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ROC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Seal.svg

中華民國募兵制係指在中華民國實行的募兵制兵役制度。募兵制在《國軍軍語釋要》中解釋為:「募兵制即志願兵制,其特質為國家與服役者間為法律契約關係。服役之動機係基於獲得報酬,以軍人為職業,對國家無服役義務與責任,服役者亦不限於本國國民。」依照現行法律,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民,須在中華民國設有戶籍滿二十年後,才能參加志願役士兵的考選。

目录

沿革编辑

1956年時,參考美軍日本顧問意見修改的《兵役法》,訂出軍士官以志願考選,士兵以屆齡徵集為主的兵役制度。而此期間尚無關於志願役士兵的募兵法源;直至1959年的《志願士兵服役條例》開始,才有讓中華民國國民志願入營或留營服役的法律依據,但由於士兵兵員充足,基本上志願役士兵在國軍士兵中的歷年占比一直很低。

因為2000年修正的《兵役法》以及總統陳水扁的當選政見下,中華民國國防部才正式成立專案小組,進行有關志願役士兵的招募規劃與評估;2003年,立法院通過志願士兵服役條例修正案,正式確立以志願役士兵為主,義務役士兵為輔的制度,並預定在2017年達到全志願役士兵的目標,即全募兵制。

2005年,再度修正兵役法與志願士兵服役條例,擴大招募範圍,只要是高中職以上學歷的屆齡男女都可報名,並提高志願役士兵的薪資。

目前志願役薪資為(2019):二等兵:34,340元、一等兵:35,995元、上等兵:37,655元。服役於東沙加給12,000元、南沙加給20,000元,[1]另外馬祖、澎湖、金門外島分成三級加給,一級離島7,700元,二級離島8,730元,第三級9,790元[2],戰鬥單位額外加給3000-5000元。[3]

2011年,由於所徵收兵員不足,時任總統馬英九宣佈2013年全募兵制跳票,遭到在野民進黨全面痛批將引發民怨[4]。遂於2012年1月2日行政院核定「募兵制實施計畫」後,由國防部展開「募兵制」的執行驗證工作。最後行政院核定展延進程至2016年。

2018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完全募兵制,非志願役而達到役齡的常備役男性則改服4個月軍事訓練役(訓期改前5週新兵基本訓,後11週初級至中級專長訓,無須下部隊,仍會抽籤分配至外島受訓)[5];另外,一般替代役役期從1年又15天縮短至6個月,研發及產業儲訓替代役役期則由3年縮短至1年半[6]

歷年成果编辑

募兵計劃啟動编辑

2001年,時任總統陳水扁施行廢除徵兵改募兵的政見,行政院著令國防部正式成立專案小組,進行有關招募評估。

募兵實驗營编辑

2002年,時任國防部長湯曜明立法院報告[7]時,首度透露將研擬指職士兵的甄選辦法;2003年,開始試辦指職士兵募兵營,當時選定陸軍天弓飛彈、海軍陸戰隊步兵、空軍修補大隊各一個營,共三梯次,成效如下:[8]

區分 陸軍天弓飛彈營 海軍陸戰隊步兵營 空軍修補大隊 合計
需求人數 201 335 111 647
獲得人數 63 194 71 328
不足數 138 141 40 319
達成率 31% 58% 64% 51%
  • 當中有超過5成是志願留營,非新兵,後放寬錄取,獲得數增為367人,獲得率增為57%,但最後僅有271人核定轉服,達成率為46%。

擴大辦理编辑

募兵制初期的成果並不理想,於是在2004年11月,行政院院會組成『兵役制度全面檢討改進推動小組』。在該小組指導下,國防部與內政部完成『現行兵役制度檢討改進方案』(簡稱『兵改方案』),並於2005年1月通過擴大招募的方針,最終目標為達到全志願役士兵。

年份 需求人數 獲得人數 獲得%
2004 376 98 26%
2005 6561 6644 101%
2006 11068 10145 92%
2007 15249 17224 113%
2008 13232* 9267 70%
2009 14377 10303 72%
2010 25000 15000 60%
2011 11490 6500 57%
2012 15311 11069 72%
2013 28531 10942 38%
2014 10557 15024 142%
2015 14000 18550 132%
2016 15000 16880 112.5%
  1. 2008年需求數為推算值,根據2003-2008年總需求數47133減去其他各年得出
  2. 2016年統計[9][10]

2018年10月國防部統計,扣除維持員額(學生、入伍、受訓、住院調療及留職停薪)1萬9千人及文職、聘雇(8,000人),志願役總人數達到全軍81%(15萬3000人),目前國軍目標提升志願役官兵比率至全軍90%(16萬9000人),1994年後出生役男仍需服軍事訓練役[11]

當前困境编辑

  • 招募數字造假:數字造假問題可說與募兵制實施過程伊始就形影不離,包含國防部以射箭畫靶方式將需求人數往實到人數調低,製造百分比上升假象,其實軍中人力嚴重不足,[12]甚至士官受訓幾周就轉軍官,免讀官校的政策都出現,但依然招募一千多人預備士官只來8人的狀況出現,而各大軍官學校入學人數也都腰斬,還有不少就讀幾周後就自動退學,而官方一直對外宣稱募兵人數還夠。
  • 士官兵素質大幅降低:由於必須達到政策目標,國防部不斷放寬最低錄取標準,據2009年統計,義務役士兵大專院校畢業以上學力佔65.8%,而志願役僅佔18.5%,近來國防部還開放志願役食勤兵、駕駛、修護等部份專長職缺降至國中畢業甚至輕罪前科犯也可報名。[13]為了留住志願役士兵,將原本服役滿一年半(升上等兵)後才有資格晉升下士的規定,修改為一年(一等兵)即可晉升,使得士官素質良莠不齊。
  • 續約率低:志願士兵歷年平均續約率為低於五成,顯示國民約滿後不願續約比率相當高,而當中未待約滿即提早離退的比率為5%-6%,致使國軍兵力缺口逐年擴大。如2003-2008年統計,計畫招募人數為47133人,實際招募數52239人,但實際結訓分發至各部隊者為41812人,不少人在受訓階段便已放棄;又如第一批結訓分發志願役士兵(2003-2005年,當時最低服役契約期間為3年)為4920人,至2009年5月底已經退伍3575人,續約者1345人,續約率為27.33%。[14]
  • 同酬不同工:由於薪資相等,故願意續約者多屬後勤支援部隊及女性職缺。如前述1345人中,服務於機關、廠庫者為1124人,佔83.57%;於野戰部隊者為221人,佔16.43%,其主要原因是因為後勤部隊工作穩定且離家較近,而野戰部隊因為演訓或任務特性,可能時常變動。
  • 長留久用原則失效:反而造成招募困難,為了提高續約率所以志願役人員無須輪調,因此反而造成外(離島)等較為艱苦單位職位長期出缺,故目前暫時以義務役人員調駐優先充任艱苦單位。
  • 裁軍方向錯誤;軍種本位主義造成士氣低落,自李登輝總統推行大規模裁軍以來,國軍總兵力由原60萬大軍降成今日之21.5萬人。裁軍本應以需求度不高之部隊為優先裁併或裁撤,但由於陸海空各軍種間看法不一,為裁而裁,導致許多重要精銳單位,皆有遭受裁併或裁撤(例如: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總兵力由3萬5千人縮編成僅9千人或是中華民國憲兵持續縮編員額等等),造成基層人員不知何時可能提早面臨強制退伍,而有士氣低落之現象。
  • 內部法治管理:申訴制度不健全與官兵犯法懲處過輕:由洪仲丘事件阿帕契打卡案可知,洪案及後續處罰過輕代表國軍在精實案後內部管理過於惡劣,有別於精實案前一切講求依法行政與高效率的國軍,讓全民更理解為何年輕人不願意加入國軍,而在各軍種之中,以中華民國陸軍評價最為差勁,而中華民國空軍則反之最為優良、最受人民歡迎。

反對質疑编辑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中將,前海軍副參謀長蘭寧利是募兵制最全力反對者之一,認為國軍的募兵制是重大戰略錯誤,是藍綠兩黨討好選舉的產物,募兵的結局就是潰不成軍最後只能向解放軍乞和。[15]

2018年海軍推出年曆,上面主打女性軍官以模特姿勢和髮型拍宣傳照,蘭寧利大表不滿痛批不倫不類不符軍規,披頭散髮如何在充滿機械的軍艦上活動,其中也有民間模特穿上軍裝冒充軍人拍照,像選美或秀場賣藝,其認為「討好和騙術只會換得更大的瞧不起」認為募兵來的都會是是弱不經風的媽寶。[16]

前國防部聯三作戰次長吳斯懷認為,簡單的小學數學都能算出募兵制下場,卻全社會討論二十年紛擾還形成政策,匪夷所思,全台以1999年至2002年這四年出生的男嬰數量總和,推估潛在兵源大約是57萬2000餘名,要維持21萬5000的兵力規模,等於不到三人就有一人要自願去當兵,這是誰都知道不可能的天方夜譚,一樣是少子化的日本有1億2千萬人,給更高的薪水且基本上國情戰爭風險低,才募集到24萬自衛隊員,照數據推算募兵下場就是有一天國軍只剩6萬人,因為軍人不是終身綁定會有退伍會有自願離開,中壯世代幾年後終究會多數離開。[17]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