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毅 (陸軍軍人)

(重定向自野田岩

野田毅(1912年-1948年1月28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名日本陸軍軍官,曾參與南京大屠殺。日本戰敗後,被認定為乙級戰犯,在中國南京被處決。中华民国方面的判决资料上称其为野田巖,與其本名野田毅在日語發音中相同。

野田 毅
出生1912年(大正元年)
 大日本帝国鹿兒島縣南大隅郡田代村(現今肝屬郡錦江町
逝世1948年1月28日(昭和23年)
中華民國南京市雨花臺
效命大日本帝国 大日本帝國陸軍
军衔陸軍少佐
参与战争日中戰爭
南京攻略戰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野田 毅
假名のだ つよし
平文式罗马字Noda Tsuyoshi

生平编辑

出生於鹿兒島縣南大隅郡田代村(今肝屬郡錦江町),於鹿兒島縣立鹿兒島第一中學畢業,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49期畢業。日本投降時任職陸軍少佐

據《東京日日新聞》報導,1937年至1938年南京大屠殺期间,在支那派遣軍第16师团九联队担任副官階級少尉。与另一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展开“百人斩”杀人竞赛,以先斩杀一百个人者为胜。据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今《每日新闻》)报道,向井与野田两个在10日中午持斩得豁口的军刀相会时,向井敏明屠杀了106个中国人、而野田毅屠杀了105个中国人,于是两人继续比赛至先杀一百五十人为胜。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东京军事法庭对日战犯审判的中国檢察官秘書高文彬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报道,認為其中存在戰爭罪行,交給檢察官倪征𣋉,又轉寄給當時的南京軍事法庭法官石美瑜,石美瑜通知盟軍,要求協助拘捕。一說是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上校参谋廖季威发现的[1][2]

兩名日本軍官在1947年(昭和22年)9月2日、被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逮捕。後被引渡回中國。12月4日被南京軍事法庭起訴,他們在法庭上抗辯,稱百人斬一事是他們在戰地開的玩笑,後來被《東京日日新聞》引用,他們還認為這樣很有男子氣概,或許會被女人喜愛,可以找到佳偶。但法庭覺得此為矯飾之詞,不予採信,而綜合其他證據後,判決涉及南京大屠殺有罪的罪名,死刑定讞。

他直到被判決死刑後仍未悔改自己的殺人罪行,在日記與遺書反覆撇清責任,言詞中仍拒不認罪,但野田毅還記錄其他涉及此次事件的內容,包含了他對日本發動戰爭的譴責。因此除了日本右翼為了翻案所經常引用的幾句斷語外,作為過去軍國主義的日本在大東亞共榮圈的洗腦教育中,加入日軍並嘗過戰敗經歷的日本戰犯,他還有寫了許多中日戰爭乃至於太平洋戰爭所進行的反思與看法。於戰後開始,記述的內容包含了多次對於日本應該重視和平的認同。

致日本人民的通知
我是曾经和向井俊明在报纸上进行百人斬比赛的野田武。我很惭愧地承认,因为我的一句話玷污了勇武,给你们(此處的你們指日本國民)带来了耻辱,我要发自内心地道歉。我愿意接受别人对我的谩骂和嘲笑,我被称为"白痴"也可以。 但是,我坚决声明,我在南京屠杀战俘和屠杀战俘的事情上是无罪的,但卻被中国法院判刑了。我重申:我没有在南京犯下屠杀数百人的罪行。在这一点上,我请日本人相信我。 即使被处死我也不在乎。微小的野田生死對日本來說是无关緊要的問題。但一个问题會留下。日本人心中的怨气,这是不可以的,我希望我的死,不會造成今后中日之间的怨恨、嫉妒、报复。 东方的邻国互相用血洗对方的行為,常识都知道这是错误的。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能超越感情和怨恨,真诚地与中国携手,为东方或世界的和平而努力。 中国人是人,還是东方人。如果我们日本人有诚意,中国人不會不理解。据说,我们可以理解诚意的神。同为东方人,日本人的血泪呐喊,一定会被理解。 西乡先生说:「敬天爱人。」我希望你們要喜愛中国。爱和真诚是没有国界的。 我被中国判处死刑,但我要自己的生命,成为与中国合作的楔子,成为东方和平的支柱,成为与中国无怨无仇的大爱支柱。 對此怀疑的地方就会有战争。所幸的是,日本放下武器了。神用敗战的結果教訓日本,證明武器不可能是和平的工具。 如果日本還要走上世界和平的伟大道路,就不得不尋求和發現武器战争以外的另一条道路。这是未來日本的关键任务。那是什么?基本精神是爱和诚。 我把这两句话作为离别礼物送给日本人民。利用樱花代表的愛,富士山代表的诚意,唤醒日本。別了,日本的人民!听听日本男子漢的血泪控訴。

1947年12月28日 (死刑判決後所寫)

他在死刑執行前,在最後的遺書中寫下了他對這次判決的看法,在持續抗告之外,他除了重申無罪,繼續宣稱百人斬為虛構的內容等,也寫下維護和平與譴責此次戰爭的表態。

面对死刑的遺言
我们对中国法院、律师、国防部和蒋总统處理我们带来的麻烦表示衷心的感谢。 但是,我们不能接受屠杀战俘和非战斗人员的名义,不能接受南京屠殺。我们不接受战俘、非战斗人员和屠杀南京的罪名。
我们认命了,你判決我们的死亡是上天的啟示,我们让你看看日本最后是什么样子。从现在开始,让我们成为最后被指控的战犯,用生命将其余我们的同类绳之以法。 我们祈求不要把死刑作为宣传的噱头,不要为了名誉而判处死刑,也不要单方面进行审判,以報復八年战争的苦闷。 即使我们被处死,散落在雨林中,我们也不与贵国为仇。我们欣喜地看到,我们的伏法将成为未來中日之间的楔子,成为两国合作的基础,成为东方和平的支柱,世界和平的到来。我祈祷我们的死亡不会是狗的死亡,也不会是正义的死亡。
 中国万岁
 日本万岁
 皇帝万岁。

野田毅

1948年1月28日,野田毅與向井俊明在南京中華門雨花臺刑場執行槍決

相关報導编辑

朝日新聞》記者本多勝一於1971年多次赴中國實地調查,完成報導《中國之旅》,並於當年8月至12月在《朝日新聞》上連載。這篇報導充分記錄了南京大屠殺及「百人斬」等屠殺事件的歷史事實與真實細節。

志志目彰(1971年时任职于中央劳保组织推进部)在杂志《中国》1971年12月刊的文章中回顾,百人斩报道刊登出来的一年又四个月后,野田回到故乡小学时,曾经直接对他说过 [3]

乡土出身的勇士啦,百人斩竞赛的勇士啦,报上写得都是我。……实际突击中杀的只有四、五人,……对着占领了的敌人的战壕,“你来,你来”叫着,支那兵都是傻瓜,渐渐的都出来过来了。让他们排着,然后左一个,右一个斩……得到“百人斩”的评价,实际几乎都是这样斩的……

——《中国》月刊1971年12月号

大屠杀虚构派人士据此认为,野田为了所谓“大勇武”而进行杀人比赛是虚构的。大屠杀实证派人士则据此认为,杀俘虏更符合真实情况,说明杀人比赛是真实的;而且雖然未能確定人數,但也证明杀人比赛并不是在战争行为中杀死敌军士兵,而是杀死已经投降的战俘,更加有违伦理。[4]

著作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廖季威:派遣日本3年,沒等來佔領軍堂堂入東瀛. 南方都市報. 2005-08-15 [2019-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30). 
  2. ^ 吴志维. 二战后日本粮食匮乏:动物园的老虎都被吃掉. 《羊城晚报》. 2011年8月12日. 
  3. ^ 月刊《中国》1971年12月号,转引自本多勝一著《南京への道》“百人斬り‘超記録’”,東京,朝日新聞社1987年4月30日第4次印刷版,第130页
  4. ^ 程兆奇. 《再论“百人斩” 》 (PDF). 《江苏社会科学》. 20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03).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