘭縣的砂石政策被泛稱為「宜蘭模式」[7]

全國首創「河川發包疏浚、砂石公共造產」编辑

1991年時任縣長的游錫堃,專程面陳時任省政府主席的連戰,獲省主席同意、突破省政府原有政策與業者壓力,全國首創針對蘭陽溪「河川砂石採取」辦理「分期分段、發包疏浚、公共造產」。按理說,一條溪的砂石如果沒有人採取,政府變要採行發包疏浚,但一般人不會把這這方法用到大量採砂的蘭陽溪上,游錫堃將這個方法套用過來,可說是全省(國)唯一的創舉[8]

從「發包疏浚」也可以看得出來,蘭陽溪的砂石蘊藏了多少暴利。過去「許可制」時,縣庫一年收入約數百萬元,改為「發包制」,突然增加了一億多元[9]。1994年,「公共造產興辦河川土石採取」獲列「省政革新實驗項目」。

全國首例「全面禁採砂石」编辑

1995年蘭陽溪根據研究顯示,河川飄砂量不足,迫使海岸線倒退;因為超深,影響地下水層甚鉅,宜蘭縣水文可能因此產生巨大改變[10]

1995年9月8日,縣府發了一道公告:「自即日起,全面停止受理申請使用縣內各級河川地採取土石」做為禁採砂石的先期動作。可預期的,這紙公告,縣府又輸了官司,因為蘭陽溪是主要河川,管理權屬於省府,縣府無權做此決定[11]

在縣政府契而不捨下,1996年11月22日省府突然來文,肯定宜蘭縣政府的做法,並且同意禁採四年以上,讓蘭陽溪得以休養生息[12]


水系主要河川编辑

 
蘭陽溪、冬山河出海口晨曦,背景為龜山島
 
噶瑪蘭大橋上往蘭陽溪出海口拍攝。
 
蘭陽溪谷。
 
百韜橋路口,位於北橫公路與中橫公路宜蘭支線的交叉路口上。中橫公路宜蘭支線主要沿著蘭陽溪上游溪谷興建。

以下由下游至源頭列出水系主要河川,其中粗體字為主流河道。

主要橋樑编辑

以下由河口源頭列出主流上之主要橋樑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林孟龍. 台灣的河川. 台北縣新店市: 遠足文化. 2002年4月. ISBN 9573049384. 
  2. ^ 全國環境水質監測資訊網[永久失效連結]
  3. ^ 3.0 3.1 張炎銘. 遊大河聽故事. 臺北市: 科技圖書. 2013. ISBN 978-957-655-517-6. 
  4.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98.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5.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09.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6.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1.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7.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99.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8.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2.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9.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2.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10.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4.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11.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5.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12. ^ 林志恆. 蘭陽之子游錫堃. 台北: 天下文化. 1998: 217. ISBN 957-621-5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