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飛雲號驅逐艦清朝末期订购的驱逐舰之一,为長風級驅逐艦三号舰。本舰下水时清朝已经覆灭,中华民国继承了该舰,为避免重名而改名“同安”。本舰参加过护法舰队护法运动失败后辗转于渤海舰队、东北海军等军阀舰队之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初期在青岛自沉。日军随后打捞起本舰,改造成炮艇,以“同春”之名加入日本帝国海军[註 2]。1940年,日军将本舰转交予汪精卫政权。1944年底,部分汪政权海军官兵夺取了本舰起义,前往烟台附近登陆,其后本舰下落不明。

飞云 Fei Yuen Flag of China (1912–1928).svg
同安 Tung An Flag of China (1912–1928).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同春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概觀
艦種 驱逐舰
擁有國  大清(订购但未实际拥有)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日本 日本帝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汪精卫政权
艦級 長風級驅逐艦
製造廠 德国希肖造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
下訂 1910年
下水 1912年7月5日
服役 飞云:1912年11月7日
結局 同安:1937年12月18日青岛自沉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390吨
全長 全長:102.0米
全寬 13.44米
吃水 4.92米
燃料 燃煤:80吨[註 1]
鍋爐 希肖水管锅炉4座
动力 直立三段往复式蒸汽机2座
2轴推进
功率 6,500匹馬力(4,800千瓦特)
最高速度 设计:32(59公里每小時)
实际:36節(67公里每小時)[1]
乘員 69人[2]
武器裝備 75毫米炮两门
47毫米机关炮4门
18英寸(457毫米)鱼雷发射管2具

本舰最初的舰名“飞云”为中国自创立近代海军以来第二艘以此为名的军舰,第一艘飞云号为晚清时期福建船政建造的一艘炮舰。

设计和概述编辑

清政府早期曾经尝试过装备驱逐舰,但庚子事变时4艘海龙级驱逐舰全部被联军夺取。1909年,清政府派出载洵为首的考察团访问欧洲各国,并下达了大批军舰订单。这一次清廷再次试图拥有驱逐舰,为此向德国希肖造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下达了3艘新驱逐舰的订单。[3]

本舰排水量390吨,长60.35米、宽6.5米、吃水1.8米。外形上中部干舷极低,加上行驶速度快,为了减少上浪问题,采用了高干舷、长艏楼的巡洋舰式舰艏设计;同时为改善驾驶室视野,司令塔前移,尽量紧贴着艏楼末端[4]。动力方面,为两台垂直三胀式蒸汽机,由4座希肖(或译“硕效”)自制的水管锅炉提供蒸汽。设计动力6,500匹指示馬力(4,800千瓦特),最高航速32節(59公里每小時)[2];实际海试录得36節(67公里每小時)[1]

本舰主炮为两门75毫米炮,另有4门47毫米机关炮分布在两侧。鱼雷武器方面,为两具18英寸(457毫米)鱼雷发射管,弱于同期德制驱逐舰的3发射管配置。[3]

舰历编辑

建成至前期编辑

1911年,清政府向希肖造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追加了两艘驱逐舰的订单。第二批驱逐舰起初代号为第二、第三号,日后清政府分别拟定了“伏波”、“飞云”的名字[3]。1912年7月5日,两舰下水,此时清朝早已经灭亡[5]。民国政府以开具高额贴息国库券的方式,继承了本级全部三舰。10月31日,长风、伏波、飞云三舰返抵上海,11月7日接收完毕,入列中国海军[6]。11月14日,时任海军总司令李鼎新向海军部提交报告称伏波、飞云两名与福建船政当年建造的两艘炮舰重名,建议改名为晴波、庆云。北京政府后来决定三舰均进行改名,其中飞云号改名“同安”。

1912年讨袁战争结束后,海军陆续为各舰加装无线电设备。在主力舰艇接受改装之后,同安号等三舰也陆续安装了西门子德律风根式接收机,为此三舰前后桅均加高以安装天线。此时三舰因舰况较新,航速快,北洋政府用来充当侦察和通信用。[7]

1916年7月21日,海军总司令程璧光、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率领驻扎在上海的5艘军舰南下,同安号也在其中。程璧光到达广州后通电支持孙中山,护法舰队成立,程璧光就任护法军政府征闽海陆联合军总司令。同年12月7日,护法军发动北伐,进攻福建。豫章号、同安号参加了对潮汕地区的攻击行动。[7]

1917年底,桂系广东督军莫荣新与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一方矛盾日趋激烈。1918年1月2日,大元帅府卫队人员在招兵时被捕,多名军官被杀。孙中山对此怒不可遏,决定对广东督军署发起突然袭击,杀死莫荣新。陈炯明和程璧光均不支持孙中山的复仇行动,而此时豫章号、同安号两舰因吃水较浅,正停泊在广州市区内。因此1月3日,孙中山直接以大元帅名义下令两舰炮击督军署[8]。两舰航行到距离督军府2000米处的琶洲岛,豫章号以主炮开火,但因为没有见到孙中山许诺的陆军行动,豫章号只放了几炮就停止了炮击。同安号舰长温树德则只是在一边观望,甚至都没有开火。事后莫荣新向孙中山道歉,而程璧光将吴志馨、温树德两人撤职,把豫章号、同安号带回黄埔[9]

1921年4月26日夜,护法舰队非闽籍军官高层举行会议,决定清洗舰队内的闽籍官兵,夺取各舰控制权。孙中山委任鱼雷局局长温树德为临时总指挥,长洲要塞司令陈策为副总指挥[10]。27日行动队发动突袭,成功夺取了停驻于珠江内的各舰,同安号上也没有经过激烈的战斗即被夺下[11]

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与孙中山发生了严重冲突,陈炯明以武力驱孙,粤军发动了第二次炮击越秀山事件。豫章号、同安号永丰号等站在孙中山一边,与粤军炮台交火[12]。不久温树德等与陈炯明议和,24日通电要求孙中山下野。此时同安号倒向温树德。7月8日,陈炯明以20万元协饷送予海军,温树德与孙中山正式决裂;9日驻在长洲的海军陆战队司令孙祥夫也公开投靠陈炯明。10日,受长洲炮台威胁、仍效忠孙中山一方的各舰冲破炮台的封锁线,进入靠近租界的白鹅潭[13]。当时同安号也在白鹅潭停泊,因此归顺孙中山一方。7月底回援的北伐军因粤军第一师阵前倒戈而败退。8月9日,孙中山见大势已去,撤离永丰号,前往上海,豫章号、同安号回到温树德手中[14]

1923年1月1日,滇、桂、粤联军会师,共同发动讨陈战争,1月16日攻入广州。此时温树德骑墙不定,一直在陈炯明、孙中山和北京政府之间摇摆[15]。10月27日03时,永翔楚豫、豫章、同安4舰灭灯离开广州,前往汕头与温树德的海圻海琛肇和3舰会合。12月18日,温树德率领7舰北上,护法舰队解散[16]

1924年1月,温树德率领舰队抵达青岛。同年3月22日,同安号等6舰组成渤海舰队,由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直接管辖。[16]

1925年10月19日,原直军陆军检阅使兼第十一师师长、新任第三军军长冯玉祥倒戈,直军败退。渤海舰队依旧留在青岛,奉系直鲁联军张宗昌占领了山东后,同安号在内的渤海舰队投奔了张宗昌。[17]

1927年6月,奉系东北海军正式吞并渤海舰队[18]。北上后的同安号因长期缺乏维护,东北海军合并渤海舰队后,同安号准备从青岛前往东北时,锅炉突然发生爆炸,但舰体没有损伤。东北海军不愿放弃这艘军舰,设法将同安号送入旅顺的日本船坞,更换了新锅炉。修理完成后航速依旧达到30節(56公里每小時)。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奉系东北海军与闽系中央海军长期对峙,但同安号这段时间没有多少行动记录[19]

1928年12月29日,东北易帜,同安号名义上属于南京政府。此后同安号在渤海内担负巡逻、护渔等任务。[19]

1932年,日军发动热河作战。东北海军为防日军从天津内河攻入,决定拆除部分老舰的火炮,舰上满载砂石水泥,随时准备自沉封江,尚可用的军舰则随时待命,准备作战。1933年5月中日签署《塘沽协定》,布防行动解除。[20]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2月18日,青岛市长沈鸿烈发布焦土抗战策略,当晚18时,同安号在青岛小港港口自沉。[19][註 3]

后期编辑

日军占领青岛后,将同安号打捞出水进行修理,编入北支特别炮艇队[註 4],改名“同春[19]。此时同春号原有火炮均已被中国军队拆走,日军仅为舰上安装了机枪,型号和数目不明[21]

1940年日本与汪精卫政权签订《日华基本条约》,12月13日北支特别炮艇队移交给汪政权海军,同春号随之编入汪政权海军威海卫海军基地部,以刘公岛为基地,编制为少校艇长以下军官11人,水手45人。[19]

1944年11月5日,刘公岛海军练兵营卫兵队队长郑道济等人发动起义,杀死多名日军官兵,带领600多人夺取了同春号、东海号两艘舰艇逃离刘公岛,11月6日在威海以西双岛附近登陆。同春号其后下落不明,推测起义人员已将两艘舰艇自沉。1945年3月20日,汪政权海军将同春号除籍[22]。起义官兵上岸后加入八路军,编为胶东军区海军支队;当中不少人成为后来的解放军海军的早期组成人员[19]

注释编辑

脚注

  1. ^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提到有可能是煤油混烧[1]
  2. ^ 马幼垣在《靖海澄疆》中认为同春号有可能不是同安号。主要的论据有:汪政权海军习惯对航海舰艇以“海”字重命名;同安号的吨位与同春号相差较大。惟因书中仅为推测而无决定性证据,故本条目从陈悦一说,认为同春号就是同安号。
  3. ^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称同安号在“Tsingtan”拆解,此处应为“Tsingtao”即青岛之误。另拆解一说存疑,本条目不予采信。
  4. ^ 有些书如《近代中国海军》称呼该组织为青岛特别炮艇队。

引用

  1. ^ 1.0 1.1 1.2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31
  2. ^ 2.0 2.1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1, p. 397
  3. ^ 3.0 3.1 3.2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2页
  4.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3页
  5.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4页
  6.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5页
  7. ^ 7.0 7.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7页
  8.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8页
  9.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19页
  10. ^ #近代中国海军,732页
  11. ^ #近代中国海军,733页
  12.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20页
  13. ^ #近代中国海军,735页
  14. ^ #近代中国海军,736页
  15. ^ #近代中国海军,737页
  16. ^ 16.0 16.1 #近代中国海军,738页
  17. ^ #近代中国海军,747页
  18. ^ 章骞,#艨艟夜谭,57页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21页
  20.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183页
  21. ^ 陈悦,#民国海军舰船志,位置4878
  22. ^ 陈悦,#民国海军舰船志,位置4878

参考資料编辑

  • Randal Gray.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1. London: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86. ISBN 0-85177-245-5.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London: Chatham Publishing. 2000. 
  • 海军司令部《近代中国海军》编辑部 (编). 近代中国海军. 海潮出版社. 1994年. ISBN 978-7-80054-589-4. 
  • 王晓华. 国殇 第7部 国民党正面战场海军抗战纪实. 北京: 团结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126-1405-5. 
  • 马幼垣. 靖海澄疆: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新诠. 中华书局. 2013. ISBN 978-7-101-08730-7. 
  • 陈悦. 辛亥·海军:辛亥革命时期海军史料简编.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474-0486-7. Kindle版
  • 陈悦. 清末海军舰船志.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474-0534-5. 
  • 陈悦. 中国军舰图志1855-1911. 上海: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5. ISBN 978-7-5458-1154-4. 
  • 陈悦. 民国海军舰船志 1938-1945. 北京: 中文在线数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3月. CAEBN 7-001-000-60741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