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性独裁

(重定向自开发独裁

发展性独裁,亦可称为发展型专政。可以指

  1. 由于国家的“政治稳定”某种程度上是经济发展所必需的,因此有必要大大限制人民的政治参与并为独裁统治辩护。通过将通过这种政治管理所取得的经济发展成果分配给人民来保证政府合法性的政治制度。
  2. 在公司和研究机构进行商业化的过程中,存在一个艰难的时期,称为“研发死亡谷”,介于研发时期和大规模生产时期之间。自上而下的方法可以克服这一问题。

本条目详细介绍第一种定义。

历史编辑

由来编辑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教授詹姆斯·格雷戈英语A. James Gregor1979年撰写的《意大利法西斯主义与发展型专政》(Italian Fascism and Developmental Dictatorship[註 1]论文中第一次使用了该术语。[1]

相反,诸如极权主义官僚主义威权主义之类的各种概念被用来分析亚洲拉丁美洲的政治体系。[2]

然而,1980年代中期以来,在日本由于韩国台湾民主化运动的兴起以及亚洲各个地区发展的负面影响,“发展专政”一词在大眾媒體上屡见不鲜。这是在这样一个事实之后,即该术语范围大大扩大,并对这些地区的各个政权进行了批评。当时东南亚的很多反共政府被称为“发展型专政”,如马克斯领导的菲律宾蘇哈托领导的印度尼西亚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创造该词的詹姆斯·格雷戈曾也是马科斯政府的顾问。[3]

有一些一开始被认定为发展型独裁的政府在1980年代遭遇危机并在1990年代冷战结束和亚洲经济危机之后消失。很难说该理论是用相似的术语,并且对这一概念进行了完善。但是即使在今天,“发展专政”一词在描述1980年代后半叶的亚洲国家时被广泛使用时仍然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的术语。[4]

权力垄断和压制民主编辑

在诸如菲律宾马科斯政府,印度尼西亚苏哈托政府和泰国他那叻政府这样的“发展型专政”政府中,少数精英阶层,例如来自军队和官僚,垄断了制定发展政策的權力。由于这样会使利益私有化,国家权力中心对大多数人民都属于秘密,后来被批评为裙帶資本主義

为了使这些发展中国家奉行针对经济发展和工业化的发展政策,有必要集中管理各种国家资源并将其系统地,优先地投入经济发展。这些国家政治中各不相同的团体产生了错综复杂的矛盾[註 2],代表他们的政党通过選舉代議民主制进入了议会后,派系之间利益仍然复杂且很难调整。

实际上,开发型独裁的腐败和贪污问题也很明显,不同政党或同一政党不同派别的政治家都在争夺有限的国家资源。前一时期经历过民主革命,但是随后议会政治失败以及政党政治腐败的国家,例如韩国、泰国、中国和印尼等国,便开始转向发展型独裁政府。

在开发独裁社会内,結社自由言论自由受到压制,各种各样的大规模监控被广泛建立,此外还有大量秘密警察和维护国家安全名义的机构。在许多实行发展专政的国家中,共产党有很强的影响力,而民主党则受到了严重的镇压。政府也只允许黄色工会存在,勞工運動被严密控制。

发展型专政中国家作为权力的绝对垄断者,时常出现压制政治自由的情况,但是在发展型独裁政府统治下的社会,民主并没有被否定。在发展专政下,诸如政党议会之类的民主的机构虽然得以保留,但是只是表面制度。对于发展型专政政府,保留这些机构只是为了保留公民对政府合法性的认可。发展型专政中的选举通常也是在某些集团的严格监督下进行的,并不会产生有影响力的反对党,议会机构议事也不会发生任何尖锐的冲突。[註 3]

发展独裁和反共主义编辑

发展型独裁很少用于東方集團社会主义国家中,而被认定为是发展型独裁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往往都有反共主義的共同点。例如泰国他信政府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历代政府。[5]

实际上,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某些方面具有共同的专门知识和组织方法。例如,中华民国蔣經國大韩民国朴正熙在过去都曾经短暂加入过共产党但是很快叛变,所以他们采用的治理方法中仍然可以见到如一党专政計劃經濟的影子。也就是说,发展型专政和共产主义不一定是不相容的,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获得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援助,同时也拒绝了苏联的援助。[6]

詹姆斯·格里戈创造的发展型独裁一词,也成为了邓小平为领导人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研究主题[7] [8]。在毛泽东时代过去和中苏决裂后,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接受西方发达国家的援助和投资而取得了显着的经济增长,也是发展型独裁的典型例子。虽然一定程度上取消了计划经济,但也并非实行自由市场经济[註 4],同时也没有进行任何民主化改革,但中国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經濟体,这种被称为中国模式国家资本主义也被越南共产党领导下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所使用,即革新開放政策。[9][10]

苏联解体后的中亚高加索地区,前共产党领导人仍然在实行发展型独裁而非进行民主化改革,以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塞拜疆等为代表。[11]

独裁的结束编辑

当发展专政在经济建设中取得一些成功,例如宣布每年的经济增长作为其指标并将结果告知公众,便一定程度增加了政府的支持度和合法性。因此,发展型专政致力于维持这些特点。但由于行政机构相关家庭的非法积累,家族生意贪污腐败使得发展型专政很快失去了合法性,并面临着国内民主化运动的重大挑战。例如1986年菲律宾的马科思政府因为人民力量革命而下台。

亚洲四小龙之二的中华民国大韩民国由于经济高速增长期结束以及对待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威胁和政治宣传,政府逐渐允许了民主化运动,例如美麗島事件六二九宣言。1989年东欧革命结束了冷战,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捍卫亚洲的反共政权失去了一些兴趣,转而开始关注人权状况。西方国家的立场本来应该是亚洲反共政权实行发展型独裁的重要后盾,但现在已经改变。在印尼,由于亚洲货币危机之后人民生活水平持续下滑,1998年印尼总统蘇哈托在群众猛烈的谴责下辞职。

举例编辑

以下列出了过去曾出现过的发展型独裁的国家或地区,括号中的名称是政府当局的名称。

欧洲编辑

美洲编辑

非洲编辑

注释编辑

  1. ^ 1979年由普林斯顿出版社出版
  2. ^ 例如区域矛盾、党派矛盾、意识形态矛盾和宗教矛盾
  3. ^ 欧洲多国的多党制、英美的两党制不同于越南和古巴的一党制
  4.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继续由一党专政统治
  5. ^ 苏联时代以来,纳扎尔巴耶夫,卡里莫夫和尼亚佐夫就一直是苏联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和苏联共产党党员,并在苏联解体后继续担任国家主席的职务。普京、卢卡申科、阿里耶夫也来自苏共。
  6. ^ 刚果民主共和国

参考资料编辑

  1. ^ Sean Kennedy『Canadian Journal of History』(2013) 48卷第3期,575页
  2. ^ 末广、1994年、211頁
  3. ^ Goldenthal, Howard. "Moonies, WACL and Vigilantes: The Religious Right in the Philippines." Covert Action Information Bulletin, no. 29 (Winter 1988): 21-24.
  4. ^ MARCOS SAID TO OFFER $5 BILLION TO GO HOME. 华盛顿邮报. 1988-07-26 [201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8). 
  5. ^ Gregor, The Search for Neofascism: The Use and Abuse of Social Science (2006).
  6. ^ Gregor, The Search for Neofascism: The Use and Abuse of Social Science (2006).
  7. ^ Marxism, China, & Development: Reflections on Theory and Reality,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 1995
  8. ^ Marxism and the Making of China: A Doctrinal History, Palgrave-Macmillan, 2014
  9. ^ The China Connection: U.S. policy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86
  10. ^ Arming the Dragon: U.S. Security Ties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87
  11. ^ Gregor, The Search for Neofascism: The Use and Abuse of Social Science (2006).

参见编辑

拓展阅读编辑

  • 末廣昭《亚洲发展专政》,收录于中兼和津次编写的《当代亚洲讲座(二)现代化与结构变化》(东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
  • 世界银行《东亚奇迹-经济增长与政府的作用》(东洋经济研究所,1994年)
  • A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Report The East Asian Miracle : Economic Groth and Public Policy, 1993
  • 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编着的《20世纪系统(4)发展主义》(20世紀システム(4)開発主義)(东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 浅見靖仁《发展,民族主义,民主:对发展专政的重新思考》收录于赤木攻、安井三吉編写的《东亚现代史讲义》第5卷,东亚政治活力”(青木书店,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