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分間樓宇單位

(重定向自劏房
香港一個分間樓宇單位房外的電錶較原圖則多,方便用者自付,分攤電費

分間樓宇單位(英文:Subdivided flat 或 Subdivided unit),又名劏房[1],是可見於广州香港等南粤地方的一種特殊住宅、出租房形式,常見於唐樓等有一定歷史的建築物,也有新建樓宇採用類似戶型。即是業主或二房東將一個普通住宅單位分間成不少於兩個較細小的獨立單位,作出售或出租之用;通常每個小單位均設廚房[2]

名稱编辑

 
九龍廟街一組劏房出入口共有一扇主閘及三扇木門

「劏」為粵語,意為剖開,如「劏豬」就是將豬宰殺後割開肚腔;「劏房」,即將住宅單位分割成數個更小的部分的行為。

劏房未必是套房,因套房是指一個可以居住的房間或空間,附設專有洗手間浴室的單位。不是套房的劏房如板間房,所有租戶只能共用茅廁。套房式劏房自設獨立浴室,未必設置獨立廚房[2]

香港编辑

公共房屋编辑

早期興建大廈编辑

自從1985年26座問題公屋醜聞曝光後,部分問題較嚴重的屋邨需要在短期內清拆。為了安置相關屋邨的一至二人住戶,房委會將較後期清拆或沒有清拆期限的公屋大廈(如舊長型大廈、Y1型、第四型、第五型徙置大廈)一個標準的空置單位(如大窩口邨、牛頭角下邨、秦石邨等),分拆為兩個俗稱「劏房」、共用廚廁的較小單位。此等「劏房」單位大部分已於90年代中期還原。

Y3及Y4型大廈编辑

 
一幢設有劏房的Y3型公屋大廈,可見最右方單位被分拆為三伙

同樣基於上述原因,房委會將1988-1992年落成的其中24幢Y3型公屋大廈(尤其是指定接收屋邨)各翼末端(可以是A、C翼或全部三翼末端均進行此等改建)的一至兩個大單位,分拆為3-6個俗稱「劏房」、設有獨立廚廁,並有獨立水電錶的較小單位,建築面積可低至150餘平方呎,及後20幢Y4型大廈(分別位於景林邨峰華邨等屋邨),亦採用「劏房」方案;當中,1988年6月落成的良景邨良偉及良俊樓,是全港首批設有劏房的住宅樓宇。此等「劏房」單位大部分已循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

另外,由1990年起,部分Y3型公屋大廈最低數層的所有單位,均被分拆為一屋三戶、共用廚廁的「長者住屋」,性質形同劏房。由於管理困難,加上多數此類單位位於租置屋邨,在還原並出售後可為房委會賺取可觀收入,該等單位正陸續被還原。

和諧式大廈编辑

2000年2月,為了增加非長者一人單位供應,而三睡房單位需求持續下降,房委會決定將10個和諧式及新和諧式設計屋邨的當中過剩三睡房單位(尤其是少有提供三房的和諧一型第五款大廈),分拆為若干戶小型單位。

私人房屋编辑

興起编辑

200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推出「孫九招」後,及至曾蔭權在2005年至2012年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期間,長期壓低土地供應及建屋量,造成後期香港住宅供應短缺,推動房地產價格急升。[3]即使是低下階層倚賴的公共房屋也不能倖免,同時期政府大幅減少興建新的公屋,造成曾蔭權時期(及其卸任後一段時間內)的公屋落成量比其前任董建華時期以及港英時代大減。房屋供應短缺,推動私人住宅租金急升,未獲編配公屋的基層市民不少人只有能力租住面積細小的劏房,造成對劏房的需求上升。同時期,由於大單位改成多間劏房後租金收入可觀,有人不惜違法把工業樓宇改成住宅劏房。[4]

 
一間劏房室內主要設施是一張

有數據指2011年香港約有64900人居住劏房,至2013年已增加近兩倍。[5]2016年據估計有超過20萬人居於劏房。[6]

早期的劏房只在唐樓或者較舊的有升降機單幢大廈出現,隨近年租金上升,業主都希望分開幾間劏房收多些租金,因此連大型屋苑如美孚新邨太古城都開始有劏房。[7]

香港特區政府在2014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樓齡25年或以上的私人住宅及綜合用途樓宇(不包括村屋)共有約24,600個單位存在劏房,共計約86,400個劏房(平均每個單位分為3.5個劏房),人均居住面積只有約5.7平方米。[8]

2015年有非政府調查指香港的劏房住戶人均居住面積不足48平方英尺,與懲教署監獄囚倉的人均標準空間相若,至於4人及5人劏房家庭的人均居住面積則更少,連監獄也不如。[9]

2018年1月,政府統計處出版《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人士》,近21萬人居分租房劏房,近三成為25歲以下,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3,500元,低於全港家庭住戶中位數25,000元。當中更有逾5000人為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和專業人員。[10]

安全問題编辑

由於劏房多數是未有向當局申請改建,干犯者甚至將主力牆拆去,或將地台升高,以鋪設排水系統,令樓宇的結構出現問題。由於單位內有多個房間,同屋住戶人數多於原圖則預設,日常人流較多,通道顯得較窄,易出現消防問題。[11]由2008年1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香港政府共接獲逾4000宗劏房投訴,並向違規的劏房個案發出逾70份清拆令,涉及滲水、樓宇結構荷載、違反走火通道安全規定等問題。[12]

 
為方便聯絡住客,一組劏房的大門外設置五個電鈴

業主濫收水電費编辑

2018年7月,港大斯科產權研究中心聯同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的一項調查發現,劏房戶需繳交的電費和水費予業主,較原定多分別約四成和1.2倍。有劏房單位業主表示懷疑業主濫收電費,曾嘗試不開冷氣和洗衣機作試驗,以至離家一星期,但電表好像沒有太大變化。批評業主濫收水電費不合理。此外,由於劏房戶與業主簽訂書面租約當中68.5%的租約未有加蓋印花,引致有金錢壓力、租約問題的劏房戶想追討業主濫收水電費較為困難。[13]

建議規管编辑

2011年6月,針對劏房引起的樓宇安全問題,香港政府表示,計劃將劏房工程,涉及如非承重牆、地台、通往走火通道的洞口等的結構,納入小型工程監管制度[14]

在2016年6月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大火後,特區政府加強對「工廈劏房」的巡查和取締,並表示考慮修改法例,將改裝工業大廈單位為住宅劏房定為刑事罪行並加重懲罰,而業主、二房東或相關公司董事需要負上個人刑事責任。[15]

影響编辑

由於過往政府曾經長期壓低房屋供應,造成房屋短缺而推高樓價和租金,不少市民因為負擔不起高昂租金,被迫入住劏房等不理想的居住環境,被認為是造成他們對政府失去信心的原因。[16]

2018年,有組織調查部分劏房戶因環境擠迫、衛生情况惡劣、有起火風險,以及治安水平欠佳等原因,出現抑鬱焦慮徵狀,有人更確診情緒病,需尋求治療。[17]

2018年7月,德国之声報道有一位與母親同住於不足30平方英尺劏房的少年因為居住環境狹窄,长期扭屈身体導致脊椎骨扭曲。[18]

2019年7月,《紐約時報》中文網有文章認為劏房問題是引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經濟根源之一。[19]CNN有文章指出香港許多劏房的面積少於懲教署監獄的單人囚室(約7平方米),以致有示威者在街頭寫上不怕坐牢的大字標語。[20]

廣州编辑

2013年時在廣州海珠區鶴鳴四巷,就有一棟是民國時期廣州市長李福林為妾侍建造的歷史建築,大宅內部被拆空改造來分拆出租,「劏」成30多間房,每間預置有獨立水電、門鎖、廚廁等[21]

萬科在廣州科學城附近的雲城,就弄出13平方米超小戶型住宅,被坊間稱為劏房[22]

相關事件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分間單位(劏房) | 常見問題 | 屋宇署. [2018-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1). 
  2. ^ 2.0 2.1 就私人處所內違例改建工程而進行的執法行動 (PDF). 香港立法會. [2011-06-18]. 
  3. ^ 貪曾種禍 港房屋現「三高」. 東方日報. 2015-01-06. 
  4. ^ 探射燈:貪曾遺禍 樓市失控有說不出的古怪. 東方日報. 2015-07-14. 
  5. ^ 東方民調:停建居屋 樓貴催生劏房. 東方日報. 2013-06-03. 
  6. ^ 20萬人蝸居劏房 團體促加快建屋. 東方日報. 2016-10-02. 
  7. ^ 太古城共居海景房間月租 $8500. 
  8. ^ 劏房戶統計調查結果公布.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5-07-29. 
  9. ^ 人均居住面積48呎 少過囚犯 港劏房戶慘過坐監. 蘋果日報 (香港). 2015-06-26. 
  10. ^ 統計處:2016年近21萬人居分租房劏房 近三成小於25歲 (17:59). 明報. 2018-01-18 [2018-01-19]. 
  11. ^ 社會問題: 劏房
  12. ^ 「劏房」投訴 三年4400宗. [2011-06-18]. 
  13. ^ 調查指劏房戶業主濫收水電費 有住戶交貴逾倍. 明報. 2018-07-08 [2018-07-09]. 
  14. ^ 劏房擬納小型工程規管. [2011-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20). 
  15. ^ 冀下年度提工廈劏房刑事化. 蘋果日報. 2016-07-15. 
  16. ^ 房屋 私樓價高公屋不足. 東方日報. 2014-07-07. 
  17. ^ 住戶憂慮衛生火災治安環境 劏房調查﹕四大壓力致情緒病. 明報. 2018-03-31 [2018-03-31]. 
  18. ^ 女特首上任一周年 香港市民幸福吗?. 德國之聲. 2018-07-01. 
  19. ^ 高房价、低收入、“棺材房”:香港抗议的经济根源. cn.nytimes.com. 2019-07-23. 
  20. ^ He spends half his $1,300 monthly salary on rent. This is why he's fighting for a fairer Hong Kong. CNN. 2019-08-18. 
  21. ^ 明報. 廣州百年民國建築變劏房. 長青網. 2013-07-23. 
  22. ^ 南京晨报. 最小面积19平方米 极小户型公寓租得快升值慢. 新華網. 2016-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