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Buddhism dham jak.svg
上座部佛教

佛學概論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題

彌蘭王問經》(巴利語Milinda Pañha)是印度-希臘王國國王米南德一世佛教比丘那先(Nāgasena,意譯為龍軍)問道的集錄。在緬甸巴利三藏位於《經藏》的《小部》中,而在泰國斯里蘭卡版本中屬於巴利藏外文獻,第五次結集時兩千四百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彌蘭王問經》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第五次結集後包含《彌蘭王問經》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內容被刻在七百二十九塊大理石上放進緬甸曼德勒(Mandalay)的固都陶佛塔(Kuthodaw Pagoda),第六次結集[1]時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兩千五百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彌蘭王問經》[2]在內的巴利三藏和註釋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

譯本编辑

本經在東晉時漢譯為《那先比丘經》,大正藏中現存有兩個版本。

在1890年托馬斯·威廉·里斯·戴維斯英语Thomas William Rhys Davids就已經把它譯成了英語(1963年 Dover 出版社再版),在1969年 Isaline Blew Horner英语Isaline Blew Horner 再次英譯(1990年巴利聖典會英语Pali Text Society再版)。

  • Questions of King Milinda, T. W. Rhys Davids 譯, Sacred Books of the East, Volumes XXXV & XXXVI, Clarendon/Oxford, 1890–94; 再版於 Motilal Banarsidass, Delhi (?& Dover, New York)
  • Milinda's Questions, I. B. Horner 譯, 1963-4, 2 volumes, 巴利聖典會[3]

節譯本包括:

  • Pesala, Bhikkhu (ed.), The Debate of King Milinda: An Abridgement of the Milindapanha.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1992. 基於 Rhys Davids (1890, 1894).
  • Mendis, N.K.G. (ed.), The Questions of King Milinda: An Abridgement of the Milindapanha. Kandy, Sri Lanka: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993 (repr. 2001). 基於 Horner (1963–64).

Rhys Davids 的最初譯本和 Pesala 的節譯本現在都有電子版。


教義编辑

釋迦牟尼佛預言之後會有大迦葉、耶舍迦蘭陀子、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大摩哂陀、那先說明正法编辑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記載釋迦牟尼佛預言釋迦牟尼佛入滅後會有大迦葉尊者、耶舍迦蘭陀子尊者、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大摩哂陀尊者、那先尊者宣揚佛教正法打擊冒充佛教的假佛法令佛教堅固住立五千年[4]

大迦葉尊者召開五百阿羅漢第一次結集编辑

佛教第一次結集時以大迦葉為首的五百阿羅漢長老共同決議僧團遵守佛教戒律之基本原則如下:

  • 凡是佛陀尚未制定的戒律不應再制定;
  • 凡是佛陀已經制定的戒律不應廢除;
  • 佛陀如何制定戒律,即應如何受持遵行。[5]

耶舍迦蘭陀子尊者召開七百阿羅漢第二次結集编辑

釋迦牟尼佛入滅一百年後跋耆族惡比丘主張違背佛教戒律的十事,因此耶舍迦蘭陀子尊者召開七百阿羅漢第二次結集判定十事是非法非律放逐跋耆族惡比丘,之後跋耆族惡比丘不服反而更進一步舉辦大眾部一萬人大結集竄改佛教教義[6]

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召開一千阿羅漢第三次結集编辑

佛教分裂後的印度阿育王時代其它部派出現更多違背佛教的教義,例如東山住部正量部違背佛教教義主張有情眾生輪迴中間必須經過中有(中陰身)[7]大眾部違背佛教教義主張一切方存在十方諸佛[8]。因此在釋迦牟尼佛入滅二百十八年後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召開一千阿羅漢第三次結集發表《論事》宣揚佛教正法說明假佛法的錯誤,第三次結集大摩哂陀尊者將佛教正法傳入斯里蘭卡

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和那先尊者開示說明中有(中陰身)是假佛法编辑

那先尊者向彌蘭王開示說明佛弟子不應該捨棄任何佛制定的戒律编辑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記載有四無礙解智的阿羅漢尊者那先[9] 向彌蘭王開示說明佛弟子不應該捨棄任何佛制定的戒律[10]

釋迦牟尼佛、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子帝須尊者、那先尊者開示說明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佛编辑

來源编辑

  1. ^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 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的兩千五百個僧團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兩千五百個僧團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優婆離阿難
  2. ^ 《馬哈希尊者傳》:第六次結集的第五也是最後一個會期,被稱為第六次結集的錫蘭會期,始於 1956 年 4 月 23 日,於 5 月 24 日衛塞節結束。合誦比丘合誦了以下的佛典:《發趣論》、《彌蘭陀王問經》、《導論》、《藏論》和《無礙解道》。
  3. ^ Translations of Pali texts, Bristol
  4. ^ 《彌蘭王問經》 第一卷 :爾時,世尊大般涅槃之時,與大比丘眾行至拘尸那竭羅,時世尊依無常等法而令一切有情生起感動,示現無餘涅槃界之涅槃行相,於拘尸那竭羅末羅國〔熙連禪〕河畔之惒跋單沙羅雙樹間,頭朝北臥於牀,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比丘!我令汝等知一切諸行是滅法,汝等不放逸而成就。為汝等,我宣說勝者之九分教,我宣說兩分別、兩波羅提木叉,我宣說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大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辟支佛之到究竟智,我宣說正等覺者之到究竟智,我宣說四正勤,我宣說四聖諦,我宣說七覺支,我宣說十二支緣起,我宣說四念處、聖八支道、七果、八等至、九〔次第住〕定。諸比丘!我弟子堪能、甚堪能、聰明、練達。而凡我所宣說此法與律,我滅後為汝等之師。我般涅槃之時,聖迦葉憶念老年出家者須跋陀之暴言,而行法之合誦,淨化佛語。由此更經百年,耶舍迦蘭陀子破跋耆子比丘等,為第二合誦。由此更經二百十八年,目犍連子帝須長老破諸異派,為第三合誦。次名大摩哂陀之比丘於銅鍱洲,住立我教。然,更由正等覺者般涅槃經五百年,有名彌蘭王,志求全閻浮提中依自己之智力而起微妙之諸問,沙門婆羅門依微妙之問而破時,有一名那先比丘,破王之說,以種種之譬喻令感歎,不曇其教,至五千年之後,令其教堅固住立。」
  5. ^ 《犍度》第 21 卷 第十一 五百〔結集〕犍度  :
    時,具壽阿難言諸長老比丘:「諸大德!世尊般涅槃時,曾對我言:『阿難!我滅度後,僧伽若欲者,小小戒可捨。』」「友!阿難!何者為小小戒,曾請問世尊否?」「大德!何者為小小戒,我未曾請問世尊。」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 [P.288] 夷外,餘為小小戒。」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夷、十三僧殘,餘為小小戒。」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夷、十三僧殘、二不定,餘為小小戒。」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夷、十三僧殘、二不定、三十捨墮,餘為小小戒。」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夷、十三僧殘、二不定、三十捨墮、九十二波逸提,餘為小小戒。」一分長老等言:「除四波羅夷、十三僧殘、二不定、三十捨墮、九十二波逸提、四提舍尼,餘為小小戒。」

    時,具壽摩訶迦葉告僧伽,言:「諸大德!請聽我言!我等之戒,有關在家人,雖是在家人,亦知我等:此是汝等釋子應〔為〕,此是不應〔為〕。若我等捨小小戒,或有人言:『沙門瞿曇為弟子制戒,〔不久〕如煙矣!師在時學戒,今師般涅槃而不學戒。』若僧伽機熟,僧伽未制不得制,已制不得壞,隨所制之戒而持住。是乃表白。諸大德!請聽我言!我等之戒……『……今……不學戒。』僧伽未制不得制,已制不得壞,隨所制之戒而持住。未制不得制,已制不得壞,隨所制之戒而持住,具壽聽者默然,不聽者請言。僧伽未制不得制,已制不得壞,隨所制之戒而持住。具壽聽……了知。」
  6. ^ 《島王統史》:由上座等所放逐惡比丘跋耆子等,得其他之支持,向眾多之人說非法。(三〇)集合一萬人進行結集法。所以此法之結集,稱為大合誦。(三一)

    此大合誦之比丘等是決定違背〔正法〕之教〔法〕,破壞根本之輯錄而作其他之輯錄。(三二)

    彼等於某處所輯錄之經移至其他之處,於五部破壞法、義。(三三)比丘等於異門說、無異門說、了義、不了義亦皆不分辨,(三四)彼等從佛陀密意所說,放置於餘處,彼等諸比丘,於文中失去眾多之〔真〕義。(三五)彼等棄一部甚深之經、律而作類似奇異之經、律。(三六)〔律〕內容之摘要,唯波利婆羅、阿毘達磨之論、波致參毗陀、尼泥沙、闍多迦之一部,除此而外,彼等造作不同者。(三七)彼等捨棄〔關於〕名詞、性、措辭、文體修飾之原則,以改作其〔全部〕。(三八)
  7. ^ 《論事》第八品
    第二章 中有論
  8. ^ 《論事》第二十一品
    第六章 一切方論
  9. ^ 《彌蘭王問經》 第1卷 序言
    時,尊者那先於其日、其夜,與無礙解俱逮得阿羅漢位。尊者那先之通達〔四〕諦耶!大地鳴動震動、震撼。
  10. ^ 《彌蘭王問經》 第11卷 第二品 第一 小、隨小學處之問
    「尊者那先!依世尊如是說:『諸比丘!我證知而說法,不證知而不說。』然,又對律之制定,如是言:『阿難!我死後,僧伽若欲者,可廢棄小、隨小之學處。』尊者那先!世尊自己死後,令廢棄小、隨小之學處,小、隨小之學處被惡制定耶?或又對無根據,不知〔事實〕而制定耶?尊者那先!若依世尊言:『諸比丘!我證知而說法,不證知而不說。』然者『阿難!我死後,僧伽若欲者,可廢棄小、隨小之學處』之言是邪。若依如來,對律之制定,如是言:『阿難!我死後,僧伽若欲者,可應廢棄小、隨小之學處。』然者『諸比丘!我證知而說法,不證知而不說』之言是邪。此亦兩刀論法之問。精緻、微妙、極微妙、甚深、極甚深而難解明。此向卿提出。於此,卿恰如行於大海中之摩竭魚,以示智力之廣大。」

    「大王!依世尊如是說:『諸比丘!我證知而說法,不證知而不說。』然,又對律之制定,如是言:『阿難!我死後,僧伽若欲者,可廢棄小、隨小之學處。』大王!如來試對諸比丘如是說:『我死後,我諸弟子允許廢棄之時,欲捨小、隨小之學處耶?或受持耶?』大王!譬如轉輪王對〔其〕諸子言:『愛兒等!此之大地域於一切諸方以周邊〔擴〕海。愛兒等!只少許軍隊難維持其國。愛兒等!然,汝等於予死後,放棄各邊境地方。』大王!然,彼諸王子於父死後,已入其手中之地域,放棄其等一切邊境地方耶?」

    「尊者!不然。尊者!〔彼等〕統治者更貪婪。諸王子由於政權欲,從此更貪求二倍三倍之地域。彼等放棄已入其手中之地域耶?」

    「大王!如是,如來試諸比丘而如是說:『阿難!我死後,僧伽若欲者,可廢棄小、隨小之學處。』大王!諸佛子為苦之解脫,為冀望正法,其他更應護持百五十之學處。何故放棄本來所制定之學處耶?」

    「尊者那先!世尊之說:『小、隨小之學處。』而『小學處者何耶?隨小學處者何耶?』此人人墮於惑、生疑、困惑、疑惑。」

    「大王!小學處者是惡作,隨小學處者是惡語。此等之二者是小、隨小學處。大王!往時之大長老亦隨之生疑,於法結集之時,彼等亦非一決。依世尊,既已豫見此問題。」

    「尊者那先!長久期間所伏藏之勝者(佛)之秘密,今已顯明於世。」
 
米南德一世銀幣,現藏於大英博物館
  • Hinüber, Oskar von (1996/2000). A Handbook of Pāli Literature.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ISBN 3-11-016738-7.
  • Winternitz, Moritz. History of Indian Literature.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