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联帮

(重定向自竹聯幫

竹聯幫,起源於臺灣國際華人黑社會組織,成立於1957年[1][2],主要活動區域在臺灣北部中國大陸等地區。兩岸三地東北亞東南亞,甚至歐美等國家都有關係勢力,正式的核心成員約有20,000人,包含準成員與海內外關係合夥人號稱高達100,000人[3]。目前與天道盟四海幫並稱為台灣三大黑幫[4][5][6]

竹聯幫
創建時間1957年(中華民國46年)
創建者趙寧
創建地點 中華民國新北市永和區竹林路
活躍年代1957年-現在
活動範圍台北基地,遍及中國大陸美國東南亞
種族特點由在台灣外省人創立、早期以外省人為主,後期已經不分族群
成员人數
(估计)
20,000人
犯罪活動敲詐勒索詐騙賭博
討債毒品軍火走私賣春洗錢綁架偷竊
合作組織松聯幫飛鷹幫香港十四K新義安
日本山口組住吉會稻川會沖繩旭琉會
美國華青幫
東南亞私會黨
敵對組織天道盟四海幫牛埔幫北聯幫三環幫 (台北)大湖幫西北幫美鷹會

1984年,竹聯幫就陳啟禮等人因江南案而引發國際社會注目,也導致之間的政治角力,迫使台灣當局執行一清專案全國大掃黑,導致波及影響其他角頭不滿,間接影響台灣黑社會的發展。

2008年,被美國《外交政策》期刊列為全球第四危險組織,並指竹聯幫近年來活動地盤已經由台灣擴張到東南亞菲律賓甚至達美國歐洲澳洲,成為國際性黑道幫派。竹聯幫非法活動項目包含走私販毒人口販運賣淫政治謀殺...等等。[7]

2017年,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公開兩度點名並且強力譴責竹聯幫與香港14K聯手毒品走私菲律賓,是菲律賓的毒品主要供應來源,再度引起國際關注。

起源编辑

竹聯幫起源於1955年間,以孫德培為首的不良中學生,於當時的台北縣中和鄉成立由學生組成的校園幫派「中和幫」,成員多來自軍眷家庭的國中生高中生所組成,當時成員主要在螢橋秀朗與永和的交接處一帶的攤販街活動。

1957年,中和幫老大孫德培在糾紛中率幫衆殺死一名古亭幫份子周天送血案而遭逮補入獄[8]。失去領導人物的中和幫,內部形成派系互相惡鬥。年中和幫成員「小潘」潘世明率先出走與中正區學生幫派於水源路組成「萬字幫」,另一位成員「訓吾」沈信吾也另起爐灶於大安區公館泰順街一帶成立「三環幫」。

同年間,中和幫以元老趙寧主導召集中和幫成員於台北縣中和鄉竹林路舉行「第三次大會」商量對策。由趙寧宣佈:因為幫主孫德培的入獄,為了尊重幫主以及表示平等,決定不設立「老大」(幫主)一職,由周榕擔任「老么」(總指揮)並且將中和幫殘餘勢力統整為「竹林聯盟」,往後簡稱為「竹聯幫」。[9]

最初的竹聯幫以動物名稱做為勢力區分,最早分別有獅、虎、豹、鳳、鴨等五個支派聯盟,後續加入的新成員常以動物名稱並冠上顏色來取綽號。(往後例如:「灰鴨」柳茂川、「白狼」張安樂、「黃鳥」陳志一、「青蛇」鄧國灃、「黑鵝」彭澤洪..等等的早期主要成員),而往後擔任竹聯幫總堂主的「旱鴨子」陳啟禮,當時就是「鴨」的成員,當時鴨的老大亦是周榕。而這時候的竹聯幫,僅僅只是聯盟型態的學生幫派。

1960年代,較早成立且同樣是由學生所組成的四海幫,為竹聯幫首要抗衡及仿傚的目標。但四海幫多來自軍公教家庭且經濟富裕,成員多是高中生大學生所組成,勢力極為強勢,年紀較輕且尚為貧弱的竹聯幫幾度遭到四海幫的圍剿而略顯頹勢。

勢力擴展编辑

1962年,台北市地區最大勢力的外省幫派四海幫,因高調強勢的行徑面臨警方打壓及強制解散的危機,同為外省第二代學生組成的竹聯幫趁勢首次越過中正橋奪取四海幫在現今大安區古亭一帶的地盤,活動地區從台北縣進入到台北市。曾於1957年在南強中學組成「南強聯盟」的陳啟禮,在竹聯幫勢力擴張時期帶領大批人馬回籠壯大聲勢,「南海路幫」的張安樂吳敦,分別在1964年以及1965年時期加入竹聯幫。

1964年,竹聯幫幹部「楊站長」楊劍平崛起統領竹聯幫,以楊劍平為首率領幫內成員在台北市各區併吞其他外省眷村幫派勢力,當時竹聯幫成員已達500人,而打出「天下第一幫」的名號,穩固了竹聯幫日後的根基。1965年8月間,以楊劍平為首與三環幫發生械鬥引起臺灣當局重視,因而被媒體大幅報導「竹聯幫瘋狂殺人」,楊劍平與多位竹聯幫成員也因此遭逮補入獄。

1968年4月間,在幫內幹部楊劍平的授意下,由「白狼」張安樂自任為「總護法」主持竹聯幫在陽明山召開的會議將組織編制擴大,尊崇陳啟禮為「大哥」並推舉為「總堂主」,並且模仿滿淸八旗舊制,以紅、白、藍、黑、黄、灰等六色,擴編成虎、豹、龍、獅、熊、鳳、狼、鳥等分支堂口,確立了堂口制度分掌職事,大量吸收新血擴大竹聯幫的組織。會中並規定日後各分支必需上繳「母金」的組織公款。

香港西餐廳與陳仁事件编辑

1968年7月4日,「旱鴨子」陳啟禮為首在台北市中山區香港西餐廳事件」一戰以寡擊眾,以陳啟禮、「蕭正」蕭正明、黃舜、陳功、「肥婆」林建發、「蜈蚣」吳功、汪沛雷、周令剛等八人,擊退在地本省角頭「牛埔幫」上百人而成為江湖傳奇,陳啟禮的名號自此打響名號成為竹聯幫的代名詞。

1970年7月14日,竹聯幫爆發「陳仁事件」震驚社會。「賭博郎中」陳仁因為萌生退意而叛幫盜領組織公款逃逸,並且申請警方保護,迫使竹聯幫對陳仁發出追殺令。竹聯幫成員「阿虹」張如虹與其他兩名同夥,公然在西門町警方保護面前刺殺陳仁,此事件在台北地區引起軒然大波,被視為幕後指使者的陳啟禮隨即也被逮捕入獄服刑五年半。

新舊派系惡鬥编辑

陳啟禮因「陳仁事件」入獄期間,幫內大老「周霸子」周榕都曾經以元老身份出掌竹聯幫,但因為缺乏領袖魅力及現代化組織能力,與年輕一輩的「白狼」張安樂、「青蛇」鄧國灃等人形成新舊派系對立。1972年間由幫內數名大哥推舉「白狼」張安樂來重整竹聯幫,在張安樂的帶領之下讓「新竹聯」更有完善且精密的制度與穩固的基礎並且提拔許多後輩。

竹聯幫內部依舊不斷有派系間的鬥爭,其中分為新舊兩股勢力,被視為元老系統的舊派之中,屬於竹聯幫大老的「周霸子」周榕勢力最大,周榕是自從中和幫時期的創幫元老,亦是「旱鴨子」陳啟禮出道時的老大,在陳啟禮入獄期間周榕更被尊稱為「名譽領袖」。周榕與張安樂之間的新舊鬥爭曾經多次在同是創幫元老的「灰鴨」柳茂川的居間協調下一度和解。終究在1974年7月間,竹聯幫內部發生「長橋餐廳事件」的新舊派系攻擊事件,導致張安樂受攻擊受傷,使得張安樂對組織派系的惡鬥感到失望,於1975年間離開台灣遠赴美國發展。

陳啟禮掌權编辑

1976年,出獄後的「旱鴨子」陳啟禮一度縱橫商場,成立「承安消防」、「美華報導」、「名商俱樂部」等五家公司。不久後仍為當時國防部情報局所吸收,其藉此政治力在背後支撐,再度復出重整竹聯幫。陳啟禮與昔日老大「周霸子」周榕形成兩股勢力派系互相抗衡,原本集結在周榕旗下的勢力紛紛投靠陳啟禮,也使得周榕急流勇退結束了這場新舊派系的鬥爭。最終陳啟禮實質地整合竹聯幫各派系,成為實質掌權的幫主,並被外界稱為「鴨霸子」。

王羽喋血案编辑

1976至1981年間,竹聯幫與敵對的四海幫鬥爭白熱化,兩幫相繼爆發了「杏花閣兇殺案[10]、「天廚餐廳喋血事件」及「法庭大廈血案[11]等攻擊事件,引起台灣社會各界高度關注,迫使政府當局強力掃蕩兩幫勢力。 竹聯與四海兩幫的衝突更由街頭提升至金融與政治層面。兩幫介入的股市戰造成當時全台的金融風暴。在金融風暴的後期,兩幫聯手黑箱操作股市獲取不法利益,造成台灣金融股市嚴重動盪。

組織企業化编辑

自1980年代開始,竹聯幫經陳啟禮的整頓組織企業化後,勢力迅速擴大成長,在這段期間逐步將武裝現代化,掌握現代化武器,並陸續設立完成組織擴大後的最初八個分堂「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設立堂主制,由竹聯幫內幹部各別領導及發展分堂。至1980年底再完成「天、地、至、尊」四個分堂。到1984年江南案發生前又共設立「萬、古、長、青、東、南、西、北、風、火、雷、電」等個堂口,短短數年竹聯幫在陳啟禮領導下迅速擴張,成為擁有20多個企業化堂口,及直屬武裝部隊「竹聯突擊隊」等分支組織 。

1983年間,當時紅遍全台灣的藝人「青蛙王子」高凌風,因檔期問題惹上外省掛的竹聯幫及本省掛角頭,引發槍擊糾紛,當時由北港老大「黑松」蔡永常出面幫忙,事情才告一段落。 因拒唱風波越鬧越大,高王子被飛斧砍傷,特別邀請蔡永常出面解決,黑松還另請十大槍擊要犯之首的楊雙伍、軍火大亨許金德、現今還亡命海外「阿國」陳輝國等殺手到台北和「竹聯幫」談判,劉煥榮也應邀北上,參加了當時可能爆發的一場黑道南北戰爭。 雙方談判時,「黑松表現出了大哥的風範,並表示息事寧人的態度,希望大家和平解決,事情才告落幕。」

當時竹聯幫幫主陳啟禮為拓展中南部版圖,邀請本省籍縱貫線大哥「黑松」蔡永常擔任竹聯幫副幫主,卻因黑松身邊小弟一句「何必去當外省人的小的」而作罷。至今蔡永常跟現任竹聯幫幫主「么么」黃少岑與多位大老仍有深厚情誼[12],是少數願意與外省掛幫派有深交但不入幫的大格局型的本省角頭大哥並樹立了本省人不加外省幫派的風範。

1984年6月,四海幫為了奪回被竹聯幫搶佔的地盤,聯合「黃埔幫」結合台北其他幫派與竹聯幫爆發衝突。導致黃埔幫老大在衝突中遭竹聯幫「么么」黃少岑砍成重傷致死。同時竹聯幫也在江南案之前引發最大規模的街頭衝突「荔舫餐廳事件」等等。

江南案時期编辑

1984年10月,爆發轟動台灣與美國的江南案,華裔作家劉江南在美國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竹聯幫陳啟禮吳敦董桂森等人暗殺,隨後中華民國政府發動首波全國性掃黑的「一清專案」,拘捕了以陳啟禮為首的數百名竹聯幫成員。因一清專案的關係,竹聯幫許多大老遭到逮捕,陳啟禮吳敦被判無期徒刑,幫內要角也紛紛走避至海外發展,重創竹聯幫。

1990年,台灣經濟蓬勃發展,正值政府推動8兆新台幣的公共工程計畫。竹聯幫先後由「鴨霸子」陳啟禮成立的「泉安營造」、「白狼」張安樂成立的「韜略集團」、「二馬」馮在政成立的「峻國企業」、以及「鍾馗」李宗奎成立的「東奎集團」等企業公司,以暗中進行圍標、綁標工程等方式,承攬政府基礎建設公共工程,短短數年便賺取暴利,並運用充裕資金再次拓展勢力版圖。

黃少岑接掌编辑

1995年12月,幫主「鴨霸子」陳啟禮欽點竹聯幫由「么么」黃少岑擔任幫主,並於1996年中旬在自家《美華報導》雜誌社刊登。1996年8月之後、陳啟禮因「治平專案」掃黑而避走海外。在數個月之後,黃少岑同樣為了躲避掃黑而離開台灣,從陳啟禮復出的1991年到流亡海外前的1996年這段期間,竹聯幫相繼重整「龍、鳳、虎、獅」,並創設「梅、蘭、竹、菊」及海外僑堂 ,以及加上警方破獲的斗六堂;此時,竹聯幫大致已發展出近40多個正規堂口,幫眾可能超過萬人。

後繼者派系鬥爭编辑

1996年,精神領袖陳啟禮,因刑事案件再次遭到通緝而輾轉遠走至柬埔寨首都金邊市,接任新幫主的黃少岑同樣為躲避掃黑而逃避至國外並遭到通緝。台灣島內再次面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竹聯幫各派系山頭林立,時常發生為了利益而內鬨的械鬥事件。

2001年,由多位幹部成員擁立近年來於竹聯幫內崛起的「趙霸子」趙爾文擔任新任幫主,因趙爾文出身非竹聯幫元老嫡系,始終無法取得陳啟禮與幫內派系正式認可,因此受推舉擔任新幫主的趙爾文才有「代理幫主」一說。2002年末,由新聞媒體所披露,幫主「么么」黃少岑將幫主權位交付給地堂堂主「鍾馗」李宗奎接任,似乎說明黃少岑是實際上的幫主,而趙爾文與李宗奎是否為新一任幫主,則讓外界一頭霧水不明白這其中的狀況。

2004年9月,再次由新聞媒體所披露,黃少岑授意於在國外的精神領袖陳啟禮指示,在台北市士林區「青青農場」將幫主一職交付給和陳啟禮同屬竹聯幫元老「猴王」胡台富,胡台富在接下來兩年至2006年間為接班重任擴大勢力開立堂口。但是胡台富不曾在公開場合表明自己是新幫主,因此一消息卻無法證實。數年間竹聯幫出現數位幫主,造成竹聯幫幫主實際上地位歸屬的不確定性。

鴨霸子逝世编辑

2007年,精神領袖「鴨霸子」陳啟禮逝世,頓時失去足以平衡各派系勢力的核心領袖,讓竹聯幫幫主權位再度進入緊張的狀態。被視為「嫡系」「主流派」並且掌握實權的幫主「么么」黃少岑、與被視為「非主流派」且被擁立上位的代理幫主「趙霸子」趙爾文、以及元老派系的榮譽領袖「周霸子」周榕、「猴王」胡台富、大老地堂堂主「鍾馗李宗奎、滯留中國深圳的大老「白狼」張安樂[13][14]等人皆是備受矚目掌權的核心人物與領袖。

曾經傳聞第三任幫主人選以「鍾馗」李宗奎呼聲最高,而「猴王」胡台富雖曾經與黃少岑同屬陳啟禮「托孤」的接棒人選,卻無意角逐新幫主的權位。因此外界普遍認為竹聯幫應是維持現狀之勢,胡台富經過短暫的輔佐「責任接班」之後,終究確定「么么」黃少岑是繼承「鴨霸子」陳啟禮之後重新掌權成為「竹聯幫的新共主」的地位。

近年發展编辑

2013年6月,滯留海外17年的大老「白狼」張安樂自行搭機返台,震驚社會與竹聯幫,使得幫內權力鬥爭再起漣漪。[15]

2013年12月,自陳啟禮逝世後幫內派系林立,已無足以制衡各派系的重量級領袖人物,近年來黃少岑有意尋找接班人,無奈一直沒有適當人選,為了不讓竹聯幫分裂,趁著一次幫內餐會,決定先由四名大老任調解委員,取代過去的「董事長制」,若有糾紛先由大老調解,調解不成再由黃少岑裁處。[16]

2014年9月14日,竹聯幫和堂、平堂、戰堂雷堂天龍堂、忠堂等成員,清晨於台北市東區知名夜店「Spark」爆發內鬨衝突,衝突過程中由竹聯幫份子與其他幫派組成的「中山聯盟」成員,殺害前往關切的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偵查佐薛貞國(刑警)震驚社會。(※2014年臺北夜店殺警案

2015年2月11日,高雄大寮監獄發生暴動,受刑人之一的竹聯幫幹部成員,尊堂高雄分會會長鄭立德為主謀,夥同受刑人共六名,策劃逃獄並且挾持典獄長陳世志、戒護科長王世倉等人震驚社會[17]高雄市政府警察局緊急調集超過300名武裝警察包圍大寮監獄防範犯人突圍逃獄,並於2月12日清晨與警方發生多次槍戰,清晨5時犯人突圍不成決定一同飲彈自盡而落幕。(*2015年高雄監獄挾持事件)[18]

2017年,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公開兩度點名並且強力譴責竹聯幫與香港14K聯手走私毒品至菲律賓,是菲律賓的毒品主要供應來源,再度引起國際關注。[19][20]

2018年1月,日本沖繩縣媒體《Okinawa Time》及台灣媒體追蹤報導,由幫內元老「白狼」張安樂的兒子張瑋領隊與數十名竹聯幫幹部成員,至日本沖繩那霸市與當地暴力團沖繩旭琉會密會,引起當地居民及日本媒體關注。在此之前兩幫派在2015年、2017年間,早已有互相往來至日本與台灣展開交流,顯然與竹聯幫已構築合作關係。[21][22][23]

2019年11月20日,竹聯幫為幫主「么么」黃少岑舉辦70歲壽宴,在台北喜來登飯店席開123桌舉行宴會,國內外各界前來參與祝賀。被視為除了「么么」系統以外的兩位大老「白狼」張安樂、「趙霸子」趙爾文皆到場參與。[24][25]

歷任幫主编辑

正式任期编辑

竹聯幫「幫主」一詞為社會泛稱,在其幫內編制名稱為「總堂主」。

1957年竹聯幫成立時初期並未設有幫主,而是以聯盟型態結盟由各派系採取「共同領導制」,僅設立「老么」及「掌法」為領導職。直至1968年竹聯幫經重新改組設立「總堂」之後陳啟禮被推舉為總堂主後才開始有幫主,並且以總堂為中心採取「中央集權制」至今。

任別 總堂主 任期 綽號 備註
初任 陳啟禮 1968年-1995年 鴨霸子 長期滯留海外的精神領袖,2007年10月4日晚間9時15分病逝於香港九龍法國醫院,享年66歲
二任 黃少岑 1995年-1999年 么么 由陳啟禮欽點、首位公開披露的幫主,但曾經為了躲避掃黑離台,使得幫主權位長期架空。
代任 趙爾文 2001年-2007年 趙霸子 幫內群龍無首的情況下,由多位幹部堂主擁立擔任代理幫主並吸收大量本省人將竹聯幫本省化。
二任 黃少岑 2007年-現今 么么 精神領袖陳啟禮逝世後,回歸以黃少岑為核心主導竹聯幫,成為竹聯幫的新共主。

各時期領導者编辑

竹聯幫初期未設有幫主時,雖由各派系共同領導,但在依據各個時期的狀況不同,竹聯幫在各時期也催生出多位指標性領導者。

  • 趙寧(1957年):中和幫時期的元老,集結中和幫、宇宙幫、螢橋幫、文山幫等成員共同組織竹林聯盟
  • 「周霸子」周榕(1957年-1962年):中和幫時期的元老,竹林聯盟成立初期不設老大,由周榕擔任老么,成為名義上的總指揮。
  • 「楊站長」楊劍平(1964年-1968年):時任掌法,率領竹聯幫南征北伐,擴張地盤勢力的主導核心人物。
  • 「旱鴨子」陳啟禮(1962年-1970年):中山區「香港西餐廳事件」一夕成名從此成了竹聯幫的代名詞,並被推舉為總堂主成為創幫以來首位幫主。
  • 「周霸子」周榕(1970年-1976年):新舊派系鬥爭期間被視為舊派系統的領袖,也是陳啟禮昔日大哥,在陳啟禮服刑期間被尊稱為名譽領袖。
  • 「白狼」張安樂(1972年-1975年):時任總護法,被視為新派系統的領導人物,主導編制與改革組織架構的核心人物。
  • 「鴨霸子」陳啟禮(1976年-1995年):實質統一幫內各派系,從此壯大竹聯幫勢力,發展成為國際性黑幫,被視為竹聯幫精神領袖。
  • 「么么」黃少岑(1995年-1999年):首位獲得陳啟禮欽點並公開披露的新任幫主,被公認為陳啟禮的嫡系成員。
  • 「趙霸子」趙爾文(2001年-2007年):主要核心人物皆走避海外,台灣島內群龍無首情況下,由多位幹部成員推舉擔任新任幫主。
  • 「鍾馗」李宗奎(2002年-2004年):幫內大老、地堂領袖,由幫主黃少岑交付權位,暫代幫主職權。
  • 「猴王」胡台富(2004年-2007年):竹林聯盟初創時的元老,在陳啟禮授意下,由幫主黃少岑交付權位,暫代幫主職權。
  • 「么么」黃少岑(2007年-現今):精神領袖陳啟禮逝世後,回歸以黃少岑為核心主導竹聯幫,成為竹聯幫的新共主。

組織結構编辑

竹聯幫在1980年代組織擴大後,內部設有總堂、總執法、總護法、總巡查以及各堂口。各個堂口之下,又都設有堂主、左右護法、各旗以及突擊隊員。總堂主(首領)以下的明顯層級構造,其狀態似為一個大家庭,堂主地位如同家庭之尊親。[26][27]職務之中,「護法」為內部管理職、「執法」為外部管理職、「巡查」則相當於監事。總堂內部視「總護法」為最高權責幹部,總護法之下同樣設有護法等輔佐職位,通常稱為「總堂護法」而非總護法,總執法與總巡查與上述相同。

竹聯幫早年並未設有「老大」,而是以「老么」為總指揮,後續改由「霸子」在幕後主持,並以「老么」為作戰指揮官、「掌法」視為內部總管。1980年代組織擴大成立八大分堂後,總堂主與總護法取代掌法及老么,而掌法職可能成為分堂中的總管、顧問、代理人,已經並非是常設職位。總堂(母公司)之下各個分堂(子公司)組織再擴大設立旁系分堂或分會(子分公司或孫公司),隸屬於直系分堂。旁系分堂或分會之中,因任務或區域性需求,再細分為「隊」或「組」,為分會所管轄。早期組織精密,各個分堂下又設有左右伏法、龍鳳旗別、天地玄黃等門別,現今多以簡化。如同「左護法」「右執法」,已經簡化統稱為左右護法,且未必設有該職位。

總堂主
(幫主)
霸子
(主持人)
總執法
(最高幹部)
總護法
(執行長)
總巡查
(最高幹部)
大哥
(資深元老)
老么
(作戰指揮)
掌法
(內部總管)
(分堂)
堂主
戰鬥堂
(精銳成員)
(分會)
會長
掌法
(總管)
副堂主
(堂主輔佐)
竹葉青
(青訓成員)
護法
(分堂幹部)
執法
(分堂幹部)
竹葉青
(基礎成員)

各系分堂编辑

竹聯幫正式成員約有2萬人,包含準成員、關係人、海外合夥人「號稱」有10萬人之眾,在世界各地華人地區更有相關組織。 目前竹聯幫有超過70餘個[28]分堂與旁系分支,每個分堂皆設有堂主,為該分堂最高負責人。每個分堂組織編制依區域、人數多寡所設之職位不盡相同,但是原則上不會偏離原組織配置。整體組織架構上,每個分堂聽命於總堂中央集權主導,但現今各立山頭之勢,各分堂之間未必聽令於總堂所指揮,而是以各自的派系首領為主。在這之中地堂被認為是最大勢力的堂口。

分堂之成立,需由總堂幹部授權下才可以成立分堂,旁系分堂分會則由分堂授意下成立。現今許多分堂分會由準成員或外圍組織自行成立,無法統一管轄而造成混亂且組織鬆散,也因此常有同屬竹聯幫堂口,卻互相內鬨攻擊的窘態。

1980年創設八大堂口:编辑

忠堂[29]孝堂[30]仁堂[31]愛堂[32]、信堂[33]、義堂[34]和堂[35]、平堂[36]

1990年前擴張堂口:编辑

天堂[37]地堂[38]、至堂[39]、尊堂[40]、萬堂[41]、古堂[42]、長堂[43]、青堂[44]、東堂[45]、南堂[46]西堂 [47]、北堂[48]、風堂[49]、火堂[50]雷堂[51]、電堂、五行堂、戰堂(戰鬥堂)[52]捍衛隊[53]

1990年-2000年間增設堂口:编辑

梅堂(梅花堂)[54]、蘭堂(蘭花堂)[55]、竹堂、菊堂、僑堂[56]、龍堂[57]、鳳堂[58]、虎堂[59]、獅堂[60]、豹堂[61]天龍堂[62]、天鷹堂[63]、日堂[64]、月堂[65]、斗六堂[66]、大勇堂[67]

2000年後增設堂口:编辑

熊堂[68]、天蠍堂[69]、地海堂[70]、地虎堂[71]、乾坤堂[72]、太極堂[73]、神武堂、玄武堂[74]、精武堂[75]、文武堂[76]、光武堂[77]、震武堂[78]、麒麟堂[79]、忠義堂[80]、軍堂、將堂[50]、豪堂[81]、華堂、刀堂[82]、萬華堂[83]、金堂、銀堂、銅堂、鐵堂、漢堂[84]、滿堂、蒙堂[85]、苗堂、藏堂[86]、太和堂[87]、筱曦堂、貔貅堂[88]、聖堂[89]、正堂[90]、彪堂[91]、同心堂[92]、武曲堂[93]、順堂[94]、威武堂[95]

政治傾向编辑

據《鳳凰衛視》2011年5月報導,採訪「白狼」張安樂時轉述,已逝創幫精神領袖「鴨霸子」陳啟禮於1981年7月間,曾在西門町紅樓聚會席上表示「將來蔣經國走了以後,台灣的政權萬一落到台獨手裏,他們把黨政軍都收編了,我,旱鴨子要起來反抗,我要重新出山,重新發展竹聯幫。」「我寧願共產黨統治,也不要台灣被台獨拿走。」等語。[96]但因陳啟禮曾說過不願幫眾過份參染政治,也曾說過看不起張向共產黨靠攏[來源請求],因此這段訪問可能為張安樂為合理爭權而自我開脫的編造故事。

2005年9月9日,前總護法「白狼」張安樂中國廣州黃花崗成立的民間團體「保衛中華大同盟」,在中華民國台北市改組成立政黨為「中華統一促進黨」並擔任黨主席,主張一國兩制中國統一。幫內大老前代理幫主「鍾馗」李宗奎擔任黨副主席,亦主張兩岸統一

2013年4月4日,張安樂曾接受《環球時報》訪問,在訪談中,他聲稱希望回到台灣,在基層培養紅色選民,帶動台灣自稱中國人的風氣[97]。並於6月29日,張安樂回台宣揚中國統一理念,引起台灣社會輿論。

同年7月1日,現任幫主「么么」黃少岑在竹聯幫元老「老怪」辜祖雲的告別式受訪時表示「他們(中華統一促進黨)跟竹聯幫是不一樣的,促進黨是促進黨,竹聯幫是竹聯幫,這在以前我們董事長(陳啟禮)在位的時候就劃分的很清楚」等語。[98][99]此一說法反映出黃少岑與張安樂兩大系統雖然看似壁壘分明,但是竹聯幫及促進黨之間卻也有著曖昧不明的關係。

同年11月8日,「江南案」執行暗殺的唯一在世成員,前總護法「鬼見愁」吳敦,接受《台海網》採訪表示「我的理念就是『統一』,統一中國人才會強盛,台灣的經驗加上中國大陸的實力結合起來是一個勝算。」,亦主張兩岸統一[100]

2016年11月,張安樂接受鏡周刊採訪,回憶起與陳啟禮的政治立場,表示「我是中華民族主義,他(陳啟禮)是中華民國主義,認為中國的利益在台灣」等語。[101]

参考文献编辑

  1. ^ 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柳茂川/著,大是文化,2020
  2. ^ 警總機密文件曝光 揭竹聯幫依附黨國黑歷史,社會組/文,鏡週刊,2020/06/24
  3. ^ 全球四大危險黑幫 竹聯幫入列 成員上萬人 江南案震驚社會 竹聯幫企業化 卅堂口危治安,臺視新聞,2008/05/20
  4. ^ 竹聯.四海.天道盟 台灣三大黑幫秘辛,民視新聞台,挑戰新聞,2013/01/08
  5. ^ 台灣黑社會掃不干淨[1],環球時報,2000/07/15
  6. ^ 職棒簽賭案 四大幫派介入:地檢署掌握證據 證實天道盟、竹聯幫及四海幫經營投注站,聯合報,1996/08/23
  7. ^ 竹聯幫:全球最危險黑道幫派第四名
  8. ^ 殺死周天送案 十二太保判處重刑,民聲日報,1958/01/01
  9. ^ 啟禮病逝/「白狼」張安樂:陳啟禮非一般黑道[2],TVBS,2007/10/05
  10. ^ 地方法院調查杏花閣酒家兇殺案 [3],臺灣電視公司,1976/07/28
  11. ^ 兩場喋血案… 武打天王光環褪色[4],自由時報,2007/10/15,記者劉慶侯/台北報導
  12. ^ 轟動縱貫線的剽悍「黑松」人生轉彎 蔡永常不問廟務政務,養魚種菜去,黃琴雅/文,財訊雙週刊,第317期,2008/08/01
  13. ^ 國際刑警>外逃通緝犯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 2012/6/4
  14. ^ 懸賞1億元 追緝潛逃國外的十大通緝要犯, 蘋果日報, 2003年11月20日
  15. ^ 大陸拒協緝遣返 白狼英雄式返台內幕 [5][永久失效連結],時報周刊第1846期│2013-07-05
  16. ^ 竹聯幫四大老 傳令各堂搜禍首 [6],2014年09月19日,蘋果日報
  17. ^ 高雄大寮監獄暴動 竹聯幫堂主帶頭策動 [7],自由時報, 2015-02-11 17:46
  18. ^ 擁抱人質訣別 圍圈臥地自轟 劫獄6囚飲彈亡 [8],蘋果日報,2015年02月13日
  19. ^ 杜特蒂:菲毒品來自竹聯幫[9],蘋果日報,2017/9/28
  20. ^ Duterte: 14K, Bamboo triads behind drug proliferation in PH[10],ABS-CBN News,2017/9/26
  21. ^ 黑幫跨國交流?白狼兒率竹聯幫赴沖繩 密會暴力團"旭琉會", 三立新聞, 2018/02/01
  22. ^ 密會非首次!揭密日本法定暴力「旭琉會」 連山口組都吃虧, 三立新聞, 2018/02/01
  23. ^ 台湾マフィア、幹部ら十数人が来日 沖縄の暴力団と接触, Okinawa Time, 2018/02/01
  24. ^ 政商名流齊聚!竹聯幫主么么70大壽 主桌賓客身家破百億,三立新聞,2019/11/21
  25. ^ 竹聯幫主「么么」70歲壽宴 顏清標、尹衍樑都到場,自由時報,2019/11/20
  26. ^ 莊榮宏,竹聯幫三十六堂口成員名單,自由時報,1996/11/11
  27. ^ 蔡德輝、楊士隆,犯罪學,2012
  28. ^ 竹聯幫總幫主黃少岑70大壽 800桌宴會將延改於國賓舉辦[11],蘋果日報,2019/10/13
  29. ^ 橫行10年竹聯忠堂10煞落網,蘋果日報,2007/12/17
  30. ^ 涉暴力討債檢警掃蕩竹聯幫孝堂,中央社,2010/5/27
  31. ^ 終止火併掃蕩弘仁會警網逮「蜈蚣」,Yahoo奇摩新聞,2010/10/28
  32. ^ 劉振南崛起永和! 竹聯愛堂第一代,TVBS,2010/11/30
  33. ^ 警攻堅殲滅竹聯幫信堂,蘋果日報,2004/5/5
  34. ^ 陳啟禮司機拿不到冤獄賠償金,自由時報,2010/2/23
  35. ^ 剽悍和堂闖禍「簡直自尋死路」,蘋果日報,2014/9/15
  36. ^ 馬蛋浴血彰化槍擊竹聯平堂同日反撲,自由時報,2014/11/19
  37. ^ 檢警與中山分局聯手破獲竹聯幫天堂天新會不法組織,臺北市政府警察局,2015/2/6
  38. ^ 偵破竹聯幫地堂恐嚇取財暴力集團,基隆市警察局,2014/6/5
  39. ^ 前竹聯成員小聶經營地下兵工廠被查,自由電子報,2014/5/12
  40. ^ 劫獄主謀出殯2千幫眾送行,蘋果日報,2015/3/2
  41. ^ 治平掃黑逮捕竹聯幫「萬堂行動組」,聯合報,2009/5/15
  42. ^ 「戾氣很重」桃園搗3堂口斬黑幫金脈,聯合新聞網,2015/7/10
  43. ^ 看《賭神》找詐賭靈感 竹聯幫長堂16嫌遭法辦,中時電子報,2016/8/22
  44. ^ 涉暴力毆打高中生警逮竹聯幫青堂7人,蘋果日報,2013/8/14
  45. ^ 台灣黑道走私4億元毒品 桃園機場倉儲員當內應,中國新聞網,2013/1/17
  46. ^ 黑幫情婦賣「毒郵票」被逮,蘋果日報,2004/9/8
  47. ^ 大哥賴3800萬賭債黑幫翻臉蜂炮互轟,自由時報,2015/3/10
  48. ^ 雷霆掃竹聯幫拘捕九名高層,蘋果日報,2003/10/30
  49. ^ 學運鬧場、飆車砍人竹聯風堂副堂主等9人到案,自由時報,2015/8/12
  50. ^ 50.0 50.1 雷霆掃黑剿滅五堂口,蘋果日報,2003/9/5
  51. ^ 竹聯雷堂尾牙百警逮21人,蘋果日報,2008/1/12
  52. ^ 鴻門宴毆同門竹聯逍遙落網,Yahoo奇摩新聞,2015/3/27
  53. ^ 搶麥克風打死人 警破竹聯捍衛隊逮10餘人,蘋果日報,2017/3/9
  54. ^ 先放款再強搬機具轉售警破竹聯梅堂犯罪集團,自由時報,2012/7/23
  55. ^ 獄中密函謀跨國綁架,蘋果日報,2007/1/1
  56. ^ 台灣黑幫澳門展拳腳,蘋果日報,2004/11/5
  57. ^ 掃黑竹聯龍堂堂主到案,自由電子新聞網,2002/10/24
  58. ^ 女流氓上海娶媳警蒐證,蘋果日報,2007/12/30
  59. ^ 即將露面〈獨家〉竹聯幫虎堂堂主細數黑道人生,TVBS,2003/10/31
  60. ^ 黑幫搞聯盟壟斷工程,蘋果日報,2004/9/16
  61. ^ 一家二代據地稱「豹堂」,蘋果日報,2003/9/5
  62. ^ 竹聯天龍堂主母喪日本山口組來公祭,TVBS,2004/6/15
  63. ^ 黑幫勢力侵入校園,華視新聞網,1999/4/18
  64. ^ 云端為何也中槍/地堂大哥曾被揍酒店隨即挨冷槍,自由時報,2012/4/23
  65. ^ 扣客剝皮兼賣淫竹聯幫月堂主被捕,蘋果日報,2014/7/9
  66. ^ 雲林兩環保流氓逮捕到案,蔡曉剛、廖學賢,華視新聞,1999/06/13
  67. ^ 〈北部〉討債灌尿、炸手竹聯大勇堂主判6年,自由時報,2006/6/24
  68. ^ 破竹聯熊堂逮三代堂主,自由時報,2013/5/31
  69. ^ 圍剿竹聯天蠍堂逮獲7流氓,中時電子報,2014/7/1
  70. ^ 招軍人入幫竹聯地海堂瓦解,自由電子報,2006/7/1
  71. ^ 酒女整形失敗竹聯地虎堂主恐嚇醫師,蘋果日報,2014/3/20
  72. ^ 竹聯路邊攤誘人借款,蘋果日報,2004/9/8
  73. ^ 葬禮蟑螂、毒控傳播妹星光魏如昀父又被捕,自由時報,2011/5/11
  74. ^ 北市警掃黑!一舉殲滅竹聯幫玄武堂犯罪組織!,自立晚報,2009/6/18
  75. ^ 黑幫拖吊場 勒索高工局[12],蘋果日報,2007/08/18
  76. ^ 踢爆竹聯幫文武堂堂主恐嚇住戶記者遭跟監,壹電視,2012/4/5
  77. ^ 直搗竹聯光武堂逮捕21名嫌犯,TVBS,2005/3/20
  78. ^ 自組竹聯幫震武堂吸中輟少女賣淫設仙人跳,NOWnews今日新聞網,2011/1/18
  79. ^ 挺白狼反學運 麒麟堂栽了,劉慶侯,自由時報,2015/04/08
  80. ^ 黑幫仇殺殯儀館外槍響,自由時報,2005/12/3
  81.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5年原易字第8號刑事判決,2016/12/27
  82. ^ 幫大哥女人接生醫生反遭勒索600萬,中時電子報,2012/1/19
  83. ^ 機場滋事竹聯幫5人到案,自由時報,2005/4/30
  84. ^ 2殺手連開10槍竹聯堂主沒事司機中彈,自由時報,2012/7/24
  85. ^ 蒙堂堂主被砍竹聯傳訊殺進艋舺復仇,中時電子報,2012/8/24
  86. ^ 〈北部〉「抓猴」恐嚇取財黑幫18人落網,自由時報,2011/9/7
  87. ^ 暴力討債竹聯堂主落網,蘋果日報,2004/6/17
  88. ^ 逞凶鬥狠衝第一 竹聯「貔貅堂」大哥不甩警[13],東森新聞,2018/09/30
  89. ^ 黑幫霸佔花店老闆含恨死,張芳榮、楊忠翰、簡銘柱,蘋果日報,2008/10/31
  90. ^ 直搗竹聯幫正堂幫眾都被抓,賴麗櫻、莊其源,TVBS新聞,2004/04/20
  91. ^ 啟禮病逝/陳啟禮出殯防串聯警掃蕩黑幫,簡大程,TVBS新聞,2007/11/07
  92. ^ 最高法院95年台上字第3897號刑事判決,2006/07/20
  93. ^ 搗破竹聯幫武曲堂南部據點堂主等多名幹部被抓,洪臣宏,自由時報,2017/06/21
  94. ^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8年重訴字第7號刑事判決,2019/11/29
  95. ^ 號稱「威武堂」 18歲混幫派砸店砍人作風兇狠,黃逸民/報導,東森新聞,2016/11/16
  96. ^ 鳳凰大放送 黑白邊緣:台灣幫派浮沉錄,鳳凰衛視, 2011/05/28
  97. ^ 曹伯晏. 白狼:要在台灣培養紅色選民. 自由時報. 2014-04-02 [2014-04-04]. 
  98. ^ 中視新聞》「白狼」張安樂 會見前竹聯幫主「么么」, 中時電子報, 2013/7/1
  99. ^ 竹聯幫元老逝世 張安樂低調弔唁, 鳳凰衛視, 2013/7/1
  100. ^ 吳敦:從台灣黑幫到大陸導演 我從不後悔刺殺江南[14],大公網,2013-11-08 09:41:20
  101. ^ 張安樂在竹聯幫與美國聯邦監獄的日子[15], 鏡周刊, 2016/11/15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