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轉型正義

(重定向自转型正义
王再傳(男,依判決書記載,判決時年 27 歲,台灣省台北市人,住台北市松山區,中華民國 44 年 1 月 31 日執行死刑。)林茂松(男,依判決書記載,判決時年 27 歲,台灣省宜蘭縣人,住宜蘭縣羅東鎮,44 年 1 月 31 日執行死刑。)

轉型正義(英語:Transitional Justice)是民主國家對過去独裁政府实施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1],通常具有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賠償等面向。其根本基礎在還原歷史真相[2]。評議者通常著重在執行轉型正義的單位拘泥於「究責」,而非改變體制避免重蹈覆轍、與最終的和解、撫平傷痛。

簡而言之,由政府檢討過去因政治思想衝突或戰爭罪行所引發之各種違反國際法人權保障之行為,追究加害者之犯罪行為,取回犯罪行為所得之財產權利。此外亦考慮「制度性犯罪」的價值判斷與法律評價,例如紐倫堡大審東京審判去納粹化以及秘密警察等的罪行。轉型正義之目的為鞏固和保障基本人權之普世價值,以督促政府停止、調查、懲處、矯正、和預防未來政府對人權的侵犯。

轉型正義是「遲來的正義」,也可能違反信賴保護原則,但這涉及「制度性犯罪」之評價(參見道德兩難)。轉型正義必須以體制內的方式來實現,並符合國際法庭或國內法所公認之法律原則,例如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比例原則、及平等原則。對於一個從政治思想衝突或戰爭而轉型的國家,轉型正義採取了實際上可行的觀點來面對這些挑戰,其同時也包含了對全體歷史及文化的服從,而不讓現實成為一個不作為的藉口。但另一方面轉型正義的困境同時也是被困在「同一批人力」的窘境,在企圖追尋真相咎責的同時,這批政府人員也同時在執行重要日常事務與未來規劃,要現在的公務系統檢討過去的自己,在可能被咎責的狀況下,選擇沈默是必然的結果[來源請求][3][需要更好来源]此外,轉型主義的爭議也可能建立於勝利者正義,新生的政權可能基於政治為目的而清算舊政權及其勢力,引發舊政權的支持者強烈反彈。[來源請求]

方法编辑

轉型正義主要方法包括了審判、賠償、調查真相、紀念等,有的國家是只採用一項,有些國家則合併採用多項,因為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歷史和政治環境,需要以不同方式處理。再者,轉型正義通常是高度政治敏感的,特別是處理與前政府及前政權關係密切的利益團體,因此需要非常謹慎[4]。在實證上,東歐的新興民主國家、南非等都按此原則實施轉型正義。

審判编辑

沒收財產编辑

調查真相编辑

  • 經由國內外的實際訪查,與相關機密檔案的解密,對於過去犯行的史實予以公諸於世[5][6]

紀念编辑

回復名譽及移除象徵物编辑

賠償编辑

系統改革编辑

  • 對系統的改革包括:對腐敗,濫權,無能等曾參與過去迫害犯行的的軍警,官員及任職於司法體系的人給予革職,整肅。其實這也是新政府自保,避免這些人及威權政府的支持者以各種手段惡整過去的反對黨。
    • 捷克於1991年通過《除垢法》,限制曾於威權政府時期任職情治或特務機構的情治人員、線民,或前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黨工的工作。
    • 東德的司法人員也有許多因此被淘汰。
    • 俄羅斯將莫斯科列寧墓的營繕鉅額開銷由聯邦政府撥款,轉為各方捐款。
  • 鼓勵敵視的族群聚落重修舊好,其中包括了經由法律上對受害者的輔助,和社會改革。
  • 對有性別差異的加害予以認知,藉以對女性受害者伸張正義。

其中很可能造成副作用的是若全面公布過去的線民,嚴重傷害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因為在威權體制下,許多人根本無法拒絕成為線民,一些線民也只是通告威權政府單純的犯罪行為;許多反對人士也會私下與威權政府溝通、周旋,許多被威權政府視為線民的反對者,其實只是異議人士與威權政府的傳話者。

組織编辑

國家機構编辑

國家展覽館编辑

國際性機構编辑

  • 歐洲地區
  • 美洲地區
    • 美洲國家組織
    • 美洲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 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1]
  • 西亞地區
    • 阿拉伯人權委員會(Arab Human Rights Committee)
  • 非洲地區
    • 非洲人權和民族委員會(Af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

跨國性國際組織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