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巴基斯坦陸軍(英語:Pakistan Army;乌尔都语:پاک فوج‎‎;北約代號PA)為巴基斯坦武裝力量中的陸上戰鬥部隊英语Ground warfare分支。是由英屬印度陸軍1947印度獨立英语Indian Independence Act 1947印巴分治衍生而來。[5]:1–2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2017年的估計,巴基斯坦陸軍大約有500,000名現役軍人英语active duty,並備有巴基斯坦預備軍人以及巴基斯坦國民兵英语Pakistan National Guard[6]巴基斯坦採用徵兵制服役年齡一般在17-23歲,根據國家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的規定,未滿18歲的士兵不得投入戰鬥。[7]巴基斯坦陸軍的主要任務及憲法使命是保護巴基斯坦免受外來侵略或戰爭威脅英语Foreign intervention,並確保國家安全委員會英语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Pakistan)巴基斯坦的民族團結,以及應對內部威脅、維護其內的和平與安全。[8]當巴基斯坦發生緊急事件時,負責在巴基斯坦國內展開人道救援,並參加聯合國授權的維和行動英语United Nations peacekeeping missions involving Pakistan,其中1993年索馬利亞哥特之蛇行動英语Operation Gothic Serpent及1992年波士尼亞戰爭中,巴基斯坦陸軍亮眼的表現受到國際關注。[9]:70

巴基斯坦陸軍
Pakistan Army Emblem.png
巴基斯坦陸軍軍徽

國家或地區  巴基斯坦
種類 陸軍
功能 陸上作戰英语Ground warfare/遠征作戰英语Expeditionary warfare
規模 500,000名現役軍人英语Active duty[1]
60,000名預備役[2]:459
185,000名國民兵英语National Guard of Pakistan[3]
316可用航空器
直屬

巴基斯坦國防部

總部 巴基斯坦陸軍司令部英语General Headquarters (Pakistan Army)拉瓦爾品第基地英语Rawalpindi Cantonment
格言 阿拉伯文: إِيمَان, تقوى جهاد في سبيل الله[4]
英文:A follower of none but Allah, the fear of Allah , strive for Allah
中文:阿拉的追隨者,敬畏並為阿拉而戰。
專用顏色 綠與白
  
參與戰役
紀念日 9月6日英语Defence Day (Pakistan)
指挥官
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 卡馬爾·傑韋德·巴伊瓦英语Qamar Javed Bajwa上將
參謀總長英语Chief of General Staff (Pakistan) 納迪姆·拉扎(乌尔都语:Nadeem Raza‎‎)中將
佩章
軍旗
Flag of the Pakistani Army
國籍標誌
Roundel of Pakistan.svg
軍徽
Pakistan Army Emblem.png
飛機
攻擊機 AH-1眼鏡蛇直升機Mi-24雌鹿直升機
直昇機 貝爾412直升機、貝爾407直升機英语Bell 407貝爾206直升機UH-1直升機
運輸機 Mi-8直升機雲雀III型直升機貝爾412直升機英语Bell 412

巴基斯坦武裝力量分別由巴基斯坦陸軍、巴基斯坦海軍巴基斯坦空軍陸戰隊英语Pakistan Marines組成,參與了巴基斯坦與印度在雙方邊界上大大小小的軍事衝突,或是與阿富汗杜蘭線邊境衝突英语Afghanistan–Pakistan skirmishes[10]:31[11]1960年代,以阿戰爭期間,巴基斯坦軍方曾部署英语Pakistani military deployments軍事顧問英语Military advisor協助阿拉伯聯軍。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巴基斯坦陸軍也派遣部隊援助海灣戰爭聯合國軍英语Coalition of the Gulf War。21世紀的反恐戰爭中,巴基斯坦陸軍執行了數次成功的行動,諸如:Zarb-e-Azb行動英语Operation Zarb-e-Azb黑色雷暴行動英语Operation Black ThunderstormRah-e-Nijat行動英语Operation Rah-e-Nijat等等。[12]

巴基斯坦軍隊在過去幾十年間,數次發布巴基斯坦軍事政變英语Military coups in Pakistan,四次推翻政府英语Elections in Pakistan,並以恢復法治和秩序為由,強制解散議會[13],並且在該國控制或擁有大量商業活動英语Corporate sector of Pakistan外交活動英语Foreign relations of Pakistan政治利益英语Politics of Pakistan,甚至被指是巴基斯坦真正的掌權者[14][15][16][17][18]

巴基斯坦陸軍設有這個單位,但作戰和部屬部隊時,基本上是以為基礎。[19]根據巴基斯坦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規定,巴基斯坦武裝力量總司令巴基斯坦總統擔任。[20]巴基斯坦陸軍是由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負責指揮,一般由上將擔任,由總理提名,總統派任,為巴基斯坦參謀聯席委員會英语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的成員之一。[21]現任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卡馬爾·傑韋德·巴伊瓦英语Qamar Javed Bajwa上將,上任於2016年11月29日。[22][23]

宗旨编辑

巴基斯坦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規定了巴基斯坦陸軍為巴基斯坦武裝力量中的一個陸上作戰分支:

武裝力量應在聯邦政府的指示下,保護巴基斯坦免受外來侵略或戰爭威脅,並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在被要求時援助民事行動。[24]

——巴基斯坦憲法

歷史编辑

起源编辑

英屬印度陸軍和第一次印巴戰爭编辑

 
1943-1944年間位於義大利前線的英屬印度陸軍第6邊防團英语Frontier Force Regiment

1947年8月14日,由於印巴分治英屬印度陸軍隨之分裂,巴基斯坦陸軍為英屬印度陸軍分裂下的產物之一。[5]:1–2在印巴分治前,英屬印度軍隊曾有依宗教做劃分的想法。[5]:1–2

1947年6月30日,駐英屬印度英國戰爭部英语War Department (United Kingdom)計畫將高達四十萬人的英屬印度陸軍依照宗教做區分,但為時已晚,數周後印度爆發了許多宗教暴力事件英语Religious violence in India[5]:1–2由英國陸軍元帥英语Field Marshal (United Kingdom)克劳德·奥金莱克擔任主席的武裝力量重建委員會(The Armed Forces Reconstitution Committee,簡稱AFRC) 依照印度2巴基斯坦1的比例將英屬印度陸軍分劃給雙方。[25]

 
喀什米爾地圖,該地區目前被中國、巴基斯坦和印度三國控制。

英屬印度陸軍由錢杜拉爾·馬達夫拉·特里維迪英语Chandulal Madhavlal Trivedi爵士監督,他必須確保英屬印度陸軍旗下約26萬的士兵在印度獨立法案英语Indian Independence Act 19471947年8月14-15日晚間發布後,能夠確實編入新建立的印度陸軍,剩餘的人員將會轉交給巴基斯坦。[5]:2–3

最終,巴基斯坦分配到了六個裝甲團、八個炮兵團和八個步兵團,印度則是獲得十二個裝甲團、四十個炮兵團和二十一個步兵團。[26]:155–156總體上來講,新組建的巴基斯坦陸軍人數約在150000人左右。[26]:155–156為了填補新軍隊指揮體系的空缺,巴基斯坦聘僱了大約13500名[5]:2英國軍官英语British Army ranks到巴基斯坦陸軍中,而由英國中將英语Lieutenant-general (United Kingdom)法蘭克·梅塞維英语Frank Messervy則被任命為首任巴基斯坦軍隊總司令英语Commander in Chief (Pakistan Army)[27]:70

1947年10月,擔心印度控制克什米爾非正規英语Irregular military民兵和武裝後的村落英语Pashtun tribestsl居民開始移入穆斯林英语Islam in India居民為主體的克什米爾谷英语Kashmir Valley[28]為了維持對克什米爾控制權,哈里·辛格派出他的部隊,嘗試阻止這些村落居民搬離,但沒有成功。[29]:40最後,哈里·辛格印度總督路易斯·蒙巴頓要求派遣印度軍隊進入克什米爾,但印度政府表示,除非查謨-喀什米爾加入印度聯邦才會派遣部隊。[29]:40哈里·辛格最終還是同意印度聯邦印度聯邦條款英语Union Government ministries of India以換取印度陸軍進駐克什米爾。然而,該協議受到巴基斯坦的質疑,認為該協議並未受到克什米爾人民的同意。[29]:40此後,民兵與印度軍隊發生零星衝突,隨後,巴基斯坦陸軍派遣少將阿克巴汗英语Akbar Khan (Pakistani general)和他的部隊加入了民兵陣營,與印度軍隊交戰。[29]:40

1947年,法蘭克·梅塞維英语Frank Messervy鑒於會與任職與印度的英國軍官交戰,因此在一次與巴基斯坦總理利雅卡特·阿里·汗和其內閣的會議中表示反對協助克什米爾村落。[30]:417之後,法蘭克在1947年離開指揮職位。[31]:447根據報導,道格拉斯·格雷西英语Douglas Gracey中將拒絕了巴基斯坦總督英语Governor-General of Pakistan穆罕默德·阿里·真納直接要求的部隊部署命令,並禁止陸軍參與進一步衝突。[32]:59

直到1948年,印度準備對巴基斯坦進行大規模進攻時,道格拉斯·格雷西英语Douglas Gracey中將才同意部署部隊與印度軍隊交火。[32]:59

格雷西中將早先拒絕部署部隊的結果,迫使聯合國介入雙方衝突,最後印巴雙方根據協議,由巴基斯坦控制西克什米爾,印度則擁有東克什米爾[30]:417

20世紀:冷戰與作戰编辑

美國軍隊重組巴基斯坦軍隊(1952-58)编辑

 
1951年1月17日,時任少將阿尤布·汗抵達位於旁遮普拉瓦爾品第巴基斯坦陸軍司令部英语General Headquarters (Pakistan Army)準備接掌巴基斯坦陸軍指揮權。

印巴分治時,負責分配英屬印度陸軍英國陸軍元帥英语Field marshal (United Kingdom)克勞德·奧金萊克打算將巴基斯坦陸軍第7步兵師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第8步兵師英语8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第9步兵師英语9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等步兵部隊分配給巴基斯坦陸軍。[33]:551948年,任職於巴基斯坦陸軍的英國陸軍軍官組建了巴基斯坦陸軍第10步兵師英语10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第12步兵師英语12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第14步兵師英语14th Infantry Division (Pakistan),第14師成立並駐紮東孟加拉邦英语East Bengal[33]:55 1950年,第15步兵師則在美國陸軍的協助下,於錫亞爾科特改編為第15遊騎兵團英语15th Lancers[34]:36看著巴基斯坦軍隊對美國的依賴程度逐漸提高,巴基斯坦的政治家對此感到擔憂。[34]:361950-1954年間,巴基斯坦陸軍在美國的協助下,又建立了6個裝甲團,包含第4騎兵團、第12騎兵營英语12th Cavalry (Frontier Force)第15遊騎兵團英语15th Lancers以及第20遊騎兵團英语20th Lancers (Pakistan)[34]:36

在格雷西的不服從事件發生後,巴基斯坦軍隊內部產生一種強烈的信念,即應該任命一名本國指揮官,巴基斯坦政府在1951年格雷西將軍退休後拒絕了英國陸軍委員會英语Army Board的任命。[35]:34之後,巴基斯坦總理利雅卡特·阿里·汗派任 穆罕默德·伊夫蒂·哈爾汗英语Iftikhar Khan少將擔任總司令英语Commander in Chief (Pakistan Army)。第一任巴基斯坦籍的總司令英语Commander in Chief (Pakistan Army)穆罕默德·伊夫蒂·哈爾汗英语Iftikhar Khan,畢業於英國帝國國防學院英语Imperial Defence College,在一次英國飛回巴基斯坦時發生航空事故,並在事故中死亡。[36]

穆罕默德·伊夫蒂·哈爾汗英语Iftikhar Khan死後,共有四名少將競爭中將職位,其中最年輕的阿尤布·汗一開始並不在競爭名單,後來因為國防部長英语Defence Secretary of Pakistan伊斯坎德爾·米爾扎英语Iskander Mirza(乌尔都语:اسکندر مرزا‎‎)的推薦才進到候選名單中。[37]偏袒和注重背景的任命傳統依舊影響著巴基斯坦的平民總理。[37]

1954-56年間,晉升中將後的阿尤布·汗依照美軍顧問團的建議,開始將硬體軍需從重度依賴美國提供轉向由國內自主生產。[34]:361953年,第6步兵師成立,在1956年第9步兵師裁撤後,由於美援只足以支撐巴基斯坦1個裝甲師和6個步兵師也隨之裁撤。[34]:36這段期間,阿尤布·汗提供了一個旅級戰鬥隊給美軍,並投入於韓戰中。[38]:270

作為博格拉政府英语Parliamentary history of Pakistan內閣的一員,阿尤布·汗被巴基斯坦政治人物批評其立場不中立,加入了美國為了圍堵共產主義擴張而建立的CENTOSEATO,並推動了依賴美國援助的國防政策。[39]:60 [40]

1956年,第1裝甲師和巴基斯坦特勤團英语Special Service Group美軍特種部隊的協助下,分別於木爾坦和杰拉特(普什圖語چراٹ‎)成立。[33]:55 [41]:133在阿布尤·汗的控制下,巴基斯坦除了英軍在軍隊中的影響力,並在美國的協助下,重組了東孟加拉團英语East Bengal Regiment邊防步兵團英语Frontier Force Regiment喀什米爾步兵團英语Azad Kashmir Regiment邊境軍團英语Frontier Corps[5]陸軍自此成為巴基斯坦武裝力量的最大分支。[39]:98

1957年,巴基斯坦陸軍第1軍英语I Corps (Pakistan)於旁遮普成立並駐紮於該地。[33]:55 1956年-1958年間,步兵、[42]砲兵、[43] 軍工、[44]裝甲、[45]醫療、工程、勤務和航空[46]等各類軍事訓練中心和學校在美國的協助下一一成立。[39]:60

軍事接管與第二次印巴戰爭编辑

 
1954年,位於東巴基斯坦的抗議遊行。當時的總理穆罕默德·阿里·博格拉英语Mohammad Ali Bogra透過戒嚴令,利用位於東巴基斯坦的軍隊以控制法律和秩序。[47]:75

1953年早期,巴基斯坦陸軍開始介入國內政治英语Politics of Pakistan巴基斯坦總督英语Governor-General of Pakistan古拉姆·穆罕默德為了恢復國內情勢英语Law enforcement in Pakistan總理卡瓦賈·納茲穆丁批准後,去除了旁遮普省英语Government of Punjab, Pakistan的民選首席部長英语Chief Minister of Punjab, Pakistan米安·馬塔茲·道拉坦那英语Mian Mumtaz Daultana的職位,並在中將亞薩姆·汗英语Azam Khan (general)和成功鎮壓1953年拉合爾暴動英语1953 Lahore riots拉馬丁·汗英语Rahimuddin Khan上校支持下,發布了戒嚴令英语Military coups in Pakistan[48]:17–18據傳在1954年,巴基斯坦陸軍情報部門英语Military Intelligence of Pakistan認為選舉英语1954 East Bengali legislative election共產黨崛起的疑慮。[47]:75選舉後的兩個月,卡瓦賈·納茲穆丁再次批准古拉姆·穆罕默德的要求,將另一名民選的東巴基斯坦省首席部長英语East Pakistan Provincial Assembly#Ministries阿布·凱瑟·法茲勒·胡克英语A. K. Fazlul Huq去職,並指派伊斯坎德爾·米爾扎英语Iskandar Mirza全權管理英语Governor's Rule[47]:75隨著阿尤布·汗入閣,擔任博格拉政府英语Parliamentary history of Pakistan國防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Pakistan)一職,陸軍對政治的控制力更加壯大,此後儘管公眾和西巴基斯坦的政治人物對此嚴正抗議,阿尤布·汗依舊強勢推動四省一體化英语One Unit計畫。[47]:80國防資金主要使用在在阿尤布·汗的陸軍和阿斯加爾·汗英语Asghar Khan中將英语Air Marshal領導的空軍,海軍的需求相比就不受重視。[49]

 
1965年,位於印度拉賈斯坦邦正在懸掛巴基斯坦國旗的巴基斯坦陸軍士兵

1954-1958年間,阿尤布·汗接受了新任平民總理穆罕默德·阿里·博格拉英语Mohammad Ali Bogra的慰留,再次接下國防部長職務。[50][51]:232

阿尤布·汗領導的巴基斯坦陸軍對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 of 1956軍隊國家化日趨不滿,因此,巴基斯坦陸軍協助了巴基斯坦總統伊斯坎德爾·米爾扎英语Iskander Mirza發布的戒嚴令英语1958 Pakistani coup d'état,僅僅兩周便控制了巴基斯坦權力核心,讓阿尤布·汗成為第二任巴基斯坦總統[47]:81阿尤布·汗後來讓穆薩·汗英语Musa Khan將軍擔任軍隊指揮官,自己則提升為具爭議的陸軍元帥英语Field marshal (United Kingdom)[52]:221969年,最高法院推翻了1958年的決議,否決了1958年的戒嚴令英语1958 Pakistani coup d'état[53]:60

軍隊舉行全民投票,軍隊利用情報機構英语Intelligence agencies of Pakistan嚴密控制政治局勢,禁止國內所有的政治活動。[54]

 
巴基斯坦群眾英语Pakistani society於1965年支持軍方的一次集會

1961年-1962年,美國繼續協助巴基斯坦軍隊,成立了第22、23、24英语24th Cavalry (Frontier Force)25騎兵團英语12th_Cavalry_(Frontier_Force)#25[34]:361960年-1961年間,由於擔心阿富汗介入西北邊境省,據說巴基斯坦陸軍特種部隊英语Pakistan Army Special Forces進入了該省分,並接管了當地控制權。[55]1964年-1965年,印巴雙方不對在邊境爆發衝突,導致印巴雙方的緊張程度不斷上升,最後雙方在卡奇沼澤地英语Rann of Kutch附近爆發嚴重衝突,巴基斯坦對印度發動直布羅陀行動英语Operation Gibraltar,本欲奪取印屬克什米爾,但行動失敗,印度軍方則在1965年5月8日以大規模報復行動英语massive retaliation回應巴基斯坦。[56]1965年9月6日晚間,印度軍方在機動部隊奪下巴基斯坦旁遮普省並推進到拉合爾附近後,正式對巴基斯坦全面開戰。[57]:294當時巴基斯坦機動或裝甲部隊裝備自美國進口的配備,例如M4雪曼M24霞飛M36傑克森驅逐戰車M47M48巴頓戰車[58]而印度則裝備美軍在韓戰期間使用的M4雪曼和二戰時英國製造、裝有法製CN-75戰車砲的百夫長戰車,與巴基斯坦軍隊相比十分過時。[59]

儘管巴基斯坦總體上具有較好的裝備,在坦克和火砲的數量也具有優勢,[60][61]:69但印度依然穿透巴基斯坦在邊界上的防線,成功奪取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拉合爾地區360平方公里(139平方英里)到[57]約500平方公里(193平方英里)的土地。[62][63]戰爭期間,車溫達英语Chawinda一地發生了大規模裝甲會戰英语Battle of Chawinda,巴基斯坦新建立的第1裝甲師被派往前線阻止印度的入侵。[64]:35最終,印度的攻勢在布爾基英语Battle of Burki一帶被停下。[63][65][66][67]由於巴基斯坦的外交手段獲得進展以及蘇聯的介入,終於使印巴雙方在蘇聯境內簽屬塔什干宣言,宣布結束戰爭。[66][67]而根據美國聯邦研究部進行的國會圖書館國家研究:

這場戰爭在軍事上沒有勝敗;雙方都有人員俘虜和被俘虜,且都擁有本屬於另一方的領土。巴基斯坦方面的損失相對較重,約20架飛機墜落、200輛坦克戰損和3,800名士兵傷亡。雖然巴基斯坦軍隊或許能夠承受印度的入侵,但持續的戰鬥只會導致巴基斯坦戰敗。大多數巴基斯坦人皆受過教育,堅信自己國家的武力不會被“印度教”擊敗,阿尤布·汗及其政府因此成為眾矢之的,公眾認為他和他所領導政府的無能導致巴基斯坦無法取得最後勝利。[68]

宣布停火時,印度傷亡人數約3,000人,而巴基斯坦傷亡人數約3800人。[69][70][71]巴基斯坦損失了200至300輛坦克,印度則失去了約150至190輛坦克。[72][73]

但是,大多數評估都認為,在宣布停火時,印度相對佔上風[74][75][76][77][78]不過巴基斯坦國內的戰爭文宣卻說繼續戰爭對巴基斯坦軍隊有利。[79] 戰後,巴基斯坦並未重視資訊缺乏的問題,反而對國內領導階層大肆批評,間接種下了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大敗的種子。[80]巴基斯坦軍方並未對佔領東巴基斯坦的印度軍隊採取行動,最後印度佔有1,920平方公里(741平方英里)的巴基斯坦國土,巴基斯坦則占有550平方公里(212平方英里)的印度國土。[81]印度軍方的行動主要局限於旁遮普地區,例如錫亞爾科特拉合爾克什米爾地區,巴基斯坦的奪取的土地主要集中在信德省對面的南部沙漠和克什米爾北部附近的強普英语Chumb地區。[82][83][82]

戰事爆發時,美國對巴基斯坦實施武器禁運,巴基斯坦陸軍轉向蘇聯中國輸入,並了解裝甲部隊之所以無法利用他們的優勢創造戰果的原因,缺乏步兵偕同佔了相當重比例。[84]為此,巴基斯坦陸軍在1966年-1968年建立了第9、16和17步兵師。[84]1966年,第4軍英语IV Corps (Pakistan)成立,總部設在旁遮普省拉合爾[85]

軍隊在第二次印巴戰爭結束後持續介入民間事務,1969年,當時的軍隊指揮官葉海亞·汗阿尤布·汗辭去總統職務後,控制了國家民生,更廢除了國家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 of 1962,使孟加拉國人民聯盟巴基斯坦人民黨分別在西巴基斯坦發動罷工,最終導致第二次巴基斯坦戒嚴。[86]

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英语Supreme Court of Pakistan判定,該次戒嚴違憲,宣布戒嚴令失去暫停憲法的效力,並判定葉海亞·汗所獲得的權力屬於「非法奪取」。[53]:59–60鑒於最高法院的判決,葉海亞·汗在一次軍方舉辦的電視演講中,宣布將在1969年-1970年間舉行全國性選舉英语Pakistani general election, 1970[53]:59–60

鎮壓、東巴基斯坦軍民衝突和印度入侵(1969–1971)编辑

1969年,葉海亞·汗將軍隊指揮體系集中到拉瓦爾品第陸軍「高級指揮部」的阿卜杜勒·哈米德·汗英语Abdul Hamid Khan (general)將軍,任命為陸軍參謀長英语Army Chief of Staff (Pakistan),開始對軍隊進行行政改革。[87]:321967年-1969年間,巴基斯坦陸軍東巴基斯-印度邊界英语Bangladesh–India border附近的步兵部隊進行了數次大型軍演英语Pakistan Armed Forces Eastern Command#Operation X-Sundarbans-1[88]:114–1191970年,據報導,巴基斯坦軍隊在約旦防止巴勒斯坦滲透英语Palestinian political violence的軍事行動中有所介入。[89]1971年6月,巴基斯坦陸軍司令部英语GHQ (Pakistan Army)通過了徵兵制度,並成立了第18步兵師,駐紮於信德省海德拉巴,負責防衛拉希姆亞爾汗卡奇沼澤地英语Rann of Kutch560英里(900公里)的巴基斯坦國土,第23步兵師則重新派駐到了千普地區英语Chhamb, Hamirpur[84]

1971年,第2軍英语II Corps (Pakistan)成立,總部位於木爾坦,負責防禦印度軍隊的大規模入侵。[85]1971年12月,第37步兵師成立,隨後,屬於第2軍後備役組成的第33步兵師成立。[84]據報,巴基斯坦陸軍協助巴基斯坦海軍成立了兩棲部隊,即巴基斯坦海軍陸戰隊英语Pakistan Marines,其中一個曾與第9步兵師一同空降到東巴基斯坦[90][84]而其他的陸戰隊營則駐紮在旁遮普外圍,協助防禦戰爭時印度的入侵。[90]

探照燈行動英语Operation Searchlight期間,軍隊襲擊了東巴基斯坦政府建築和通訊中心,並限制反對軍管的政治人物人身自由,隨後政府加強對公眾事務的介入,[91]:263之後的一個月內,巴基斯坦國家安全戰略人員才理解到,探照燈行動之所以沒辦法有效執行,全因他們未把印度在反抗勢力背後的支援列入考量。[92]:2–3

葉海亞·汗政府被指控犯下戰爭罪,以及迫害巴基斯坦人民自由和人權。由阿米爾·阿卜杜拉·汗·納資英语Amir Abdullah Khan Niazi中將指揮的東巴基斯坦指揮部英语East Pakistan Military Command負責英语Area of responsibility防衛東巴基斯坦前線,卻被巴基斯坦現役的軍官、政治人物和記者指責其在東巴基斯坦升高了政治暴力。[93][94]1970年大選英语Pakistani general election, 1970後,軍方拘捕了數名重要政治人物、記者、和平運動者英语List of peace activists、學聯會成員和公民社會的成員,以遏止巴基斯坦的自由運動和言論。[95]:112在東巴基斯坦,經過阿米爾·阿卜杜拉·汗·納資中將統合後,東巴基斯坦指揮部英语East Pakistan Military Command在1971年4月開始與武裝民兵英语Mukti Bahini交戰,1971年12月,印度也加入了這場戰爭。[96]:596巴基斯坦陸軍與海軍陸戰隊一起在兩條戰線上發動了地面攻勢,但印度陸軍成功地堅守陣地並在兩條戰線上開展了協調良好的地面行動,最初奪下5,795平方英里(15,010平方公里)[41]:239的巴基斯坦土地,奪自自由克什米爾旁遮普省信德省[41]:239

1971年12月16日,印度軍隊正式介入戰爭後僅13天,面對印度軍方在東部發布的最後通牒,阿米爾·阿卜杜拉·汗·納資英语Amir Abdullah Khan Niazi中將承認戰敗,開始與印度協調與簽訂投降文書英语Instrument of Surrender (1971),單方面與孟加拉武裝部隊停火。[97]據報導,東巴基斯坦指揮部英语Eastern Command (Pakistan)的向印度軍方的總投降人數為93,000-97,000人左右,是在二戰後任何投降人數最多的一次。[98]葉海亞·汗無法接受第1、第2軍團和海軍陸戰隊在這次戰爭中的傷亡,利用行政命令將政府權利轉移英语Turnover (employment)給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99]

巴基斯坦軍事觀察員A·H·阿敏認為,軍隊的戰略策畫人員並未認真考慮1971年12月後印度全面入侵的可能性,他們認為印度軍方不會冒著中國和美國介入的風險發起進攻,但卻沒注意到每年11月到12月喜馬拉雅山雪季,這段期間中國無法做出實質干預,美國也未特意反對印度入侵東巴基斯坦。[100]

重組軍隊和回穩(1971–1977)编辑

 
巴基斯坦邊防團英语Frontier Force Regiment第9營的軍官英语Army ranks and insignia of Pakistan們,攝於1974年3月23日。
 
根據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註解,1970年代,巴基斯坦工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Engineers在巴基斯坦多個山區英语List of mountain ranges of Pakistan中興建了數座核試驗場[101]:144–145

1972年1月,佐勒菲卡爾·阿里·布托政府組織了戰俘調查委員會英语Prisoners of war during the Indo-Pakistani War of 1971以調查印度政府持有的戰俘數量,並要求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英语Supreme Court of Pakistan調查第三次印巴戰爭失敗的原因。[102]:7–10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英语Supreme Court of Pakistan成立了戰爭調查委員會英语Hamoodur Rahman Commission(英語:Hamoodur Rahman CommissionWar Enquiry Commission,簡稱為WEC),指出軍隊中的多個過失、斷層和問題,並提出了加強武裝力量的相關建議。[5]葉海亞·汗政府時期,軍隊的士氣十分低落,且有傳言說士兵對駐軍中的高級將領和位於拉瓦爾品第的陸軍司令部發動兵變。[102]:5

美國的簡短參訪結束後,布托強迫將陸軍7名高級將領不名譽退伍,並稱他們為軍閥[103]:711972年中,古爾·哈桑·汗英语Gul Hassan Khan中將領導的軍隊拒絕接受布托政府處理喀拉蚩的罷工活動英语Karachi labour unrest of 1972以及逮捕勞工聯盟領導的命令,要求政府動用警察英语Sindh Police去完成。[102]:7

1972年3月2日英语1972 in Pakistan,布托解除了古爾·哈桑·汗英语Gul Hassan Khan中將的指揮官職位,改由蒂卡·汗英语Tikka Khan中將擔任,蒂卡·汗之後成為了首任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並被升為四星上將。[102]:8在布托政府的領導下,軍隊重新建構了自身結構、增進戰鬥能力,1974年重建位於旁遮普省巴基斯坦陸軍第10軍英语X Corps (Pakistan),1975年,分別位於信德省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巴基斯坦陸軍第5軍巴基斯坦陸軍第11軍英语XI Corps (Pakistan)也隨之重建。[104]根據與印度的三邊條約英语Delhi Agreement,布托政府移交了所有第三次印巴戰爭的戰俘英语Prisoners of war during the Indo-Pakistani War of 1971,軍方嘗試讓一些患有PTSD或其他創傷後心理疾病者重返軍隊,但這些人大多數已經不想再回到軍中服役。[102]:19–20布托政府逐漸使軍隊走向自給自足,甚至到中國建立材料或金屬工廠,以克服巴基斯坦國內軍武工業缺乏原料和技術的問題。[105]

1973年英语1973 in Pakistan布托政府解散了俾路支省政府英语Government of Balochistan, Pakistan分離主義運動英语Separatism in Pakistan再次爆發,導致巴基斯坦政府在該國最大的省分中不斷發動軍事行動英语1970s operation in Balochistan,直到1977年停止。[106]:319伊朗軍事援助期間,巴基斯坦陸軍航空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viation Corps接收了來自伊朗的AH-1攻擊直升機[106]:3191980年代,巴基斯坦政府英语Pakistani government對分離主義者舉行大赦,衝突才告一段落。[107]:151:319[106]俾路支衝突期間,巴基斯坦軍方持續在阿曼內戰中協助阿曼政府,直到1979年反叛勢力被消滅。[108]:319戰爭調查委員會英语Hamoodur Rahman Commission注意到在與印度的三次戰爭中,武裝力量的四個分支無法有效統整大戰略,因此建議成立參謀聯席委員會英语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以維持與情報局和聯邦政府三方彼此的軍事交流,並由委員會主席英语Chairman 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擔任政府的主要軍事顧問。[109]:1451976年,穆罕默德·夏里夫英语Muhammad Shariff出任首位巴基斯坦參謀聯席委員會主席英语Chairman 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但他在一年後就宣布辭職。[109]:1451975年,即便軍方已經向聯邦政府提出任命建議,佐勒菲卡爾·阿里·布托仍將其他7名高級將領人選排除,硬是將穆罕默德·齊亞·哈克升為四星上將,並任命為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102]:24

1970年代,巴基斯坦陸軍工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Engineers成立,在巴基斯坦的核武製造計畫英语Pakistan and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1977-1978年,他們曾經在核試驗場中建造鋼鐵隧道。[101]:144–145

巴基斯坦空軍海軍戰機駕駛英语fighter pilot,自願前往中東協助參與贖罪日戰爭的阿拉伯國家,隸屬巴基斯坦空軍薩塔爾·阿爾維英语Sattar Alvi中尉英语Flight lieutenant,駕駛他的米格-21戰鬥機擊落以色列空軍的幻象戰機英语Dassault Mirage,因此受到敘利亞政府授勳。 [110][111][112]

在中東的軍事行動、聯合國維和部隊,和秘密任務(1977–1999)编辑

 
2架1973年-1975年轉移自伊朗陸軍AH-1攻擊直升機,1980年代,巴基斯坦陸軍利用對外有償軍事協助英语Foreign Military Sales,向美國增購了此型直升機,以增強巴基斯坦的防禦能力。[102]:45–46

1977年巴基斯坦選舉英语Pakistani general election, 1977期間,保守派英语Pakistan National Alliance拒絕支持執政的巴基斯坦人民黨,導致該國政治穩定度下降。[102]:25–26穆罕默德·齊亞·哈克指揮下的陸軍,開始計畫取代布托政府,最終,穆罕默德·齊亞·哈克以呼應要再次挑起內戰的反對派領袖英语Asghar Khan為由,發動軍事政變英语Operation Fair Play,並暫停行使憲法。[102]:27雖然軍方保證大選將在90天內舉行,隨著戒嚴無限期延長,軍方對民間的控管變得更加嚴格。[102]:30–31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英语Politics of Saudi Arabia要求,齊亞·哈克派遣一個連的特勤團英语Special Service Group部隊,前往麥加協助處理麥加禁寺圍困事件[113]:265–280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執政期間,由於軍官必須在極具爭議、且針對共產主義者和反對派英语Movement for Restoration of Democracy的一系列軍事法庭英语Jam Saqi case中出席,導致軍隊開始轉衰。[102]:31–321984-1985年,巴基斯坦未能阻止印度軍方的擴張行動英语Operation Meghdoot,因而失去了對錫亞琴冰川的控制權,接下來等著印巴軍隊雙方的是長達一年的艱苦作戰英语Siachen conflict[102]:45 1984年,由於擔憂在北方前線的將士必須印度軍方進一步的攻勢,齊亞·哈克在公投英语1984 Pakistani Islamisation programme referendum後,解除了戒嚴令,並在1985年舉行選舉英语1985 Pakistani general election[102]:45對叛亂分子發布特赦後,俾路支省戒嚴首席執行官英语Martial Law Administrator of Balochistan在該省有大量非法阿富汗移民英语Afghans in Pakistan的情況下,成功穩定俾路支省英语Rahimuddin's Stabilization of Balochistan的法律和秩序。[114]為了防止阿富汗國民軍英语Afghan National Army的滲透,巴基斯坦成立了第12軍英语XII Corps (Pakistan),總部位於奎達[115]

 
派遣至索馬利亞英语United Nations Operation in Somalia II的巴基斯坦軍隊,正在摩加迪休的街道上巡邏,攝於1993年。[116]

1985年,蘇聯-阿富汗戰爭正打得如火如荼時,紅軍部隊英语40th Army (Soviet Union)卻攻擊了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區,因此,美國同意對巴基斯坦提供價值40.2億美金的軍事援助計畫。[102]:45–461986年,印度陸軍將常備部隊動員英语Operation Brasstacks到了巴基斯坦南部前線,由於印度未向巴基斯坦告知演習一事,一度導致印巴的緊張情勢加劇。[102]:461987年-1988年,第31軍英语XXXI Corps (Pakistan)第30軍英语XXX Corps (Pakistan)成立,總部分別設於南北旁遮普,負責防禦印度軍隊的大規模進攻。[85]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死後英语Death and state funeral of Muhammad Zia-ul-Haq,陸軍與空軍組織了大規模軍演英语Pakistan military exercises,以評估武器系統的技術水平和作戰準備。[102]:57[117]1980年代,巴基斯坦陸軍參與了多次中東事務,如1980年-1988年,伊拉克戰爭期間,派遣到沙烏地阿拉伯英语Pakistan Armed Forces deployments in Saudi Arabia的部隊,以及1990年海灣戰爭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5]

1991年-1998年期間,巴基斯坦陸軍作為聯合國軍的一部份,在索馬利亞內戰波士尼亞戰爭南斯拉夫內戰中顯現了其優良的戰鬥能力。[118][119][120]:69–731998年,在巴基斯坦軍政府的管理下,巴基斯坦在俾路支省進行了核子試驗英语List of nuclear weapons tests of Pakistan,而這些試驗場所興建,工兵團英语Corps of Engineers, Pakistan Army貢獻良多。[121]1999年,謝里夫內閣英语Second Sharif ministry極具爭議地將時任參謀聯席委員會主席和陸軍參謀長的傑漢吉爾·卡拉邁英语Jehangir Karamat中將去職英语Resignation of Jehangir Karamat,並替換成佩爾韋茲·穆沙拉夫,據報導,這樣的舉動破壞了巴基斯坦國內政軍關係的平衡。[122]

1999年5月,一隻屬於準軍事狀態的英语Paramilitary forces of Pakistan北部輕裝步兵團英语Northern Light Infantry,偷偷的進入了印屬克什米爾卡基爾縣,與印度陸軍爆發了大規模邊境衝突,對雙方都造成了大量損失。[123]這起衝突被認為是毫無意義的,且作戰計畫的諸多錯誤導致軍隊無法取得預計的結果,導致軍隊承受與1965年直布羅陀行動英语Operation Gibraltar相近的敗果,當時駐巴基斯坦的美國軍事觀察員巴基斯坦的新聞節目上英语News channels in Pakistan發表了著名評論:

由於北部輕裝步兵團英语Northern Light Infantry值得稱許的作戰表現,巴基斯坦總統在1999年將該部隊改為編為正規部隊。[127]

21世紀:戰鬥表現编辑

本土宗教叛亂和反恐戰爭(2001–現今)编辑

 
2009年,與塔利班作戰的第二次斯瓦特戰役英语Second Battle of Swat中,在斯瓦特地區至高點放哨的巴基斯坦陸軍士兵。

1999年10月英语1999 in Pakistan巴基斯坦陸軍司令部英语GHQ (Pakistan Army)拒絕接受謝里夫政府英语Second Sharif ministry佩爾韋茲·穆沙拉夫卡吉爾戰爭中的失敗,而解除佩爾韋茲·穆沙拉夫指揮權的命令,並發動了軍事政變[128]:142這次政變,引發了前前謝里夫政府英语Second Sharif ministry和軍方長時間且所費不貲的訴訟,2009年,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英语Supreme Court of Pakistan大法官英语List of Justices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Pakistan宣布該次政變違憲,且違背憲法賦予軍隊的使命。[129]:119–120:112–115 [130]

 
2016年,兩名正在進行戰術演訓的巴基斯坦陸軍山地旅士兵。

2001年,911事件後,巴基斯坦參與了美國阿富汗的作戰,與此同時,印巴再度發生對峙英语2001-2002 India-Pakistan standoff。2004-2006年,巴基斯坦陸軍派出軍事觀察員以協助斯里蘭卡陸軍英语Sri Lanka Army結束與坦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內戰[131]

為了要克服2004年-2007年的治理危機,穆沙拉夫政府自軍中抽調了數位軍官安插在民間機構,影響且弱化了軍隊戰鬥表現。[132]:37因此,軍隊的戰力逐漸下滑,與塔利班阿富汗阿拉伯人的作戰表現逐漸下降,舉例來說,巴基斯坦陸軍在為了奪回部落地區第一次史瓦特戰役英语First Battle of Swat中,巴基斯坦陸軍遭受損失嚴重。[132]:372006年到2009年間,軍隊與阿富汗阿拉伯人聖戰者發生數次戰鬥英语Violence in Pakistan 2006–09,包含在紅色清真寺軍事行動英语Siege of Lal Masjid,以控制宗教狂熱主義英语Islamic extremism[132]:372006年,俾路支政治人物阿克巴·布格蒂英语Akbar Bugti遇刺身亡後,提倡俾路支獨立的俾路支分離主義者與軍方開始爆發武裝衝突。[132]:37

2007年4月,陸軍副參謀長阿赫桑·薩利姆·哈亞特英语Ahsan Saleem Hayat的引導下,軍隊進行了大規模的改組,成立了中部、南部兩個陸軍指揮部,以增進軍隊的作戰實力。[133][134][135]2009年到2014年期間,穆沙拉夫辭職後,阿什法克·佩爾韋茲·卡亞尼英语Ashfaq Parvez Kayani將軍接任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重新審視了軍隊的政策,撤回了安插在民間機構的軍官,並專注在憲法所賦予的使命。[132]:37 [130]2012年,北方輕裝步兵團英语Northern Light Infantry的一個營,在一次雪崩英语2012 Gayari Sector avalanche中,導致135名士兵和數名軍官受困。[136]

2013年到2016年,巴基斯坦西北部戰爭謝里夫內閣英语Third Sharif ministry執政時期終於決定性的倒向英语Operation Zarb-e-Azb政府,最終使憲法能在全國(包含以前無法無天的地區)實行。[137]2019年,軍隊與印度軍隊時不時爆發邊境衝突英语India–Pakistan border skirmishes (2016–2018),同時在沙烏地阿拉伯介入葉門時派遣了部隊協助沙烏地阿拉伯。[138]

聯合國維和行動编辑

 
巴基斯坦「友誼-2016」軍演中,自Mi-8直升機中著陸的巴基斯坦陸軍及俄羅斯陸軍士兵

在新的世界權力平衡產生後,出現了更複雜的安全環境英语Environmental security。其特徵是持續茁壯的政治強權國家

下方表列巴基斯坦軍隊正參與的聯合國維和行動

起始年分 任務名稱 地點 衝突 貢獻
1999 聯合國剛果穩定特派團英语United Nations Organization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刚果(金) 第二次剛果戰爭 3,556名士兵[139]
2003 聯合國利比里亞特派團英语United Nations Mission in Liberia   利比里亚 第二次利比亞內戰英语Second Liberian Civil War 2,741名士兵[139]
2004 聯合國蒲隆地行動   布隆迪 蒲隆地內戰英语Burundi Civil War 1,185名士兵[139]
2004 聯合國象牙海岸行動英语United Nations Operation in Côte d'Ivoire   科特迪瓦 象牙海岸革命戰爭 1,145名士兵[139]
2005 聯合國蘇丹代表團英语United Nations Mission in the Sudan   苏丹 第二次蘇丹內戰 1,542名士兵[139]
觀察員或其他人員 191觀察員[139]
  • 至2015年8月,巴基斯坦軍隊派往維和任務的總人數為7,533人,是參與國中數一數二多的國家。[140]

組成编辑

指揮體系编辑

軍隊的行政部門由國防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Pakistan)組織,國防部的秘書1處負責處理軍隊的行政事務,由國防秘書英语Defence Secretary of Pakistan主管。[141]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Pakistan允許在總理作為首席執行官時,總統可以擔任總司令一職。[142]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上將擔任,上將在巴基斯坦為最高級別的軍階,負責陸上作戰,為參謀聯席委員會英语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的一員,參謀聯席委員會英语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則負責對總理內閣英语Cabinet of Pakistan依國家安全和軍事行動提供諮詢和簡報。[3]

陸軍司令部英语GHQ (Pakistan Army)位於旁遮普省拉瓦爾品第,而參謀聯席總部英语Joint Staff Headquarters (Pakistan)就在其附近。[3]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除了要指揮陸軍部隊,還必須協助由中將派任的高級參謀官Principal Staff Officer)。[3]

司令部英语GHQ (Pakistan Army)中的主管包含:

2008年,巴基斯坦陸軍司令部英语General Headquarters (Pakistan Army)新建了武備監察長(Inspector-General of Arms)和通訊與資訊科技監察長( Inspector-General Communications and IT)兩個高級參謀職位。[143]

人事编辑

軍官编辑

巴基斯坦陸軍的軍階和圖示英语Army ranks and insignia of Pakistan是以英國陸軍軍階英语British Army officer rank insignia為基礎修改而來。[144]要成為軍官有幾種方式,一是從位於卡柯爾英语Kakol軍事學院英语Pakistan Military Academy畢業;二是從軍官學校英语List of cadet colleges in Pakistan畢業;三則是從候補軍官學校畢業。[145]:134

軍官的選拔競爭十分激烈,每年大約有320-700人獲准進入巴基斯坦軍事學院英语Pakistan Military Academy就讀,少數來自民間大學英语List of universities in Pakistan的內科醫生、專科醫師、獸醫和工程師,會被直接招募到醫療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Medical Corps、獸醫兵團、工兵團英语Corps of Engineers, Pakistan Army和牙科兵團,這些來至民間的人員可說是這些後勤部隊的核心成員。[146]:293由於激烈的競爭,後勤兵團的人員幾乎都完成12年的教育,且必須在巴基斯坦軍事學院度過兩年,同時完成軍事訓練和專業科目的課程,使他們能達到學士學位的教育水平,其中包含了英語能力[146]:293軍隊部門也提供資金管理、會計、工程、建築和行政管理的職務給民間,目前軍隊雇用了6,500左右的民間人士。[147]

巴基斯坦的軍官退休年齡一般42歲到60歲之間,依他們的階級而定,且經常到聯邦政府英语Government of Pakistan民間企業英语Corporate sector of Pakistan就業,除了薪資水平較高外,這些退休軍官獲得工作的機會也較高。[146]:294

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2018年的分析,巴基斯坦陸軍常備部隊總合約在815,000人左右,包含正規軍、後備部隊、國民兵英语Pakistan National Guard和70,000人左右邊境軍團英语Frontier Corps[105]

薪等 O-10 O-9 O-8 O-7 O-6 O-5 O-4 O-3 O-2 O-1 O-1
肩章圖示                      
稱謂 陸軍元帥 上將 中將 少將 准將 上校 中校 少校 上尉 少尉英语Lieutenant (British Army and Royal Marines) 少尉
縮寫 FM Gen. Lt-Gen. Maj-Gen. Brig. Col. Lt-Col. Maj. Capt. Lt. 2nd-Lt.
北約代號 OF-10 OF-9 OF-8 OF-7 OF-6 OF-5 OF-4 OF-3 OF-2 OF-1 OF-1
星等  
五星英语Five-star rank
 
四星英语Four-star rank
 
三星英语Three-star rank
 
兩星英语Two-star rank
 
一星英语One-star rank

准尉编辑

巴基斯坦陸軍採用了獨特的低級委任軍官英语junior commissioned officerJunior commissioned officer,縮寫:JCO)系統,類似於美國的准尉有限職務軍官英语Limited duty officer系統,繼承自英屬印度陸軍,階級位於士兵和軍官階層之間。[145]:134低級委任軍官必須擁有某一種專長,並參與某項相關事務,軍官可直接將其從士兵階級晉升為此類軍官。[145]:134

次級委任軍官英语junior commissioned officer來自英屬印度時期的總督委任軍官英语Viceroy's commissioned officer,當時軍官和士兵的待遇具有極大的差距,因此這種系統在1947年新軍隊成立時,給新軍隊帶來良好影響。[145]:134現今,由於軍人的教育水平越來越高,軍隊開始採用類似美國的軍階系統,次級委任軍官的使用越來越少。[40][145]:134但對於不願進入四年制大學的士兵來說,次級委任軍官或准尉系統,仍是一個強大的誘因。[145]:134

次級委任軍官/准尉階級
肩章圖示      
稱謂 大尉英语Subedar-major
(步兵和其他兵種)
騎兵上尉英语Risaldar Major
(騎兵和裝甲部隊)
中尉英语Subedar
(步兵和其他兵種)
騎兵中尉英语Risaldar
(騎兵和裝甲部隊)
少尉英语Naib Subedar
(步兵和其他兵種)
騎兵少尉英语Naib Risaldar
(騎兵和裝甲部隊)
U.S. Code
WO1

士兵和士官階級编辑

應募而來的新兵通常來自全國各地,但軍隊為了遵守種族平衡的命令,被陸軍拒絕的新兵可以選擇加入海軍陸戰隊英语Pakistan Marines空軍[146]:292大多數的新兵來自窮苦的農村家庭英语Pakistani village life,識字能力在過去一般較差,但隨著教育費用英语Education in Pakistan不再高不可攀,絕大多數都能達到12級英语Matriculation in Pakistan的教育水平。[146]:292在過去,軍隊中的新兵必須重新教育文盲人員,並透過一種家長式(paternalistically)的集中教育機構逐步輔導,必要時教授他們官方語言:「烏爾都語」,在他們軍事訓練正式開始前完成基本教育。[146]:292

在36周的訓練期間,他們將對所屬單位產生歸屬感,並開始出現作為巴基斯坦的一份子,而非僅是部落或村莊成員的意識。[146]:292入伍士兵到退役或擔任軍官前,通常會服役18至20年,期間他們會定期進行軍事訓練,並參加學術課程以獲取晉升機會。[146]:292

士兵或士官Non-commissioned officer)會在右袖著與所屬部隊相應顏色的V字型臂章。[146]:292這種臂章的中心點必須距離士兵肩部10公分。[146]:292加入軍隊的薪資和獎勵十分豐厚,包括土地分配和免費房屋,於大學或學院進修甚至有資金援助。[146]:294士兵的退休年齡各不相同,大多數取決於他們的軍階。[146]:294

巴基斯坦陸軍士兵和士官階級
薪等 E-9 E-8 E-7 E-6 E-5 E-4 E-3 E-2 E-1
臂章圖式              
稱謂 營級士官長英语Regimental sergeant major 營級軍需士官長英语Regimental sergeant major 連級士官長英语Havildar 連級軍需士官長英语Company Quartermaster Havildar 中士英语Havildar 下士英语Naik (military rank) 準下士英语Lance Naik 列兵
縮寫
BHM
BQMH
CHM
CQMH
HAV
NK
L/Nk
Sep.
NE
北約代號
OR-9
OR-8
OR-7
OR-6
OR-5
OR-4
OR-3
OR-2
OR-1
美軍代號 SGM MSG英语Master sergeant SFC英语Sergeant first class SSG SGT CPL PFC PVT

徵兵與訓練编辑

 
2007年,位於加谷爾英语Kakul巴基斯坦軍事學院英语Pakistan Military Academy,正在進行畢業英语Passing out (military)閱兵的畢業生。這些畢業生必須在軍事學院中接受教育和訓練至少兩年。[148]

1947年8月之前,英國陸軍徵兵部門在傑赫勒姆縣拉瓦爾品第縣坎貝爾布爾地區主導徵兵事務並招募士兵。[5]1947年-1971年,巴基斯坦軍隊偏愛自旁遮普招募士兵,甚至被戲稱是「旁遮普軍」(Punjabi Army),起因是該地是巴基斯坦國內人口最多的省分,其內有大量窮困的農家英语Pakistani village life,而且對應募通常有極大的興趣。[149]:149 [150]

時至今日,雖然軍隊的招募人員努力的要從都市地區英语Urbanisation in Pakistan(如:喀拉蚩白沙瓦等地)招募新兵,但通常都市化程度較高的地區,對大學學士後(尤其是前往美國其他英語國家)教育和在私人企業工作比較感興趣,因此來自農村的新兵人數依舊占多數。[10]:31

1971年後,布托政府引入配額系統英语Quota system in Pakistan,大幅減少軍官和士兵來自旁遮普地區的比例,並給予信德省俾路支省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優渥補助,以保持種族平衡,而這樣的制度依舊存在。[151]:163至於因為種族平衡而被軍隊拒絕的人員,常會被建議加入海軍陸戰隊英语Pakistan Marines Corps或是空軍[5]

1991年,陸軍大幅度縮減少來自旁遮普的人員,軍隊縮編至原先的63%,並對信德省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的新兵提供醫療補助,以刺激兩地的入伍意願。[152]軍隊則會依根據人口普查,對種族人數限制進行修改,這些措施是為了保障任何想加入軍隊的巴基斯坦人都能有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152]2003年-2005年,軍隊持續降低軍隊內部旁遮普人的比例,將旁遮普人在軍隊中的占比降低到43-70%左右。[152][153]

軍隊對信德省俾路支省將身高限制放寬到5英呎4英寸,並提供當地擁有8年級學歷者,至少到12年級的教育。[10]:31而在旁遮普和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的身高限制則保持在5英尺6英吋,且至少要有10年級的學歷。[10]:31

軍隊唯一的新訓營位在加谷爾英语Kakol, Khyber Pakhtunkhwa巴基斯坦軍事學院英语Pakistan Military Academy內。就讀巴基斯坦軍事學院的軍校生一般要兩年才能從該學院畢業。[148]所有軍隊的士兵或軍官,不論是否曾在其他軍事學校就讀,都必須就讀巴基斯坦軍事學院英语Pakistan Military Academy並參加培訓。[148]

女性入伍和宗教問題编辑

 
位於加谷爾的巴基斯坦軍事學院正門,攝於2007年。

早在1947年,軍隊創立之初,女性就已經在巴基斯坦陸軍服役,現今約有4,000名女性在軍隊的行政部門中服役。[154]在過去,女性就被編入國民兵英语Pakistan National Guard中的女子防衛隊(Women's Guard Section),一般從事醫護、救濟和文書工作,但由男性士兵的短缺,因此也開始接受女性任職於作戰單位。[155]

在伊斯蘭世界中,女性將官十分罕見,但在巴基斯坦卻有一位名為沙伊達·馬利克英语Shahida Malik的女性,因其內科專業成為少將[156],同時也是首位獲得兩星階級的女性軍官。[157]據報,2015年時,軍隊在步兵、空降和狙擊部隊組織了相當大的女性分遣隊,並派駐在作戰區域,與男性士兵並肩作戰。[158][159]

軍隊並未限制宗教信仰,印度教英语Hinduism in Pakistan錫克教英语Sikhism in Pakistan瑣羅亞斯德教基督教英语Christianity in Pakistan徒都曾擔任過軍隊的指揮職。[160][161]此外還設立了牧師團,提供士兵相關宗教服務。[85]

1993年,朱利安·彼得英语Julian Peter少將成為巴基斯坦陸軍首位任指揮職的基督徒,而赫查·辛格英语Hercharn Singh則是錫克教首位軍官。[161]1947年-2000年,軍隊對印度教徒有招募限制,但後來被政府給取消。[162] 2006年,軍隊開始接受印度教徒入伍,並保證無論信仰都可以在軍中平等競爭和升遷。[163][164]

軍事單位编辑

陸軍單位與分部编辑

自1947年軍隊建立以來,軍隊主要有兩個架構:作戰部隊和行政部門。[39]:46[165]:570[145]:1271947年-1971年,巴基斯坦陸軍持續使用英軍興建的防禦工事英语List of forts in Pakistan,直到1971年後,現代化的新駐軍成立後,才開始由該部隊建築新的防禦工事,並專門執行建造和工程等非戰鬥任務。[5]

到現今,軍隊的常備部隊為巴基斯坦後備部隊英语Pakistan Army Reserves巴基斯坦國民兵英语National Guard of Pakistan兩種。[3]此外,軍隊有準軍事化邊境軍團英语Frontier Corps巴基斯坦遊騎兵英语Pakistan Army Rangers進行協助,在各州政府負責憲兵工作和協助各州執法和控制局勢。[3]

雖然軍隊基本上是畫分為戰鬥部隊和行政部門,但在這兩個架構下仍會依職能不同而有不同軍種,例如軍官、次級委任軍官(或准尉),而是各軍種的士兵則會著各軍種的制服和貝雷帽。[3]

巴基斯坦陸軍分支和職能
戰鬥部隊 圖示 行政部門 圖示
裝甲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rmoured Corps   巴基斯坦陸軍勤務兵團  
防空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ir Defence Corps   憲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Military Police  
航空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viation Corps   電機機械工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Electrical and Mechanical Engineering  
炮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Regiment of Artillery   醫療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Medical Corps  
通信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Signals 教育隊  
工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軍法部英语Judge Advocate General Branch (Pakistan)  
步兵團英语:Category:Infantry regiments of Pakistan          軍械部隊英语Pakistan Army Ordnance Corps  
特勤團英语Special Service Group   獸醫部隊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Veterinary  
海岸巡防部隊英语Pakistan Coast Guards   軍情局英语Military Intelligence (Pakistan)  
牧師團  
牙醫部隊  
公關處英语Inter-Services Public Relations  

機動作戰單位编辑

發生大規模外境入侵時,預備部隊常會配置到前線,以防禦或對進犯旁遮普地區的敵軍發起進攻。[166]而預備部隊與國民兵一起被劃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屬於第1軍,另一部分則屬於第2軍。[166]

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Army Reserve North)屬於第1軍英语I Corps (Pakistan),並負責防禦東部前線和東部森林區域。[166]由一個步兵師、重型反坦克組、一個航空中隊以及兼職預備後勤人員組成。[166]

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在戰時也會部屬在薩特萊傑河以北,負責在印度領土發動攻勢、協助打擊指揮部,或削弱跨越印巴邊界英语Indo-Pakistani border的印度軍隊的攻勢。[166]

另一部分的預備部隊則稱為「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Army Reserve South),附屬於第2軍英语II Corps (Pakistan),位於薩特萊傑河外郊,為信德省沙漠地帶提供後勤和作戰協助給信德省司令部的第5軍或旁遮普省司令部的作戰部隊。[166]

不像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不含有步兵師,南方陸軍預備役部隊的主要目標為對敵軍發起反攻和執行其他防禦性任務。[166]

步兵單位编辑

自從1947年巴基斯坦陸軍成立後,沿襲英軍團編制及文化,現今仍有6個已成立的步兵團。[167] 同時學習美國陸軍的方式建構自己的步兵英语Infantry Branch (United States)部隊,讓步兵營在一個不同的指揮區服役一段時間,然後部署到另一個指揮區。[168]

實際上,步兵團編制僅使用於行政業務,各自的大小則是依照設立目標和作戰任務各有不同,並協助英语Military aid to the civil authorities政府英语Federal government of Pakistan運作英语Pakistan Administrative Service[169]

步兵團下則編有數個營,通常會被打散以組成旅級戰鬥隊(一般由准將英语Brigadier (United Kingdom)指揮)、步兵或更大的編制。[168]

特種部隊编辑

 
特勤團英语Special Services Group的標誌。

1956年,在美國的協助下,巴基斯坦陸軍成立了一個專精非對稱非常規作戰英语Unconventional warfare級部隊。[170]該部隊即為巴基斯坦特勤團英语Special Services Group的前身,由八個中校指揮的和三個由少校上尉指揮的組成。[171]

特勤團的訓練學校位於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傑拉特英语Cherat,負責訓練和指導戰爭哲學和孫子兵法[171]

特勤團中的各個營,各有不同用途和熟悉的作戰環境。[171]因為特勤團特殊的帽子,他們也被稱為「紫褐色貝雷帽」。[171]2000年,巴基斯坦陸軍成立了陸軍戰略司令部英语Army Strategic Forces Command (Pakistan)負責管理和指揮特勤營、特種支援團、遊騎兵英语Pakistan Army Rangers戰略計劃部門英语Strategic Plans Division Force,以及組織大規模武器防禦英语CBRN defense[171]

除了特勤團外,軍隊在遊騎兵英语Pakistan Rangers中也組織了一個小隊,該小隊則在卡拉奇接受包含人質的反恐作戰訓練,並協助信德省英语Government of Sindh旁遮普省政府英语Government of Punjab, Pakistan維護治安。[172]

2004年時,為了貫徹反恐英语Terrorism in Pakistan戰略,軍隊訓練了一個反恐遊騎兵連,稱為遊騎兵反恐部隊(Rangers Anti-terrorist Force,簡稱ARF),並時常與美國遊騎兵共同進行反恐或步兵戰略訓練。[172]

軍事思想编辑

戰鬥學說(西元1947–2007)编辑

 
美巴軍事關係英语Pakistan-United States military relations:美巴陸軍雙方在2010年巴基斯坦洪災後的大合照。

1947年,打自軍隊成立後,巴基斯坦陸軍一直採用稱為「擋後還擊英语Riposte」(The Riposte)的戰術,類似現代的所說的「攻勢防禦」(offensive-defense)戰術。:310[173][174]1989年,擋後還擊戰術在哈米德·古爾英语Hamid Gul中將策畫的Zarb-e-Momin軍事演習英语Pakistan military exercises[175],第一次被軍隊正式使用,該次軍演期間,這一以印度陸軍為假想敵的戰術變得更加完善和純熟。:310[173]

1989年-1999年期間,參謀聯席總部英语Joint Staff Headquarters (Pakistan)與陸軍司令部指出,在面對具有裝備和數量優勢的主要假想敵-印度陸軍-發動的大規模常規攻擊時,巴基斯坦的弱點在於人口密集區和軍政目標到邊界英语Indo-Pakistani border的距離比印度短。[176]

 
2016年與俄羅斯士兵共同演訓的巴基斯坦陸軍特勤部隊士兵。

隨著印度陸軍增進了冷啟動理論的進攻能力,巴基斯坦國家安全策略人員產生了一種極具爭議性的戰略縱深英语strategic depth理論,藉著煽動阿富汗伊朗來達到計畫目標。[176]由於印度陸軍具有各方面的數量優勢,巴基斯坦國家安全分析員表示,直接對印度陸上部隊的正面反攻都是不明智的,最好的反攻方式是使用哈塔發-1A型英语Hatf-I或哈塔發-1B型戰術彈道飛彈英语Tactical ballistic missile進行反擊。[176]巴基斯坦國民兵英语National Guard of Pakistan協助支援的後備部隊和印度國防義勇軍英语Territorial Army (India)在戰事爆發24小時內抵達防禦陣地和工事。[177]後勤動員必須在命令發布後24-72小時才能起作用,在戰事爆發的前24小時,由於巴基斯坦部隊前往前線的距離較短,大致上雙方實力能保持平衡。[177]

「攻勢防禦」要求巴基斯坦先發制人,而不是等著被人攻擊,靠著有限的攻勢來奪取敵方40–50公里深的邊境領土。[177]巴基斯坦國家安全局估計,開戰後的48-72小時,印度在邊境的實力尚未最大化,巴基斯坦可以與印度勢均力敵,甚至是擁有數量優勢。[177]早期對攻勢防禦學說的研究,證實了該學說最大的功用,在於使進攻方必須平衡部隊,以防禦防禦方對自身發起的攻勢,無法集中部隊在進攻。[177]巴基斯坦軍隊的戰略人員期望軍隊能是印度部隊在印度領土中作戰,使印度承受較多損害。[177]攻勢防禦其中一點,巴基斯坦必須攻佔大量印度領土,以獲得在3-4周後由於國際壓力而可能開展的停火協議上的談判籌碼。[177]

1990年代,由於克什米爾停火線的防禦工事和北旁遮普的嚴苛地形,軍隊成立了陸軍後備部隊,組織了數支軍團級別的野戰部隊,在信德省到印度拉賈斯坦邦的沙漠地帶執行針對印度陸軍的防禦性軍事演習。[177]

卡吉爾戰爭中,攻勢防禦的限制完全的暴露出來,由於印度全線開戰,迫使巴基斯坦無法發動攻勢,根據印度作家R·S·N·辛格英语Ravi Shekhar Narain Singh在2011年所說,若無法取得空軍、海軍或海軍陸戰隊的偕同,攻勢防禦則無法發生作用,巴基斯坦軍隊必須依賴國際壓力迫使印度停止攻擊。[177]

威脅矩陣(2010年到現今)编辑

 
阿富汗城市戰:巴基斯坦陸軍部隊正在逐戶搜索敵軍,當時為2016年,Zarb-e-Azb行動英语Operation Zarb-e-Azb期間。

1999年,攻勢防禦學說失敗後,巴基斯坦國家安全相關機構開始構思新的戰略,這個戰略必須為滲透敵方提供全面性大戰略,2011-2013年,新戰略開始投入使用。[178]2013年,ISPR英语Inter-Services Public Relations首次發表了新學說:「威脅矩陣英语Threat Matrix (database)」,軍中的國安人員認為巴基斯坦將面臨來自內部的威脅,而這類威脅集中在西部邊界地帶。[178]威脅矩陣為軍方提供作戰目標的優先項目,以及全面分析該國存在和可能存在的威脅。[178]

2013年,以威脅矩陣為基礎,巴基斯坦軍方發動了代號為「Azm-e-Nau英语Pakistan military exercises」的大規模陸海空和海軍陸戰隊,四級聯合軍事演習,用以測驗軍隊面對複雜安全威脅環境下的戰略和戰術。[179]

該次軍演的目的在於評估應對新種威脅的軍事戰術、程序和技術,並探討陸海空和海軍陸戰隊四個軍種的聯合作戰策略。[179]

商業與政治活動编辑

自1947年獨立後,巴基斯坦軍方在該國政治英语Politics of Pakistan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180]軍隊甚至被認為是深層政府,利用停止政治動盪或清理貪汙英语Corruption in Pakistan為理由,強行發布戒嚴令英语Military coups in Pakistan停止憲法運作,以執行憲法規定外的事務。[181]

但是,巴基斯坦史學家和觀察家卻認為,巴基斯坦國內的政治動盪無法無天英语Law enforcement in Pakistan貪汙英语Corruption in Pakistan暴力英语Terrorism in Pakistan地區叛亂英语Separatist movements of Pakistan都是軍政府期間導致的直接後果。[182][183]東巴基斯坦獨立直接被歸咎英语Hamoodur Rahman Commission Report為1958年-1971年間,阿尤布·汗葉海亞·汗兩個軍政府長期軍事統治的後果。[184][185]

雖然有不服從和停止憲法的事實,但這四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Army Staff (Pakistan)同夥英语Gang of Four (Pakistan)皆未因此在法庭上被撤銷榮譽或是被判處叛國罪。對此,許多民主運動英语Democracy in Pakistan認為他們的罪刑被調查機構和聯邦調查機構給掩蓋掉。[186][187]由於經濟和外國問題的利益衝突,軍隊直接提供了保守黨派英语Conservatism in Pakistan參選大選英语Government of Pakistan競選資金英语Campaign finance,進一步弱化了巴基斯坦。[188]1990年代時,軍方對保守派的納瓦茲·謝里夫提供其政治支持和資金援助英语Mehran Bank scandal,2010時,被極保守派的伊姆蘭·汗批評利用包括直接資助候選人等政治工程英语political engineering控制大選結果。[188][181]

根據國際新聞機構和國際金融監管機構的調查報告,軍隊控制、管理和經營大量商業公司和企業集團,2007-2008年間估計收益達到200億美金。[189] 國防住屋管理局英语Defence Housing AuthorityDefence Housing Authority)和陸軍福利信託基金英语Army Welfare TrustArmy Welfare Trust)是軍方管理的房地產集團中,最大的兩個企業,持有46個建案,且全部不適用於軍中士兵和被軍隊雇用的民間文職人員。[190]

士兵基金英语Fauji Foundation(乌尔都语:فوجى فاؤنڈیشن‎‎‎)持有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英语Pakistan Stock Exchange的股份,生產並專門對軍方銷售軍用肉類產品,負責軍方種馬場和奶牛場,並在持有烘焙坊、保全和銀行等民間企業。[189]由士兵基金所管理的軍隊工廠生產肥料英语Fauji Fertilizer Company和黃銅製品等物,而軍人向其購買的價格比平民還要低廉。[152]巴基斯坦軍方持有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英语Pakistan Stock Exchange大量股份,除此以外,還持有商業銀行、航空、鋼鐵業、水泥、電信、石油能源、教育、體育、醫療保健,甚至連鎖雜貨店和烘焙坊的股權。[191]

對巴基斯坦社會的影響编辑

 
巴基斯坦陸軍士兵將軍事口糧分發給受災者。軍隊常在受災區提供救濟和協助重建工作。
 
2017年,巴基斯坦獸醫及農業團士兵在國家災管局英语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 (Pakistan)發布淹水警告後,正在將牲畜移動至安全地點。

打自軍隊成立以後,軍隊在民間社會都佔有相當地位。[192]1996年,傑汗吉爾·卡拉麥特英语Jehangir Karamat將軍形容巴基斯坦武裝力量與社會的關係:

就我看來,如果我們逼不得已重蹈覆轍,那我們必須理解,軍事領導者只能壓制到某個臨界點,畢竟軍隊就是社會的倒影。

——傑汗吉爾·卡拉麥特將軍,[192]

2005年克什米爾大地震2010年巴基斯坦洪災等國家災難發生時,軍隊的工程、醫療、後勤和其他部隊為救災和重建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193]1948年以來,災害發生後,軍隊皆會提供發電機、協助興建水壩、重建城市,並進行對平民或動物的救援行動。[193] 為了協調和管理搜救行動和災後重建,聯邦政府會任命軍官英语Military Aid to the Civil Authorities指揮ERRA英语Earthquake Reconstruction and Rehabilitation AuthorityNDMA英语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 (Pakistan)等政府機構。[194] 除了本國的救援任務外,巴基斯坦陸軍也在世界各地開展相關工作,例如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災後救援期間,協調並領導印尼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國的救援行動。[195]

教育和訓練编辑

學校教育和制度编辑

 
巴基斯坦軍樂隊的指揮在俄羅斯聯邦結束演出後致敬。

巴基斯坦陸軍為年輕高中畢業生和持有大學學位的入伍者提供了大量且待遇良好的職務,並在巴基斯坦國內開設大量開設培訓學校。[196]陸軍訓練學校英语Army Public Schools & Colleges System皆由陸軍內部的教育隊負責監督和管理,並在各校內推行現代化戰鬥訓練。[197]

1947年,巴基斯坦陸軍成立後,原先在1905年英屬印度時期於奎達成立的軍事學院由巴基斯坦接管,並改為指揮參謀學院英语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198]任職在巴基斯坦陸軍的英國軍官則廣泛的開展各類學校,提供軍事訓練和專業培訓,藉以建造出一個專業的新軍隊。[199] 1950年-1961年間,巴基斯坦陸軍將大量軍官派往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的參謀學校參加或學習軍械、步兵、炮兵和軍工相關課程和培訓。[146]:293

最終,美國國際軍事教育培育計畫英语International Military Education and Training(IMET)替代了巴基斯坦的訓練計劃,但雙方的協調隨著彼此的軍事關係變化而有所不同。[200]:121980年代,軍隊每年派遣200多名軍官出國就學,其中三分之二就讀於美國,但當美國中止國際軍事教育培育計畫英语International Military Education and Training後,迫使他們改往英國就讀。[146]:294

911事件後,美國重啟對巴基斯坦的IMET計畫,但是川普政府英语Presidency of Donald Trump上台後,指控巴基斯坦協助阿富汗聖戰士英语Allegations of support system in Pakistan for Osama bin Laden,使得IMET計畫再次中止。[201]

1970年的軍隊重組後,軍隊成立了更多培育學校,現存的學校有:

學校或學院名稱 成立年分 位置 網站
裝甲及機械化作戰學校
1947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瑙謝拉市英语Nowshera, Khyber Pakhtunkhwa 裝甲及機械化作戰學校官網. 
砲兵學校
1948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卡柯爾英语Kakol, Khyber Pakhtunkhwa 砲兵學校. 
陸軍防空學校
1941
信德省卡拉奇 陸軍防空學校. 
軍事工程學院英语Military College of Engineering (Pakistan)
1947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里薩爾布爾英语Risalpur 巴基斯坦軍事工程學院. 
軍事通訊學院英语Military College of Signals
1947
旁遮普省拉瓦爾品第 巴基斯坦軍事通訊學院. 
步兵戰略學校
1947
俾路支省奎達 步兵戰略學校. 
航空學校
1964
旁遮普省古吉蘭瓦拉 陸軍航空學校. 
勤務兵團學校
1947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卡柯爾 陸軍勤務兵團學校. 
陸軍醫療學院英语Army Medical College
1977
旁遮普省拉瓦爾品第 陸軍醫療學院. 
軍工學校
1980
信德省卡拉奇 軍工學校. 
機電工程學院英语College of Electrical and Mechanical Engineering
1957
旁遮普省拉瓦爾品第 機電工程學院. 
特殊技術學校 成立年分 位置 網站
特種行動學校
1956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傑拉特英语Cherat 特種行動學校. 
空降培訓學校英语Parachute Training School (Pakistan Army)
1964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卡柯爾英语Kakol, Khyber Pakhtunkhwa 空降培訓學校. 
憲兵學校
1949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德拉·伊斯梅爾·汗英语Dera Ismail Khan, Pakistan 憲兵學校. 
後勤學校
1974
旁遮普省穆里 陸軍後勤學校. 
山地作戰及體育學校
1978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卡柯爾英语Kakol, Khyber Pakhtunkhwa 山地作戰及體育學校. 
高海拔訓練學校
1987
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拉圖英语Rattu 陸軍高海拔訓練學校. 
沙漠作戰學校
1987
信德省焦爾英语Chor, Sindh 陸軍沙漠作戰學校. 
音樂學校
1970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阿伯塔巴德 陸軍音樂學校. 
犬隻飼育及訓練中心暨學校
1952
旁遮普省拉瓦爾品第 陸軍犬隻飼育及訓練中心暨學校. 
獸醫學校
1947
旁遮普省薩戈達 陸軍獸醫學校 (PDF). 
高階教育機構 成立年分 位置 網站
巴基斯坦指揮參謀學院英语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
1905
俾路支省奎達 巴基斯坦指揮參謀學院. 
巴基斯坦國防大學英语National Defence University, Pakistan
1971
伊斯蘭馬巴德 巴基斯坦國防大學. 
巴基斯坦國立科技大學
1991
多個校區 巴基斯坦國立科技大學. 

來源:巴基斯坦陸軍各學校網站技術學校網站

 
一名巴基斯坦海軍陸戰隊士兵(中央)和一名巴基斯坦陸軍士兵(左)正在步兵戰術學校受訓。

除了陸軍的士兵能就讀於這些學校外,其他軍種的軍官跟士兵也可以用跨軍種合作的名義就讀。[196]陸軍的步兵戰術學校也負責提供海軍陸戰隊英语Pakistan Marines軍事訓練,其他軍種的軍官則必須取得巴基斯坦指揮參謀學院英语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參謀學院後英语Psc (military)(英語:Post Staff College)學位。[196]任職與陸戰隊的陸軍或海軍上尉和少校也常被邀請參加參謀學院後英语Psc (military)學位的課程。[47]:9

巴基斯坦國防大學英语National Defence University, Islamabad成立於1971年,位於伊斯蘭馬巴德的巴基斯坦國防大學強調提供批判性思維和以研究為基礎的戰略等高等教育給軍中的高級軍官們。[202]根據巴基斯坦作家阿齊爾·沙阿(Aqil Shah)的論文,巴基斯坦國防大學是軍隊非常重要的高級學府,它將軍隊中的高層人員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學習平台。[47]:8若無法從國防大學畢業,就無法成為將官,也就無法成為巴基斯坦參謀聯席委員會英语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ittee的一員。[47]:8–9

此外,國防大學顯現出軍隊開始重視人員的工作狀況和幕僚功能英语Staff function,而就讀該大學碩士課程者,軍階至少要達到准將階級。獲准就讀碩士課程者,可以選擇戰略、政治或社經等與國家安全相關的課程。[47]:8–9國防大學成為一個批判性思考機構,成為現役高級軍官的一種洗禮,透過教育使這些高階軍官接受軍人在國家中和面對大眾的角色、地位和應有行為等等的意識形態框架,同時也影響了他們對政府運作、政治和政治危機的看法。[203]:9–10陸軍的軍事工程學院和國防大學英语National Defence University, Islamabad並非只限軍人就讀,一般大眾也可以選擇就讀,使民眾能更加瞭解國家安全的相關事務。[47] :8–9

 
M60 AVLB英语M60 AVLB

1991年,軍事工程、通訊、航空學院合併組成巴基斯坦國立科技大學[204]

除了本國學生外,其中也有來自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軍官或學生就讀於指揮參謀學院英语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國防大學英语National Defence University, Islamabad,但美國的教官和觀察員卻認為指揮參謀學院英语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所提供的課程極不重視學生的思辨性思考,對後勤等較不熱門的科目也沒有太多關注。[146]:293 [205][206]:518

土木工程和建築编辑

打從70年代開始,巴基斯坦陸軍的工程部隊一直參與巴基斯坦國內的重要工程,比如水力發電設施發電設備水壩英语List of dams and reservoirs in Pakistan公路英语National Highways of Pakistan等公共建設。[147]

其中幾項較重大的建設有喀喇崑崙公路斯卡都機場英语Skardu Airport和位於伊胡達英语Kahuta的核試驗場所。[147]陸軍轄下的邊境工程組織英语Frontier Works Organization(英語:Frontier Works Organization)與陸軍工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Corps of Engineers在巴基斯坦國內共同興建了為數不少的基礎設施,另外也和巴基斯坦特別通信組織英语Special Communications Organization(英語:Special Communications Organization)在巴基斯坦北部興建了通訊線路。[147]

陸軍的工兵團是政府的主要建築包商和顧問,對建築管理提供建議,發生災害時則協助民間重建。[207]

除了上述幾個建設外,其他的大型建設有喀拉蚩尼亞里快速道路英语Lyari Expressway莫克蘭海岸公路以及位於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汗布爾水壩英语Khanpur Dam[207]此外,作為聯合國維和任務的一部分,巴基斯坦也在其他國家協助建設基礎建設。[207]

巴基斯坦陸軍獎勵和榮譽编辑

服役獎勵编辑

10年服役勳帶 20年服役勳帶 30年服役勳帶 40年服役勳帶
 35年服役勳帶  品德優良獎章英语Sitara-e-Basalat  巴基斯坦指揮參謀學院百年紀念勳帶  偉大領袖百年誕辰紀念勳帶
卓越獎章英语Tamgha-e-Imtiaz 卓越之星獎章英语Sitara-i-Imtiaz 卓越新月獎章英语Hilal-i-Imtiaz 卓越勳章英语Nishan-e-Imtiaz
 決議日金質周年獎章  希吉拉獎章  民主獎章  獨立日金質周年獎章
 共和國紀念獎章  核子實驗獎章  對印度高級作戰獎章 巴基斯坦獨立獎章
 品德優良之星獎章英语Sitara-e-Basalat 三級服役獎章英语Tamgha-i-Khidmat 1971年戰爭獎章 1971年戰爭之星獎章
勇敢勳章英语Tamgha-i-Jurat 勇敢之星勳章英语Sitara-e-Jurat 勇敢新月勳章英语Hilal-i-Jur'at  勤務獎章
一級服役獎章英语Tamgha-i-Khidmat 二級服役獎章英语Tamgha-i-Khidmat

雄獅勳章编辑

 
巴基斯坦雄獅勳章英语Nishan-e-Haider

在巴基斯坦軍隊獎勵制度中,雄獅勳章英语Nishan-e-Haider(乌尔都语:نشان حیدر‎‎)為最高榮耀,僅有在作戰中英勇作戰者才能被授予或被追授。[208]:220這一勳章是以阿里·本·阿比·塔利卜的其中一個頭銜命名,授勳者會被獲得沙希德(阿拉伯语:شهيد‎‎)的榮譽稱號,意思是烈士 。[209]:4

1947年-2019年間,總共有10名巴基斯坦軍人獲得這項榮譽,其中有9名在戰鬥中陣亡。[210]

順序 受獎者 軍階 所屬部隊 參加的作戰 勳帶
1
拉加·穆罕默德·薩沃爾英语Raja Muhammad Sarwar    上尉 旁遮普步兵團英语Punjab Regiment (Pakistan) 第一次印巴戰爭
2
圖費勒·穆罕默德英语Tufail Mohammad    少校 旁遮普步兵團
3
拉加·阿茲·巴蒂英语Raja Aziz Bhatti    少校 旁遮普步兵團 第二次印巴戰爭
4
沙比爾·謝里夫英语Shabbir Sharif    少校 邊防步兵團英语Frontier Force Regiment 第三次印巴戰爭
5
穆罕默德·胡笙·江諸華英语Muhammad Hussain Janjua 二等兵 裝甲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rmoured Corps 第三次印巴戰爭
6
穆罕默德·阿克拉姆英语Muhammad Akram    少校 邊防步兵團 第三次印巴戰爭
7
穆罕默德·馬福茲英语Muhammad Mahfuz   準下士英语Lance Naik 旁遮普步兵團 第三次印巴戰爭
8
卡爾納爾·謝爾·汗英语Karnal Sher Khan    上尉 信德步兵團英语Sind Regiment 卡吉爾戰爭
9
拉拉克·揚英语Lalak Jan   中士英语Havildar 北部輕裝步兵團英语Northern Light Infantry 卡吉爾戰爭

外國獎項编辑

巴基斯坦陸軍的士兵曾因協助他國,因而受到他國褒揚,巴基斯坦陸軍航空兵團英语Pakistan Army Aviation Corps的兩名中尉飛行員解救了受困在海拔8,125米(26,657英尺)高南迦帕爾巴特峰的斯洛文尼亞登山客托马茨·胡马尔英语Tomaž Humar,根據巴基斯坦陸軍的聲明,這兩名中尉後來在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接受斯洛文尼亞總統授予金質勤務勳章。[211]

除此之外,1980-2015年,美國為了加強巴基斯坦和美國的雙邊關係或感謝巴基斯坦方的合作,而多次頒發功績勳章英语Legion of Merit給巴基斯坦的多名將官。[212]:261 2010年,巴基斯坦陸軍在英國威爾士寒武紀巡邏演習英语Exercise Cambrian Patrol中獲得金牌[213][214][215]

裝備编辑

位於華康特英语Wah Cantonment旁遮普大學冶金實驗所英语Metallurgical Laboratory (Wah)所生產的軍械和爆裂物。
中国北方工业和塔克西拉重工共同研發並生產的MBT-2000主戰坦克
由汗研究實驗室研發設計的安扎便攜式防空飛彈
巴基斯坦陸軍的裝備

巴基斯坦陸軍的武器裝備主要來自國內軍火廠英语Defence industry of Pakistan製造,但較先進的裝備則必須從美國中國法國歐盟進口。[5]

巴基斯坦陸軍國內主要的裝備供應商有塔克西拉重工英语Heavy Industries Taxil巴基斯坦國防科技組織英语DESTO (Pakistan)巴基斯坦兵工廠國家發展聯合體英语National Development Complex航空綜合企業英语Pakistan Aeronautical Complex可汗研究實驗室英语Kahuta Research Laboratories等。[216]

塔克西拉重工英语Heavy Industries Taxil中國烏克蘭共同研發並生產巴基斯坦所需的主戰坦克[216]中國大量協助巴基斯坦的坦克生產,包括設計、生產和製造材料。[217]而制式步槍則是巴基斯坦兵工廠德國黑克勒-科赫取得生產授權的G3P4突擊步槍。[216]

以往巴基斯坦的國防預算中,陸軍所獲得的預算總是大幅超過其他軍種,但為了確保中巴經濟走廊所需的海上安全需求,陸軍將自身預算大幅減低,以補強以往資金不足的海軍。[218]

制服编辑

1947年到1971年時,巴基斯坦陸軍的制服與英國陸軍制服英语Uniforms of the British Army十分相似,不過外觀類似施萬尼英语Sherwani(一種印度的高領大外套)。[145]:172一套巴基斯坦陸軍的制服由兩個前口袋的施萬尼英语Sherwani、合成纖維製成的帽子和卡其色長褲組成。[219]:222

1970年代,巴基斯坦國防部引入使用迷彩的陸軍作戰服,類似英軍使用的擾亂性材料英语Disruptive Pattern Material迷彩,不過顏色在1990年後,顏色改為美軍使用的林地迷彩英语U.S. Woodland[220]在終年被白雪覆蓋的地帶,例如錫亞琴瓦罕走廊,駐紮在該地的士兵通常會著全白的服裝。[221]

2011年,使用黑色與棕色迷彩的戰鬥服英语Battle Dress Uniform開始分配給軍官和士兵。[222]巴基斯坦也引入了乾旱地帶所使用的迷彩,原先應該跟軍階穿戴在一起的徽章也改成了服役勳帶,服役勳帶則是直接刺繡在軍服的胸口位置。[222]在軍服左胸口帶上會刺有士兵的名字,右胸口袋上則是士兵獲得的榮譽勳帶或勳章。[223]

國旗和軍徽一起刺在軍服的左臂上,國旗則會刺在以黑色刺繡為基底的軍徽上方。[222] [224] [223]

體育编辑

巴基斯坦陸軍為軍中的運動員提供了許多運動項目和培訓計畫,例如拳擊曲棍球板球、游泳、桌球、空手道籃球足球以及其他風行於世界的運動項目。[225]

其中的一個成功案例是巴基斯坦國家籃球隊英语Pakistan national basketball team[226]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IISS). The Military Balance 2017. Routledge. 14 February 2017. ISBN 978-1-85743-900-7. 
  2. ^ Murray, Douglas J.; Viotti, Paul R. (§Pakistan Forces). The Defense Policies of Nations: A Comparative Study (googlebooks). JHU Press. 1994 [17 January 2019]. ISBN 9780801847943 (英语).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Khan, Hameed. Command and Structure of Pakistan Army. www.pakdef.org. PakDef Military Consortium. 1 June 2003 [16 January 2019] (英语). 
  4. ^ Motto of Pakistan Army. www.pakistanarmy.gov.pk. [28 January 2019].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Cloughley, Brian. A History of the Pakistan Army: Wars and Insurrections 1st. London UK.: Skyhorse Publishing, Inc. 2016 [16 August 2017]. ISBN 9781631440397 (英语). 
  6. ^ (Iiss),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trategic Studies. The Military Balance 2017. Routledge, Chapman & Hall, Incorporated. 2017-02-14. ISBN 9781857439007 (英语). 
  7. ^ Pakistan Military 2016. CIA world Fact BOOK. [2016-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March 2016). 
  8. ^ Article 245(1)–Article 245(4) 存档副本 请检查|url=值 (帮助). [2019-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1).  已忽略文本“巴基斯坦憲法” (帮助)第2章:武裝力量第XII部分
  9. ^ Harper, Stephen. The Bosnian War Goes to East: Identity and Internationalism in Alpha Bravo Charlie.. Screening Bosnia: Geopolitics, Gender and Nationalism in Film and Television Images of the 1992–95 War (google books) 1st. Indiana, U.S.: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7: 155 [16 August 2017]. ISBN 9781623567071 (英语). 
  10. ^ 10.0 10.1 10.2 10.3 Fair, C. Christine. Recruitment in Pakistan Army. Fighting to the End: The Pakistan Army's Way of War (google books). Karachi, Sindh, Pakista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310. ISBN 9780199892716 (美国英语). 
  11. ^ History of Pakistan Army. [18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January 2013). 
  12. ^ ISPR. [1 Ma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March 2015). 
  13. ^ Article 245(1)&Article 245(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1 March 2015. in Chapter 2: Armed Forces in Part XII: Miscellaneous of Constitution of Pakistan.
  14. ^ Javid, Hassan. COVER STORY: The Army & Democracy: Military Politics in Pakistan. DAWN.COM (Dawn Newspapers). Dawn Newspapers. 23 November 2014 [16 August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August 2017) (英语). 
  15. ^ Aqil, Shah. The army and democracy : military politics in Pakistan. 1973. ISBN 9780674728936. 
  16. ^ Haqqani, Husain. Pakistan between mosque and military. Washington, D.C.: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2005. ISBN 0870032852. 
  17. ^ Aziz, Mazhar. Military Control in Pakistan: The Parallel State. Routledge. 2007 [16 August 2017]. ISBN 9781134074099 (英语). 
  18. ^ Chengappa, Bidanda M. Pakistan, Islamisation, Army and Foreign Policy. APH Publishing. 2004. ISBN 9788176485487 (英语). 
  19. ^ Alam, Dr Shah. Pakistan Army: Modernisation, Arms Procurement and Capacity Building. Vij Books India Pvt Ltd. 2012 [16 August 2017]. ISBN 9789381411797 (英语). 
  20. ^ Article 243(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1 March 2015. in Chapter 2: Armed Forces in Part XII: Miscellaneous of Constitution of Pakistan.
  21. ^ Butt, Tariq. Nawaz to appoint third army chief. www.thenews.com.pk (News International). News International. 16 November 2016 [16 August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August 2017) (英语). 
  22. ^ General Mian Usama takes charge as Pakistan's 16th army chief. DAWN. 29 Nov 2016 [29 Nov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November 2016). 
  23. ^ Gen Bajwa assumes command as Pakistan's 16th army chief. The Express Tribune. 29 Nov 2016 [29 Nov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November 2016). 
  24. ^ [Chapter 2. Armed Forces] of [Part XII: Miscellaneous]. Pakistani.org. [15 Ma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1). 
  25. ^ Chandar (Retd), Col Y. Udaya. (Partition of the British Indian Armed Forces). Independent India's All the Seven Wars (google books). Chennai, Ind.: Notion Press. 2018 [1 January 2019]. ISBN 9781948473224 (英国英语). 
  26. ^ 26.0 26.1 Roy, Kaushik. §Decolonization. The Army in British India: From Colonial Warfare to Total War 1857 – 1947 (google books) 1st. London, Uk.: A&C Black. 2013: 220 [18 September 2017]. ISBN 9781441177308 (英语). 
  27. ^ Khanna, K. K. Art of Generalship 1st. Delhi India: Vij Books India Pvt Ltd. 2015: 295 [18 September 2017]. ISBN 9789382652939 (英语). 
  28. ^ Schofield, Victoria. (Chapter 3: The Accession). Kashmir in Conflict: India, Pakistan and the Unending War (google books) 2nd. London, Eng. UK: I.B.Tauris. 2003: 250 [1 January 2019]. ISBN 9781860648984 (英国英语). 
  29. ^ 29.0 29.1 29.2 29.3 Mahapatra, Debidatta Aurobinda. §(India, Pakistan, and Kashmir). Conflict Management in Kashmir: State-People Relations and Peace (google books) 1st.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7 [1 January 2019]. ISBN 9781108423892 (英语). 
  30. ^ 30.0 30.1 Hiro, Dilip. (Overviews and Conclusions). The Longest August: The Unflinching Rivalry Between India and Pakistan (google book) 1st. Washington DC, US: PublicAffairs. 2015: 475 [1 January 2019]. ISBN 9781568587349 (英语). 
  31. ^ Hodson, H. V., The Great Divide: Britain, India, Pakistan, London: Hutchinson, 1969 
  32. ^ 32.0 32.1 Malik, Hafeez. §(Problems of Initial Adaptation). Soviet-Pakistan Relations and Post-Soviet Dynamics, 1947–92 (google books) 1st. Pennsylvania, US: Springer. 2016: 400 [1 January 2019]. ISBN 9781349105731 (英语). 
  33. ^ 33.0 33.1 33.2 33.3 Major Nasir Uddin, Juddhey Juddhey Swadhinata, pp55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Higgins, David R. (Pakistan). M48 Patton vs Centurion: Indo-Pakistani War 1965 (google books) 1st. Bloomsbury, Ind. US: Bloomsbury Publishing. 2016: 100 [2 January 2019]. ISBN 9781472810939 (美国英语). 
  35. ^ Khan, Mohammad Ayub. Friends Not Masters: A Political Autobiography 1s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7: 275 [1 January 2019] (英语). 
  36. ^ Sydney Morning Herald Wednesday 14 Dec 1949
  37. ^ 37.0 37.1 paksoldiers.com. Appointments of Pakistan Army Commanders and Historic Facts – Pakistan Military & Defence News.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by the News International (paksoldiers.com). paksoldiers.com. 4 December 2013 [3 November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4). 
  38. ^ Burke, S. M.; Ziring, Lawrence. Pakistan's foreign policy: an historical analysis (snippet view) 2nd. Oxford, Eng.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498. ISBN 9780195774078 (美国英语). 
  39. ^ 39.0 39.1 39.2 39.3 Cheema, P. I. (The Evolution of the Army). The Armed Forces of Pakistan (google boosk). NY, US: NYU Press. 2002: 200 [3 January 2019]. ISBN 9780814716335 (英语). 
  40. ^ 40.0 40.1 Hamid Hussain. Tale of a love affair that never was: United States-Pakistan Defence Relations. Hamid Hussain, Defence Journal of Pakistan. Hamid Hussain, Defence Journal of Pakistan. [12 Februar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4 March 2012). 
  41. ^ 41.0 41.1 41.2 Nawaz, Shuja. §(Stay Behind Forces). Crossed Swords: Pakistan, Its Army, and the Wars Within (snippet view) 1st. Oxford, Eng,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655 [3 January 2019]. ISBN 0195476603 (英国英语). 
  42. ^ School of Infantry and Tactics. www.pakistanarmy.gov.pk. [3 January 2019]. 
  43. ^ School of Artillery. [3 January 2019]. 
  44. ^ Ordnance College. [3 January 2019]. 
  45. ^ School of Armoured and Mechanized Warfare. 
  46. ^ Army Aviation School. [3 January 2019]. 
  47. ^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47.7 47.8 47.9 Shah, Aqil. §(Marching Toward Martial Law). The Army and Democracy (google books) 1st. Cambridge, Mass. U.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380 [3 January 2019]. ISBN 9780674728936 (美国英语). 
  48. ^ Mohiuddin, Yasmeen Niaz. Pakistan: A Global Studies Handbook. ABC-CLIO. 2007 [21 March 2017]. ISBN 9781851098019 (英语). 
  49. ^ Ghani, Nadia. NON-FICTION: The narcissist. DAWN.COM (Dawn newspapers, Ghani). Dawn newspapers. 11 July 2010 [3 November 2016]. 
  50. ^ Sridharan, 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and South Asia (OIP): Volume I: Security, Political Economy, Domestic Politics, Identities, and Imag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3 January 2019]. ISBN 9780199089390 (英语). 
  51. ^ Ahmad, Syed Sami. History Of Pakistan And Role Of The Army (snippet view). Karachi, Sindh, Pakistan: Royal Book Company. 2004: 440 [3 January 2019]. ISBN 9789694073064 (英语). 
  52. ^ Anwar, Muhammad; Baig, Ebad. (Military and Politics). Pakistan: Time for Change (google books). AuthorHouse. 2012 [3 January 2019]. ISBN 9781477250303 (英语). 
  53. ^ 53.0 53.1 53.2 Omar, Imtiaz. Extra-Constitutional Emergency Powers: Martial Law. Emergency Powers and the Courts in India and Pakistan (google books).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 59–60 [22 August 2016]. ISBN 904111775X (英语). 
  54. ^ Martial Law Under Field Marshal Ayub Khan—Provincial Assemblies were dissolved and all political activities were banned.. Story Of Pakistan. 1 June 2003 [3 January 2019]. 
  55. ^ Amin, A.H. Remembering Our Warriors: Brig. Shamim Yasin Manto. www.defencejournal.com. Karachi: Defence Journal Shamim. February 2002 [19 September 2017] (en-pk). 
  56. ^ Almeida, Cyril. Gibraltar, Grand Slam and war. Dawn. 30 August 2015. 
  57. ^ 57.0 57.1 Praagh, David. The greater game: India's race with destiny and China. McGill-Queen's Press – MQUP, 2003. 2003: 294. ISBN 978-0-7735-2639-6. 
  58. ^ 90mm M36 GUN MOTOR CARRIAGE "Jackson" Post W.W.II, the M36 was employed by the US Army in Korea and was distributed to friendly nations including France, where it was used in Indo-China (Vietnam), Pakistan.
  59. ^ The Battle for Ravi-Sutlej Corridor 1965 A Strategic and Operational Analysi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7 October 2007. Major A.H. Amin, 30 December 2001 Orbat
  60. ^ Seidenman Harrison, Selig. The Widening Gulf: Asian Nationalism and American Policy. Free Press. 1978: 269. 
  61. ^ A history of the Pakistan Army. Defence Journal, Pakistan. (原始内容存档于7 September 2006). 
  62. ^ Musharraf, In the Line of Fire, page 45.
  63. ^ 63.0 63.1 Melville de Mellow (28, November 1965). "Battle of Burki was another outstanding infantry operation". Sainik Samachar.
  64. ^ Zaloga, Steve; Laurier, Jim. The M47 and M48 Patton tanks. 1999: 35. ISBN 978-1-85532-825-9. 
  65. ^ Hagerty, Devin T. South Asia in World Politics. Rowman & Littlefield. 2005. ISBN 978-0-7425-2587-0. 
  66. ^ 66.0 66.1 William M. Carpenter, David G. Wiencek. Asian security handbook: terrorism and the new security environment. M.E. Sharpe, 2005. ISBN 0-7656-1553-3.
  67. ^ 67.0 67.1 John Keay. India: A History. Grove Press, 2001. ISBN 0-275-97779-X.
  68. ^ The Indo-Pakistani War of 1965. Memory.loc.gov. 5 July 1977 [15 May 2012]. 
  69. ^ Sumit Ganguly. "Pakistan". In India: A Country Stud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1 April 2007. (James Heitzman and Robert L. Worden, editors). Library of Congress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September 1995).
  70. ^ "Indo-Pakistan Wars". Microsoft Encarta 2008. also Archived 31 October 2009.
  71. ^ Thomas M. Leonard. Encyclopedia of the developing world, Volume 2. Taylor & Francis, 2006. 2006. ISBN 978-0-415-97663-3. 
  72. ^ Tucker, Spencer. Tanks: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Their Impact. ABC-CLIO. 2004. ISBN 9781576079959. (原始内容存档于22 January 2018) (英语). 
  73. ^ Leonard, Thomas M. Encyclopedia of the Developing World. Taylor & Francis. 2006. ISBN 9780415976633 (英语). 
  74. ^ Hagerty, Devin T. South Asia in World Politics. Rowman & Littlefield. 2005: 26. ISBN 978-0-7425-2587-0. The invading Indian forces outfought their Pakistani counterparts and halted their attack on the outskirts of Lahore, Pakistan's second-largest city. By the time United Nations intervened on 22 September, Pakistan had suffered a clear defeat. 
  75. ^ Pakistan :: The Indo-Pakistani War of 1965. Library of Congress Country Studie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pril 1994 [2 October 2010].  Quote: Losses were relatively heavy—on the Pakistani side, twenty aircraft, 200 tanks, and 3,800 troops. Pakistan's army had been able to withstand Indian pressure, but a continuation of the fighting would only have led to further losses and ultimate defeat for Pakistan.
  76. ^ Wolpert, Stanley. India 3rd ed. with a new prefac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5: 235. ISBN 978-0520246966. (原始内容存档于7 January 2016).  Quote: India, however, was in a position to inflict grave damage to, if not capture, Pakistan's capital of the Punjab when the cease-fire was called, and controlled Kashmir's strategic Uri-Poonch bulge, much to Ayub's chagrin.
  77. ^ Kux, Dennis. 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 Estranged democracies, 1941–1991. Washington, DC: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Press. 1992: 238. ISBN 978-0788102790. (原始内容存档于7 January 2016).  Quote: India had the better of the war.
  78. ^ Asia: Silent Guns, Wary Combatants. Time. 1 October 1965 [30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7 January 2016).  Quote: India, by contrast, is still the big gainer in the war. Alternate link: http://content.time.com/time/subscriber/printout/0,8816,834413,00.html
  79. ^ The Pakistan Army From 1965 to 1971 Analysis and reappraisal after the 1965 War by Maj (Retd) Agha Humayun Amin
  80. ^ Editorial: The army and the people Daily Times 1 June 2007
  81. ^ Delhi plans carnival on Pakistan war- Focus on 1965 conflict and outcome. (原始内容存档于2 June 2015). 
  82. ^ 82.0 82.1 Arif, General K. M. Khaki Shadow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88. ISBN 978-0-19-579396-3. 
  83. ^ The Story of My Struggle By Tajammal Hussain Malik 1991, Jang Publishers, p. 78
  84. ^ 84.0 84.1 84.2 84.3 84.4 Amin, Maj. Agha Humayun. The Pakistan Army From 1965 to 1971. www.defencejournal.com. Islamabbad: Defence Journal. 1 November 2000 [7 January 2019] (英语). 
  85. ^ 85.0 85.1 85.2 85.3 Alam, Dr Shah. Pakistan Army: Modernisation, Arms Procurement and Capacity Building. Vij Books India Pvt Ltd. 2012 [7 January 2019]. ISBN 9789381411797 (英语). 
  86. ^ Omar, Imtiaz. (Second Proclamation of Martial Law: 1969). Emergency Powers and the Courts in India and Pakistan (google books) 1st. New Southland, Aus.: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2: 206 [7 January 2019]. ISBN 9789041117755 (英语). 
  87. ^ Shafiullah, Maj. Gen. K.M., Bangladesh at War, pp32
  88. ^ Ali, Maj. Gen. Rao Farman, How Pakistan Got Divided, pp114 – pp119
  89. ^ Islam and imperialism. socialistreviewindex.org.uk. 
  90. ^ 90.0 90.1 Pakistan Marines (PM). www.globalsecurity.org. [8 January 2019]. 
  91. ^ Ṣiddīq Sālik. Witness to surrend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7: 63, 228, 229 [4 June 2011]. ISBN 978-0-19-577257-9. (原始内容存档于10 June 2016). 
  92. ^ Pakistan Defence Journal, 1977, Vol 2, pp. 2–3
  93. ^ Lt Gen(R) Jamshaid Gulzar Kiyani exposes Musharraf’s evil actions.. Geo news tv. 3 June 2008 [11 August 2017]. 
  94. ^ Kiessling, Hein. §Domestic Politics: General Beg. Faith, Unity, Discipline: The Inter-Service-Intelligence (ISI) of Pakistan (google books). London,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19 September 2017]. ISBN 9781849048637 (英语). 
  95. ^ Manokha, I. (§Ideology and the History of Human Rights Enforcement).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Human Rights Enforcement: Moral and Intellectual Leadership in the Context of Global Hegemony (google boosk) 1st. Springer. 2008: 300 [9 January 2019]. ISBN 9780230583481 (英语). 
  96. ^ Jr, Karl DeRouen; Heo, Uk. Civil Wars of the World: Major Conflicts Since World War II. ABC-CLIO. 2007-05-10 [24 December 2016]. ISBN 9781851099191 (英语). 
  97. ^ Abraham, Dr Saji. China's Role in the Indian Ocean: Its Implications on India's National Security. Vij Books India Pvt Ltd. 2015-08-01. ISBN 9789384464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January 2018) (英语). 
  98. ^ Totten, Samuel; Parsons, William Spencer. Centuries of Genocide: Essays and Eyewitness Accounts. Routledge. 2013. ISBN 9780415871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January 2018) (英语). 
  99. ^ No lessons learnt in forty years – The Express Tribune. The Express Tribune. 15 December 2011 [26 December 2016]. 
  100. ^ Major (Ret) A.H. Amin, The Pakistan Army from 1965 to 197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7 March 2009., Defence Journal, November 2000
  101. ^ 101.0 101.1 Khan, Feroz. (The Secret Nuclear R&D Program). Eating Grass: The Making of the Pakistan atomic bomb (google books) 1st. Stanford, CA, US: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400 [10 January 2019]. ISBN 9780804784801 (美国英语). 
  102. ^ 102.00 102.01 102.02 102.03 102.04 102.05 102.06 102.07 102.08 102.09 102.10 102.11 102.12 102.13 102.14 102.15 Cloughley, Brian. (War and Terror). War, Coups and Terror: Pakistan's Army in Years of Turmoil (google books) 2nd. London, UK: Skyhorse Publishing Inc. 2008: 300 [10 January 2019]. ISBN 9781602396982 (美国英语). 
  103. ^ Jafri, Maqsood. The Ideals of Bhutto (snippet view). Pakistan. 2008: 390 (英语). 
  104. ^ Alam, Dr Shah. §(Pakistan Army's Corps Commands). Pakistan Army: Modernisation, Arms Procurement and Capacity Building (google books) 1st. Vij Books India Pvt Ltd. 2012. ISBN 9789381411797 (美国英语). 
  105. ^ 105.0 105.1 Country comparisons – commitments, force levels and economics. The Military Balance. 10 February 2015, 115 (1): 486. ISSN 1479-9022. doi:10.1080/04597222.2015.996366. 
  106. ^ 106.0 106.1 106.2 Farrokh, Kaveh. §(Pakistani Baluchistan). Iran at War: 1500-1988 (google books). NY. US.: Bloomsbury Publishing. 2011: 460 [10 January 2019]. ISBN 9781780962405 (英语). 
  107. ^ Coakley, John. §(Baloch Marginalism). The Territorial Management of Ethnic Conflict (google books). United States: Routledge. 2004: 290 [10 January 2019]. ISBN 9781135764425 (英语). 
  108. ^ The Dhofar Rebellion. countrystudies.us. [5 May 2016]. 
  109. ^ 109.0 109.1 Rizvi, H. (Civilian Interlude). Military, State and Society in Pakistan (google books) 1st. Penns. US.: Springer. 2000: 295 [10 January 2019]. ISBN 9780230599048 (英语). 
  110. ^ Bidanda M. Chengappa. Pakistan: Islamisation Army And Foreign Policy. APH Publishing. 1 January 2004: 42– [22 February 2013]. ISBN 978-81-7648-54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May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