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集梵文saṃgīti,“集結”屬用詞訛誤)。佛滅後,諸弟子相會,為防止異見邪說,誦佛陀之說法,舉各自所聞確實者,結合集成之,為大小乘經典。又作集法集法藏結經經典結集,亦稱為合誦會誦。早期的佛教沒有書面和文字經典,僧眾以口頭傳誦方式,傳承佛陀的教法。結集是指佛教僧團進行集會,由上座比丘主持,與會三藏比丘分別誦出佛的教法,由大眾對內容共同審定,再編成次第。不同的佛教宗派所共同承認的有二或三次的結集;經過多次結集,最终形成了現在經文的文字記錄。印順法師認為經與律,是不斷的傳誦出來,不斷結集而完成的,並非如傳說的那樣,一次結集就一切完成了[1]


詞源编辑

結集的梵語saṃgīti,詞根爲saṃg-,和僧伽(saṃgha)的詞源相同,義爲集合的,印歐語同源詞如英文assemble(集合,收集)。

結集佛經次第编辑

  • 所有佛教宗派共同認同的結集:
    • 第一次結集王舍城結集):佛教初次興起時期,因為紙筆還未發明,沿袭古印度地区宗教典籍用口授传而没有文字記录。在佛陀入灭之后,眾弟子为了保证佛法的流传,在佛陀弟子大迦叶尊者的领导下,於灵鹫山王舍城七叶窟英语Saptaparni Cave进行結集,共有五百名已證得四果羅漢的弟子参加。五百弟子共同推举阿难尊者口述結集“”,推举优婆离尊者口述結集“”,共同默契承认結集了經典的經律。此次結集称为王舍城結集、五百結集或七叶窟英语Saptaparni Cave結集。根據不同宗派的經典,第一次結集還有如下幾種記載,被認為是在窟內結集的同時或不久後進行的,均為大眾部(傳聞是大乘佛教的前身)結集:
      • 窟外結集婆师婆为首的窟外大众部五藏結集。此傳聞據後世記載有萬人參與,但當時佛陀的僧團人只有一千兩百多人。 五比丘之一的波濕波(巴利文:Vappa),已證得四果羅漢,是上座部尊者因而非大眾部。《三論玄義》 提到的教授大眾部結集的婆師波可能是人名翻譯上的誤差而是另有其人。
    • 第二次結集毘舍離結集):在佛滅百年之後,共有七百人在吠舍离(毘舍離)进行。本次結集後出現了上座部大众部的分裂,開啟了日後的部派佛教時期。
 
位於曼德勒固都陶佛塔英语Kuthodaw Pagoda,收藏著敏东王時期緬甸第五次結集的三藏。

其他說法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印順法師. 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01). 
  2. ^ 《佛般泥洹經》卷2:「大迦葉賢聖眾選羅漢得四十人,從阿難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素,寫經未竟,佛宗廟中,自然生四名樹,一樹字迦栴,一樹字迦比延,一樹字阿貨,一樹字尼拘類。比丘僧言:「吾等慈心寫四阿含,自然生四神妙之樹,四阿含佛之道樹也。」因相約束,受比丘僧,二百五十清淨明戒,比丘尼戒五百事,優婆塞戒有五,優婆夷戒有十。寫經竟,諸比丘僧各行經戒,轉相教化千歲,千歲之中有持戒者,應在第四彌勒佛所,彌勒世尊當為天說經法。」(CBETA, T01, no. 5, p. 175, c1-12)
  3. ^ 《般泥洹經》卷2:「大迦葉即選眾中四十應真,從阿難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長阿含,三增一阿含,四雜阿含。此四文者,一為貪婬作,二為喜怒作,三為愚癡作,四為不孝不師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眾比丘言:「用寫四文,當興行於天下。」故佛闍維處,自生四樹,遂相撿斂,分別書佛十二部經。戒律法具,其在千歲中,持佛經戒者,後皆會生彌勒佛所,當從彼解度生死履。」 (CBETA, T01, no. 6, p. 191, a19-2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