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郅都(?-?),西汉时期河东郡杨县(今山西省洪洞县东南)人。汉文帝时任郎官汉景帝时先后任中郎将济南郡太守、中尉雁门郡太守。郅都任中尉时执法严格、不避权贵,人称“苍鹰”;任雁门太守时使匈奴闻名丧胆,被誉为“战克之将,国之爪牙”。

郅都
國家 西汉
時代 西汉
主君 汉文帝→汉景帝
出身地 河东郡杨县
出生 不詳
逝世 不詳

目录

生平编辑

初露头角编辑

汉文帝时,郅都踏入仕途,初任郎官,为汉文帝侍从。汉景帝即位后,郅都晋升为中郎将。郅都敢于直谏,能使大臣当朝折服。

郅都有一次随汉景帝到上林苑,随行的贾姬如厕时,突然一头野猪冲进厕所。汉景帝用眼神示意郅都去救贾姬,但郅都手持兵器,只保护在皇帝身旁,并不行动。汉景帝自己拿起武器想要救人,郅都跪在汉景帝前面说:“失掉一个姬妾,还会有另一位姬妾入宫,天下难道会缺贾姬这种女子吗?陛下如此轻视自己的安危,将社稷和太后置于何地?”汉景帝听了郅都的话,只好把贾姬丢在一边,最后野猪也没有伤人,跑出了厕所。窦太后听说这件事后很高兴,赏赐郅都百金,汉景帝从此开始重用郅都。[1]

镇压豪强编辑

西汉初期,朝廷以黄老之术治国,奉行无为而治的国策,致使豪强地主势力迅速膨胀,有的居然横行地方,蔑视官府,不守国法。济南郡的瞷氏宗族共三百多家,强横奸猾,济南太守对其无可奈何,于是汉景帝任命郅都为济南太守,命其前往治理当地豪强。郅都到达济南郡后,将瞷氏宗族的首恶全部处斩,瞷氏家族其余的人都吓得大腿发抖,不敢再违反法度。郅都在济南郡上任一年后,郡中路不拾遗,周围十几个郡的太守都对郅都衷心敬服,视他如上司。[2]

不避权贵编辑

后郅都因功晋升为中尉,统领北军,掌管京师治安。郅都从不巴结权贵,不看权臣脸色行事。丞相周亚夫官高傲慢,而郅都见到他只是作揖,并不跪拜。文景二帝时期实行轻徭薄赋的政策,人民受的剥削较轻,安居乐业,极少有百姓触犯法律之事,犯法者多为皇亲国戚、功臣列侯。郅都执法不避权贵,凡犯法违禁者,不论何官何人,一律依法严惩。列侯宗室对郅都是又恨又怕,见他皆侧目而视,背后称他为“苍鹰”,比喻他执法凶狠。[3]

得罪太后编辑

汉景帝庶长子刘荣于前153年被立为太子。前150年,因其母栗姬失宠,刘彻之母王娡暗中唆使大臣向汉景帝请求立栗姬为皇后,汉景帝大怒,废刘荣为临江王。[4]

前148年,刘荣违反法令,私自侵占宗庙土地修建宫室,汉景帝召刘荣觐见。刘荣由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北门出发,登车时轴断车毁。江陵的百姓都私下流着眼泪说:“我王不能回来了。”[5]

刘荣进京后被传讯到中尉府受审。郅都责讯甚严,刘荣恐惧,请求郅都给他刀笔,想写信直接向汉景帝谢罪,郅都不许。魏其侯窦婴派人悄悄送给刘荣刀笔,刘荣写好信后便在中尉府自杀身亡。窦太后得知长孙死讯后大怒,深恨郅都执法严苛不肯宽容,准备用严厉的刑法处置郅都。汉景帝将郅都罢官还乡,随后却派使者持节任命郅都为雁门郡太守,让他从便道直接去赴任,并授予郅都特权,全权处理郡内政务。[6]

雁门太守编辑

汉景帝时期,匈奴铁骑连年南侵骚扰边境,边境数郡久不安宁,为此汉景帝任命郅都为雁门太守。匈奴人一向敬佩郅都的节操威名,得知郅都就任雁门太守后惊恐万分。郅都才抵达雁门郡,匈奴骑兵便全军后撤,远离雁门。至郅都死,都不敢靠近雁门郡。

匈奴人曾用木头刻成郅都之形的木偶,立为箭靶,令匈奴骑兵骑马射击。匈奴骑兵因畏惧郅都,竟无一人能够射中。[7]

苍鹰之死编辑

窦太后得知汉景帝再次重用郅都,愤怒异常,下令立即逮捕郅都。汉景帝替郅都辩解,说:“郅都是忠臣”,准备释放郅都。窦太后不忘孙儿刘荣之死,说:“临江王难道就不是忠臣吗?”在她的干涉下,郅都终于被杀。郅都死后不久,匈奴骑兵重新入侵雁门。[8]

评价编辑

郅都为官忠于职守,公正清廉,对内不畏强暴,敢于对抗豪强权贵;对外积极抵御外侮,使匈奴闻名丧胆。他为官有一句名言“已倍亲而仕,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是他为官做人的真实写照。[9]后人对郅都的评价很高:

  • 司马迁在《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中称赞他:“伉直,引是非,争天下大体”。
  • 汉成帝时,大臣谷永在奏折中曾论及郅都,说:“赵有廉颇、马服,强秦不敢窥兵井陉;近汉有郅都、魏尚,匈奴不敢南向沙幕”。

以上將郅都与战国时期赵国的廉颇、赵奢、李牧等名将并列,被誉为“战克之将,国之爪牙”。[10][11]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郅都者,扬人也。以郎事孝文帝,孝景时都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尝从帝入上林,贾姬如厕,野彘卒入厕。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上还,彘亦去。太后闻之,赐都百金,由此重郅都。
  2.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豪滑,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乃拜都为济南太守。至则族灭瞷氏首恶,余皆股栗。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
  3.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郅都迁为中尉。丞相条侯至贵倨也,而都揖丞相。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面而视,号曰“苍鹰”。
  4. ^ 《史记·卷四十九·外戚列传》:景帝长男荣,其母栗姬...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阴使人趣大臣立栗姬为皇后。大行奏事毕,曰:“‘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诛大行,而废太子为临江王。
  5. ^ 《史记·卷五十九·五宗世家》:(漢景帝)四年,坐侵庙堧垣为宫,上征荣。荣行,祖于江陵北门。既已上车,轴折车废。江陵父老流涕窃言曰:“吾王不反矣!”
  6.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而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间与临江王。临江王既为书谢上,因自杀。窦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都免归家。孝景帝乃使使持节拜都为雁门太守,而便道之官,得以便宜从事。
  7.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匈奴素闻郅都节,居边,为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雁门。匈奴尝为偶人像郅都,令骑驰射莫能中。见惮如此。匈奴患之。
  8.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窦太后乃竟中都以汉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邪?”于是遂斩郅都。
  9. ^ 《史记·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传》:都为人,勇有气,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请寄无所听。常称曰:“已背亲而出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10. ^ 《全漢文·卷四十六》:赵有廉颇、马服,强秦不敢窥兵井陉;近汉有郅都、魏尚,匈奴不敢南乡沙幕。由是言之,战克之将,国之爪牙,不可不重也。
  11. ^ 刘贯文. 三晋历史人物. 北京: 书目文献出版社. 1993年. ISBN 750130999X. 
前任:
卫绾
西汉中尉
前150年—前147年
繼任:
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