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捕魚

過度捕魚overfishing)又稱過度捕撈過漁,指捕魚產業魚類資源的索取超过其自然繁衍恢复的能力,因而将鱼群数量降低到可维持种群稳定的程度以下,使得整个运作模式失去了可持续性。过度捕鱼可以發生在魚塘河流湖泊之間的任何大小的水体内。

1850年代後,紐芬蘭東岸的大西洋鱈在先進的捕魚技術下產量屢達高峰,然而在1992年整個族群突然完全崩潰。
全球來自野生捕撈(藍)和水產養殖(綠)的水產總量變遷,數字以百萬噸計
随着食物链上端的大鱼被消耗殆尽,渔业的捕获也开始趋向食物网底层物种——即所谓的“降级捕捞”(fishing down the food web)

中国在先秦时期就有“不涸泽而渔,不焚林而猎”的说法[1],在时期更是有“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来年无鱼”的警句[2]。如捕魚不加节制,最終会導致資源耗損,從而造成漁業補貼加劇、生物生長速度降低和嚴重的生物密度下降。在进入20世纪以后,工业化商业捕鱼和更高效的捕鱼手段对经济鱼类的過度捕杀——特別是對顶级掠食者(比如鯊魚)和一些基石物种(比如鲑鱼鹦嘴鱼)——已經擾亂整個海洋生態系統,甚至影响到了一些陆地生态系统

據估計,2013年有31.4%的水產種群遭到過度捕撈[3],2015年有33.1%的海洋魚類種群遭到過度捕撈[4]:6,2017年增至34.2%[5]

类别编辑

 
过度捕捞可以消耗关键的珊瑚礁鱼群并破坏其栖息环境[6]

生态学的角度,公认的过度捕捞类别有三种:

  • 幼鱼滥捕(growth overfishing):指捕捞尚未完全长成的幼鱼或刚刚性成熟但体型尚小的成鱼,使得没有足够的鱼能够存活到成年并在繁殖期生产足够数量的后代。而且因为每条个体鱼的重量均低于整体平均值,即使同样的捕获重量也会消耗掉更多的鱼体数量。管理这种过捕的应对方式是限定捕获的最低个体尺寸和重量,并尽可能无伤害的放流低于标准的鱼[7][8][9],此外还可以用增殖放流的方式人工补充幼鱼数量。
  • 成鱼滥捕(recruitment overfishing):指捕捞太多有繁殖能力的成年鱼,以至于没有足够存活的鱼能成功交配产卵让下一轮生命周期补充失去的种群数量[8]。管理这种过捕的应对方式是设定禁渔期(特别是在鱼类的繁殖期),并且调低每次捕获的允许配额
  • 生态滥捕(ecosystem overfishing):指因为捕捞导致当地水域的生态系统的状态和平衡发生了明显改变。这通常是因为捕捞活动会直接移除并减少一些物种(比如大型掠食鱼类)的数量,会导致其食物链下方的中小型鱼群因为竞争压力的改变而数量增加,甚至导致一些原本没能力占据生态位物种趁虚而入获得永久性的竞争优势。而中层捕食者的数量增加可能会导致食物网底层的滤食性动物数量减少,如果恰好碰上富营养化就会因为浮游藻滋生不受限制因而引发水华让整个生态系统受灾。而一些鱼种(比如鲱鱼鲭鱼鲑鱼)属于牵扯多个生态系基石物种,其数量的减少可以连带影响到许多其它物种(甚至海鸟陆生动物)的生存。此外,许多渔船使用的拖网经常意外捕捞到许多其它的水生生物,会不经意造成一些种群的数量减少,并可能污染甚至物理破坏水底的栖息环境。管理这种过捕需要严格的捕捞监管,特别是对渔具种类和规格要有严管,特别要杜绝电鱼炸鱼毒鱼等有无差别破坏性的捕鱼方式。

魚群自然恢復的速度取決於該生態系統的條件是否適合魚類生長,以及与其它物种的竞争势态。突然地改變某區域的物種組成可能導致能量平衡變化從而造成一些原本不占优势的物種趁虚而入取代原有物種的生态位(生態系統變遷)。例如,倘若將所有鱒魚取走,鯉魚將會取代鱒魚占据生态系中的资源配比,這時再想恢復鱒魚的種群幾乎是不可能的。

過捕情況及有關研究编辑

2016左右,「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估計,全球超過 85% 的魚類已經因過度捕魚而達物種極限,數種商業魚類,包括大西洋藍旗吞拿,瀕臨絕跡。」(劍獅子丸,2016年)[10]

2019年,綠色和平引述聯合國的報告(IPBES)「全球 800 萬個動植物物種中,有逾 100 萬物種面臨滅絕危機。若要計算過去 50 年各種人為經濟活動對海洋的影響,科學家用研究數字告訴我們,已有 55% 海洋遭工業捕魚攻陷、33% 魚類被過度捕捉至無以為繼,加上每年不同的工業設施傾倒 3 至 4 億噸重金屬、溶劑、有毒污泥和其他廢物至海洋,生態系統怎會不遭受重創。」(綠色和平,2019年)[11]

2020年,「法國希澤(Chizé)生物學中心的研究發現,鑒於漂泊信天翁的獨特天性,利用牠們監察非法和過度捕魚,大有可為......多年以來,漁網捕撈和延繩捕釣的過程經常造成『副穫』(bycatch):成千上萬的鳥類和哺乳動物在被兼捕後被殺。國際社會一直設法合作,實施跨國界的政策來減低『副穫』的數量,尤其是受損最嚴重的信天翁和海燕。」(小山金明,2020年)[12]

2022年,在「聯合國海洋峰會」上,「古特雷斯提到低窪國家和沿海城市要面對淹沉危機的同時,各種污染物正製造大量的「海洋死區」(dead zones),而過量捕魚亦在損耗魚類資源。海洋污染令物種數目持續下降,在過去 50 年,鯊類和鰩類的數目就大幅下降 70%。」(Tong, 2022年)[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文子•上仁》
  2. ^ 吕氏春秋·义赏》
  3. ^ 2016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 (PDF). [2017-11-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8-21). 
  4. ^ 2018年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 — 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PDF).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2020-07-03]. ISBN 978-92-5-13069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3). 
  5. ^ 2020年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可持续发展在行动 (PDF).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2020-07-03]. ISBN 978-92-5-132759-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3). 
  6. ^ How does overfishing threaten coral reef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NOAA: National Ocean Service. Updated: 4 February 2020.
  7. ^ Fish recruitment. The Scottish Government. 8 December 2009 [16 Octo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rch 2014). 
  8. ^ 8.0 8.1 Pauly 1983
  9. ^ Growth overfishing. [1 Ma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5 April 2012). 
  10. ^ 天眼追蹤非法捕魚. *CUP. 2016-09-20 [202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美国英语). 
  11. ^ 綠色和平:世界海洋日之海洋故事屋. *CUP. 2019-06-26 [202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美国英语). 
  12. ^ 信天翁:非法捕魚剋星?. *CUP. 2020-02-17 [202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3) (美国英语). 
  13. ^ 聯合國宣佈海洋緊急狀態,代表甚麼?. *CUP. 2022-07-03 [202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美国英语). 

參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