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词回收

借词回收指一个词语从一种语言传播至另一种语言,然后以不同的形式或含义回到原始语言的过程。其路径线被表示为A→B→A,其中A代表可能呈现为各种形式的原始语言。有些学者将经过借词回收的词语称为“侨词”或“回归词”,意思是出去了又回来了[1];英文有时则称这种单词为“Rückwanderer”(德语,指“返回者”)。

借词回收通常会导致与原单词并存的被回收借词出现,从而产生双式词;但原单词在其他情况下可能已经消失。外来词衍生的特定含义也可以通过语义借用被借词回收:例如,英语pioneer借自中古法语「掘金者、步兵、行人」之义,之后在英语中产生了「早期殖民者、先驱」的含义,然后又被借回法语[2]除此之外,这些词语也可能会在某一阶段被仿译,例如英语ready-to-wear→法语 prêt-à-porter (1951) → 英语 prêt-à-porter (1957).[2]

例子编辑

古諾斯語 klubba(“棍棒”) 英语 club (“俱樂部”)   挪威语 klubb (“协会”)
法语 tenez [a] 英语 tennis (“网球”) 法语 tennis (“网球”)
法语 cotte (“中世纪服装英语cotte”) 英语 riding coat (“骑马用外套英语riding coat”) 法语 redingote (“長外衣”) 英语 redingote (“長外衣”)
希腊语 κίνημα 罗马化:kínēma,“移动”) 法语 cinéma (“电影院”) 希腊语 σινεμά 罗马化:sinemá,“电影院”)
荷蘭語 bolwerk (“饼干”) 法语 boulevard (“林荫大道”) 荷兰语 boulevard (“林荫大道”)
荷蘭語 manneken (“小的人”)[b] 法语 mannequin (“模特儿”) 荷兰语 mannequin (“模特儿”)
荷蘭語 koekje (“饼干”) 英语 cookie (“HTTP Cookies”) 荷兰语 cookie (“HTTP Cookies”)
中古荷兰语 snacken[3] (“把……咬住/对……喘气”) /ˈsnɑkən/ 英语 to snack (“吃零食”)/ˈsnɛkən/[4] 荷兰语 snacken (“吃零食”)/ˈsnɛkən/
英语 crack (“玩笑”) 愛爾蘭語 craic (“玩笑”) 英语 craic (“明显具爱尔兰特色的玩笑”)
英语 animation (“动画”) 日语 アニメ[c] (“日本动画”)[5][6][7][8] 英语 anime (“日本动画”)
英语 wrestling (“職業摔角”) 日语 プロレス[d] (“日本職業摔角”) 英语 puroresu (“日本職業摔角”)
希伯来语 תַּכְלִית /taχˈlit/ (“目的”) 意第緒語 תכלית /ˈtaχləs/ (“目的”;“结果”;“正经事”)[9] 希伯来语 תַּכְלֶס /ˈtaχles/ (“直接地”;“实事求是地说”;“废话少说”)
西班牙语 tronada (“雷暴”) 英语 tornado(“龙卷风”) 西班牙语 tornado(“龙卷风”)
汉语 革命 (“改朝换代”)[10]:5291 日语 革命[10] 汉语 革命[11]
汉语 共和 (“共和时期”)[12] 日语 共和[12] 汉语 共和
汉语 抹茶 (特殊制茶方式) 日语 抹茶 汉语 抹茶
汉语 [13][14][15][e] 梵语 चीन (“中国”) 汉语 支那 (古代佛教文献及部分佛教徒对中国的称呼)[18] (接下文)
日语 (承上文)支那 (对中国的别称→部分日本右翼分子对中国种族歧视的蔑称[19][20]) 汉语 支那(部分反中人士对中国大陆的蔑称)
泉漳片广州话 鮭汁 英语 ketchup (“番茄醬”) 广州话 茄汁
古代突厥語 ülüş (“分享”,“分配”) 蒙古语 ulus (“国家”,“部门”) 土耳其语 ulus (“国民”)
土耳其语 bey armudu (“佛手柑”) 意大利语 bergamotto (“佛手柑”) 法语 bergamote (“佛手柑”) 土耳其语: bergamot (“佛手柑”)
中古蒙古語 jarlig (“札兒里黑”,“皇帝法令”) 俄语 yarlyk (“标签”,“标价”) 蒙古语 yarlyk (“标价”)
中古波斯语 handaz- (“计划”,“分配”) 阿拉伯语 مهندس (罗马化:mohandis;“几何学者”,“工程师”) 波斯语 مهندس (罗马化:mohandis;“工程师”)
波斯语 زرناپا (罗马化:zornāpā;“笛子腿”;“长颈鹿”) 阿拉伯语 زرافة (罗马化:zarāfa/zurāfa;“长颈鹿”) 波斯语 زرافه (罗马化:zarāfe;“长颈鹿

汉语和日语编辑

半和製漢語编辑

「世界」、「社會」、「經濟」、「革命」等詞原出於漢語,被日語借用,賦予新義以翻譯歐文,这种词语被部分人將稱為「半和製漢語」。[21]这些词语此后又被传回中国。

華製新漢語编辑

西學東漸之後,中國人在翻译和與外國人合作翻譯西方書籍時創製了和“和製漢語”相對、名为“華製新漢語”的新名詞[22]。这些词今天大多已经废止不用[22],但日本為了吸收西洋文明而有系統地引進中文書刊和辭書,這些新詞因而被日語吸收,後來又被中國人原封不動地帶回中國[23]

语素借词回收编辑

当甲语言根据从乙语言借来的词根创造复合词,这个复合词再被借入甲语言及其后裔时,与借词回收类似的现象将会出现。在西方世界,这一现象主要会发生于根据拉丁语古希腊语词根形成的結合詞英语結合詞中——这些词语可能会被随后借用至罗曼语族下属语言或现代希腊语中。拉丁语是一种十分普遍的语言,因此由英语、德语等非拉丁语族创造拉丁语相关术语被法语、西班牙语等罗曼语族下属语言借用的现象并不明显;但根据古希腊语词根创造的现代的新词汇被借回到希腊语的现象〔例如τηλεγράφημα,(罗马化:tilegráfima;“电报”)等词语〕就不一样了[24] ——这种词语的使用十分普遍英语English_words_of_Greek_origin#Usage_in_neologisms

这种现象在中文和日文中尤其明显: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许多日语词语均系通过汉语词根创造英语Sino-Japanese vocabulary(历史上这些词语通常经过朝鲜半岛区域传播),这些名词被称作和製漢語。这些日语词语之后会传入汉语和朝鲜语。自二十世纪开始,这种借用现象就大大减少了。这种词语通常本身就可以用中文创造,但是碰巧被日文首先创造了:例如“文化”(日语罗马化:bunka)和“革命”(日语罗马化:kakumei)。[24]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祈使語氣的动词tenir,“保持住”
  2. ^ 经常用于在佛兰德伯国纺织业中形象地表示用于制作和展示服装的人体模型。
  3. ^ 英语直接借词为アニメーション(animēshon),通常在日文中会被缩写为アニメ。
  4. ^ 英语直接借词为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レスリング(purofesshonaru resuringu”),通常在日语中会被缩写为プロレス。
  5. ^ 认为“चीन”一词源自“秦”是如今对该词最普遍、最传统和最被接受的说法。 也有学者认为:

参考资料编辑

  1. ^ 漢語中的新詞語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華網。
  2. ^ 2.0 2.1 The Oxford Guide to Etymology, by Philip Durkin, 5. Lexical borrowing, 5.1 Basic concepts and terminology,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UZkjLniuwRQC&pg=PP212 pp. 212–215]
  3. ^ De Vries, Jan W.; Willemyns, Roland; Burger, Peter, Het verhaal van een taal 6th, Amsterdam: Prometheus: 248, 2003, ISBN 90-5333-423-8 
  4. ^ Etymology of "to snack" at www.etymonline.co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 1988, 国語大辞典(新装版) Kokugo Dai Jiten,修订版 日文版, 東京都小學館
  6. ^ 2006, 大辞林 日文版第三版,東京都小學館, ISBN 4-385-13905-9
  7. ^ 1995, 大辞泉日文版,東京都小學館, ISBN 4-09-501211-0
  8. ^ 1997新明解国語辞典,日文版第五版,東京都小學館, ISBN 4-385-13143-0
  9. ^ Yiddish Dictionary Online.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2-02). 
  10. ^ 10.0 10.1 辭海編輯委員會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11. ^ 百度汉语. 
  12. ^ 12.0 12.1 穂積陳重『法窓夜話』、岩波文庫
  13. ^ Yule, Henry. Cathay and the Way Thither. : 2–3 [2016-10-13]. ISBN 81206196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6).  "There are reasons however for believing the word China was bestowed at a much earlier date, for it occurs in the Laws of Manu, which assert the Chinas to be degenerate Kshatriyas, and the Mahabharat, compositions many centuries older that imperial dynasty of Ts'in ... And this name may have yet possibly been connected with the Ts'in, or some monarchy of the like title; for that Dynasty had reigned locally in Shen si from the ninth century before our era..."
  14. ^ Wade, Geoff. "The Polity of Yelang and the Origin of the Name 'Chin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ino-Platonic Papers, No. 188, May 2009. pp. 8-11
  15. ^ Berthold Laufer. The Name China. T'oung Pao. 1912, 13 (1): 719–726. doi:10.1163/156853212X00377. 
  16. ^ Elliott, M.C. 2001Conquest Dynasties of China or Foreign Empires?
  17. ^ 鄭張尚芳. “支那”真正的来源. [2011-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10) (中文(简体)). 
  18. ^ 《翻譯名義集》卷3:「脂那,婆沙二音,一云支那,此云文物國,即讚美此方,是衣冠文物之地也。二云指難,此云邊鄙,即貶挫此方,非中國也。西域記云:『摩訶至那,此曰大唐。』」
  19. ^ Joshua A. Fogel,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The Writings of Joshua Fogel", Brill, p44
  20. ^ Bob Tadashi Wakabayashi, "The Nanking Atrocity, 1937-38: Complicating the Picture" (2007), Berghahn Books, p395-399: “However, two classes of postwar Japanese have continued to use derogatory terms like Shina. Poorly educated and/or elderly persons who grew up with the term go on using these from force of habit.”
  21. ^ 中日外来語の対照分析. 2004 [2007-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30) (日语). 
  22. ^ 22.0 22.1 熊月之所著《西學東漸與晚清社會》,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3-1版
  23. ^ 陳力衛《語詞的漂移:近代以來中日之間的知識互動與共有》,〈學苑〉2007-05-29
  24. ^ 24.0 24.1 Chung, Karen Steffen. McAuley, T. E , 编. Language change in East Asia. Psychology Press. 2001: 161–163. Chung, Karen Steffen (2001). "Some Returned Loans: Japanese Loanwords in Taiwan Mandarin". In McAuley, T. E (ed.). Language change in East Asia. Psychology Press. pp. 16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