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

美國體育用品公司
(重定向自Nike

耐克Nike,官方的發音為/ˈnki/,但在美國之外的國家常被發音為/ˈnk/[a])是一家美國體育用品生產跨國公司。它的营业范围包括足部穿著服装、设备、服裝配飾和服务的设计、开发、生产、全球化推销和销售。公司的总部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都会区比弗頓[4]。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運動鞋和运动服装提供商,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運動用品生产商。2020经济年(结束于2020年5月31日)里它的收入超额为374亿美元。2020年它在全球有76700名雇员[5]。2020年仅耐克商标被估价为320亿美元,使得它成为最有价值的体育商务商标[6]。2017年耐克商标的价值被估计为296亿美元[7]。2018年按照周转总额排列的财富美国500强最大的美国公司中耐克名列第89。

Nike, Inc.
Nike, Inc.
公司類型上市公司
股票代號NYSENKE
道瓊工業平均指數成分股
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
ISINUS6541061031在维基数据编辑
成立1972年 (1972)
代表人物菲爾·奈特:主席及創辦人之一
Bill Bowerman:創辦人之一
约翰·多纳霍英语John Donahoe:首席执行官及總裁
總部 美國俄勒岡州華盛頓郡
45°30′33″N 122°49′48″W / 45.5093°N 122.8299°W / 45.5093; -122.8299坐标45°30′33″N 122°49′48″W / 45.5093°N 122.8299°W / 45.5093; -122.8299
標語口號Just Do It
出手即证明
業務範圍 世界
产业各种體育用品及器材
產品運動鞋、運動服裝、體育用品、体育器材
營業額 US$253亿 (FY 2013)[1]
息税前利润 US$30.40亿 (FY 2012)[2]
净利润 US$22.23亿 (FY 2012)[2]
資產 US$154.65亿 (FY 2012)[2]
資產淨值 US$103.81亿 (FY 2012)[2]
員工人數75,400 (2020)[2]
网站www.nike.com

1964年1月25日比尔·包尔曼菲爾·奈特合伙创办蓝带体育公司[8],1971年5月30正式改名为耐克公司。公司的名稱源自希臘神話中的勝利女神尼刻[9]。除耐克商标外公司还有耐克高尔夫、耐克专业、Nike+iPod飛人佐敦Nike BlazersAir Force 1、Nike Dunk、Air Max、Foamposite、耐克滑板和Nike CR7[10]等商标。子公司包括飛人佐敦匡威。从1995年到2008年耐克曾经拥有鲍尔冰球,此前曾经拥有科尔汉茵寶赫乐利国际[11]。品牌最為人熟悉的商標包括Just Do ItSwoosh標誌。除生产体育衣着和设备外耐克还有自己的商店,名为耐克城。

耐克资助全世界许多知名运动员和体育队,為世界多個足球俱乐部及國家地區的足球隊提供球衣套件,包括阿仙奴巴黎圣日耳曼利物浦巴塞罗那國際米蘭巴西中国法國英格蘭荷蘭葡萄牙香港美國等。

歷史编辑

 
蓝带体育公司标志
 
位于威斯康辛州的一座耐克临厂商店
 
位于日本东京原宿的耐克商店
 
香港海港城的耐克商店

耐克是由俄勒冈大学跑步运动员菲爾·奈特和他的教练比尔·包尔曼于1964年1月25日创办的。最早的名字是蓝带体育。最初公司位于尤金,其业务是为日本跑鞋做零售。公司的大多数销售是从奈特的汽车里直接在跑道边上达成的[8]

据俄勒冈大学学生运动员和196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金牌获得者奥蒂斯·戴维斯说他的教练比尔·包尔曼给他制作了第一双耐克跑鞋。这个说法与说第一双耐克跑鞋是给菲爾·奈特做的冲突。戴维斯说:“我告诉湯姆·布羅考我是第一名。我不管那些亿万富翁们怎么说。比尔·包尔曼做的第一双鞋是给我的。没人信我。事实上我不喜欢它们在我脚上的感觉。它们不提供支持,而且太紧。我看着包尔曼用窩夫烘烤模做的鞋,而且它们是给我做的。”[12]

在其营业第一年里蓝带体育一共出售了1300双日产跑鞋,盈利8000美元[13]。1965年的销售总额达2万美元。1966年蓝带体育在圣莫尼卡开设了第一家零售店。1967年由于销售量不断提高,蓝带体育在美国向美国东海岸发展,在麻薩諸塞州韋爾斯利设店[14]

1971年蓝带体育结束与日本的关系。蓝带体育计划开售它自己的运动鞋,并更名为耐克。新品牌使用卡罗琳·戴维森新设计的Swoosh[15][16]。1971年6月18日这个新商标首次被耐克使用。1974年1月22日耐克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注册这个商标。

1976年耐克公司聘请一西雅图公司作为其第一个廣告代理商。次年,该公司为耐克生产了其第一批题为“永无止境”的品牌广告。广告中没有显示任何耐克产品[17]。到1980年耐克赢得美国运动员用鞋市场的50%,同年12月它首次公开募股[18]

威登和肯尼迪是耐克最主要的广告代理商,为耐克制作了许多印刷和电视广告。该公司的创办人之一丹·威登1988年为耐克的广告运动提出了现在著名的口号Just Do It[19]史密森尼学会把这个口号选入20世纪最好的5个广告口号之一[20]。这批广告1988年7月1日首次展示[21]。威登说这个口号的灵感来自于加里·吉爾摩被处决前的临终遗言[22]

1980年代里耐克扩展其生产线来包容越来越多的体育项目和向世界各地扩展[23]。1990年耐克的总部迁到比弗頓8层楼的耐克全球总部[24]。同年在波特蘭市中心开始了第一座称为耐克城的耐克零售店[25]

2015年中菲爾·奈特宣布他将在2016年辞去耐克总裁职[26][27]。2016年6月30日他正式退出所有职责[28]馬克·帕克继任。

 
耐克公司的旧标志。

2019年10月约翰·多纳霍被宣布为下任耐克总裁。他于2020年1月13日继任馬克·帕克[29]。2019年11月耐克决定停止使用亞馬遜公司平台出售他们的产品,而是要加强于自己顾客之间的关系[30]

2021年6月24日在一次电话会议中耐克总裁约翰·多纳霍在回答关于与中国品牌竞争的问题中说“耐克是一个属于中国、为中国服务的品牌”[31]

子公司编辑

 
加拿大的一个耐克优惠店

在其历史中耐克收购和出售了多个衣着和鞋袜公司。最早的收购是1988年收购足部穿着公司科尔汉[32]。随后1994年收购鲍尔冰球[33]。2002年耐克从其创办人鮑伯·赫利手中买下滑水衣着生产商赫利国际[34]。2003年耐克花3.09亿美元收购运动鞋公司匡威[35]。2004年耐克收购斯达特衣着公司[36]。2007年又收购足球队服制造商茵寶

在2000年代里耐克又开始重新专一它的营业[37]。2007年斯达特被出售[36]。2008年鲍尔冰球也被出售[33]。2012年耐克出售茵宝[38],2013年科尔汉[39]。到2020年耐克只有匡威一个子公司。

2021年2月耐克收购了一个位于纽约的电子销售和计算机学习技术的专业公司[40]

财政编辑

2013年耐克取代美国铝业公司进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41]

2013年12月19日耐克的季度盈利上升13%。原因是从当年4月开始全球订货的提高。12月到4月之间鞋和衣服的订货上升到104亿美元。耐克的股票在交易中提高0.6%,上升到78.75美元。

2015年12月耐克宣布将购回120亿美元股票,以及把现有的股票以1分2。降价的股票从12月24日开始交易[42]。这是耐克公司历史上第7次分股。

2018年6月耐克宣布在当时正在进行的股票回购项目结束后将从2019年开始在此后4年中回购150亿美元股票[43]

2018财政年度耐克宣布盈利19.33亿美元,周转363.97亿美元,比上一财政年度提高6.0%。2018年10月耐克的股票在市场上以每份72美元交易,其市场价值被估计为1145亿美元[44]

2020年3月耐克报告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商店关闭使得在中国的销售量下降5%。这是6年来首次下降。与此同时在2020年第一季度里公司的网上销售上升36%。而且耐克个人训练应用程序在中观的销售量也提高80%[45]

收入
百万美元
净收入
百万美元
总资产
百万美元
每份股票价格
美元
职员数
2005 13,740 1,212 8,794 8.75 26,000
2006 14,955 1,392 9,870 9.01 28,000
2007 16,326 1,492 10,688 12.14 30,200
2008 18,627 1,883 12,443 13.05 32,500
2009 19,176 1,487 13,250 12.14 34,300
2010 19,014 1,907 14,419 16.80 34,400
2011 20,117 2,133 14,998 19.82 38,000
2012 23,331 2,211 15,465 23.39 44,000
2013 25,313 2,472 17,545 30.50 48,000
2014 27,799 2,693 18,594 38.56 56,500
2015 30,601 3,273 21,597 53.18 62,600
2016 32,376 3,760 21,379 54.80 70,700
2017 34,350 4,240 23,259 54.99 74,400
2018 36,397 1,933 22,536 72.63 73,100
2019 39,117 4,029 23,717 86.73 76,700
2020 37,403 2,539 31,342 106.46 75,400
2021 44,538 5,727 37,740 73,300

标志演化编辑

Notes
  1. ^ 在一些装红盒子的复古产品上还使用这个标志

主要產品编辑

体育衣着编辑

 
Nike Zoom Elite 2 运动鞋
 
一双耐克飛人佐敦I型篮球鞋

耐克生产大量不同的体育设备和衣着。公司最早的产品是跑鞋。1987年耐克首次推出Nike Air Max系列跑鞋。此后被引入其它系列比如1992年引入的Air Huarache。最近的新系列包括耐克6.0、麦克NYX和专门为滑板活动设计的耐克滑板鞋。耐克最近也设计了新的曲棍球鞋,据耐克自己的介绍它比竞争者的鞋轻20%[46]。2008年耐克引入一款新的篮球鞋,Air Jordan XX3。

除运动鞋外耐克的产品还包括为体育运动设计的球衣、短裤、防滑鞋底、内衬等,支持的体育运动包括男子、女子以及儿童足球[47]、篮球、田径、搏击运动、网球、美式足球、高尔夫球、冰球交叉训练。耐克出售的鞋包括滑板、棒球、自行车运动、排球、摔跤競技啦啦隊袋棍球曲棍球、水上运动、赛车和其它竞技和休闲运动。耐克与苹果公司合作开发Nike+iPod产品。通过无线电鞋里的设备可以与iPod nano连接监视运动员的表现。这些产品能够提供有用的统计数据。但是研究者发现他们可以在無線感測網路内使用遥感设备在18米以外确定用户的射频识别设施[48]

2004年耐克开始SPARQ训练项目和部门[49]。一些耐克最新的高档鞋含有Nike Flywire和Lunarlite Foam来减轻重量。2006年引入的Air Zoom Vomero跑鞋已经达到第11代。它拥有多项创新技术,其中包括全长气垫鞋垫[50]、外部后衬、抗震脚跟垫和保持合脚性的技术[51]

跑步鞋编辑

AIR MAX编辑

使用外露的气垫減震和提升回彈力的跑鞋。详见词条 Nike Air Max

AIR编辑

使用气垫减震为特色的跑鞋。

FREE编辑

有着“赤足”体验感的NIKE FREE系列從2005年推出,雖然不斷搭配其他科技,打造更適合跑者的跑鞋,但始終都以要讓運動的雙腳能"自由律動"為目標,這是NIKE FREE系列不變的初衷。NIKE FREE系列又分為3.0、4.0、5.0三種鞋款,3.0、4.0、5.0等數字代表著Nike Free鞋底的等級,數字越小越接近赤足般的穿著感受而且外底更加輕便靈活,數字越大則代表支撐性越強。

FLYKNIT编辑

從2012年起,NIKE推出FLYKNIT系列,運用新的 NIKE FLYKNIT技術,鞋面透過編織設計,加強性能,以編織工藝建構所有的結構與支撐,在不同的地方挑選適合的紗線及面料,造就著輕薄合腳的鞋面,搭配上FREE、LUNAR等不同功能的鞋底,提供各種類型的運動員,舒適輕便的運動鞋。

Pegasus

從1983年開始,截至2021年,已經發展到38代的跑鞋,鞋面從以往的網布車縫,逐漸演進到活動繩的應用以及盡量用熱壓貼合的輕便簡潔設計,擄獲許多愛好跑步的使用者,也幫助跑者有更好的使用體驗。

籃球鞋编辑

Air Force 1, Air Flight, Air uptempo, Air Jordan系列, Air Pippen, Air Zoom GP, Air Max Penny, Air Garnett, Air Max Duncan, Kobe, Lebron, KD, Kyrie, Paul George, Giannis Antetokounmpo, Hyperdunk, Hyperfuse, Hyperrev, Hyperquickness, Hyperlive,Zoom Freak2

足球鞋编辑

Mercurial Vapor编辑

NIKE公司为速度型球员推出的一款速度型战靴,以其瘦削的鞋型,轻便的重量,独特的大底而著称。

Magista编辑

耐克一贯的目标都是根据运动员的实际需求而推出更能提升运动表现的产品,让运动员得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独特技能。经过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四年的研发,Magista的登场着实震撼了全球。它顶着CTR360的继任者名号而来,官方中文名“鬼牌”首先就让人大感惊异。 鬼牌的属性定义为“Create”,即“创造”。球场上的任何位置都具有创造力,球鞋的选择并非局限于场上司职的某个位置,而是选择这个属性的球鞋能帮助你在场上表现出更佳的创造性。“中帮”的外形颠覆了人们对于足球鞋的惯常印象,接着耐克最新的Flyknit针织面料也真的应用在比赛强度极高的足球运动上,这就引发了可能是足球鞋历史上最大的反响之一。

Tiempo编辑

1984年,NIKE正式开始了足球产品的开发,他们的第一双足球产品就叫做Tiempo。当时分为Tiempo M系类和Tiempo D系列,就类似于我们现在的FG和SG。 1988年,NIKE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双专业足球鞋Air Strike,这双鞋当然也是Tiempo系列。 到了1994年,NIKE推出了他们足球鞋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款产品,也是最经典的一款产品...Tiempo Premier...... 也正是这款鞋,奠定了NIKE足球鞋的江湖地位。 传奇可以说是nike历史上寿命最长的鞋子了,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是很多球星的第一选择。 出色的稳定性和对比赛的掌控能力。前不久传奇四代也出了,依旧延续了袋鼠皮顶级的质感,更多的加强了刺客的飞线系统,在设计师们的智慧结晶下实现了二者的完美结合。再加上轻量化的势头,碳底也应运而生。

Hypervenom编辑

耐克足球设计团队透過观察当今足球中前锋球员的变化趋势,设计出了“毒蜂”足球鞋。“耐克‘毒锋’的诞生是对足球比赛发展趋势的回应。球员们希望变得更快,这不仅仅是指奔跑的速度更快,更意味着在狭小空间内处理球的速度更快。他们希望创造本不存在的机会。‘毒锋’设计的初衷是为了帮助更多前锋在禁区内创造更多稍纵即逝的机会,以对抗当今球场上更加快速的防守球员。” 德科维奇说。

NIKESKIN鞋面

设计团队认为这款新产品必须是球鞋制造方式的革命创新。 “一般来说,一款新的球鞋会注重提升舒适性、鞋面材质、鞋底和鞋钉配置。‘毒锋’ 球鞋在以上几方面采用了全新的解决方案。” 德科维奇说道。 “毒锋”的鞋面采用新的 NIKESKIN 系统。 NIKESKIN 采用柔软的网面材质结合聚氨酯薄膜{#注:这种面料在中国大陆的足球发烧友当中常被称作*袋鼠皮*,因其触感与表面质感接近于袋鼠皮肤,故称,但并非真正袋鼠皮肤所制。在中国大陆的一些电商例如淘宝等常以“袋鼠皮”标榜售卖耐克此系列的足球鞋,颇受足球玩家欢迎。不过此类面料不止用于耐克毒蜂系列足球鞋,以上述工艺所制的其他品牌或类型的鞋子的网面也常被称作“袋鼠皮”。#},再加入耐克ACC科技 (All Conditions Control Technology)。ACC科技确保无论在潮湿或干燥条件下,球鞋对足球具有同等的控制能力。 德科维奇补充说:“网面材质使球鞋具有非凡的舒适度和触感。球员们希望我们打造一款尽量接近赤足踢球感觉的球鞋,网面的运用让我们更近了一步。耐克ACC技术能够保持网面干燥,但不会降低球鞋的柔韧度和舒适感,因而不会影响球鞋的赛场表现和设计初衷。” 完美鞋楦及外底 “毒锋”还采用了一款全新的鞋楦,此款鞋楦着重于去除内嵌材质,使足部更接近场地和足球。 耐克与几位世界顶级足科医生合作,创造了一款前掌分离外底——它能帮助球员迈出摆脱后卫时尤为关键的第一步。其效果可见于前脚掌的凹处,它能够帮助第一块跖骨快速启动,正是这一部位决定了脚部启动的反应时间。 外底的底部采用压缩尼龙,使得鞋底更轻、响应更快,有助于传递力量且非常轻盈。精心設計的鞋钉的构造和长度,能使鞋底能快速抓地并更迅速启动。所有的设计创新都帮助球员比以前更快创造空间。

nike football X编辑

Nike在2015年出的,分為 TF 和 IC ,有 mecurialX , magistaX 和 hypervenomX ,都是高幫的,底幫的。

CR7编辑

耐克为C罗打造的系列

Nike Vaporfly编辑

 
被切成两半的Nike Vaporfly来显示其鞋底的层次组成。深灰色的线是碳纤维层
 
Nike Cleat

2017年耐克推出Vaporfly,它很受欢迎,加上它的表现使得它成为一个新的跑鞋系列[52]。研究证明它的新技术组成可以为长跑时间成绩提高4.2%。鞋底由泡沫物质组成。这种材料比一般跑鞋里的材料弹性高和轻,它也被用在飞机的隔热层里。在泡沫物质的当中有一层全长的碳纤维层,它的“设计在于提高每步的弹性”[53]

时尚编辑

 
带防冲的耐克袜子

耐克品牌以及它非常显著的V形标志很快成为嘻哈時裝的一种身份象征[54][55],原因是因为它往往被与体育成就联系到一起[56]。从1980年代初开始耐克的衣着成为美国青年时尚主流的一股。尤其运动衣棒球帽飛人佐敦、Air Force 1和装备有厚的空气垫橡胶,带有蓝色、黄色、绿色、白色或红色鲜艳的边缘的Air Max跑鞋成为时髦货[57][58]。限量版的跑鞋和在一些地区事先发行的原型成为运动鞋收集的热手货[59][60][61]

1990和2000年代里美国和欧洲青少年流行团体开始把跑鞋、緊身褲、运动衣与一般的日常衣着如牛仔裤、裙子、绒线裤、袜子和外套结合在一起[62][63][64][65][66][67]

2000年代末到2010年代里嘻哈文化和小孩子开始在日常生活中穿耐克的篮球袜。本来这些袜子只有纯黑色或白色的。后来受篮球服的影响[68]这些耐克篮球袜也变得色彩鲜艳。它们往往印有大胆鲜艳的抽象图像设计、名人图像[69]和电子印刷的徒手画[70]

2015年耐克推出一款自动系带的鞋,这款鞋是模仿《回到未來II》里的鞋设计的,它最初的发行有限,仅仅在为迈克尔·J·福克斯基金会募捐的拍卖中可以买到[71]。2016年有进行了一次拍卖[72]

耐克引入了一个新的主要顾及时尚,而不是顾及体育衣着的高级系列。

2017年3月耐克宣布将为200多个产品生产大型衣着[73]

与此同时耐克又推出Chuck Taylor All-Stars的现代版。这个新版结合了经典的篮球运动鞋,在里面加上飛人佐敦的泡沫鞋垫和鞋帮的环形缝纫[74]

收藏编辑

2019年7月23日在蘇富比的拍卖中一双耐克跑鞋被抬价到43万7500美元。这双被称为“月鞋”的跑鞋是耐克创办人之一和长跑教练比尔·包尔曼为参加1972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运动员设计的。出价者是一名加拿大投资者和汽车收集者。他曾经出价85万美元买下99双少有的有限版运动鞋。这是至今为止为一双运动鞋出的最高价。此前的记录是2017年出价19万0373美元,买下的是匡威设计的一双鞋。据说1984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篮球决赛时迈克尔·乔丹穿的正是这双鞋[75]

总部编辑

耐克世界总部被比弗頓市区环绕,但是它所在的地面却是華盛頓縣非建制地區。比弗頓市试图强迫把耐克总部的地方并入市区,这最终导致法庭审判。耐克的游说最后导致2005年俄勒冈议会通过第887号法律。根据这条法律比弗頓市在今后35年内不准并入耐克和美國哥倫比亞運動服裝公司的地盘,而电子科学工业泰克的地盘则受30年保护[76]。耐克计划在它的总部扩建3200万平方英尺[77]

網球编辑

Nike與已多次合作的Virgil Abloh以及美國網球巨星Serena Williams推出三方聯乘系列,於2018年8月美國網球公開賽上著上系列的衣服[78]

贊助球隊编辑

赞助选手编辑

争议编辑

 
耐克北美办公室

耐克与700多个商场签有合同,在美国以外45个国家有办公室。大多数耐克的工厂在亚洲,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中国、台湾、印度[79]、泰国、越南、巴基斯坦、菲律宾和马来西亚[80]。耐克不愿公开它与之合作的公司的信息。但是由于一些组织的批评耐克在它的公司管理报告中公开了它签约的工厂的信息。

血汗工廠编辑

1990年代里耐克因为使用血汗工廠受批评[81]。同年在华盛顿特区和波士顿等城市爆发示威抗议耐克使用童工和血汗工厂。耐克被批评在中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与所谓的血汗工厂签署合同。据社会活动组织越南劳工观察报道虽然耐克声明耐克在越南的工厂不再违反越南最低工资和加工法律,但是实际上到1996年为止那里的工厂依然无薪加班[82]。耐克尤其被批评在海外自由貿易園區生产大多数产品,而在那里工作条件往往很恶劣,工人受剥削娜欧米·克莱因在她的《No Logo》以及麥可·摩爾在他的纪录片中都记录了这些违法行为。

多个学院和大学,尤其反全球化运动组织和反血汗工厂组织发动活动抗议[83]

2011年7月耐克公布生产匡威的工厂中有三分之二没有能够达到公司对工人对待的标准。2011年7月美联社报道在耐克印度尼西亚的一个工厂里工人不断被工头滥用[84]

非法雇佣童工编辑

1990年代,耐克在柬埔寨巴基斯坦的工厂中面临着生产足球的工厂非法雇佣童工的批评。尽管耐克已经开始遏制或减少这种做法,但他们仍然在监管不力的地区进行业务的工厂继续雇佣童工[85]。2001年,英国广播公司的纪录片揭露了耐克在柬埔寨设立的工厂,存在雇佣童工的现象和恶劣的工作条件。纪录片中提到,六名女孩在工厂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6个小时[86]

中国市场销售产品“中外有别”事件编辑

2011年9月6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了一篇名为《Nike减配版篮球鞋忽悠中国大陆消费者》的博客文章。文章指出,耐克2011年发布的ZOOMHYPERDUNK篮球鞋,在中国大陆的价格为1299元人民币,同款鞋在美国售价为125美元,折合人民币800元。此外,文章还指出,在美国销售的同款鞋有两个ZOOM气垫,而在中国销售的该款鞋却只有一个气垫,但在产品宣传稿中仍然是两个气垫。随后王海已经将耐克在中国销售减配篮球鞋并且涉嫌欺骗消费者的行为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西城区分局举报,并表示购买此款鞋的消费者可以要求退货和双倍赔偿。翌日,耐克公司表示该款篮球鞋已经下架[87]。9月9日,耐克已就该事件向中国消费者表示歉意[88]

2017年3月1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3·15晚会再度曝光耐克的运动鞋存在“中外有别”行为。报道称,耐克于2016年4月发布的一款限量版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2008年北京奥运会夺冠时所穿的篮球鞋复刻版,其宣称带有拥有专利的zoom air气垫,但实际使用的是实心橡胶底[89]。事件发生后,耐克公司起初表示公司所销售的涉事产品实际并不存在气垫,并拒绝依据中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进行三倍赔偿[90]。3月17日,耐克中国发布官方声明,决定全额退款并赔偿4500元人民币[91]

中国工厂罢工编辑

2014年4月在东莞市裕元集團的一家鞋厂里爆发中国最大的罢工之一。该工厂也为耐克生产。裕元集團每月扣押工人250元。裕元集團的平均月薪为3000元,共有雇员约7万人。克扣工资的做法在该集团持续了近20年[92][93][94]

Off-White合作系列编辑

Off-White於2019ss女裝系列以「Track & Field」為主題,系列當中就包括了與Nike合作訂製的產品。而系列當中的其中一個設計就是以Nike swoosh logo襪子縫製而成的衣服,被指出與Instagram Blogger miniswoosh 改造的Nike swoosh logo製成品極之相似[95]。2019出品男鞋以及男装 air Jordan off white 联名款鞋

2019年10月,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多位马拉松选手联合向国际田联和运动诚信组织投诉,称耐克“Zoom Vaporfly”跑鞋让“马拉松失去了公平竞争”。前意大利马拉松冠军Gianni Demadonna联合其他19名马拉松选手表示“耐克跑鞋能让马拉松精英选手快2分钟,如今马拉松的成绩变得太快了,甚至很多老人穿着它,都不断创造PB。”国际田径联合会其后回应称,已经成立工作组来具体探讨这个问题[96]

天堂文件编辑

2017年11月5日一些列被称为天堂文件的关于离岸投资电子文件被公开,其中的数据显示耐克是使用离岸公司逃税的公司之一[97][98][99]

毅柏律师事务所的文件细致地描述了耐克通过把Swoosh商标转让给它在百慕大的子公司的方法提高其税后盈利的。这个装让使得耐克在荷兰希爾弗瑟姆的欧洲分公司向耐克在百慕大的分公司缴纳商标使用费,把耐克在欧洲的应该交税的盈利改变为在避稅港百慕大的盈利。实际上这些子公司全部受耐克总裁指挥,甚至于他拥有在百慕大子公司的印章,但是在税收上它们只在百慕大交税。耐克在欧洲不交税。只有在一个与此无关的美国税务法庭中短暂提到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耐克欧洲向耐克百慕大一共交了38.6亿美元商标费。耐克与荷兰政府达成协议。2014年耐克结束逃税做法,把百慕大的知识产权装让给荷兰的一个子公司。在荷兰的子公司的盈利被加在总公司的盈利中。 但是假如子公司不在荷兰的话就不必上税了[100]

科林·卡佩尼克编辑

2018年9月耐克与前美式足球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签署长期广告合同。科林·卡佩尼克尤其以在赛前演奏美国国歌时跪地出名[101]。据雅虎体育的罗宾逊报道耐克与卡佩尼克从2011年起就签有合同。他们重新签约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其它制鞋公司的兴趣”。罗宾逊报道说新条约包括“广泛认可”,卡佩尼克将拥有包括鞋、衣着、球衣等等的自己的品牌。据罗宾逊卡佩尼克签了一份“明星”合同,使得他与“顶级球星”上升到同一级别,可以获得每年上百万的收入[102]。一些人因此把他们自己的耐克衣服烧掉,或者把衣服上的标志切下来。美国警察同业会称这个合同是“冒犯”[103][104][105]勒布朗·詹姆斯[106]塞雷娜·威廉姆斯[107]全国黑人警察协会[105]等其他人则赞扬耐克的做法。奥沙克学院则决定不再使用耐克球衣[108]

此后一星期里虽然耐克的网上销售与一年前相比提高了27%,但是耐克的股票下跌2.2%[109]。此后3个月里耐克汇报销售量上升[110]

2019年7月耐克发行了一双名为Air Max 1 7月4日快击训练鞋的运动鞋,上面有贝特西·罗斯旗的图案。这款鞋是设计庆祝美国独立日的。科林·卡佩尼克和其他人认为这面旗帜与奴隶制有关,因此耐克抽回了一个品牌[111][112][113]

亞利桑那州共和党州长道格·杜瑟和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批评耐克抽回品牌的决定[114]。尽管反誹謗聯盟决绝把这面旗帜列入其“仇恨象征”的数据库内,因为这面旗帜被白人民族主義者使用[113],因此耐克的决定受其他人表扬。

香港示威编辑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指责耐克“与中国共产党并肩窒息言论自由”。他说休斯敦火箭总经理达雷尔·莫雷在Twitter上表示支持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遭中国政府指责后耐克把休斯顿火箭的广告从其中国商店中移除[115]。他说耐克“称自己是社會正義冠军,但是在香港问题上它决定拒社会良知于门外”[116]

Vaporfly跑鞋编辑

2020年1月31日世界田径联合会发表关于在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允许使用的鞋的新规定[117]。这些更新的规定是对耐克Vaporfly跑鞋批评的反应。Vaporfly约从2017年、2018年间开始上市[118]。这些批评认为穿这些鞋的运动员对比不穿它们的运动员有不公正的优势,一些批评家把它称为一种“技术毒品”[119]。耐克资助的研究说这些鞋可以提高4.2%的效率。测试这些鞋的运动员说它们可以减轻腿痛。体育技术家认为这是因为鞋垫里的泡沫材料和碳纤维能够吸收能量并“向前反弹运动员”[53]。一些运动员、科学家和粉丝把Vaporfly与2008年的鯊魚皮游水衫做比较[120]

新规定最主要的更改是对这些批评的反应。其中包括“鞋底不能厚于40毫米”,以及“不论这个层或面穿透整个鞋底还是仅仅组成鞋的一部分,鞋不能包含一层以上的板或面(不论什么材料)。这块板可以由多个部分组成,但是这些部分能位于不同层(不论是否交叉)或者交叉。”鞋的组成部分不仅仅是新规定唯一的大更改。从2020年4月30日开始“所有在比赛中使用的鞋必须至少在赛前4个月里(在网上或商店里)可以被所有运动员买到”。世界田径联合会在发表新规定前考察了Vaporfly鞋并说“独立研究结果说明在这些跑鞋里的新技术可能导致结果上升”,联合会建议继续研究“来证实这个技术的真正效应”[117]

抵制新疆棉花事件编辑

2021年3月24日,中國大陸網民發現耐克於2021年以前曾在其英文官網上發表的一篇標題為“耐克對於新疆的聲明”(NIKE STATEMENT ON XINJIANG)的文章,稱“我們重視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存在的有關於強迫勞動的報道。耐克沒有使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出產的原材料進行生產製造,也已與合作的供應商確認,確保他們不會向我們提供來自該地區的紡織品、紡紗線”。在中國大陸網絡上,大量網民對該聲明表示反對,並有大量抵制的聲音。“耐克”亦一舉衝上新浪微博熱搜榜第一。[121]翌日,中国大陆艺人王一博谭松韵所属经纪公司宣布终止与耐克品牌一切合作[122][123]。耐克公司刊登“对于新疆声明”的英文官网(purpose.nike.com)则因屏蔽了来自中国大陆的IP地址而无法在中国大陆正常访问,但有关声明并未从网站撤除。

撒旦鞋事件编辑

2021年3月29日,美国嘻哈歌手利尔·纳斯·X与纽约一艺术家团体MSCHF合作制作了一双改变的耐克Air Max 97鞋,称之为撒旦鞋[124]。这双鞋是红白色,上面有青铜的五角星标志,引用圣经路加福音的句子10:18,“含有66cc和一滴人血”。这双鞋一共只生产了666双,售价每双1018美元。耐克立刻表示他们与这些鞋的创造和推销无关,也不支持利尔·纳斯·X和MSCHF[125]。耐克在纽约联邦法院向MSCHF提起诉讼控告MSCHF违反商标,诉讼目的是为达到禁止这款鞋的销售。4月1日一名联邦法官决定到最终判决为止暂时禁止这款鞋的订货和销售[126]

环境记录编辑

2007年一个基于新英格兰的环保组织到耐克列入最气候友好的3个公司(一共56个)之一[127]。其它环保组织也因为耐克的Nike Grind材料使用回收材料对公司做出好评。

从1993年开始耐克开始研究重用一只鞋的项目。这个项目是耐克为时最长的项目,它重新加工和回收所有旧运动鞋,对环境和社群都有好处。回收的材料被用来生产新体育地面如篮球场、跑到和游戏场[128]

2008年初耐克发表了一个广告,其中篮球明星史蒂夫·纳什穿耐克的垃圾鞋打球。这双垃圾鞋是2008年2月使用工厂生产时的皮革和人造皮革边角料制作的。此外这双鞋的鞋底是用回收的橡皮做的。耐克称这是第一双使用生产废料制作的高效益篮球鞋,但是它一共只生产销售了5000双[129]

2008年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学者发现在泰国的一家鞋厂里工人与异氰酸酯和其它化学物质发生接触。除吸入外最大的问题是皮肤接触。这会导致过敏反应如哮喘[130][131]

水污染编辑

2011年7月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表了一份报告,报道为耐克提供商雅戈爾的一家大衣着工厂向长江释放水污染[132]。报告发表厚耐克以及愛迪達PUMA和一些在报告中被提到的其它品牌宣布到2020年为止将完全停止向长江排放危险化学物质[133]。但是2016年7月绿色和平发表的一份后续报告说耐克“没有负起自己的责任”来消灭有害化学物质,耐克没有采取特别措施来摆脱其自己的全氟化合物。“耐克没有保证它的供应商报告它们的危险物质排放数据也没有保证会(要求其供应商提供数据)。”[134]

营销战略编辑

耐克通过贊助知名运动员、职业球队和大学体育队为它的产品做广告。

广告编辑

1982年耐克在紐約馬拉松转播中首次播放了3个广告[135]。坎城广告节1994年和2003年两次把耐克评选为年度广告,耐克是第一个两次获得这个荣誉的公司。


参见编辑

競爭對手编辑

耐吉的市場對手有AdidasAsicsMizunoNew BalancePumaUnder Armour等。

注释编辑

  1. ^ 官方发音以及在美国发音为/ˈnki/ NY-kee,在英国的发音为/nk/ NYKE[3]

参考资料编辑

  1. ^ Nike, Inc. Reports Fiscal 2013 Fourth Quarter and Full Year Resul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ransworld Business
  2. ^ 2.0 2.1 2.2 2.3 2.4 2012 Form 10-K, Nike, Inc.. 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2014-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3. ^ Nike is pronounced Nikey, confirms guy who ought to know. The Independent. 2014年6月2日 [2021年8月31日]. 
  4. ^ Contact Nike, Inc.. Nike, Inc. [2021年8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6月30日). 
  5. ^ Nike (NKE). Forbes. [2021年8月31日] (英语). 
  6. ^ Most Valuable Apparel Brand? Nike Just Does It Again. Brand Finance. [2021年8月31日]. 
  7. ^ 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Brands 2017: 16. Nike. Forbes. [2021年8月31日]. 
  8. ^ 8.0 8.1 O'Reilly, Lara. 11 Things Hardly Anyone Knows About Nike. Business Insider. 2014年11月4日 [2021年8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7月7日). 
  9. ^ Levinson, Philip. How Nike almost ended up with a very different name. Business Insider. [2021年8月31日]. 
  10. ^ Nike CR7. Nike, Inc. 
  11. ^ Nike sells Bauer Hockey for $200 Million. The Sports Network. 2008年2月21日 [2021年8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2月25日). 
  12. ^ Hague, Jim. Truant officer was Olympic hero Emerson High has gold medalist in midst. The Hudson Reporter. 2006年5月14日 [2021年9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5月4日). 
  13. ^ International directory of company histories. Vol. 5.. Adele Hast, Thomson Gale. Detroit, Mich.: St. James Press. 1992年: 372. ISBN 978-1-55862-646-1. OCLC 769042318. 
  14. ^ Nike Company History. 
  15. ^ Logos that became legends: Icons from the world of advertising.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08年1月4日 [2021年9月1日]. 
  16. ^ Meyer, Jack. History of Nike: Timeline and Facts. TheStreet. 2019年8月14日 [2021年9月1日]. 
  17. ^ Nike Inc.. adage.com. 2003年9月15日 [2021年9月1日] (英语). 
  18. ^ Encyclopedia.com. www.encyclopedia.com. [2021年9月1日]. 
  19. ^ Bella, Timothy. 'Just Do It': The surprising and morbid origin story of Nike's slogan. The Washington Post. 2018年9月4日 [2021年9月1日]. 
  20. ^ Ad Age Advertising Century: Top 10 Slogans. adage.com. 1999年3月29日 [2021年9月1日] (英语). 
  21. ^ Nike's 'Just Do It' slogan celebrates 20 years. OregonLive.com. 2008年7月18日 [2021年9月1日]. 
  22. ^ Peters, Jeremy W. The Birth of 'Just Do It' and Other Magic Words. The New York Times. 2009年8月19日 [2021年9月2日]. 
  23. ^ History of Nike. www.newitts.com. [2021年9月2日]. 
  24. ^ Brettman, Allan. As Nike looks to expand, it already has a 22-building empire. The Oregonian. 2013年2月2日 [2021年9月2日]. The first phase of the Nike World Headquarters campus opened in 1990 and included eight buildings. Now, there are 22 buildings. 
  25. ^ Brettman, Allan. NikeTown Portland to close forever [at its original location] on Friday. The Oregonian. 2011年10月27日 [2021年9月2日]. 
  26. ^ Wightman-Stone, Danielle. Nike chairman Phil Knight to step down in 2016. FashionUnited. 2015年7月1日 [2021年9月2日]. 
  27. ^ Bain, Marc. How Phil Knight turned the Nike brand into a global powerhouse. Quartz. 2015年6月30日 [2021年9月2日]. 
  28. ^ Vinton, Kate. Nike Cofounder And Chairman Phil Knight Officially Retires From The Board. FashionUnited. 2016年6月30日 [2021年9月2日]. 
  29. ^ Turner, Nick. Nike Taps EBay Veteran John Donahoe to Succeed Parker as CEO. Bloomberg LP. 2019年10月22日 [2021年9月2日]. 
  30. ^ Hanbury, Mary. Nike confirms that it is no longer selling its products on Amazon. Business Insider. 2019年11月13日 [2021年9月2日]. 
  31. ^ Nike boss defends firm's business in China. BBC News. 2021年6月25日 [2021年9月2日] (英国英语). Donahoe said "Nike is a brand that is of China and for China" in response to a question about competition from Chinese brands. The comments come after the sportswear giant was recently hit by a backlash over statements about Xinjiang. 
  32. ^ Cole-Haan to Nike For $80 Million. The New York Times. 1988年4月26日 [2021年9月2日]. 
  33. ^ 33.0 33.1 Austen, Ian. Hockey Fan, and Investor, Buys Bauer From Nike. 纽约时报. 2008年2月22日 [2021年9月2日]. 
  34. ^ Connelly, Laylan. Bob Hurley: Success built on everyone's inner surfer.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013年1月22日 [2021年9月2日]. 
  35. ^ Partlow, Joshua. Nike Drafts An All Star. The Washington Post. 2003年7月 [2021年9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3月5日). 
  36. ^ 36.0 36.1 Nike unloads Starter for $60M. Portland Business Journal. 2007年11月15日 [2021年9月2日]. 
  37. ^ Dezember, Ryan. After Umbro, Nike Turns to Cole Haan Sal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2年10月24日 [2021年9月2日]. 
  38. ^ Stevens, Suzanne. Nike completes Umbro sale to Iconix. Portland Business Journal. 2012年12月3日 [2021年9月2日]. 
  39. ^ Nike completes Cole Haan sale. Portland Business Journal. 2013年2月4日 [2021年9月2日]. 
  40. ^ Kish, Matthew. Nike acquires Datalogue as part of continued digital shift. Portland Business Journal. 2021年2月8日 [2021年9月2日]. 
  41. ^ GOLDWYN BLUMENTHAL, ROBIN. Alcoa's CEO Is Remaking the Industrial Giant. Barron's. Barron's. [2021年9月2日]. 
  42. ^ Scholer, Kristen. What Nike's Two-For-One Stock Split Means for the Dow.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5年11月20日 [2021年9月2日]. 
  43. ^ Markets Insider. markets.businessinsider.com. [2021年9月2日]. 
  44. ^ NKE. www.macrotrends.net. [2021年9月6日]. 
  45. ^ Harper, Justin. Nike turns to digital sales during China shutdown. BBC News. 2020年3月25日 [2021年9月6日] (英国英语). 
  46. ^ Nike launches cricket shoe Air Zoom Yorker. The Hindu Business Line. 2006年9月2日 [2021年9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11日). 
  47. ^ Nike Air Zoom Control II FS Futsal Shoes at Soccer Pro. Soccerpro.com. [2021年9月7日]. 
  48. ^ T. Scott Saponas; Jonathan Lester; Carl Hartung; Tadayoshi Kohno. Devices That Tell On You: The Nike+iPod Sport Kit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年9月7日). 
  49. ^ SPARQ - Nike Performance Summitt. SPECTRUM, Inc. 2013年6月4日 [2021年9月7日] (美国英语). 
  50. ^ 20th Anniversary of Air Zoom
  51. ^ New Air Zoom Vomero
  52. ^ Factbox: Nike's Vaporfly running shoes and tumbling records. Reuters. 2020年1月24日 [2021年9月7日] (英语). 
  53. ^ 53.0 53.1 Safdar, Rachel Bachman and Khadeeja. Nike Vaporfly Shoes Won't Be Banned From Olympics. 华尔街日报. 2020年1月31日 [2021年9月7日]. ISSN 0099-9660 (美国英语). 
  54. ^ McKee, Alan. Beautiful things in popular culture. Wiley. 2008年4月15日: 106 [2021年9月8日]. ISBN 9781405178556. 
  55. ^ Goldman, Peter; Papson, Stephen. Nike Culture: The Sign of the Swoosh. SAGE. 1998: 88, 102 [2021年9月8日]. ISBN 9780761961499. 
  56. ^ Carbasho, Tracy. Nike. ABC-CLIO. 2010: 17 [2021年9月8日]. ISBN 9781598843439. 
  57. ^ Nike's High-Stepping Air Force. Popular Mechanics (Hearst Magazines). 1987年8月: 33 [2021年9月8日]. 
  58. ^ Media, Working Mother. Nike advert. Working Mother. 1987年8月: 76 [2021年9月8日]. 
  59. ^ GQ guide to selling sneakers
  60. ^ High Snob
  61. ^ Sneaker Watch
  62. ^ How teens spend money
  63. ^ Brand failures
  64. ^ Dress to express
  65. ^ Vogue magazine
  66. ^ Nike vs J Crew
  67. ^ Exeter basic bitch
  68. ^ Dr Jays. [2021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4月16日). 
  69. ^ Aaliyah, Nino Brown and Freddy Kruger socks
  70. ^ Digital ink printed socks
  71. ^ The 2015 Nike Mag. NIKE, Inc. [2021年9月8日]. 
  72. ^ Rooney, Kyle. The Michael J. Fox Foundation does raffle with Nike to raise awareness for Parkinson's disease. Hotnewhiphop. 2016年10月21日 [2021年9月8日]. 
  73. ^ Lekach, Sasha. Nike finally releases plus-size clothing line for women. Mashable. 2017年3月 [2021年9月8日]. 
  74. ^ Nike unveils converse modern
  75. ^ Nike shoes race to $437,500 world record auction price for sneakers. Reuters. 2019年7月24日 [2021年9月8日] (英语). 
  76. ^ Appellate court rejects Beaverton annexation | The Oregonian Extra. Blog.oregonlive.com. 2006年6月16日 [2021年9月8日]. 
  77. ^ Siemers, Erik. A first look at Nike's $380M-plus HQ expansion (Renderings). American City Business Journals. 2016年1月20日. 
  78. ^ Virgil Abloh攜八位世界級運動員呈現“Nike Couture” 〡Off-White能重新定義運動時尚?
  79. ^ India's 50 most trusted brands. rediff.com. 2011年1月20日. 
  80. ^ [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年6月20日,.
  81. ^ Nike is facing a new wave of anti-sweatshop protests - 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 www.business-humanrights.org. [2021年9月9日] (英语). 
  82. ^ Nike Labor Practices in Vietnam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1年4月18日,.
  83. ^ Sweatfree Campus Campaign Launch. Studentsagainstsweatshops.org. 2005年9月28日 [2021年9月9日]. 
  84. ^ 美联社, "Nike still dogged by worker abuses", 日本時報, 2011年7月15日, 第4页
  85. ^ MIT (PDF). [2010-09-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3-20). 
  86. ^ Sun Thyda, 12. Programmes | Panorama | Archive | Gap and Nike: No Sweat? October 15, 2000. BBC News. 2000-10-15 [2010-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87. ^ 耐克鞋中外有别 国内鞋被曝“高价低配”. 大河网. 2011-09-09 [2017-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6). 
  88. ^ 耐克回应“中外有别” 致歉并称用错宣传材料. 北京晨报. 2011-09-09 [2017-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6). 
  89. ^ 耐克“最好的篮球鞋”被曝光:气垫消失只有实心橡胶底. 央视. 2017-03-15 [2017-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5). 
  90. ^ 耐克再回应央视315晚会曝光 仍拒绝三倍赔偿. 央视财经. 2017-03-15 [2017-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7). 
  91. ^ 耐克就气垫门四度发声补偿4500元 网友不买账. 中国新闻网. 2017-03-17 [2017-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5). 
  92. ^ More than ten thousand workers stage strike at massive Dongguan shoe factory, 2014年4月14日
  93. ^ Yue Yuen shoe factory workers' strike at Dongguan plants continues, 2014年4月17日
  94. ^ Yue Yuen strikers vow to continue until benefit contribution deficit paid in ful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3年4月18日
  95. ^ Virgil Abloh 在 Off-White 女裝系列中涉嫌抄襲著名 Blogger @miniswoosh. [2018-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6). 
  96. ^ 穿NEXT%算"作弊"?运动员联名投诉 IAAF将调查. 新浪跑步. 2019-10-18 [202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6). 
  97. ^ "'Paradise papers' expose tax evasion schemes of the global elite". 德国之声. 2017年11月5日
  98. ^ "So lief die SZ-Recherche". 南德意志报. 2017年11月5日
  99. ^ Offshore Trove Exposes Trump-Russia Links And Piggy Banks Of The Wealthiest 1 Percent.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 2017年11月5日 [2021年9月9日]. 
  100. ^ Simon Bowers. How NikeStays One Step Ahead of the Regulators: When One Tax Loophole Closes, Another Opens. ICIJ. 2017年11月6日 [2021年9月9日]. 
  101. ^ Einhorn, Bruce. Nike Falls as Critics Fume on Social Media Over Kaepernick Deal. Bloomberg. 2018年9月4日. 
  102. ^ Daniels, Tim. Colin Kaepernick Named Face of Nike's 30th Anniversary of 'Just Do It' Campaign. Bleacher Report. 2018年9月3日. 
  103. ^ People Are Already Burning Their Nikes in Response to the Colin Kaepernick Ad. Esquire. 2018年9月4日 [2021年9月13日] (美国英语). 
  104. ^ People are destroying their Nike shoes and socks to protest Nike's Colin Kaepernick ad campaign. Business Insider France. [2021年9月13日] (fr-FR). 
  105. ^ 105.0 105.1 Golding, Shenequa. The National Black Police Association Is In Full Support Of Nike's Colin Kaepernick Ad. Vibe. 2018年9月6日 [2021年9月13日]. 
  106. ^ Cancian, Dan. LeBron 'Stands with Nike' in Support of Colin Kaepernick's Campaign. Newsweek. 2018年9月6日 [2021年9月13日]. 
  107. ^ Serena Williams supports Nike's decision to endorse Colin Kaepernick. Global News. [2021年9月13日]. 
  108. ^ Wheeler, Wyatt D. College of the Ozarks drops Nike, will 'choose country over company'. 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8年9月5日 [2021年9月13日]. 
  109. ^ Novy-Williams, Eben. Nike Orders Rose in Four-Day Period After Kaepernick Ad Debut. Bloomberg. [2021年9月13日]. 
  110. ^ Nike hit by conservative backlash over 'racist trainer'. BBC. [2021年9月13日]. 
  111. ^ Safdar, Khadeeja; Beaton, Andrew. Nike Nixes 'Betsy Ross Flag' Shoe After Kaepernick Intervenes. 2019年7月1日 [2021年9月13日]. 
  112. ^ Nike pulls Fourth of July trainers after Colin Kaepernick 'raises concerns'. The Independent. 2019年7月2日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13. ^ 113.0 113.1 Nike 'pulls Betsy Ross flag trainer after Kaepernick complaint'. BBC News. 2019年7月2日 [2021年9月13日]. 
  114. ^ Nike Pulls 'Betsy Ross Flag' Sneakers After Kaepernick Complaint. 2019年7月2日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15. ^ Alper, Alexandra; Spetalnick, Matt. Pence backs Hong Kong protests in China speech, slams NBA and Nike. Reuters. 2019年10月24日. 
  116. ^ Mangan, Dan.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says 'NBA is acting like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China's Communist Party, also blasts Nike. CNBC. 2019年10月24日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17. ^ 117.0 117.1 World Athletics modifies rules governing competition shoes for elite athletes. www.worldathletics.org.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18. ^ The Race for Brands to Match Nike's Vaporfly, [2021年9约13日] (美国英语) 
  119. ^ Nike Vaporfly Shoes Controversy. NPR.org.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20. ^ Kilgore, Adam. Nike's Vaporfly shoes changed running, and the track and field world is still sifting through the fallout. Washington Post. [2021年9月13日] (英语). 
  121. ^ NIKE STATEMENT ON XINJIANG. NIKE.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2). 
  122. ^ 王一博、谭松韵终止与耐克品牌合作,该品牌关联公司涉及多起劳动争议纠纷等. 界面新闻. 2021-03-25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7). 
  123. ^ 得物App:平台NIKE商品无限期下架. 三言财经. 2021-03-25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3). 
  124. ^ Oscar Holland, CNN Jacqui Palumbo. Lil Nas X's unofficial 'Satan' Nikes containing human blood sell out in under a minute. CNN. [2021年9月14日] (英语). 
  125. ^ Kiefer, Halle. Nike Clarifies It Doesn't Endorse Lil Nas X's Satan Shoes, Now With Human Blood. Vulture. April 1, 2021 [2021年9月14日] (美国英语). 
  126. ^ Judge Orders Lil Nas X Satan Shoes off the Market for Now. The Hollywood Reporter. 2021年4月1日 [2021年9月14日] (英语). 
  127. ^ Zabarenko, Deborah. Reuters report. Reuters. 2007年6月19日 [2021年9月14日]. 
  128. ^ Wicked Local. 2008年4月29日 [2021年9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7月25日). 
  129. ^ [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年5月5日,.
  130. ^ Todd, L. A.; Sitthichok, T. P.; Mottus, K.; Mihlan, G.; Wing, S. Health Survey of Workers Exposed to Mixed Solvent and Ergonomic Hazards in Footwear and Equipment Factory Workers in Thailand. Annals of Occupational Hygiene. 2008, 52 (3): 195–205. PMID 18344534. doi:10.1093/annhyg/men003 . 
  131. ^ Todd, L. A.; Mottus, K.; Mihlan, G. J. A Survey of Airborne and Skin Exposures to Chemicals in Footwear and Equipment Factories in Thailand.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2008, 5 (3): 169–181. PMID 18213531. S2CID 13571160. doi:10.1080/15459620701853342. 
  132. ^ Watts, Jonathan. Greenpeace report links western firms to Chinese river polluters. 卫报. 2011-07-13 [2021年9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6月11日) (英语). 
  133. ^ Brettman, Allan. Nike, Adidas, Puma agree with Greenpeace to clean water in worldwide production by 2020. The Oregonian. 2011年11月19日 [2021年9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20日) (英语). 
  134. ^ THE DETOX CATWALK 2016. 绿色和平. 2016 [2021年9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4月1日). 
  135. ^ Nudd, Tim. W+K Finds Its First Ads Ever, for Nike, on Dusty Old Tapes. Adweek. [2021年9月16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