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26座問題公屋醜聞

26座問題公屋醜聞是1980年代多座香港公共屋邨被揭發存在結構問題的事件,一共發現577座樓宇存在結構問題。其中26座因為結構遠低於安全標準而有即時倒塌危險,需要盡快拆卸重建。

事件經過编辑

首先被揭發結構有問題的公屋在葵涌葵芳邨。1980年4月,只有8年樓齡的葵芳邨第5座及第6座出現嚴重混凝土剝落,經檢驗後發現由於在建屋施工時偷工減料,令混凝土強度大幅低於標準,以致樓宇結構受損,在1982年將葵芳邨第6座進行全面維修,先將全座居民調遷到同屬荃灣區大窩口邨,而工程範圍則包括重灌大部份地台石屎及加厚主力牆,花費5,000萬港元,但由於維修第6座的費用嚴重超支,不符合成本效益,故此房屋署在1985年1月13日宣佈將第5座拆卸重建,第5座於是成為了首幢因結構出現問題被拆卸的政府廉租屋。葵芳邨問題公屋事件,為當年的問題公屋醜聞揭開序幕。

1982年1月9日,廉政公署接獲可靠線報,指分別於1971年11月至1973年3月間落成的葵芳邨出現樓宇結構問題,包括混凝土剝落和牆壁滲水,尤其以第6座最為嚴重。[1]

1985年11月21日,政府公佈有577座公屋結構出現問題,需要維修。而有26座結構遠低於標準,恐有倒塌之虞,需即時安排清拆,其中荃灣新市鎮是重災區,共有四條屋邨、樓齡為12至19年的11座大廈須清拆,而受影響的居民共7.8萬多人,他們需要在四年內遷出,並可以按目標遷出期限,申請入住於1985年完工之青衣長康邨三期、1989年3月完工的長安邨安泊樓(1998年起拆售)或1988年完工之沙田顯徑邨三期(2000年起拆售)。由於事態嚴重,廉政公署就問題公屋事件著手調查是否有人在興建這些公屋時涉及貪污舞弊。

廉政公署在一年內調查3,000名人士或公司,卻未有突破性的進展,直到1987年初,有兩名涉案者願意擔任污點證人,成為破案的關鍵。案件有3名承建商及7名現任及前任政府人員被控以貪污罪名,1988年3月11日,其中一名涉案人士(蕭漢森)共6項行賄罪名成立,入獄33個月,罰款325,000港元。另一名承建商(潘伯勝)兩項罪名成立,被判入獄3個月,緩刑一年及罰款4,000港元。而本案於1992年改編成電視劇——廉政行動之《危樓驚夢》。

問題公屋编辑

需要即時拆卸编辑

屋邨名稱 樓宇名稱(座號) 落成年份 拆卸年份 備註 安置屋邨
葵芳邨 第8座 1971年 1989年 顯徑邨
長安邨
第9座 1987年 長康邨
第10座
第11座
葵興邨 第3座 1989年 長安邨
第4座
第5座 1972年 1988年 顯徑邨
葵盛東邨 第18座 1973年 1989年 (同一屋邨)
盛豐樓
盛喜樓
第20座
石籬邨 第4座 1966年 由於第5座是與第6座相連,故此一同清拆 顯徑邨
第6座
白田邨 第14座 1971年-1972年 李鄭屋邨
第15座
第16座
慈愛邨 愛寧樓(第40座) 1964年 黃大仙下(一)邨
慈民邨重建後樓宇
(在樓宇落成前暫住慈安邨安合樓)
慈民邨 民智樓(第61座) 1966年
民裕樓(第62座) 與該邨在1994年重建落成的3幢分別同名大廈並無關係
民健樓(第63座)
民泰樓(第64座)
民欣樓(第65座)
秀茂坪邨 第26座 1968年 1990年 於1988年封閉;由於第27座是與第26座相連,第26、27座一同拆卸 興田邨
藍田邨 第12座 於1989年封閉;由於第11、14座是與第12、13座相連,因此一同拆卸
第13座
第17座 1969年 1988年
石排灣邨 第2座 1966年 利東邨
黃竹坑邨 第9座 1973年

不需要即時拆卸编辑

屋邨名稱 樓宇名稱(座號) 落成年份 拆卸年份 備註
興華(二)邨 展興樓(第2座) 1976年 未拆卸
和興樓(第3座)
樂興樓(第7座)
華富邨 華樂樓(第3及4座) 1968年 加設鋼架支撐
華康樓(第14座)
華昌樓(第5座) 1970年
愛民邨 敦民樓(K座) 1975年
南山邨 南逸樓 1979年
瀝源邨 華豐樓(第2座) 1975年
富裕樓(第3座)
貴和樓(第4座)
福海樓(第5座)
葵盛西邨 第1座 1977年
第2座
第3座 1976年
第5座
第6座
第7座
第8座
第9座
大興邨 興耀樓 1979年
梨木樹邨 第7座 1972年 1995年 安裝鋼架加固
第11座 1971年 2001年
東頭邨 第22座 1965年 2013年
(原訂1992年)
第23座 1967年 2003年
油塘邨 第22座 1971年 1993年
第23座
第24座
第25座
第26座
山谷道邨 第1座 1964年 2002年
第2座
第3座
第4座
第5座
第6座 2001年
第7座
第8座
第9座
第10座
第11座
第12座 2002年
第14座
第15座
第16座
第17座

被捕人士编辑

被告 身份 被捕時年齡 控罪 判刑 備註
蕭漢森 安利(蕭氏)建築有限公司東主 62
  • 1970年2月16日至1973年12月間,就安利公司承建何文田邨時,五次向工務局管工林柯森行賄港幣10,000元(合計50,000元),作為林在職務上給予方便的報酬;
  • 1968年12月間,就安利公司承建葵興邨時,向工務局一名外籍物資測量員行賄300元,作為他在工作上給予方便的報酬。
入獄33個月及罰款港幣325,000元
何良 有成建築有限公司前東主 70
  • 1966年8月至1967年10月間,就承建牛頭角邨,三次向工務局管工林柯森行賄港幣,每次約5,000至6,000元;
  • 1973年至1975年間,就承建梨木樹邨,三次向林柯森提供金錢利益,合計港幣30,000元,作為林在職務上給予方便的報酬。
未有起訴 擔任污點證人,廉署以何良患病為理由暫不起訴,1991年2月去世。
潘伯勝 大盛公司建築前經理 53
  • 1965年3月7日至1966年11月15日間,就大盛公司承建牛頭角上邨時,兩次向工務局管工林柯森行賄港幣2,000元(合計4,000元)。
入獄3個月,緩刑一年及罰款港幣4,000元
譚榮亨 前任工務局助理工程監督 49
  • 1970年2月15日至1971年5月14日間,就安利公司承建何文田邨時,兩次收受男子李柏明300至500元賄款,作為給予工程上方便的報酬。
無罪釋放
林復華 前工務局監督 62
張沃枝 建築署工程技術主任 54
彭展亞 建築署工程監督 42
楊文耀(Young Henry Kenneth) 退休工務局工程監督 64
李強勝 前工務局管工 44
蘇家翹 退休工務局測量員 58

後果编辑

  • 其中26座因為結構遠低於安全標準而有即時倒塌危險,需要盡快拆卸重建。
  • 其餘551座樓宇存在結構問題須進行鞏固工程,加上不少不合規格的公屋為政府廉租屋或徙置屋邨樓宇。因此行政局在1987年通過長遠房屋策略,在2001年前將所有第三至六型公屋大廈(徙置屋邨)及政府廉租屋清拆重建[2]。而此等「整體重建計劃」下受影響的樓宇,隨著牛頭角下邨(二區)於2011年清拆,全部已經拆卸重建。
  • 重大鞏固工程分為三種:
    • 第一種以鋼槽連接大廈伸縮縫兩側,避免在強風下出現不正常擺動(共有43座);
    • 第二種以鋼柱撐起強度不足的內部主力牆(共有30座);
    • 第三種則於已清空並打通的樓宇中層(第四型徙廈為7樓)與地下間加裝鋼架,以分擔樓宇上部的重量;情況較嚴重的樓宇(如東頭邨22座)的鋼架需橫跨整幢大廈,而只有一邊主力結構不及格者(如重建前的慈樂邨樂旺樓),其鋼架只需橫跨半幢大廈(共有11座)。
  • 當中,多數樓宇在重大鞏固工程後不久(三個月至一年半內)已經拆卸,僅東頭邨22座(2013年拆卸)及華富邨華樂樓、華康樓及華昌樓可以因而延長使用壽命超過20年。
  • 而在進行鞏固工程後改作中轉房屋及單身長者公屋的四幢樓宇(葵盛東邨12座、東頭邨22座、石籬邨10及11座),雖然被剔出「整體重建計劃」,但亦因維修成本高昂而分別在2011、2013及2022年(擬定)被拆卸重建。
  • 至於涉事的原屋宇建設委員會樓宇、房委會設計及興建的大廈及第七型大廈,目前只有美東邨華富邨已有重建計劃,而政府亦於2019年5月宣布,在十五年內不擬拆卸除已開展項目外的第七型及原屋宇建設委員會樓宇,意味「問題公屋」的影響短中期內仍會存在;此外,551座牽涉此事的樓宇當中,有七條在房委會時代才完工的屋邨樓宇受影響,但最後僅瀝源邨大興邨葵盛西邨石硤尾邨四宗案件索償成功。
  • 而在此事件揭發後,為安置需要在短期內拆卸樓宇內的1-2人戶居民,房委會將部分Y3型及少量Y4型大廈(尤其是指定接收屋邨)的大單位,分拆為若干個實用面積低至約150平方尺的小單位,成為香港最早期出現的劏房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香港房屋委員會轄下樓宇結構勘查的經過, 程序及結果報告;香港 房屋署 ;1986
  • 樓宇結構勘查簡報 : 截至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的情況報告;香港 房屋署 ;1986
  • 黃華輝,《公屋醜聞──一名記者的追查實錄》,香港: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1999(ISBN 962-8326-22-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