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香港大專院校學生文化

Hkedu.png

本條目為香港教育系列之一
學前教育
教育
小學派位
自行分配學位   統一派位
中學教育
升中派位
自行分配學位   統一派位
中一學科測驗
授課語文
英文中學   中文中學
三三四學制
文憑試  改革
校本評核
專上教育
專上學位資訊
經評審專上課程資料網
專上學位申請
大學聯合招生辦法
非大學聯合招生辦法
專上課程電子預先報名平台
配對補助金計劃
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
優質教育新資源
優質教育基金
教育局
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
學生資助處
教育統籌委員會
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
自資高等教育聯盟
香港直資學校議會
香港補助學校議會
香港津貼中學議會
英基學校協會
基本能力評估
全港性系統評估
教師語文能力評核
教育史
小學會考
中學入學試
學能測驗
中三評核試
三二二三學制
會考    高考
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
教育制度改革
香港學生連續自殺事件
香港小學列表
香港中學列表
香港國際學校列表
香港已結束學校列表
賽馬會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
手語輔助教學計劃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歷史 - 政治
香港主題首頁

基於香港獨特的歷史及其中西文化薈萃一堂的特色,香港大專院校形成其獨特的學生文化。而各間大學又因其組織結構有別,文化各有不同,如香港大學以宿舍為單位,而香港中文大學則以書院為單位(而屬下崇基學院,其文化類似港大,以宿舍為單位,走讀生及走讀生舍堂則被摒除在外;其他書院則較統一)。

迎新文化编辑

四院互片及新四院會師编辑

四院互片,正稱「四院會師」,是香港中文大學迎新營中的一項以書院為單位的傳統活動。香港中文大學(下稱中大)四所於2000年以前成立的成員書院學生(即聯合書院新亞書院逸夫書院崇基學院),傳統上會在大學迎新營其中一天於校園百萬大道(通常是靠近科學館一端)舉行「四院會師」,以書院為單位,由各書院舊生帶領新生向其他書院呼喊口號,約有1000名新生參與此活動[1]。口號內容既有互相激勵,亦有詆譭其他書院,全憑學生創作。活動本意是聯絡各書院學生的感情,特別是加強每間書院內部的歸屬感和凝聚力。而自2012年,五所新創立書院正式招生後,亦模仿四院會師的模式,創立了「新四院會師」(善衡書院不會參與),但通常會在百萬大道近圖書館一端進行,並在四院互片及九院學生合照後才緊接進行。

性騷擾爭議编辑

近年香港各大學迎新活動中屢次出現意識不良的活動,惹來公眾人仕關注[2]。直至2002年8月23日中大迎新營「四院會師」中,有逸夫書院學生展示印有「新亞桑拿」字樣的性感少女大型海報(影射新亞書院女生)[3],並呼喊含意淫褻的口號,事件被傳媒廣泛報導。 事後「中大書院迎新營籌委會」發表聲明致歉[3],中大學生會則發表聲明強烈譴責[4]

此外,女生丘梓蕙就2002年「四院會師」涉嫌性騷擾向中大校方投訴,但投訴人認為校方以息事寧人的態度處理,並在投訴後遭受同校其他同學歧視[5]平等機會委員會於2004年公佈該會因應事件進行對校園性騷擾的研究結果,認為學生「對於性騷擾缺乏敏感度」,亦因害怕被視為破壞者而不願申訴[6];又提及各院校的性騷擾投訴機制,沒有處理投訴人在投訴時受到歧視的情況。新婦女協進會代表則批評校方「往往把性騷擾事件簡化為品味或紀律問題,甚至把責任推在受害人身上」。[4]

社會上對此亦有各種解讀。有人認為這種「淫穢」迎新文化反映香港社會轉變中一種身份認同危機:因為大學生對「精英」認同感、社會政治議題日漸淡薄,以致用大眾文化裡的「淫穢」團結彼此(葉蔭聰,2002)。亦有人認為社會大眾對學生「淫穢」的斥責是基於大眾心目中理想大學生的形象(主流道德規範)和實際的大學生表現之間差距(梁文道,2002)。學生方面,有的認為這不過是遊戲,對社會不曾有任何影響,但因為社會對大學生的期望與現實不一樣,又因傳媒消息靈通,使外間得知此事,便對大學生作道德審判(曾繁光,2002[5]。)但亦有認為學生的口號押韻,很有創意[6]

2002年後的「四院會師」活動在內容和形式上並沒有大改變,但為免傳媒大肆渲染,活動負責單位在活動後立即向新生回收口號紙(片詞),亦不得借閱或污損,避免落入傳媒手中[7]

迎新營的功能编辑

組織心理學認為,迎新營能給予人生路不熟的新生重要的社交契機,以及建立友誼所需的「頻繁接觸」與「群體項目」,建立大學階段最重要的初始友誼[8]

迎新營的改善空間编辑

學生組織方面

有論者認為大學迎新營應顧及非本土學生的需要,提供語言協助,以幫助非華語學生融入大學環境;第二,迎新營之組織應更民主,而非由年長同學主導一切[8]

學校監管方面

有論者認為,學校有責任確保學生活動符合基本的道德與價值觀,而非以「干預言論自由」為名,置身事外,逃避應有的監管責任[8];如學生之間發生欺凌事件,學校應嚴肅處理,不應輕輕帶過,或單純視之為學生認知不足,只管「加強教育」,而對犯事者從寬處理[9]

注釋编辑

  1. ^ 據2005年數字。
  2. ^ 例如含意淫褻的口號、涉及男女間的身體接觸的遊戲[1]
  3. ^ 在香港,有的桑拿浴室(即蒸汽浴浴室)會以性感少女海報作招徠,並在場內安排女按摩師非法提供性服務。
  4. ^ 參見「2004年9月10日──遏止校園性騷擾論壇」,新婦女協進會主辦存档副本. [2006-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1). 
  5. ^ 引用文章中所引述的學生言論。
  6. ^ 參見中大新生輔導聯合委員會主席、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梁偉賢的發言(<中大迎新營 「四院互片」口號收斂>,明報,2005年8月27日)。不過他也有建議學生用另一個活動取代「四院會師」。
  7. ^ 參見太陽報[2]、明報報導
  8. ^ 8.0 8.1 8.2 梁亦華. 迎新營的社會與社交功能 (PDF).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8-25. 
  9. ^ 梁亦華. 失去靈魂的舍堂文化.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6-24. 

參考資料编辑

報章報導编辑

  1. <港中文大學性騷擾迎新生 搞手表示道歉>,東方網,2002年9月1日[7]
  2. <香港中文大學迎新爆性騷擾 口號三級意識不良>,南方網,2002年8月29日[8]
  3. <大學紛發迎新指引 免爆醜聞>,成報,2003年8月14日[9]
  4. <中大意淫迎新 四院千人高聲互踩>,蘋果日報,2005年8月27日
  5. <中大迎新營 「四院互片」口號收斂>,明報,2005年8月27日

評論文章编辑

  1. 葉蔭聰(2002)。〈藏在「淫穢」中的認同危機〉,明報,2002年9月4日,C16版。
  2. 梁文道(2002)。〈這是反動,不是反叛〉,明報,2002年9月18日,D8版。
  3. 曾繁光(2002)。〈大學生墮落了?關卿底事?〉,星島日報,2002年9月4日,D6版。
  4. 張歷君(2003)。〈香港與香港中文大學的沉默裝置〉,《中大四十年》網頁[10]

其他编辑

  1. 丘梓蕙在2004年8月17日平機會防止性騷擾大學論壇上的發言(PDF檔案)[11]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