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茶唐代茗战,是源自中国以比赛的形式品评质优劣的一种风俗,伴随着中唐贡茶制度的确立而出现,盛行于宋代。斗茶基于点茶法,以杯面的汤花、色泽和水痕出现的时间早晚为评判标准。优胜的茶会作为贡茶上供天子饮用,而较次的也按成绩决定价格。

斗茶图(元朝赵孟頫

隨著點茶法的傳播,鬥茶也傳播至日本,並在當地發展出獨特的形式。

历史编辑

鬥茶的源头可溯至唐代白居易在《夜闻贾常州崔湖州茶山境会想羡欢宴因寄此诗》寫道:“遥闻境会茶山夜,珠翠歌钟俱绕身。盘下中分两州界,灯前合作一家春。青娥递舞应争妙,紫笋齐尝各斗新。自叹花时北窗下,蒲黄酒对病眠人。”记载了当时造茶鬥茶的情景。

宋代是鬥茶文化的鼎盛期。最早记载鬥茶的宋诗是范仲淹的《和章岷从事斗鬥茶歌》,详细讲述了鬥茶的过程。宋时鬥茶分为两种。宫廷鬥茶兴盛于宋朝上层社会,比较点茶的技艺,上至皇帝,下至官员,都十分喜爱。宋徽宗著有《大观茶论》,对茶的品级有仔细描述。民间鬥茶则更注重茶的色、香、味。

中國的鬥茶编辑

斗茶时双方各取茶末杯盏,以点茶之法冲泡。先将一点茶末洒在杯底,加入少许沸水,均匀搅动,使得茶成为膏糊状,称为“调膏”。然后继续注入沸水,称为“点汤”。点汤的同时,要用茶筅适度地击打、拂动茶汤,让茶汤泛起汤花。最后得到的茶汤应该泛着乳白色的汤花。茶和汤水的比例要适当;点汤时一定要均匀注水,收尾利落,否则汤花会不匀[1]

评判编辑

评判时主要看汤色、汤花和茶味。

汤色即茶水的颜色,以纯白为上。其次分别为青白、灰白和黄白色。纯白色表明茶质鲜嫩,蒸时火候恰到好处;偏青色表明蒸的时候火候不足;泛灰色是火候太老;泛黄色则是因为采制不及时;而色泛红是因为烘焙火候过了头。

汤花是指汤面泛起的泡沫。决定汤花的优劣也有二条标准:首先是汤花的色泽,以鲜白为上;其次是汤花泛起后,水痕出现的早晚。如果茶末研碾细腻,点汤、击拂恰到好处,汤花匀细,就可以紧咬盏沿,久聚不散,被称为“咬盏”。反之,如果汤花泛起,不能咬盏,就会很快散开。汤花一散,汤与盏相接的地方就露出“水痕”。水痕出现早者为负,晚者为胜[2],因此斗茶的胜负以“水”来计算,输一次为“一水”,两次为“两水”,依此类推。

日本的鬥茶编辑

日本在鎌倉時代從中國宋朝傳入點茶法,同時也傳入鬥茶。當時日本本土種植的茶樹茶葉品質參差,以京都栂尾地區出產的栂尾茶品質最好,稱為「本茶」,其他地區出產的茶葉則稱為「非茶」。這時流行斗茶形式是猜茶,主要是评判谁能从众多茶样中品出何種是「本茶」。後來宇治茶品質提升,於是與栂尾茶並列為「本茶」。後來鬥茶方式變得複雜,在南北朝時代室町時代初期是鬥茶的全盛時期,有「四種十服茶」、「百服茶」、「二種四服茶」、「四季茶」、「釣茶」、「六色茶」、「系図茶」、「源氏茶」等鬥茶方式。東山文化興起之後,鬥茶開始在貴族階層衰落,轉為歌舞伎演員的玩意,稱為歌舞伎茶。另外還有群馬縣吾妻郡中之条町御茶講日语お茶講,是白久保天滿宮祭事中一種以鬥茶來占卜豐收或失收的神事日语神事

参考来源编辑

  1. ^ 蔡襄,《茶录·点茶》:“茶少汤多,则云脚散;汤少茶多,则粥面聚(建人谓之云脚、粥面)。钞茶一钱匕,先注汤,调令极匀,又添注之,环回击拂。
  2. ^ 蔡襄《茶录·点茶》:“汤上盏,可四分则止,视其面色鲜白、著盏无水痕为绝佳。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耐久者为胜,故较胜负之说,曰相去一水、两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