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方言

汉语的各地变体
(重定向自漢語語言

漢語變體,或稱漢語方言漢語分支漢語族語言中國方言,是漢語語言變體。中國大陸學界統稱此等變體為漢語方言

汉语
Map of sinitic languages full-zh.svg
大中華地區漢語分佈圖

语言学含义


使用状况

语言学主题页

概要编辑

汉语的發音常随地域而有差别,例如在官话区内(除江淮官话外),往往相距数百公里的居民也能勉强溝通;而在华南地区則有着“十里不同音”的说法。[1]書寫上,古代的文言文雖偶有流變,不過大致統一;現代各種漢語變體的白話文寫法卻差異巨大。不過現代中文課程所敎育之書寫語大致都以官話白話文為準,除少部分地區用詞差異之外,十分统一。

雖然中國大陸學界稱漢語變體為“方言”,但方言內部的語言差異甚至大於歐洲諸語之間的差異,甚至方言內部的次方言之間的差異也大於一些歐洲語言间的差异(如閩語內部的差異)。因此一部分西方學者比照歐洲語言互懂程度之劃分,認為漢語變體應該稱為語言,隸屬於汉语族

汉语分支的划分主要是以“與古代汉语的继承关系”来划分的。若以听感为准,比如闽语内部及吴语内部的各個次方言之間都无法完全通话,但由于有共通的語法邏輯、特定常用詞彙等同源因素,因此皆被视为闽语或吴语。若依「方言」的字面意義「地方的語言」依地域划分,則福建省内居民并非都使用闽语,亦有两语的使用者;同时,闽语不只通行於福建,也通行於廣東東部和西南部、海南浙江南部,並隨著移民擴展到新加坡臺灣马来西亚乃至世界各地。

另外,由於与漢語語系的嚴格對應,有些漢學家(如美國漢學家白保羅)甚至將白語(中國白族的民族語言)視為漢語的一種變體。[2]由於學術界一般肯定白語与漢語的分裂是在公元前2世紀左右,更因為白族不是漢族,不適用於如此“具有鮮明漢民族特色”的語謂體系,因此這種將白語納入漢語方言的說法无法獲普遍认同。

變體地位之爭编辑

語言學上,儘管語言(language)與方言(dialect)之間沒有明顯界限[3],但語言與方言往往引起分類爭議。中国大陸絕大部份学者将吳語閩語客語粵語等漢語變體称作汉语的方言,不过也有部分歐美学者称該等變體为语言。近代以降,西方语言学传入中国,在其原则上,互相之间不能通话者应该被定義为语言而非方言。由於不同汉语分支的使用者(至少在口语上)通常無法互相理解,於是引起关于吴语、闽语、客語、粤语等到底是方言还是语言的争论。一些学者认为这是汉语的特殊情况,创造了地方语言(「Regionalect[4]或「Topolect[4][5][6])等词,来对译不同汉语言(或曰“汉语方言”)。[7]

之所以称之為“原则上”,是因为此“理论”在其源发地亦未被彻底执行。如:瑞典语挪威语丹麦语三语之间可以互相理解,但彼此的地緣政治因素,所以並非“方言與方言”的关系。

德語藏语阿拉伯語的方言之间亦不能互相通话,但仍被統一视为德语、藏语和阿拉伯語。在东亞,日語津輕方言日语津軽弁秋田方言日语秋田弁等,同样與標準語差異巨大,一般人很難聽懂,但仍被视為“方言”。[8]

此外若以“能否听懂”为汉语划定的标准,则“官话”、“吴语”和“闽语”等這樣的“語言”本身並不存在,因为包括“官话”、“吴语”和“闽语”在內的許多汉语分支其内部的次分支本身較難互相通话,所以國際標準化組織為漢語分支劃分了13個語言編號。可能超越了方言連續體

若視漢語各分支組合成漢語族,漢語語族則包含粵語客語閩語(包括閩東語閩南語莆仙語瓊雷語等)、吳語贛語官話湘語晉語等多種語言,因爲它們之間同源詞的發音差異不小於同屬日耳曼語族英語德語之間同源詞的發音差異。

然而,不管把「漢語」定位作語族還是一種語言,它的各分支語言之間地位平等,它們都是漢語裡的一分子。“漢語”並非專指它們當中的其中一種,而是它們的統稱。

形成编辑

中國古代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统一,因而使汉语逐渐产生變體。

變體形成的因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长期的小农经济、社会的分裂割据、人口的迁徙、山川的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因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不同语言之间的相互抵触、相互影响等。中国汉族地区也存在一些受近代中原语言影响较小而使古汉语特点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主要在南方,吳語閩語客語粵語四大地方语言较多數漢語保存許多漢語中古、上古層。而其中尤以閩語公認是保留較多上古漢語音韻特點的重要语言[9]

现代汉语有各种不同的變體,他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现代汉语各變體之间的差异表现在语音、词汇、语法各个方面,语音方面尤为突出。汉语按地位分为两大类:官话和其他六大南方分支,官话由于和通用语之间在语音、词汇、语法十分接近,因此可視之為同一種語言。除粵語之外的其他南方汉语没有官方语言地位,除粤语、客语、闽南语、北部吴语之外,其他南部漢語都缺乏規範,处于衰落、消失的境地。除了闽语是保留了很多上古汉语特征外,其他都和广韵能对应起来,属于中古汉语后裔。客语、赣语很大程度上是中古汉语的北朝汉语后裔;而吴语、湘语可能是南朝汉语的后裔。

分类编辑

中国的语言学家对于劃分汉语语言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人劃分汉语为七大语言,有人划分为五大语言,也有人分为六大语言、八大语言,甚至九大语言。但是大家比较认同的是,无论采取哪种划分方式,这些“大语言”内部的使用者有时也不能相互理解。在不同语言区,人们的语言意识也有一定差别。

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史語所提出漢語分區中則視上江官話(西南官話)、下江官話(江淮官話)、粵語吳語等並立為漢語的大方言區 [10]

地理語言學中,漢語還可以分為北方漢語和南方漢語,地理區域大約以淮河為界,以北為北方漢語,以南為南方漢語。北方漢語主要包含北方官話晉語兩大分支。因為中國北方長期是政治中心,中國大陸與臺灣敎育用的官話白話文新國音普通話中華民國國語)是以北方漢語中的官話為主;相較於南方漢語,北方漢語留下的文獻資料也較多。以歷史語言學的角度來看,北方漢語是漢語的主流,不斷侵入南方漢語區,將南方漢語同化。南方漢語則主要包括了吳語江淮官话湘語粵客贛閩語徽語等,受到苗瑤語系侗台語系的影響很大。南方漢語中的文讀,主要來自北方漢語,而白讀部份則仍然保持南方漢語的特色。但是南方漢語保留了較多古代漢語的特色。[11]

汉语各變體还可以分为许多次方言,次方言之下又可再細分成若干小片方言点

主要變體编辑

分支圖 [12]

漢語變體
 晉語 

并州片

呂梁片

上黨片

五臺片

大包片

張呼片

邯新片

志延片

 官話 
  东北官话 

幽燕片

錦興片

遼瀋片

黑吉片

 冀鲁官话 

保唐片

石濟片

滄惠片

章利片

 膠遼官話 

登連片

青萊片

營通片

 中原官話 

鄭曹片

洛徐片

蔡魯片

隴中片

汾河片

關中片

信蚌片

秦隴片

南疆片

  蘭銀官话 

金城片

河西片

塔密片

銀吳片

  江淮官話  

洪巢片

通泰片

黃孝片

  西南官話  

川黔片

西蜀片

西康片

雲南片

湖廣片

桂柳片

 湘語 

長益片

婁邵片

吉淑片

 吳語 

太湖片

台州片

温州片

金衢片

上丽片

宣州片

 徽語 

旌占片

績歙片

休黟片

祁德片

嚴州片

 贛語 

昌都片

宜瀏片

吉茶片

撫廣片

鷹弋片

大通片

耒資片

洞綏片

懷嶽片

 客家語 

寧龍片

雩桂片

銅鼓片

粵臺片

粵中片

粵北片

惠州片

汀州片

閩語

閩北語

邵將語

侯官片

福寧片

閩中語

莆仙語

泉漳片

大田片

潮汕片

浙南片

 瓊雷話 

雷州話

 海南話 

府城片

文昌片

萬寧片

崖縣片

昌感片

 平話 

桂北平話

桂南平話

 粵語 

廣府片

四邑片

高陽片

勾漏片

吳化片

邕潯片

欽廉片

莞寶片

闽语编辑

闽语,即閩語支,實質上是一群相互關聯的聲調語言。在福建廣東东部及西南部、海南浙江东南部、臺灣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菲律賓汶萊日本亞洲國家當中是最多華人使用的漢語變體。

闽语的内部分歧最廣,大體分為:

闽语支中影响力最大的是闽東语闽南语。闽语的主要语音特征包括:古浊声母多数读为不送气清音;声母「知」组读同「端」组;部分的「匣」母读同「群」母;唇不分(没有f-、v-等声母);连读变调较为发达,部分地区有其他连读变音现象;文白异读非常丰富,文读与白读有体系性的差别。闽语受到历史上不同时期古汉语音韵的反复多次重叠,其歷史可上遡至上古汉语。至今闽语的人口大约为汉语人口总数的4.5%,全球使用閩語人口高達一億多人。

粤语编辑

粤语,或称广东话白话,以广州话(廣州西關口音)最具影響力,並作為標準粵語的基礎語音。粵語主要分布广东省中西部、广西南部、海南儋州香港澳门等地以及东南亚、北美的主要华人(包括越南山由族艾族疍家人)社区。相比新國音(国语或普通话)有4個聲調,廣州話共有9声調,當中6個為平、上、去聲,餘下3聲為入聲。入聲發音以[-p̚][-t̚][-k̚]三個短促輔音結尾。

粤语完整保留中古汉语之韵尾,包含[-p̚][-t̚][-k̚][-m][-n][-ŋ]六种辅音韵尾,与《广韵》等唐宋时期的中古汉语韵书相对照,其韵尾系统最符合。广州话香港话只有非常微小差异,主要是香港人的懶音與香港推行的粵語正音運動所致,但廣州人與香港人一般不易分出兩種口音,要靠因應兩地分治而出現詞彙差異來分辨。與廣州話差異較大的一個主要分支是五邑地区(新会台山开平恩平鹤山)使用的方言,只会广州话的人一般只能听懂六七成的五邑话。與廣州話差异最大的是广西东南部的“勾漏粤语”,有十个声调,有[ɓ][ɗ]兩個濁音聲母,与其他粤语区的方言通話困難程度相對較大。只会广州话的人在沒有接觸過勾漏粤语的情況下,需要集中注意力很努力地聽辯才能聽懂玉林話的大體談話內容。

粵語在香港政府和海內外學術界的推動下進行了一系列的語音標準化工作和標準語音審音配字工作。Unicode官方的Unihan數據庫[13]中,共有漢字兩萬多個標註了粵語拼音。

目前全球以粵語為母語的約為1.2億人,使用地區非常廣泛,跟官話閩語同为北美、澳洲和大部分東南亞海外華人社區中的通用語。粵語不僅限於漢族使用,中國部分的京族、一部分壯族也使用粵語。粵語媒體資源非常豐富,具有很強的影響力。

吴语编辑

吴语,或称吳越語、江南话、江浙话,主要在江苏南部、上海全市、浙江绝大部分、安徽南部部分地区使用,在香港、台湾以及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也有分布,使用人数约占汉语总人口的8.4%。

吴语之下可分为太湖片台州片温州片金衢片上丽片宣州片六片。各片之间除太湖片与台州片有一定互通度之外,基本上难以通话

太湖片分布在苏南、上海以及浙江的杭州、绍兴、宁波一线以北,是吴语使用人口最为众多的一支,占吴语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太湖片、宣州片与官话接壤,受官话的影响较深;其余四片保留了较多吴语自身的特色。

吴语的主要语音特点为:

  • 古全清、次清、全浊声母三分,其中全浊声母一般读作浊音,如大多数地点古端透定三纽读/t/、/tʰ/、/d/。响音有带前喉塞与不带的对立。
  • 大多数地点三个古鼻音韵尾合并为一个ŋ(或◌̃n),三个古塞音韵尾也合并为一个ʔ。不少地方古复元音韵单元音化,古鼻尾韵变为鼻化元音,甚至不带鼻音。
  • 响音可自成音节。
  • 声调按清浊分为阴阳两组,一般有七到八个单字调,具体地点的调值数目多寡不均,从四调(浒山)、五调(上海)、六调(永康)、七调(杭州)、八调(温州)、九调(嘉兴)到十二调(吴江)都有。苏州与嘉兴交界地带,阴调有随送气与否进一步分化的现象,故而单字调可能多于八个。
  • 词内及跨词的连调发达。
  • 太湖片文白异读比较丰富。日纽文读同船纽,微纽文读同奉纽。
  • 部分吴语能分尖团。分尖团的地区,在调音部位上,有些是团音为龈颚音而尖音更前(如太湖片苏州、无锡等地、金衢片中北部),有些是尖音为龈腭音而团音更后(如台州片、上山片常山、江山、玉山、广丰等地)。

客語编辑

客语,亦称客家话、客家語、客話,以梅县话为代表。作为现时的一种南方變體,客家话是在唐宋變革時期北方移民南下的影响中形成的,客家话因而保留了较多中古漢語的特点。各地客家话中的入声韵,还不同程度地保留着中古汉语中存在的塞音及鼻音韵尾。客家话也是海外华人(包括越南艾族)社区使用较多的汉语分支。使用客家话的人口大约占汉语总人口的3%。(附錄:客家人物列表

主要分布於广东东部和北部、福建西部、江西南部及西北部、广西东南部、湖南东南部、四川等香港新界北部、臺湾西北部、南部六堆地區、東部花東縱谷一帶,客家话不仅限于汉族使用,畲族语言中的畲话也被认为属于客语的變體。

湘语编辑

湘语,或称湖南话老湖广话,主要在湖南省內大部分地區使用,广西貴州境内也有少量分布。湘語通常被分为老湘语新湘语两类:老湘语保留了較多古代楚語的特色,與官話等周邊變體差別巨大;新湘语則受到周邊的赣語西南官话影響較大,但與贛語和西南官話皆不能互相通話(除去湖南省西部某些城鎮的混合方言)。由於普通話的強勢影響,新湘語(如長沙方言)內部又出現了新、老之分,如新派長沙話和老派長沙話之別。湘语长沙(新)及双峰(老)为代表点,使用者约占汉语总人口的5%。新湘语长沙话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湘语的语音的普遍特点为:古浊声母今读不送气清音,没有平翘舌或前后鼻音的区别,及n-/l-不分、hu-/f-不分、ch-/q-不分、ong/eng不分等。长沙话湘潭话岳阳话益阳话等均属于新湘语。老湘语包括衡阳话湘乡话邵阳话等,其中湘乡话分布在湘乡双峰娄底涟源四县市,发音相近。

赣语编辑

赣语,或称江西话,以南昌话为代表,主要用于江西中北部、安徽西部及南部、湖北东南部、湖南东部靠近江西一侧的狭长地带(如浏阳平江茶陵等地)以及湖南西部的部分地区。使用人数约为汉语总人口的6%。赣语方言主要包括:北部地区的南昌话、东部地区的鹰潭话、中部地区的抚州话、西部地区的宜春话、西南部地区的吉安话。多数赣语方言的古浊声母读为送气清音。

官话编辑

現代所謂的官话,或称官话方言等,主要指的是北方官話以及其衍生:指今日华北、东北及西北地區、湖北大部、四川重庆雲南貴州湖南北部和西南、江西沿江地區、安徽中北部、江蘇中北部所使用的母語。以官话为母语的人约占汉语总人口的70%。上古汉语中原雅音五胡亂華衣冠南渡后,逐渐演变成隋唐时期的中古汉语。在明清时期之后,現代的官话方言逐漸形成,同时与南方各方言的差异越来越大。随着历史的发展,官话方言亦分化為南方官話北方官話。东北-北京官話是今日新國音的基礎(中國大陸称为普通话,台灣稱為國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則稱為華語)。官话的明显特点包括:失落了大部分的中古辅音韵尾。中古汉语中的“-p,-t,-k,-m,-n,-ng”现在已经只剩下“-n,-ng”两个。大多数官话方言没有入声。同时,与其他漢語分支相比,官话的声调较少。(这是因为大部分的官话方言只有平声区分阴阳。)因此,官话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应产生的复合词。

官話大致分為:

官话内部按其语言特点一般可以分为 4个支系,即4个方言片(或称 4个次方言):

华北官话

即狭义的北方话,它通行于北京、天津两市,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的一部分。其中东北三省和河北省的方言最接近官话──普通话。山东、河南的官话各有特色,有的语言学者认为可以另立胶辽官话和中原官话两支。其中中原官话包括山东、河南部分地区以及长江以北的江苏徐州、安徽阜阳、陕西的西安、山西的运城、临汾等地区。由于华北官话是按照地域划分而并不是依照语言特点划分的,此种划分已经过时。华北官话又重新划分为了东北官话、北京官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等,现在采用此种划分标准。

西北官话

行于山西、陕西大部、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等省的一部分地区。新疆汉族使用的语言也属西北官话。山西及其毗邻陕北部分地区、河南省黄河以北地区保留古入声字,自成入声调,不同于一般西北官话,也不同于华北官话,近来有学者认为可根据"有入声"这一特点另立"晋语",从官话中独立出来。与此同时,有学者提出西北官话作为官话的一支,范围宜缩小到只包括甘肃兰州、宁夏银川、新疆北疆等地的方言,改称"兰银官话"。

西南官话

通行于湖北省大部分地区(东南部、东部除外)、云南、贵州、四川、重庆、陕西南部等汉族地区以及湖南、广西两省(区)北缘地带。西南官话地域辽阔,但内部比较一致。

江淮官话

分布在安徽省、江苏长江以北地区(徐州、蚌埠.,江苏省赣榆县,一带属华北、东北方言,除外)、镇江以西九江以东的长江南岸沿江一带。江淮官话同晋语一样官话地位有待探讨。而建议江淮官话的独立依据主要有江淮官话有完整的入声调,这是在其他官话中没有的;还有江淮官话同其他官话区交流并不顺畅,其他官话区并不容易听懂江淮官话,因为江淮官话有不同于其他官话区的用字与语法,例如:“藏”用“囥”等,普通话中常说的“给我一本儿书”,在江淮官话区说成“那本书把我”。

其他變體编辑

地位有爭議的變體编辑

下面的几种變體是否构成独立的語言,现在尚有争议:

未归片的漢語變體编辑

  • 瓦乡话:主要分佈在湖南省西部的部分山区。是瓦鄉人的母語,使用人口約40萬。瓦乡话是一種融合了苗語和土家語特點的獨立的漢語分支,無法與任何其他漢語變體互通。
  • 湘南土话:主要通行于湖南省南部永州和郴州两市较远离城区的广大鄉鎮地域,其使用者對內使用湘南土話,對外交流改用西南官話或者普通話。湘南土话既不屬於湘語、贛語,也不屬於客家話,更不屬於官話。湘南土話內部的各種土語之間的差異也很明顯。其中桂阳本地话比較特殊,与湘語语调相似,但用词语法与客家話相似,主要流行于桂阳县北半部、新田县东部、临武县西北部等地的一些乡镇,大约30万人使用。还有一种靠近少数民族聚居地的湘南土语,如新田土话的语音用词复杂,桂陽本地話和新田土話之间出入很大,不能互通。
  • 粤北土话(韶州土話):主要通行在廣東省北部的韶關等地,主要分佈在粵北的鄉村。粵北土話古老而獨特,與湘南土話關係比較近,兩者可歸為同一類變體。
  • 東江本地話水源音):分佈在廣東省惠州及其周邊的東江沿岸的一些地方,混合了客家話與粵語,但與兩者皆不同。
  • 军话:主要分佈在南方各省,是一種官話與南方各種漢語變體混合的產物,易於流通。
  • 占米話:主要分佈在廣東省東南沿海一帶,兼具粤語、客家話和闽南語的特點,但尚未被劃分至其中一種。
  • 大鵬話:主要分佈在廣東省東南沿海一帶,兼具軍話、客家話和粵語的特點,但尚未被劃分至其中一種。其分支有平洲話
  • 迈話:主要分佈在海南三亞一帶,是一種不確定隸屬關係的漢語變體,有學者認為其可能屬於粵語。
  • 水源音:主要分布於惠州和河源,是東江流域中上游地區的土語群,在語言分類歸屬上有爭議,有的學者將其籠統併入客家話粵中片,有的學者主張將其劃入粵語惠河片,有的學者認為是獨立語言。
  • 富马話:主要分布於東方市四更鎮付馬村一帶,是一種以贛語、客家話成分為主體並摻有不少村話(仡隆語)、粵語、閩語的變體。

音系音韵编辑

总体而言,南方方言的声母数量更少,韵母数量更多。[14]:212–213粤语上海话等部分方言存在成音节鼻音[15]:101

声母编辑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调查的42种方言中,声母的数量(含零声母)从15个到崇明岛方言的35个不等。[16]:186–188

选定方言的声母[17]:69, 90, 127[14]:139, 236
福州话(闽语) 苏州话(吴语) 北京话(官话)
塞音
塞擦音
清送气 tsʰ tsʰ tɕʰ tsʰ tɕʰ tʂʰ
清不送气 p t ts k p t ts k p t ts k
b d g
擦音 s x f s ɕ h f s ɕ ʂ x
v z ʑ ɦ ɻ/ʐ
响音 l l l
鼻音 m n ŋ m n ɲ ŋ m n

福州话的声母系统相当简略。[17]:127/ŋ/脱落外,福州话的每个声母都在别的方言中存在,不过有的方言不分/n//l/。大多数方言都有些别的声母,自中古汉语阶段以来经历了不少合流与分化:

  • 大多数非官话都有清唇齿擦音/f/,来自中古汉语双唇塞音在特定环境下的演化。[14]:211, 233
  • 中古汉语浊音声母在吴语、老湘语和少数赣语中有所保留,其他地方与清声母合流。[14]:199–200, 207[17]:91, 108–109, 152
  • 中古汉语卷舌音声母在大多数官话中都保存了下来,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则没有。[14]:193
  • 北部和中部许多方言都有颚化的齿塞擦音、软腭音(如苏州话),或两者兼有。北京等一些地方,颚化的齿塞擦音与颚化的软腭音合流为新的硬颚音系列(尖团合流)。[14]:182, 193, 200, 205

韵母编辑

赣语为代表的保守的元音系统有高元音/i//u//y/,它们同时也可充当介音;还有中元音/e//o/,以及低元音/a/[17]:150–151官话等其他方言中,/o//a/合流,留下一个中元音音位和大量同位异音[14]:141, 198许多方言,特别是官话中,存在舌尖元音,实际上是咝音后的高元音演化成的成音节擦音[14]:194在许多吴语方言中,韵母发生单化,在开音节中产生了大量的元音音位。[14]:200–201介音的消失、高元音低化常见于粤语[14]:216–217

中古汉语韵尾在南方方言中保留得比较好,特别是粤语[14]:217晋语、吴语和江淮官话中,塞音韵尾合流为声门塞音,其他官话方言基本都消失了。[14]:193, 201–202官话中,/m//n/合流,中部方言有部分只有一个鼻音韵尾,有时实现为韵腹的鼻化[14]:193, 201

声调编辑

汉语的所有方言都与其邻接的东南亚语言联盟语言一样存在声调。调类的数量大致北方少于南方。[14]:9许多方言都有变调,一个字的声调受词汇或短语中相邻字的影响而变化。[14]:147, 202, 239上海话的变调非常激进,它的声调已经变成了接近现代日语高低重音系统了。

现代方言的调类均可分析为分化自中古汉语的四声,不过不同方言间的同源调类的调值往往差异很大。[14]:54早期中古汉语非入声音节只分平、上、去三调,以塞音/p//t//k/结尾的音节(闭音节)之间没有声调对立,自成入声,与鼻音结尾的/m//n//ŋ/对应。[14]:34–36

中古汉语的声调及相邻语言的相似系统都经历过一次由声母发声态决定的调类分裂。浊音声母倾向于出现低调头,到晚唐时,四声的每种就都分裂成阴调和阳调两个调域。[14]:53–54当浊音在吴语和老湘语以外的其他方言中全部消失后,声调对立就取代了声母清浊对立,变成8声调系统。[14]:53粤语维持了八调的对立,还演化出长入声。[14]:217–218

不过,大部分汉语方言后来都发生了调类的合流。[14]:54例如,官话中,阳上和阳去合流,后来阴去也与它们合流,这样一来就只剩下6个声调。后来入声的韵尾消失,入声便合流到其他调类中,只剩下4个声调。[14]:194–195

现代汉语四声分布
每个调类以标示,后面给出调值。
分类 次级分类 方言 中古汉语声调 调类数量
꜀阴平꜁阳平 ꜂阴上꜃阳上 阴去꜄阳去꜅ 阴入꜆阳入꜇
声母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全清 次清 次浊 全浊 (短) (长) 次浊 全浊
例字:
官话 北京官话 北京话 ˥ 55 [a] ˧˥ 35 ˨˩˦ 214 [18]˥˩ 51 (any)[b] 4
冀鲁官话 济南话 ˨˩˧ 213 [a] ˦˨ 42 ˥ 55 ˨˩ 21 4
胶辽官话 大连话 [a] 4
中原官话 西安话 ˧˩ 31 [a] ˨˦ 24 ˦˨ 42 ˥ 55 4
东干语 ˨˦ 24 ˥˩ 51 ˦ 44 3
兰银官话
兰州话 ˧˩ 31 [a] ˥˧ 53 ˦˦˨ 442 ˩˧ 13 4
银川话 3
西南官话 成都话 ˥ 5 [a] ˨˩ 21 ˦˨ 42 ˨˩˧ 213 4
岷江片 泸州话 ˥ 5 [a] ˨˩ 21 ˦˨ 42 ˩˧ 13 [c] ˧ 3 5
江淮官话 南京话 ˧˩ 31 [a] ˩˧ 13 ˨˩˨ 212 ˦ 44 [c] ˥ 5 5 (4)
南通话 ① 35 [a] 21 ③ 55 ⑤ 213 ⑥ 42 [c] 55ʔ [c] 42ʔ 7 (5)
晋语 并州片 太原 ˩ 11 ˥˧ 53 ˦˥ 45 [c] ˨ 2 [c] ˥˦ 54 5 (3)
吴语 太湖片 上海话 ˥˨ 52 [d] [d] ˧˧˦ 334 [d] ˩˩˧ 113 [c] ˥ 5 [c][d] ˨˧ 23 5 (2)[d]
苏州话 ˦ 44 [d] ˨˦ 24 ˥˨ 52 [d] ˦˩˨ 412 [d] ˧˩ 31 [c] ˦ 4 [c][d] ˨˧ 23 7 (3)[d]
瓯江片 温州话 ˦ 44 [d] ˧˩ 31 ③ʔ/④ʔ[d] ˧˥ 35 ˥˨ 52 [d] ˨ 22 ⑦/⑧[d] ˧˨˧ 323 8 (4–6)[d]
徽语 绩歙片 绩溪县 ˧˩ 31 ˦ 44 ˨˩˧ 213 ˧˥ 35 ˨ 22 [c] ˧˨ 32 6 (5)
湘语 新湘语 长沙话 ˧ 33 ˩˧ 13 ˦˩ 41 ˥ 55 ˨˩ 21 [c] ˨˦ 24 6 (5)
赣语 昌都片 南昌话 ˦˨ 42 ˨˦ 24 ˨˩˧ 213 ˥ 55 ˨˩ 21 [c] ˥ 5 [c] ˨˩ 21 7 (5)
客家话 梅州话 梅县 ˦ 44 ˩ 11 ˧˩ 31 ˥˨ 52 [c] ˨˩ 21 [c] ˦ 4 6 (4)
粤语 粤海片 广州话 ①a ˥ 55 ~ ①b ˥˧ 53 [e] [a] ˨˩ 21~11 ˧˥ 35 [f] ˩˧ 13 ˧ 33 ˨ 22 ⑦a[c] ˥ 5 ⑦b[c] ˧ 3 [c] ˨ 2 9~10 (6~7)
香港粤语 ˥ 55 [a] ˨˩ 21~11 [g] ˨˥ 25 [f][g] ˨˧ 23 ˧ 33 ˨ 22 ⑦a[c] ˥ 5 ⑦b[c] ˧ 3 [c] ˨ 2 9 (6)
石岐话 ˥ 55 ② ˥˩ 51 ③ ˩˧ 13 ⑤ ˨ 22 ⑦a[c] ˥ 5 [c] ˨ 2 6 (4)
四邑片 台山话 ˧ 33 [a]? ˩ 11 ˥ 55 [a]? ˨˩ 21 ˧˨ 32 ⑦a[c] ˥ 5 ⑦b[c] ˧ 3 [c] ˨˩ 21 8 (5)
勾漏片 博白话 ˦ 44 [a] ˨˧ 23 ˧ 33 [a]? ˦˥ 45 ˧˨ 32 ˨˩ 21 ⑦a[c] ˥˦ 54 ⑦b[c] ˩ 1 ⑧a[c] ˦ 4
(长)
⑧b[c] ˧˨ 32
(短)
10 (6)
平话 北部 南宁话 ˥˨ 52 [a]? ˨˩ 21 ˦ 44 [a]? ˨˦ 24 ˥ 55 ˨ 22 [c] ˦ 4 ⑧a[c] ˨˦ 24 ⑧b[c] ˨ 2 9 (6)
闽语 闽北语 建瓯话 ˥˦ 54 ˨˩ 21 ˨ 22 ˦ 44 [c] ˨˦ 24 [c] ˦˨ 42 6 (4)
闽东语 福州话 ˥ 55 ˥˧ 53 ˧ 33 ˨˩˧ 213 ˨˦˨ 242 [c] ˨˦ 24 [c] ˥ 5 7 (5)
闽南语 厦门话 ˥ 55 ˧˥ 35 ˥˧ 53 ③/⑥[h] ˨˩ 21 ˧ 33 [c] ˩ 1 [c] ˥ 5 7 (5)
泉州话 ˧ 33 ˨˦ 24 ˥ 55 ③/④[h] ˨ 22 [i] ˦˩ 41 [i] ˦˩ 41 [c] ˥ 5 [c] ˨˦ 24 8 (6)
潮州话 ˧ 33 ˥ 55 ˥˨ 52 ˧˥ 35 ˨˩˧ 213 ˩ 11 ④/⑥[j] [c] ˨ 2 [c] ˦ 4 8 (6)
汉越音[24]:305–314[25] 北部 河内[26] ˦ 44 ˧˨ 32 ˧˩˨ 312 ˧˨˥ 325 ④/⑥ ˧˦ 34 ˨ 22 ˦˥ 45 ˨˩ 21 8 (6)
中部 順化[27] ˥˦˥ 545 ˦˩ 41 ˧˨ 32 ③/⑥ ˨˩˦ 214 ˧˩ 31 ˦˧˥ 435 ˧˩ 31 7 (5)
南部 西贡[28]:70–77 ˦ 44 ˧˩ 31 ˨˩˦ 214 ③/⑥ ˧˥ 35 ˨˩˨ 212 ˦˥ 45 ˨˩ 21 7 (5)
分类 次级分类 方言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全清 次清 次浊 次浊 (短) (长) 次浊 全浊 调类数量
声母
꜀阴平꜁阳平 ꜂阴上꜃阳上 阴去꜄阳去꜅ 阴入꜆阳入꜇
中古汉语调类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浊音变为送气音(入声不会)。
  2. ^ 不规则变化,由首都的方言接触发生。白读倾向于阴平和阴上,文读倾向于阳平和去声。文读的表现主要出于协韵。[19]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入声因音节末尾的塞音出现。(温州话是例外:入声脱尾,调值自成一调。)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吴语和老湘语中,阳调只出现在全浊声母字中,因此阴阳调的区分实际上并不具备音位的功能。温州话中,上声近乎以喉塞音标明。
  5. ^ 多音字。该字不表示具体名词时,阴平变阴去。
  6. ^ 6.0 6.1 此处,浊音白读变送气,文读变不送气,声调变为阳上。
  7. ^ 7.0 7.1 部分研究显示,一些年轻母语者将香港粤语的两种上声交错使用,说明合流正在发生,[20][21]:211–225但这实际上比较罕见。
  8. ^ 8.0 8.1 漳州话和厦门话中,阳上文读并入阴上,白读并入阳去。[22]泉州话中,次浊音被分析为阳声,中古汉语上声在这里分化。文读中与阴上合流,白读中反而并入阳上。[22]
  9. ^ 9.0 9.1 泉州话中,阴阳去声只能在连读变调中区分,单字调已经合流。[22]
  10. ^ 潮州话中,部分次浊去声并入阳上而不是阳去。[23]

吴语保留了浊阻碍音,因此调类的分化从未成为音位。[14]:202大多数吴语方言都还保留着中古汉语的声调分野,但上海话中已经有好几个合流了。

许多汉语方言都有变调,声调的调值依相邻的字的调类而变化。例如,普通话中两个上声字连读时,前一个字变为阳平。[14]:146–147吴语和沿海闽语中存在非常复杂的变调模式。[14]:202, 239上海话中,所有字的声调都由词或短语的第一个字的调类决定,因此上海话的声调是词调而不是音节调。

词汇编辑

汉语方言大多数词素都是来自上古汉语的单音节词汇,且大都是同源的:

同源语素的白读音[29][a]
晋语 官话 湘语 赣语 吴语 闽语 客家话 粤语
太原话 西安话 北京话 成都话 扬州话 长沙话 双峰话 南昌话 苏州话 温州话 福州话 厦门话 梅县话 广州话
zəŋ1 ʐẽ2 ʐən2 zən2 lən2 ʐən2 ɲiɛn2 ɲin5 ɲin2 ɲiaŋ2 nøyŋ2 laŋ2 ɲin2 jɐn2
næ̃1 næ̃2 nan2 nan2 liæ̃2 lan2 læ̃2 lan5 2 2 naŋ2 lam2 nam2 nam2
ny3 mi3 ny3 ɲy3 ly3 ɲy3 ɲy3 ɲy3 ɲy6 ɲy4 ny3 lu3 ŋ3 nøy4
y1 y2 y2 y2 y2 y2 y2 ɲiɛ5 ŋ2 ŋøy2 ŋy2 hi2 ŋ2 jy2
1 ʂɤ2 ʂɤ2 se2 ɕɪ2 sa2 ɣio2 sa5 zo2 zei2 sie2 tsua2 sa2 ʃɛ2
zuəʔ7 ʐou5 ʐou5 zəu2 ləʔ7 ʐəu7 ɲu5 ɲiuk8 ɲioʔ8 ɲiəu8 nyʔ8 hɪk8 ɲiuk7 juk8
kuəʔ7 ku1 ku3 ku2 kuəʔ7 ku7 kəu2 kut7 kuɤʔ7 ky7 kauʔ7 kut7 kut7 kuɐt7a
nie3 ɲiã3 iɛn3 iɛn3 iæ̃3 ŋan3 ŋæ̃3 ŋan3 ŋɛ6 ŋa4 ŋiaŋ3 gɪŋ3 ɲian3 ŋan4
ɚ3 ɚ3 ɚ3 ɚ3 a3 ɤ3 e3 ə3 ɲi6 ŋ4 ŋei5 hi6 ɲi3 ji4
pieʔ8 pi2 pi2 pi2 pieʔ7 pi2 bi6 pʰit8 bɤʔ8 bei6 pei6 pʰi6 pʰi5 pei6
zəʔ7 ɚ1 ʐʅ5 zɿ2 ləʔ7 ɲʅ7 i2 ɲit8 ɲɪʔ8 ɲiai8 niʔ8 lit8 ɲit7 jat8
yəʔ7 ye1 ye5 ye2 yəʔ7 ye7 ya5 ɲyɔt8 ŋɤʔ8 ɲy8 ŋuɔʔ8 geʔ8 ɲiat8 jyt8
nie1 ɲiæ̃2 niɛn2 ɲiɛn2 liẽ2 ɲiẽ2 ɲɪ̃2 ɲiɛn5 ɲiɪ2 ɲi2 nieŋ2 2 ɲian2 nin2
sæ̃1 sæ̃1 ʂan1 san1 sæ̃1 san1 sæ̃1 san1 1 sa1 saŋ1 suã1 san1 ʃan1
suei3 fei3 ʂuei3 suei3 suəi3 ɕyei3 ɕy3 sui3 3 sɿ3 tsy3 tsui3 sui3 ʃøy3
xuŋ1 xuoŋ2 xuŋ2 xoŋ2 xoŋ2 xən2 ɣən2 fuŋ5 ɦoŋ2 ɦoŋ2 øyŋ2 2 fuŋ2 huŋ2
luəʔ7 lou1 ly5 nu2 lɔʔ7 lou7 ləu2 liuk8 loʔ7 lo8 luɔʔ8 lɪk8 liuk8 luk8
xuɒ̃1 xuaŋ2 xuaŋ2 xuaŋ2 xuɑŋ2 uan2 ɒŋ2 uɔŋ5 ɦuɒŋ2 ɦuɔ2 uɔŋ2 hɔŋ2 vɔŋ2 wɔŋ2
piəʔ7 pei2 pai2 pe2 pɔʔ7 7 pia2 pʰak7 bɒʔ8 ba8 paʔ8 peʔ8 pʰak8 pak8
xəʔ7 xei1 xei1 xe2 xəʔ7 xa7 ɕia2 hɛt8 hɤʔ7 xe7 xaiʔ7 hɪk7 hɛt7 hɐk7a
sɒ̃5 ʂaŋ5 ʂaŋ5 saŋ5 sɑŋ5 san6 ɣiaŋ6 sɔŋ6 zɒŋ6 ji6 suɔŋ6 tsiũ6 sɔŋ5 ʃœŋ6
ɕia5 xa5 ɕia5 ɕia5 5 xa6 ɣo6 ha6 ɦo6 ɦo4 a6 e6 ha2 ha6
tsuŋ1 pfəŋ1 tʂuŋ1 tsoŋ1 tsoŋ1 tʂən1 tan1 tsuŋ1 tsoŋ1 tɕyoŋ1 touŋ1 taŋ1 tuŋ1 tʃuŋ1
ta5 tuo5 ta5 ta5 tai5 tai6 du6 tʰɔ6 dəu6 dəu6 tuai6 tua6 tʰai5 tai6
ɕiau3 ɕiau3 ɕiau3 ɕiau3 ɕiɔ3 ɕiau3 ɕiɤ3 ɕiɛu3 siæ3 sai3 sieu3 sio3 siau3 ʃiu3

上古汉语有声母分别为*p-和*m-的两系否定词。[14]:97–98北方和中部方言普通否定用*p-系较多,如北京话“不”。[14]:182*m-系则用于存在否定,如北京话“沒”,上海话“没”m2[14]:196, 200, 204官话中,也表示“还没”,而吴语和其他方言则用另一个词表达。[14]:196–197, 203–204南方方言中,否定词则倾向于来自*m-系。普通否定都分化自一个成音节鼻音*m̩,客家话和粤语为平声,闽语为上声。存在否定则来自*mau,声调同样无法确定。[14]:213

第一第二人称代词所有方言都同源。晋语、官话和湘语的第三人称代词同源,其他方言用的则是某个牙喉音声母词:[14]:182, 214

人称代词[a]
晋语[30] 官话[14]:196 湘语[14]:208 赣语[14]:205 吴语[14]:203 闽语[14]:234 客家话[14]:227 粤语[14]:220
太原 西安 北京 成都 扬州 长沙 双峰 南昌 苏州 温州 福州 厦门 梅县 广州
ɣɤ3 ŋə3 uo3 ŋo3 o3 ŋo3 3 ŋɔ3 ŋəu6 ŋ4 ŋuai3 gua3 ŋai2 ŋo4
ni3 ni3 ni3 ni3 liɪ3 n3, ɲi3 n3 li3, n3 ne6 ɲi4 ny3 li3 ɲi2, n2 nei4
他/她 tʰa1 tʰa1 tʰa1 tʰa1 tʰa1 tʰa1 tʰo1 tɕʰiɛ3 li1 gi2 i1 i1 ki2 kʰøy4

南方方言往往还有一个非汉语的底层词汇层。其中有些词可能来自壮侗语系南亚语系[14]:17–19, 213–214, 219, 231–232

方言例子编辑

一般认为闽语在音系、语法和词汇等方面距离标准汉语是最远的。历史上,闽语是第一个与其他汉语方言分离的(参见汉语音韵学)。闽语的内部多样性也非常大,一般认为至少包含5种不同的语言,如闽北语闽南语闽中语闽东语莆仙语

语言政策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港澳编辑

台湾编辑

新加坡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声调的数字表示调类。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国古代“十里不同音”现象严重 康熙讲话像赵本山. 凤凰新媒体. 2015-11-20 [2021-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6). 
  2. ^ Norman, Jerry, Chines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ISBN 978-0-521-29653-3. 
  3. ^ Cysouw, Michael; Good, Jeff. (2013). "Languoid, Doculect, and Glossonym: Formalizing the Notion 'Language'." Language Documentation and Conservation. 7. 331–359. hdl:10125/4606.
  4. ^ 4.0 4.1 DeFrancis, John, The Chinese Language: Fact and Fantasy,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84, ISBN 978-0-8248-1068-9.   
  5. ^ Mair, Victor H., What Is a Chinese "Dialect/Topolect"? Reflections on Some Key Sino-English Linguistic terms (PDF), Sino-Platonic Papers, 1991, 29: 1–31 [2015-12-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05-10). 
  6. ^ 美國傳統英語字典
  7. ^ 第70期《語文建設通訊》. [2008-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2). 
  8. ^ 金田一春彥著《日語的特點》
  9. ^ 閩語古全濁聲類的層次分析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杜佳倫著,第二頁
  10. ^ 劉鎮發(2004年第4期),《百年來漢語方言分區平議》,學術研究
  11. ^ 曹志耘主編,《漢語方言的地理語言學研究》,商務印書館,2013年出版,ISBN 9787100095761
  12. ^ 《中国语言地图集》[M]. 朗文出版(远东)有限公司,1987.
  13. ^ Unihan Database. [2014-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04).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14.11 14.12 14.13 14.14 14.15 14.16 14.17 14.18 14.19 14.20 14.21 14.22 14.23 14.24 14.25 14.26 14.27 14.28 14.29 14.30 14.31 14.32 14.33 14.34 14.35 14.36 14.37 14.38 Norman (1988).
  15. ^ Ramsey (1987).
  16. ^ Kurpaska (2010).
  17. ^ 17.0 17.1 17.2 17.3 Yan (2006).
  18. ^ 官话4声
  19. ^ David Branner, A Neutral Transcription System for Teaching Medieval Chinese, T ̔ang Studies 17 (1999), pp. 36, 45.
  20. ^ Perception of the merg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preliminary data on monosyllables - Semantic Scholar. S2CID 5953337 (美国英语). 
  21. ^ Bauer, Robert S.; Kwan-hin, Cheung; Pak-man, Cheung. Variation and merger of the ris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 2003-07-01, 15 (2) [2021-12-11]. ISSN 1469-8021. doi:10.1017/S0954394503152039. hdl:10397/7632 .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22. ^ 22.0 22.1 22.2 闽南语的声调系统, The Tonal System of Min Nan; accessed 24 January 2012.
  23. ^ 潮语拼音教程. kahaani.github.io. [2019-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24. ^ Nguyễn Tài, Cẩn. Nguồn gốc và quá trình hình thành cách đọc Hán Việt [The origin and formation of Sino-Vietnamese pronunciation]. Hà Nội: Đại học Quốc gia Hà Nội. 2000. 
  25. ^ Nguyễn Tài, Cẩn. Từ tứ thanh tiếng Hán đến tám thanh Hán–Việt [From the four Middle Chinese tones to the eight Sino-Vietnamese tones]. Ngôn ngữ học và Tiếng Việt. [April 21,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26. ^ Kirby, James P. Vietnamese (Hanoi Vietnames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11, 41/3. 
  27. ^ Nguyễn, Văn Lợi. Hệ thống thanh điệu Huế [Tone system in Hue dialect]. Phonetics lab (Faculty of Vietnamese Studies). 2013 [April 21,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0). 
  28. ^ Huỳnh Công, Tín. Tiếng Sài Gòn [The Saigon dialect]. Cần Thơ: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 Sự Thật. 2013. 
  29. ^ 北京大学 (1989).
  30. ^ Beijing University (1989).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