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韩诗外传

(重定向自韓詩外傳

韓詩外傳》述趣聞軼事、道德故事以及忠告,證以《詩經》。此書與詩經的關係,或認為與經義不相比附,無關於詩義(見四庫全書總目卷十六 經部二 附錄 韓詩外傳條),甚至「謬戾甚矣!」(宋代洪邁);或認為《外傳》承續孔門說經之傳統。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論語八佾第三)。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論語述而第七)。「六經之文,渾涵如天,萬象森列,不可尚已。至孔孟繼六經而作其文,廣大淵弘,中間每取易詩書中之要語,而推廣之,闡幽微顯,以盡其蘊,則道從此出矣。夫何韓嬰處乎漢孝文之世,遭秦火絕學之餘,迺能衍詩作傳,命意布詞,一倣孔孟之文。凡諸詩言約旨遠者,悉肆力極致,上推天人之理,下及萬物之情,以盡其意,文則嚴整簡古,厲世範俗,皆順于道,宛然聖門家法」(陳明韓詩外傳序)。「孔門之說詩也,猶造父之御車、孫子之用兵也,進退步驟,奇正開闔,惟其意之所欲出焉,至矣盡矣,其蔑以加扵此矣。繼之者,其惟孟子耶!其所謂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志,以意逆志者,實開萬世說詩之法也」(鳥宗成:韓詩外傳序)。

目录

内容编辑

漢書·藝文志》还著录了其他幾部韩派《诗经》方面的著作,现在都已失传,其性质与《韩诗外传》或者相似。

《韓詩外傳》文章大多先叙事议论,篇末引《》以证明。而同一两句诗,往往有两则以上的事例或理论,分条阐述。其中的历史故事寓言材料多有所本,也有些艺术加工,擅长用对话发议论。其论述则多节录诸子原文,在取舍剪裁中见出己意,因而「文辞清婉,有先秦风。」[1]

《韓詩外傳》解釋《詩經》,它使用的材料来自几个哲学学派的著述。《荀子》是最常用的来源,不过《庄子》、《韩非子》、《吕氏春秋》以及《晏子春秋》、《老子》、《孟子》也都被使用过。有24段缺乏引《诗经》的诗句,说明文本缺損。

成书年代和真伪编辑

作者是汉代韩婴。据《史记》和《汉书》,韩婴为汉文帝时的博士,汉武帝时他与董仲舒辩论过。因此《韩诗外传》的日期应定在约公元前150年左右。

关于这部书的完整性却有些疑点,因为《汉书·艺文志》列举了名为《韩外传》的书6卷及名为《韩内传》的书4卷,但到了《隋书·经籍志》时《韩内传》已亡。唐代的注家引用了《韩诗内传》的几条。《韩外传》在《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宋史· 艺文志》中都列为十卷。现存十卷。

但是也有学者(比如杨树达《汉书补注补证》)认为《韩外传》与《韩内传》两书被结合于《韩诗外传》一名之下,因为它们所含的资料其性质没有任何差异。但是,在唐代各种类书以及经史注疏中引用的《韩诗外传》有不少不见于传世通行本中。宋代类书《太平御览》引自该书有157处,其中有23条为今本所无。   

版本和相关书籍编辑

版本编辑

  • 已知最早的刊本是宋本,洪迈说它属于庆历年间(1041—1048),毛晋认为他拥有这个本子的抄本,他翻刻在《津逮秘书》之中。在明代的几个版本中,《四部丛刊》所翻印的沈辨的本子渊源于元本(由钱惟善于1355年作序)。
  • 带有注解的本被赵怀玉(1747—1823)单独刊入他的《亦有生斋》中(序作于1790年,《龙溪精舍丛书》予以重印),又被周廷莱作为《韩诗外传校注》(重印于《安徽丛书》)而加以刊印,其序文标定为1791年。上述版本中的第二种用本是一更保守的版本,它被拿来作为两种版本合并版的底本,由吴棠于1875年出版(《望三益斋》,由《畿辅丛书》予以重刊,《丛书集成》也作了重刊,并加了标点,又见上海商务印书馆于1917年的排印本)。一种未知出处而含有大多相应段落的版本由陈士珂于1818年以《韩诗外传疏证》名字刊印(见《文渊楼丛书》中)。
  • 收有《韩诗外传》的其他丛书还有《汉魏丛书》。《广汉魏丛书》、《三十三种丛书》等。
  • 许维遹(1905—1951)的《韩诗外传集释》,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该书是在他死后出版,繁体字,加了标点和注释,其中有的为珍奇难得的资料及许自己的见解。
  • 赖炎元的《韩诗外传今註今译》,该书有注释有标点,并有用现代汉语译成的译文,台北:商务印书馆,1972年版。

校注编辑

  • 孙诒让《札迻》卷二对《韩诗外传》进行校注,涉及有十个段落的内容。
  • 俞樾《读韩诗外传》对22段疑难的段落进行了校勘;见《曲园杂纂》卷十七(《春在堂全书》)。
  • 赵善诒的《韩诗外传补正》(长沙:商务印书馆,1938年),几乎处理每篇经文中的疑难段落,用来自相应段落的引文来支持他的考评及校勘,而且总是指出前人对这同一段所作的校注。(见国学小丛书)。他的著作被收入赖炎元的《韩诗外传考征》中。
  • 赖炎元:《韩诗外传考征》,2册,台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63年版。第一册详细研究了汉代的韩诗,《韩诗外传》的版本,校勘记,韩诗异文与包括毛诗在内的其他诸家诗注解和文字上的不同。第二册考察了早期和后来著作中所引的《韩诗外传》之文,并详尽地罗列了为现代版本中所无的《韩诗外传》佚文。

索引编辑

  • 《韩诗外传逐字索引》,刘殿爵陈方正主编,收入《先秦两汉古籍逐字索引丛刊》,香港:商务印书馆,1992年。

注釋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附錄: (一)四庫全書總目卷十六 經部二 附錄 韓詩外傳條: 韓詩外傳十卷通行本    漢韓嬰撰。嬰,燕人,文帝時爲博士,景帝時至常山太傅。《漢書·藝文志》有《韓故》三十六卷、《韓內傳》四卷、《韓外傳》六卷、《韓說》四十一卷,歲久散佚,惟《韓故》二十二卷《新唐書》尚著錄,故劉安世稱"嘗讀《韓詩·雨無正》篇",然歐陽修已稱"今但存其《外傳》",則北宋之時,士大夫已有見有不見。范處義作《詩補傳》在紹興中,已不信劉安世得見《韓詩》,則亡在南北宋閒矣。惟此《外傳》至今尚存,然自《隋志》以後,卽較《漢志》多四卷,蓋後人所分也。其書雜引古事古語,證以詩詞,與經義不相比附,故曰《外傳》。所采多與周秦諸子相出入,班固論三家之詩,稱其"或取春秋,采雜說,咸非其本義",殆卽指此類歟。中間阿谷處女一事,洪邁《容齋隨筆》已譏之。他如稱彭祖名並堯禹,稱長生久視,稱天變不足畏,稱韶用干戚、舜兼二女爲非,稱荆蒯芮僕不恒其德,語皆有疵。謂柳下惠殺身以成信,謂孔子稱御說恤民,謂舜生於鳴條一章爲孔子語,謂輪扁對楚成王,謂冉有稱吳楚燕代伐秦王,皆非事實。顏淵子貢子路言志事,與申鳴死白公之難事,一條而先後重見,亦失簡汰。然其中引《荀卿子·非十二子》一篇,刪去子思、孟子二條,惟存十子,其去取特爲有識。又,繭絲卵雛之喻,董仲舒取之爲《繁露》,君羣王往之訓,班固取之爲《白虎通》,精理名言,往往而有,不必盡以訓詁繩也。是書之例,每條必引詩詞,而未引詩者二十八條,又,吾語汝一條,起無所因,均疑有闕文。李善註《文選》引其孔子升泰山觀易姓而王者七十餘家事及漢皐二女事,今本皆無之,疑竝有脱簡。至《藝文類聚》引雪花六出之類,多涉訓詁,則疑爲內傳之文,傳寫偶誤,董斯張盡以爲外傳所佚,又似不然矣。

  案,《漢志》《韓詩外傳》入詩類,蓋與內傳連類及之。王世貞稱"《外傳》引詩以證事,非引事以明詩",其說至確。今內傳解詩之說已兦,則外傳已無關於詩義,徒以時代在毛萇以前,遂列爲古來說詩之冠,使讀詩者開卷之初卽不見本旨,於理殊爲未協,以其舍詩類以外無可附麗,今從《易緯》、《尚書大傳》之例,亦別綴於末簡。

(二)明 陳明:韓詩外傳序: 文之在世,如風行水上,變態無定,惟載道者可貴也。外此藝焉耳。六經之文,渾涵如天,萬象森列,不可尚已。至孔孟繼六經而作其文,廣大淵弘,中間每取易詩書中之要語,而推廣之,闡幽微顯,以盡其蘊,則道從此出矣。夫何韓嬰處乎漢孝文之世,遭秦火絕學之餘,迺能衍詩作傳,命意布詞,一倣孔孟之文。凡諸詩言約旨遠者,悉肆力極致,上推天人之理,下及萬物之情,以盡其意,文則嚴整簡古,厲世範俗,皆順于道,宛然聖門家法,豈漢世人物之所遽能邪。然生在當旹以詩名,與魯申培、齊轅固二詩並列于世,亦嘗以易作傳授人,今已不傳,而其詩亦亡,又因以慨嘆天下之遺書於無窮也。嗟乎韓生不見於經傳,故世鮮聞。今薛子汝修篤學嗜詩,迺於先曾大父黃門公笥中得此書,愛其文古而鋟諸梓以傳於世,其用心不亦可嘉也乎。濟南陳明撰。(據:《韓詩外傳》,光緒三年湖北書院開雕)

(三)日本 鳥宗成:韓詩外傳序 「孔門之說詩也,猶造父之御車、孫子之用兵也,進退步驟,奇正開闔,惟其意之所欲出焉,至矣盡矣,其蔑以加扵此矣。繼之者,其惟孟子耶!其所謂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志,以意逆志者,實開萬世說詩之法也。自孟子沒,寥寥乎亡聞哉!降迨後世,引繩墨而論之,取性理以鼓之,則詩道幾乎熄矣。獨韓氏在漢文之世,著韓詩內外傳。當斯時,孔門之澤未墜扵地,賢不賢識其大小,韓氏蒐而鳩之,其文也非老也,非莊也,非孟也,非荀也,非賈董兩馬也,秦漢之間別搆一家,乃為藝苑絕品,蓋繼孟子而興者,豈非斯人歟?惜乎內傳既亡,外傳孤行。余在鄉之日,甚嗜韓詩,嘗病外傳之多衍脫謬誤,讀之使人不勝乙,反覆校之,繕為善本。又傷內傳之亾,妄不自揣,剽掠盗竊以擬之,琢字成辭,屬辭成篇,篇凡五十餘,猶未脫搞,固亦西施之顰,邯鄲之步而已。甲戌之春,城門失火,禍及弊盧,其校本擬稿,一夕為灰燼,余於是手拍然而抃,嗑爾以笑曰:猗乎祝融之神,藏吾之拙而奪之邪?抑亦韓氏之靈怒吾之妄,以火之邪?此二者,固不可以臆度,則吾豈若已乎哉。從茲絕筆,不復屬意韓詩。今也浮游浪華,暇日與六七兄弟讀外傳,亦皆苦其不可句也,是以校華剡數本,窮丹鉛之用,傍添國字,授剞劂氏,非敢為馮婦也,聊便於童觀耳。寶曆己卯端午日,南越鳥宗成撰」(鳥宗成:韓詩外傳序;據:《韓詩外傳》,鳥山宇內訓點,寶曆九年東都前川權兵衛,藏早稻田大學圖書館)

(四)宋. 洪邁《容齋續筆》卷八,「韓嬰詩」云:「《藝文志》韓家詩經二十八卷、韓故三十六卷、內傳四卷、外傳六卷、韓説四十一卷,今惟存外傳十卷。慶曆中,將作監主簿李用章序之,命工刊刻於杭,其末又題云:蒙文相公改正三千餘字。予家有其書。讀首卷第二章曰:孔子南遊適楚,至於阿谷,有處子佩瑱而浣者... 乃謂孔子見處女而教子貢以微詞三挑之,以是説詩,可乎?其謬戾甚矣!他亦無足言。」(據四庫全書文淵閣本容齋續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