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阿里斯蒂德·德·索萨·门德斯

阿里斯蒂德斯·德·索萨·门德斯(葡萄牙語: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葡萄牙語發音:[ɐɾiʃˈtiðɨʒ ðɨ ˈsowzɐ ˈmẽdɨʃ];1885年7月19日-1954年4月3日)是葡萄牙外交官,领事

阿里斯蒂德·德·索萨·门德斯
Aristides20I.jpg
门德斯在25岁左右时的照片
出生 (1885-07-19)1885年7月19日
葡萄牙, 維塞烏區,卡瓦纳斯-德维里亚托(Cabanas de Viriato)
逝世 1954年4月3日(1954-04-03)(68歲)
葡萄牙,里斯本
国籍  葡萄牙
母校 科英布拉大学
职业 领事
知名于

国际义人
葡萄牙基督骑士团英语Order of Christ (Portugal)勋章

葡萄牙自由骑士团英语Order of Liberty勋章
信仰 天主教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作为葡萄牙驻法国波尔多地区总领事,违反葡萄牙时任总理萨拉查的权威命令,向逃离納粹德國的欧洲难民(大部分为犹太人)签发葡萄牙签证护照。为此,他受到了萨拉查政权的惩处。在门德斯去世的20年后,康乃馨革命爆发,萨拉查的统治被推翻,新葡萄牙议会正式承认了他的义举,并撤回了对他的所有指控。

1966年,他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國際義人称号。[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1885年7月19日午夜,门德斯出生于葡萄牙中部維塞烏區卡瓦纳斯-德维里亚托的一个中下层贵族家庭。[2]父亲是科英布拉上诉法院的法官。[3]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塞萨尔(César)。他们在科英布拉大学学习法律,并于1908年获得法学学位。毕业后,门德斯没有成为律师,而是开始从事外交工作,先后任职于巴西、美国、西班牙、比利时等地的葡萄牙领事馆[4]而哥哥塞萨尔后来则成为了萨拉查政权的外交部长(1932年)。[5]

门德斯经常直言不讳地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1919年8月,在巴西担任领事时,他被巴西外交部怀疑敌对当地共和政权,而被暂时停职。没有工资的他被迫依靠贷款维持生计,辗转回到了葡萄牙。1921年,他又被分配到了葡萄牙驻旧金山领事馆。在此期间,他帮助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立了葡萄牙语研究项目。[6]1923年,他坚持要求符合条件的签证申请人为葡萄牙慈善机构捐款,这激怒了一些葡萄牙裔美国人,甚至举行了抗议活动。最终,美国国务院决定取消他的领事执法资格,这使他无法在旧金山使馆继续工作。

1926年5月28日,葡萄牙发生军事政变,共和国统治被推翻,萨拉查军事独裁政权建立。[7]门德斯开始支持新政权,并被重新得到重用。[8] 1927年3月,他来到西班牙維戈担任使馆领事,并帮助西班牙新政权中立了反对派。[8] 1929年,他被派往比利时安特卫普,担任领事团长官。[9] 1938年,他被任命为葡萄牙驻法国波尔多总领事,负责法国西南部事务。[10]

第14号公告编辑

为进一步防止外族入境对政权造成的干扰,1938年10月28日,萨拉查政府向领事代表发出了第10号公告(Circular 10),全面禁止犹太人在葡定居,仅允许发放最长停留30天的旅游签证。[11]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闪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萨拉查宣布葡萄牙维持中立,不偏向轴心国同盟国任意一方。在9月至12月期间,约有9000名难民进入了当时相对安全的葡萄牙。[12]11月11日,萨拉查政府颁发第14号公告(Circular 14),开始限制犹太人进入葡萄牙,并限制各地领事馆的签证发放权。[13]

克鲁格的回应编辑

 
克鲁格和门德斯,1940年

来自布鲁塞尔的犹太拉比克鲁格(Kruger)是门德斯1940年初在波尔多结交的好友。门德斯无视第14号公告,向克鲁格发放了签证。然而,克鲁格拒绝接受。他说:“我不能单独接受这一份签证,却把我的教众(波尔多的犹太难民)留在身后。”克鲁格的回应,使门德斯陷入了“难以估量的道德危机”之中。[14] 

1940年5月,英、法、比、荷等西欧诸国接连被纳粹德国击败,英法盟军被围困在敦克尔克,绝望的难民们大量涌入波尔多等法国南部城市。身为总领事的门德斯感到精神崩溃,不知道是否应该尽可能多地发放签证,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拯救众多难民。他在1940年6月13日给女婿的信中写道:

 
“生命签证”
 
门德斯, 摄于1940年

重要决定编辑

1940年6月17日,时任法国总理菲利普·贝当下令法军停火,开始与纳粹德国谈判停战协议。就在同一天,门德斯被一股“神圣的力量”所驱使[16],做出了重要决定。他的儿子佩德罗·努诺(Pedro Nuno)回忆:

门德斯的决定遭到了女儿等人的强烈反对,[18]但他却不顾这些,集中精力批发签证。他说:“我宁愿与上帝站在一起,也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而反抗上帝。”[19]在妻子、秘书以及其他一些难民的共同帮助下,他简化了签证申请程序。据犹太电报局报道,在当时,人口刚刚超过700万的葡萄牙已收到约200万份签证申请。[20][21]

葡萄牙驻西班牙大使特奥托尼奥·佩雷拉(Teotónio Pereira)听说了门德斯的行动,迅速前往法国和西班牙边境,试图制止这项活动。佩雷拉指责门德斯的行为是在包庇“失败者”,破坏了葡萄牙的政治统一。他依仗萨拉查的权威,宣布有门德斯署名的签证全部无效。 

6月22日,法德签署停战协议。6月24日,门德斯收到了萨拉查的召回令,被迫启程回国。一路上,他继续向被困在法国的难民发放葡萄牙签证。他的儿子John-Paul Abranches讲述了一个故事:

之后,在阿姆扎拉克(Amzalak)等学者的干涉下,门德斯签发的签证继续有效;[23]萨拉查也迫于压力,在6月26日授权犹太移民援助协会(HIAS-HICEM)的办事处由巴黎转移至里斯本。

遭受处分编辑

1940年7月8日,在返回里斯本后,门德斯立即受到了纪律处分,[24]并受到“违反第14号公告”等指控。8月12日,门德斯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辩解,他对自己的动机进行了说明: 

1940年10月19日,纪律审裁委员会宣布,对门德斯“在职期间违反上级命令”的判决生效,[26]并建议将其降级处分。[27]10月30日,萨拉查保留这一建议,直接宣布了自己的判决。门德斯被处以一年停职休整,期间每月只能得到正常薪资的一半,一年后提前退休。[28]与门德斯有关的档案全部被密封。[28]

同时,门德斯也受到了萨拉查当局的法外惩罚——几乎全家被拉入黑名单,形同流放。有一次,他和家人来到里斯本的犹太社区食堂吃饭。有人告诉他:食堂是为犹太难民准备的。门德斯说:“我们也是难民。”[29]

晚年编辑

在晚年,门德斯被众多同事、朋友甚至近亲疏远。他曾乐观地认为自己会被国家平反昭雪。[30]然而就在二战结束的1945年,他不幸中风,身体部分瘫痪,无法工作。[31][32]他希望族人们能将他的经历整理成文章并公开发表。[33] 他的儿子和一些兄弟尽其所能,设法让萨拉查撤销对门德斯的惩处,但最终还是无济于事。[34]门德斯从未后悔过自己的行为。[35]在给律师的信中,他写道:

1954年4月3日,门德斯在贫困潦倒中去世,享年68岁。[37]

争议与批评编辑

1941年,门德斯在受到年薪减半惩罚后,每月还能得到1593葡萄牙埃斯库多[38][39][40]事实上,在当时在葡萄牙,中学教师的平均月薪只有500埃斯库多。[38]

荣誉与纪念编辑

 
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对门德斯的悼念会
 
维也纳的门德斯广场

1966年,以色列政府授予门德斯国际义人称号。

1995年,葡萄牙为门德斯举行了为期一周的全国致敬活动。[41]为纪念这一盛会,政府还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42]时任葡萄牙总统马里奥·苏亚雷斯称赞门德斯是“葡萄牙20世纪最伟大的英雄”。

2005年5月11日,门德斯的纪念活动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

2007年初,葡萄牙媒体发动了全国“最偉大的葡萄牙人英语Os Grandes Portugueses”评选活动。3月25日,最终排名发表,门德斯位列第三,仅次于葡萄牙共产党领袖阿尔瓦罗·库尼亚尔(2005年逝世)和萨拉查[43]

2010年9月24日,索萨·门德斯基金会在美国成立。基金会旨在为门德斯的纪念工作筹集资金。[44]

2011年3月3日,门德斯在家乡的住宅帕萨尔公馆(Casa do Passal)被葡萄牙政府指定为国家性质的纪念馆。[45]2014年6月20日,欧盟和葡萄牙政府拨款316,000欧元,开始重新整修该纪念馆。2016年9月1日,索萨·门德斯基金会已投入超过25,000美元,用于帕萨尔公馆项目的翻新建设。[44]

2013年1月,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了缅怀犹太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周活动。艾美奖得主迈克尔·金导演的电影《救援者》在会议厅放映。影片记录了门德斯等12名不同国家的外交官在大屠杀期间的英雄壮举。[46]

2017年4月4日,葡萄牙总统马塞洛·雷贝洛·德索萨前往门德斯的家乡維塞烏區,向他追发了葡萄牙自由骑士团英语Order of Liberty十字勋章,追认表彰他在二战期间的义举。[47]

被门德斯救下的著名人物编辑

学术界
艺术界
政治界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资料来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官方网站 (英语). 
  2. ^ Fralon 2000, p. 1.
  3. ^ Fralon 2000, p. 4.
  4. ^ Reese Ehrlich, "A Hero Remembered", Hadassah Magazine (1987-11): 26.
  5. ^ Fralon 2000, p. 20.
  6.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A Lingua Portuguesa na Universidade da California", O Lavrador Português,1923-11-28, p.1.
  7. ^ Fralon 2000, p. 19.
  8. ^ 8.0 8.1 Afonso 1995, p. 195.
  9. ^ Fralon 2000, p. 21.
  10. ^ Fralon 2000, p. 39.
  11. ^ Milgram 1999, p. page number needed.
  12. ^ Pimentel 2006, p. 87.
  13.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Portugal, Spared Lives: The Actions of Three Portuguese Diplomats in World War II, Documentary Exhibition, Catalogue, September 2000, p.81.
  14. ^ Mordecai Paldiel,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Rescuers of Jews During the Holocaust, Jerusalem: Collins, 2007, p.264.
  15.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to Silvério de Sousa Mendes, 13 June 1940, "De Winter,"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2.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16. ^ César de Sousa Mendes (nephew), as cited in Wheeler, "A Hero of Conscience", p.69.
  17. ^ Pedro Nuno de Sousa Mendes, as cited in Paldiel,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p.265.
  18. ^ Mordecai Paldiel, Diplomat Heroes of the Holocaust, p.76.
  19. ^ Robert Jacobvitz, "Reinstating the Name and Honor of a Portuguese Diplomat Who Rescued Jews During World War II: Community Social Work Strategies", Journal of Jewish Communal Service, (Spring 2008): 250.
  20. ^ Afonso 1995, p. 104.
  21. ^ Hoare 1946, p. 45.
  22. ^ John Paul Abranches, "A Matter of Conscience", Guideposts Magazine (June 1996): 2-6.
  23. ^ Milgram 2011, p. 136.
  24. ^ Margarida Ramalho, Lisbon: City During Wartime, p.12.
  25.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statement of defense, 12 August 1940, as cited in Paldiel,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p.267.
  26. ^ Fralon, p.114.
  27. ^ Paldiel,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p.268.
  28. ^ 28.0 28.1 Fralon, p.115.
  29. ^ Fralon p.118 and Isaac Bitton testimonial,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1990-05-17, 6:30-9:45. Retrieved 15 March 2014.
  30. ^ Wheeler 1989, pp. 119-139.
  31. ^ Afonso 1995, p. 275.
  32. ^ A letter written by Sousa Mendes, saying he is ill and unable to work, can be found at the Portugures Bar Association, an online copy can be found in the Sousa Mendes Virtual Museum at [1]
  33. ^ Luis-Filipe de Sousa Mendes, "Words of Remembranc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0-29., 1987,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15 March 2014.
  34. ^ Fralon, pp.124-25.
  35.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as cited in Paldiel,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p.268.
  36.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letter to his lawyer Palma Carlos, as cited in Manuel Dias Vaz,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héros "rebelle", juin 1940, Souvenirs et témoignages, Quercy : éditions Confluences, 2010, p.26.
  37. ^ Fralon 2000, p. 142.
  38. ^ 38.0 38.1 Afonso 1995, p. 257.
  39. ^ Lochery 2011, p. 49.
  40. ^ Wheeler 2011, p. 128.
  41. ^ 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Homenagem Naçional, Cinema Tivoli, Avenida de Liberdade, Lisbon, Portugal, 1995-03-23.
  42. ^ Sébastien. Sousa Mendes. SebPhilately's About Stamps, Covers, News from the Philatelic World. 2007-05-05 [2014-03-14]. 
  43. ^ Salazar vence concurso 'Os Grandes Portugueses'. Jornalismo Porto Net. 2007-03-26 [2014-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8). 
  44. ^ 44.0 44.1 索萨·门德斯基金会网站 Retrieved 2014-03-15.
  45. ^ "Casa do Passal,"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0. International Coalition of Sites of Conscience. Retrieved 2014-03-15.
  46. ^ "United Nations to Screen ‘The Rescuers’ to Mark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 While Honouring Heroic Actions, Moral Courage of 12 Diplomats," United Nations, New York, 2013-01-08. Retrieved 2014-03-15.
  47. ^ 葡萄牙总统向已故二战英雄颁勋章 表彰挽救难民 海外网, 2017-04-05.
  48. ^ "Hah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6.Wayback Machine.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21.
  49. ^ Ben Fulton, "U. Prof Meets Kin of Man Who Saved His Family From Nazis," The Salt Lake Tribune,2010-07-03, retrieved 2014-03-16 and "Matuzewitz/Sternberg,"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07.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0. ^ Afonso, Um Homem Bom, p.78 and "Dali,"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1-02.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1. ^ Afonso, Um Homem Bom, p.166 and "Blauschild,"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1-03.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2. ^ Fralon, p.70 and "Montgomery,"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3. ^ Afonso, Um Homem Bom, p.132 and "Haa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6.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4. ^ Afonso, Um Homem Bom, p.206 and "Malcuzynski,"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5.Wayback Machine.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5. ^ Afonso, Um Homem Bom, p.40 and "Marsm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1-06.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6. ^ Afonso, p.137 and "Bech,"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3.Wayback Machine.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7. ^ Fralon, p.72 and "Luxembourg,"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
  58. ^ Afonso, p.137 and "Dupo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6. 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6.
  59. ^ Fralon, p.70 and "Habsburg,"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Sousa Mendes Foundation. Retrieved 2014-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