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馬獎

台灣最具代表性之電影獎項

金馬獎英語譯名:Golden Horse Awards,簡寫為GHA)是中華民國電影獎之一,為全球第一個華語電影獎,旨在獎勵華語電影創作與發展。其不僅是中華民國最具代表性的電影獎項,也有「華語界奧斯卡金像獎」的美譽,為華語電影業界年度最受矚目的盛會之一,同時與金鐘獎金曲獎並稱為中華民國三大娛樂獎,合稱為「三金」,並被華語電影業界公認為華語電影三大獎之一(其餘兩個為香港電影金像獎金鸡奖)。1962年創始時由行政院新聞局主辦[1][2][3],1990年起交由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主辦[4],每年舉行一次頒獎典禮

金馬獎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6屆金馬獎
金馬獎標誌
金馬獎標誌
授予对象 電影工作者
日期 每年11月
地点 臺北高雄1981·1983·1985→ 臺灣各縣市輪流舉辦(20012012 → 臺北國父紀念館
国家或地区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
主办方 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
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首次颁发 1962年10月31日
官方网站 www.goldenhorse.org.tw

目录

歷史沿革编辑

前身编辑

1957年正值臺語電影的興盛時期,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前身)舉辦第1屆臺語片電影展覽會,俗稱臺語片影展,於11月30日在臺北市國際學舍舉行頒獎典禮,由徵信新聞報社長余紀忠主持;當時有32部電影參與角逐,影展仿效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模式,由頒獎人將獎項交給受獎者。獎項類別可分為:由專業評審選定的「金馬獎」11項,觀眾票選的「銀星獎」10名,另增設有「榮譽獎」1名和「觀眾票選優勝獎」10名,這是「金馬獎」之名首次在正式場合出現;不過臺語片影展只舉辦一屆就停辦。

緣起编辑

 
楊英風設計的金馬獎獎座。

1962年,中華民國政府為促進國內電影事業的發展,獎勵優良國語影片和優秀電影工作者,由行政院新聞局創設了第1屆金馬獎[5][6] 「金馬」二字源自金門馬祖外島地名的字首;由於金、馬兩地為冷戰背景下,中華民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軍事對峙的最前線[a],該獎以「金馬」命名旨在鼓勵中華民國電影業界,能效法前線國軍官兵們堅強奮發的精神,努力開創新局。[7] 此外,它也符合全球主要影展名稱以「金字招牌」為號召的潮流。金馬獎自1968年起改由教育部文化局主辦,1984年起再改由新聞局主辦、民間電影團體輪流協辦。直到1990年,為順應公營事業民營化政策,新聞局宣佈決定將金馬獎和金鐘獎、金曲獎等「三金典禮」由官方全部轉交民間團體主辦。[8]

1990年5月16日,電影聯合會議中決定成立常設機構及執行委員會,也就是後來的「台北金馬國際影展執行委員會」。[9] 但由於該執行委員會為非法人組識,其法律定位備受各界質疑,新聞局與各團體研商後將該會併入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10] 1991年7月1日,在臺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強力要求下,新聞局全面退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的會務。[11] 此後金馬獎由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統籌主辦,但仍接受新聞局的公款補助。該基金會所屬「台北金馬國際影展執行委員會」在1992年更名「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俗稱「金馬執委會」)[9],執行委員會設一位主席,成員為七至十一位學者專家及電影從業人員。會務則交由執行長負責推動,下設五個部門,行政部負責行政事務、票務作業、貴賓接待等工作,行銷部負責宣傳造勢、異業合作、週邊活動等業務,競賽部負責影片競賽、金馬獎頒獎典禮,創投會議部負責創投會議之推動與執行,影展部則負責國際影展內容策劃、影片及影人邀約、字幕翻譯製作、拷貝運送及影展現場執行等各項事宜。[4]

競逐資格编辑

創立之初,金馬獎為了獎勵國語影片,規定報名角逐的影片須獲得准演執照,內容以國語發音或配音,能配合政策或具深厚倫理教育意義,且申請者須為臺灣境內製片公司、曾參加臺灣當地自由公會或經使領館認可的華僑廠商。1983年兒子的大玩偶》因影片發音引發參賽資格爭議,新聞局決議因片中閩南語對白未超過全片一半,准許報名。1989年三個女人的故事》由於查無中國大陸資金領有准演執照,得以保留參賽資格;但瑞士籍的斯琴高娃則因不具臺灣、香港兩地演員身分,無緣角逐最佳女主角獎項。1991年起,只要是華裔人士都可參加個人獎項的報名,但需加入臺灣、香港兩地的電影團體者為限,例如以《愛情萬歲》獲得1994年最佳導演的馬來西亞籍華裔導演蔡明亮陸委會在1992年通過開放中國大陸編導演比例不超過半數的電影上映後,金馬執委會緊接著在1993年開放符合此資格影片報名,同時該片的從業人員也可以參加個人獎項的報名,但外籍人士需參加3部以上臺灣電影製作,並提出加入臺灣、香港兩地相關電影團體的證明書始可報名,例如以《東邪西毒》獲得1994年最佳攝影的澳洲攝影師杜可風。1994年,金馬執委會決議中國大陸編導演比例超過半數的影片,即使得到第一類國際影展競賽單元獎項並取得准演執照,仍無法參加金馬獎[b]1996年起,只要影片是以華語為主要發音語言[c],不限出品國、資金結構或演職員國籍,都可報名參賽,中國大陸電影首度納入參賽範圍。[12]

金馬獎自1997年起定位為全球華語影片競賽。1999年起進一步取消報名影片須獲得准演執照和中國大陸影片須獲得中國大陸有關單位認證的資格限制。2000年起,只要影片的主要創作人員[d]有半數為臺灣電影人,都享有評審團大獎和特別獎的報名資格。2003年起也不再限定須以華語為「主要」發音,只要片中涉及華人地區所使用的主要語言或方言,都可報名,例如片中以日語對白為主的《吳清源》曾在2006年入圍[13];以賽德克語和日語為主的《賽德克·巴萊》獲得2011年最佳劇情片等5個獎項。2007年起,因應跨國合作的趨勢,只要導演加上半數主要創作人員為華人的影片都可報名。2010年起,導演和其他主要創作人員中有5名(含)以上為華人的影片都能角逐,例如非華人主演的《》獲得2010年最佳美術設計和最佳造型設計;《台北星期天》獲得2011年最佳新導演;以及而為了因應數位技術的發展,符合在臺灣戲院公開映演達首週20場的非35釐米或16釐米規格影片,自2009年起允許報名。之後為因應數位放映趨勢,報名影片放映規格自2013年起規定必須是35釐米拷貝或DCP數位檔案英语Digital Cinema Package[12][14]2016年起,導演和其他主要創作人員中有7名(含)以上為華人的影片都能角逐,詳細的報名資格可至金馬獎的官方網站查詢。

評審制度编辑

1978年,行政院新聞局代理局長宋楚瑜於邀請影壇人士座談徵詢意見後,決定仿效奧斯卡金像獎實施兩階段評審制度,即第一階段評審閱畢全部參賽影片後,開會討論,表決提出入圍影片及各單項名單並公佈,然後再評選得獎名單、於頒獎典禮時公布最後結果;[來源請求]此制於1978年試辦、自1979年起正式實施。1982年,臺灣新浪潮電影由《光陰的故事》發端,一時蔚為風潮,更在焦雄屏黃建業等「新派」影評人的大力推介下,成為當時臺灣藝文界的新興潮流。但在1984年後,多部走新浪潮電影路線的影片票房收益不佳,使這股風潮受到一些「舊派」影評人的質疑,引發了新舊影評之爭,並且延續到了金馬獎的評審上。由於臺灣新浪潮電影符合多數評審的喜好,因此評審團的結論常被解讀為偏重鼓勵藝術色彩濃厚的創作,但其藝術化、抽象化等呈現手法,往往無法反映市場的風向,形成叫好不叫座的評價。又金馬獎歷來是採取似法國戛纳电影节的評審團制度[3],每年評審團組成不同也會導致得獎影片品味分歧,令外界無從預料。評審過程缺乏廣泛性和代表性,也無觀眾參與,常招致獲獎名單多元性不足等質疑,曾引起許多香港和中國電影人的不滿和杯葛。過去甚至認為,重視藝術並受評番青睞的藝術電影,以及重視票房卻不受評番青睞的商業電影,只能選擇或偏重其中一種取向來製作。包括焦雄屏、侯孝賢蔡明亮王晶陳嘉上在內的電影工作者,都曾批評金馬獎的「小圈子」評審制度,並呼籲金馬獎設立類似香港電影金像獎由專業影評人等團體和各界觀眾組成評審團,採取多輪、多人、多層面的電影評審制度,以期兼顧各方電影專業和商業市場考量。[4][15][16]

金馬獎的評審委員是由金馬執委會遴選電影從業人員和影評人等10多名專業人士組成,親自全程參與審片工作,但不得連續兩年擔任。電影基金會監事、金馬執委會執行委員和當屆有製作影片參賽者都不能擔任評委。評審工作分為初選、複選和決選三個階段。所有報名影片進入初選階段後,透過公開討論和不記名投票方式進行評選,須獲半數以上初審委員推薦才能進入複選階段。複審委員再對影片類、個人類獎項和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進行公開討論、不記名投票,進而產生入圍名單;名單經評審團簽名後,於複選會議結束後召開記者會公佈。決選會議在頒獎典禮當天召開,針對入圍名單公開討論和不記名投票,得獎者須獲半數以上複選和決選評委支持;且僅有當屆評審團主席、金馬執委會執行長和律師知道得獎結果,經由專業律師公證彌封後,才在頒獎典禮中揭曉。由於金馬獎評審委員須在嚴格規定和監督下完成審片、討論和投票程序,過程嚴謹絲毫不受外界影響,加上參賽影片無地域限制的包容性,造就它逾半世紀來在華人電影獎項中最具公信與聲望,被得獎者視為最受肯定和至高榮譽的主因。[14][16]

主要活動编辑

金馬獎創辦至今,全名已變更為「台北金馬影展」,不僅是台灣年度最重要的電影文化盛事,主要活動亦擴及四大主軸:金馬獎,已成為華語暨華人電影創作的最高榮譽;金馬國際影展,則是國人接觸各國傑出電影的最佳平台;金馬創投會議,竭力提供影視創作者與投資發行方合作機會;金馬電影學院,藉由大師傳承以提升年輕創作者的能力與視野。

金馬獎编辑

金馬獎接受來自世界各地的華語及華人電影報名,每屆頒發23個獎項。由專業人士組成的評審團在觀賞完所有影片,採討論後投票選出得主。除了正式獎項外,還有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兩個會外獎。終身成就獎特別貢獻獎,則由各電影工(公)會推舉,執行委員會投票選出。[17] 並於每年10月至11月間於臺灣所舉辦金馬獎頒獎典禮

金馬國際影展编辑

金馬國際影展為台灣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國際觀摩影展。以推廣電影藝術,並透過世界電影提升文化交流為職志。自1980年舉辦第一屆影展以來,除曾策劃楚浮、柏格曼、雷奈、阿莫多瓦、奇士勞斯基、北野武等導演專題,拓展國內影迷視野,更邀請國際影人來台共襄盛舉,歷年訪台的歐美重量級影人,包含彼得格林納威、阿巴斯奇亞羅斯塔米、霍爾哈特萊、艾騰伊格言、西奧安哲羅普洛斯、奧利維耶阿薩亞斯、佛杭蘇瓦歐容、克里斯多夫贊努西、尼可拉溫丁黑芬、達頓兄弟、克里斯汀穆基、伊莎貝雨蓓丹尼維勒納夫、李歐卡霍等,來自亞洲各地的名導也包含大島渚、森田芳光、黑澤清、是枝裕和、岩井俊二、雅斯敏阿莫、金基德、李滄東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布里蘭特曼多薩等來台與影迷交流,2018年八月也在台北、台中舉辦「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

除與世界影壇接軌,近年來更積極深耕華語電影,除了策劃台灣製造單元,網羅該年度台灣影壇最新的長片及短片,於影展中首映。2007年起,為鼓勵亞洲新銳導演,金馬國際影展增設「亞洲電影促進聯盟」(NETPAC)獎項,舉凡當屆入選的亞洲新銳導演電影,皆有機會入圍並角逐首獎。2013年適逢金馬獎50週年,影展特別企畫了【金馬50:大師現身】單元,替侯孝賢李安蔡明亮許鞍華杜琪峯關錦鵬陳可辛婁燁張曼玉等重量級華語影人舉辦大師講堂。

金馬創投會議编辑

金馬創投會議為專注華語影視投資之媒合平台,提供創作者與投資發行方洽談合作機會,竭力推動產業人員與國際接軌,近年入選電影企劃屢獲國際影展注目,名單包括:《長江圖》獲得柏林影展傑出藝術成就獎;《再見瓦城》獲威尼斯影展歐洲電影聯盟大獎最佳影片;傅天余的《我的蛋男情人》入選釜山影展亞洲之窗單元;陳宏一《自畫像》(原名:恐怖的並不是愛情)入選鹿特丹影展;2014百萬首獎《分貝人生》獲上海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影片、最佳攝影、最佳男演員;李啟源的《盜命師》及白海、杜可風的《白色女孩》皆入選釜山影展;楊明明的《柔情史》入選柏林影展;仇晟的《郊區的鳥》入選盧卡諾影展;章明的《冥王星時刻》入選坎城影展;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獲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何蔚庭的《幸福城市》獲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與多倫多影展站台首獎;宋欣穎的《幸福路上》獲得2018東京動畫大賞最佳動畫長片獎。[18]

創投會議活動主要分成三大部分:「一對一媒合會議」、「培訓工作坊」與「產業論壇」。2018年11月假台北舉辦,邀得兩岸三地、亞洲歐美資方、銀行界與創投圈等共襄盛舉。今年42件入選企劃案,包含35件一般企劃案及7件WIP企劃案,共進行高達1204場會談。本會議特有之One-on-One圓桌會議,讓各入選製片方於獨立空間完整呈現其創意及製作實力,與投資者暢所欲言,尤其廣受好評。此外在會議之前舉辦培訓工作坊,邀請經驗豐厚的電影人診斷入選企劃案,寶貴的意見讓入選代表表現更出色,提升投資人籌資機率。

本會議除了提供亞洲額度最高之百萬現金首獎,2018年邀得法國電影中心贊助CNC現金獎八千歐元,臺北文創劇作獎四十萬元、嘉映創投獎七十萬元、曼迦紀念獎七十萬元、華文創最具視野獎三十萬元、鏡文學劇本獎三十萬元、FPP MM2創意獎一萬美元、中影電影開發基金五十萬元、WIP湯臣創意獎五十萬元等,以及內容物數位電影後製獎,使優秀企劃得以最高品質完成,並強化產業鏈互動聯結。

金馬奇幻影展编辑

金馬奇幻影展為台灣首次以「奇幻」為名的主題影展,自2010年創辦至今,內容涵蓋科幻、恐怖、驚悚、歌舞、喜劇、武俠、動畫、愛情以及各類cult film,帶領影迷敞開心房,探索想像極限。並精心策劃羅曼波蘭斯基、山姆雷米、伊格萊希亞、大衛林區、伍迪艾倫、威斯安德森、班偉特利、宮藤官九郎等導演專題,拓展影迷的另類視野。

除了影片精彩,金馬奇幻影展的觀影方式亦獨樹一格。年年引爆的《洛基恐怖秀》狂歡場,邀觀眾一同扮裝與銀幕人物互動,放肆熱舞狂歡,早已成為一票難求的秒殺招牌秀。獨家單元「跟著唱翻天」則讓觀眾隨著變色字幕一同K歌,放映的《真善美》、《梁山伯與祝英台》、《媽媽咪呀!》、《紅磨坊》、《冰雪奇緣》都獲得熱烈迴響,好看更好玩。獨特的魅力吸引眾多影迷朝聖,年年創下台灣影展最高滿座率。

金馬電影學院编辑

金馬電影學院,由侯孝賢導演擔任院長,每屆招收10-12位來自華語地區,完成兩部短片以上,具創作潛力的年輕編劇、導演及攝影師,集結在台灣,以一個月的時間相互激發創意、分享彼此經驗與交流學習,最後以集體創作方式拍攝一至兩部短片,並在台北金馬影展放映。期間將邀請華語區優秀電影人擔任指導老師,給予劇本、導演、攝影等各方面的建議,並舉辦不同電影講座分享專業影人的實務經驗。近年來曾邀請楊雅喆、趙德胤、黃進等傑出導演與攝影師們,手把手帶領學員走過完整創作過程,而吳宇森、李安、李屏賓、杜篤之、陳果、王小帥、施南生、關本良、林強、阿比查邦、梅峰、楊志龍、田壯壯、羅恩妮等人都曾擔任客座講師。

歷屆學員至今都持續在電影創作上有不錯的表現,如2009學員趙德胤的作品《再見瓦城》獲得2016歐洲電影聯盟大獎及法國亞眠影展最佳影片、金馬獎6項提名;2010學員李中以《青田街一號》入圍2015金馬獎最佳新導演;2012學員陳哲藝以《爸媽不在家》獲得2013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新導演;2015學員邱陽以《小城二月》獲得2017坎城短片金棕櫚獎,陳勝吉、陳克勤以《分貝人生》分別入圍2017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最佳攝影。其餘學員也陸續在電影創作道路上嶄露頭角。秉持著培育華語新興創作者、促進華語創作者間的交流為目標,為電影產業培養後浪,保留華語電影特有的人文況味。

評價编辑

國際評價编辑

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至今,不僅是華語影壇歷史最悠久的電影獎項,也是華語電影工作者的最高榮譽,長久以來都致力於促進華語電影的創作發展,並增加其國際能見度。第54屆「金馬獎,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報導了這場年度盛事。CNN主播除了提到金馬獎堪稱華語影壇的奧斯卡,也特別介紹了14歲的影壇新星文淇,以電影《嘉年華》和《血觀音》分別獲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的提名,最後則是以《血觀音》一片,摘下金馬女配角。而勇奪「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等大獎的《血觀音》,不但在金馬獎發光發熱,耀眼表現也讓國際間看到。2018年6月27日,美國影藝學院宣布未來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得獎作品,將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候選資格。

爭議编辑

1989年金馬獎嘗試頒獎給外文片,例如當屆由美國籍的威廉·赫特以《意外的旅客》獲金馬獎外片最佳男主角、加拿大籍導演大衛·柯能堡以《雙生兄弟英语Dead Ringers (film)》獲外片最佳導演等,但金馬獎外片獎被批評不倫不類,僅辦一屆就停止,並且未在官方特刊歷屆得獎名單上獲得記錄。[19]

1998年,台灣動畫長片魔法阿媽以14票中取得12票的壓倒性支持入圍,卻在評審得獎會議受到部分抱有主觀偏見的評審糾葛,導致該屆最佳動畫長片從缺。例如評審黃木村認為該片沒有使用電腦特效、手法過於古老粗糙;評審劉立行貢敏王清華批評該片宣揚迷信、牽涉「怪力亂神」,並將之與「宋七力」相提並論,並遊說其他評審跟進。[20][21]

後續在入圍名單中,出現幾次入圍後發現資格不符又遭到撤銷入圍資格的爭議事件,例如:2003年以《飛躍情海》同時入圍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員的林依晨,被發現前一年曾演出《空手道少女組》並擔任女主角而取消最佳新演員入圍資格,當年最佳女主角也敗給演出《金雞》的吳君如2008年原入圍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金城武,在名單公布6小時後被因日本國籍身分不符資格,取消該獎項入圍資格,成為金馬獎史上最短命的入圍者[22]。同一屆最佳新演員入圍者田中千繪傳出出道多年早已在多部電影參與演出,入圍資格備受爭議,金馬獎委員會出面解釋,新人獎中的首次演出認定,在於是否擔任片中主/配角,對於只是客串性質演出在入圍資格認定上不構成問題。2012年原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沉默如謎的呼吸〉[e] 和〈驚惶〉[f],在入圍名單於2012年10月2日下午5點公布後,經過金馬執委會查證並非影片原創歌曲,也與電影公司求證確認後,於同日晚間10點在官方網站公告取消兩首歌曲的提名資格。

頒獎典禮编辑

早年的金馬獎並無入圍名單,得獎者也是提前公布,所有的得獎者皆排排站的由長官頒獎。一直到1978年才有入圍名單,而當年的頒獎典禮也都選在10月30日或31日於臺北市中山堂舉辦,藉以向前總統蔣中正祝壽。[23] 由於早期中國大陸和香港並未設置類似的電影競賽,金馬獎因此受到臺灣和香港電影從業人員格外的重視;自1970年代以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華語電影界最受矚目的電影盛會,甚至多次邀請好萊塢日本韓國明星擔任頒獎嘉賓,增添典禮聲色之餘也打開國際間的知名度,時至今日在華語電影界仍深具影響力和指標性意義[1][2][3]

獎項编辑

註釋编辑

  1. ^ 中華民國的年輕男性國民依法須服義務兵役,在抽籤決定服役單位時,若結果是在以往仍為戰區的金門或馬祖,役男常被戲稱為中了「金馬獎」。
  2. ^ 包括《霸王別姬》和《活著》等影片在內都因此不能參賽。
  3. ^ 包括閩南語和其他方言。
  4. ^ 包括:導演、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原著劇本或改編劇本、攝影、美術設計、剪輯、原創電影音樂和音效等。
  5. ^ 詞:周雲蓬,曲:周雲蓬,唱:周雲蓬,出自影片《神探亨特張》。
  6. ^ 詞:沼澤樂隊,曲:沼澤樂隊,唱:沼澤樂隊,出自影片《浮城謎事》。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Chiang Ying-ying. "Ang Lee sees clout of Chinese film awards growing". Associated Press. New York City. 12 November 2013.
  2. ^ 2.0 2.1 "Hustle hits Golden Horse height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ondon. 13 November 2005.
  3. ^ 3.0 3.1 3.2 Amber Wang. "Singapore, Hong Kong films shine at Chinese 'Oscars'". Agence France-Presse. Paris. 24 November 2013.
  4. ^ 4.0 4.1 4.2 台北金馬影展>關於我們>關於我們 臺北: 台北金馬獎執行委員會. [2018年4月18日].
  5. ^ 幼獅社訊. 〈獎勵國語影片辦法 今年起有重大改變 對劇情片及紀錄片不給獎金 另設置金馬獎作為最高榮譽〉. 《聯合報》. 臺北. 1962年1月22日. 第8版.
  6. ^ 行政院新聞局令. 〈公布「51年獎勵國語影片辦法」〉. 《總統府公報》. 臺北. 1962年5月25日.
  7. ^ 沈劍虹. 〈五年新聞局長的回憶〉. 《傳記文學》. 臺北. 1987年3月.
  8. ^ 王介中. 〈公營不如民營 金馬、金鐘、金曲獎新聞局決定移交〉. 《民生報》. 臺北. 1990年4月15日. 第1版.
  9. ^ 9.0 9.1 胡幼鳳. 〈輔導金預算有望提高 電影文化政策亟待確立 電影聯合會閉幕贏得立委支持〉. 《民生報》. 臺北. 1990年5月17日. 第10版.
  10. ^ 黃仁、王唯 編著. 《臺灣電影百年史話》(下). 臺北: 中華影評人協會. 2004年, 頁381.
  11. ^ 臺灣電影網>電影查詢瀏覽>電影事業>財團法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2010年11月23日].
  12. ^ 12.0 12.1 台北金馬影展>金馬獎>關於金馬獎>獎項沿革. 臺北: 台北金馬獎執行委員會. [2018年4月18日].
  13. ^ 項貽斐. 〈金馬獎坦承疏失 吳清源又可參賽〉. 《聯合報》. 臺北. 2006年10月22日.
  14. ^ 14.0 14.1 台北金馬影展>金馬獎>競賽>競賽規章. 臺北: 台北金馬獎執行委員會. [2018年4月18日].
  15. ^ 張世倫. 《台灣「新電影」論述形構之歷史分析(1965-2000)》. 臺北: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 2001年.
  16. ^ 16.0 16.1 聞天祥. 〈影迷的金馬電影路〉. 《新活水雜誌》. 臺北: 中華文化總會. 2013年10月1日, 第50期, 頁38-43.
  17. ^ 台北金馬影展 Taipei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www.goldenhorse.org.tw. [2019-04-02] (中文(台灣)‎). 
  18. ^ 台北金馬影展 Taipei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www.goldenhorse.org.tw. [2019-04-02] (中文(台灣)‎). 
  19. ^ 麥若愚. 〈金馬五十見證台灣電影繁華與興落〉. 《新活水雜誌》. 臺北: 中華文化總會. 2013年10月1日, 第50期, 頁30-37.
  20. ^ 記者林映妤. 《魔法阿媽》怪力亂神從缺金馬 王小棣20年後談真相:我嚇死了. ETtoday新聞雲. [2019-02-25]. 
  21. ^ 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第35屆金馬影展得獎影片電影檔案. 1999. 
  22. ^ 莊幼芬, 宇若霏, 楊景婷. 角逐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 日籍金城武遭金馬除名. 蘋果日報. 2008年10月31日 [2017年10月1日]. 
  23. ^ 張士達. 金馬獎想當年 配合誕辰祝壽蔣公. 《中國時報》. 臺北. 2013年10月7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