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塔利班建立的政權
(重定向自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11][12][13][14]普什圖語د افغانستان اسلامي امارت‎,另稱塔利班政權[15])是一個由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塔利班阿富汗所建立的伊斯兰神權酋長國,雖然阿富汗聯合國會員國,但該政權两次建立均不被国际社會所廣泛承認。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 د افغانستان اسلامي امارت普什圖語
    Də Afġānistān Islāmī Imārat
  • امارت اسلامی افغانستان波斯語
    Imārat-i Islāmī-yi Afghānistān
1996年—2001年
2021年—
格言: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محمد رسول الله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使者”(清真言
国歌:دا د باتورانو کور
阿富汗的位置
地位有限承認國家
首都
及最大城市
喀布爾[5]
官方语言普什圖語达里语
政府單一制伊斯蘭主義政教合一酋長國
看守政府管理
海巴圖拉·阿洪扎達
• 總理
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署任
• 第一副總理
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署任
• 第二副總理
阿卜杜勒·萨拉姆·哈纳菲英语Abdul Salam Hanafi署任
• 第三副總理
阿卜杜勒·卡比爾英语Abdul Kabir署任
• 首席大法官
阿卜杜勒·哈基姆·哈卡尼英语Abdul Hakim Haqqani
立法机构[a]
重大事件
历史 
• 奧馬爾建立塔利班
1996年4月3日
• 塔利班攻陷喀布爾建國
1996年9月27日
2001年9月11日
• 美國入侵阿富汗
2001年10月7日
• 美軍攻陷喀布爾
2001年11月13日
• 塔利班重新占領喀布爾
2021年8月15日
• 塔利班宣告復辟酋長國[10]
2021年8月19日
• 建立
1996年
• 终结
2001年
面积
• 总计
652,864平方公里(第40名
• 水域率
0%
货币阿富汗尼AFN
时区UTC+4:30
陽曆
(D†)
行驶方位右行
电话区号+93
ISO 3166码AF
互联网顶级域.af افغانستان.
前身
继承
1996年:
阿富汗伊斯兰国
2021年:
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
2001年:
阿富汗伊斯兰国
阿富汗是罌粟最大產地
巴米扬大佛被毀後的遺址(2005年)
装载在半潜式运输船上的受损科爾號驅逐艦

塔利班緣起蘇阿戰爭中,組織鬆散的聖戰士之間其中的部分內部團體。其發跡於阿富汗内战年間,趁國內烽火漫天之際打起反軍閥混戰旗號籠絡人心,於南部重鎮坎大哈迅速崛起,其後大舉揮師北伐,更於1996年9月27日攻陷首都喀布尔,翌年10月29日正式建國。不過此時塔利班未有效統治阿富汗全境;該國東北部、約10%左右的領土依然由拯救阿富汗伊斯兰联合阵线(通称“北方聯盟”)所控制。

在塔利班於1996年到2001年統治阿富汗期間,塔利班政府奉行極端伊斯蘭教政策,禁止所有女性外出工作和上學。對外極度封閉,阻撓人民出國旅遊、留學及經商,造成失學失業率居高不下、人民生活水準大幅倒退,而阿富汗更成為世上文盲率最高的國家之一[16];2021年8月至今,塔利班重新掌权后,上述情况相较于第一次执政时期有所改善(比如有限度允许女性就学及就业),但仍不时被批较之伊斯兰共和国时期大幅倒退。塔利班統治初期一度甚得民心[17],但其極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宗教政策以及嚴重侵犯人權行為備受國際社會批評,例如會在足球場上、路邊、山區以石刑、斬首、槍決、絞刑等方式公開處決犯人;又要求女性如果沒有男人陪同絕對不能外出。其後阿富汗各地內戰烽火不斷,加上塔利班對哈扎拉族種族屠殺致民怨日增。2001年發生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對阿富汗宣戰,西方联军與北方联盟同年11月14日火速攻破喀布爾,宣告瓦解酋長國並建立共和,但塔利班勢力一直盤踞偏遠郊區農村及巴基斯坦邊境山區,堅持其「酋長國」法統[18]並始终未有被西方聯軍徹底消灭。

後來美國於2021年實行撤軍後,塔利班旋即發動迅猛攻勢,擊潰親美的共和國國軍並攻下大片國土,終於同年8月15日正式占領首都喀布爾,總統加尼逃到国外。8月17日阿富汗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宣布依据阿富汗宪法就任代理总统[19],與國防部長比斯米拉·汗·穆罕默迪、阿富汗駐塔吉克斯坦大使阿格巴尔組成潘傑希爾抵抗勢力。2021年8月19日下午,塔利班正式宣布重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20][21][22],定8月19日為國慶日並確定新國旗,將組建政教合一伊斯蘭酋长国政府[23],並向所有人保證將為公民外交團體提供安全保障[24][25]。而原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阿富汗常駐聯合國代表古拉姆·伊薩克扎伊(英語:Ghulam M. Isaczai)呼籲聯合國不要承認以武力奪權的政權。[26]

歷史 编辑

塔利班崛起 编辑

蘇聯从阿富汗撤軍後,布爾漢努丁·拉巴尼等建立阿富汗伊斯蘭國。然而拉巴尼政權並不穩固,各派系常常發生武裝衝突。此時有一個毫不起眼的伊斯蘭學生組織崛起,名為塔利班,在普什圖語中意為「學生」,領導者為穆罕默德·奧馬爾。塔利班是一支由神學院學生組成的部隊,在1994年出現,以坎大哈為基地,並迅速壯大。在最初幾個月裡取得一連串軍事勝利,奪取了西南部九個省份。塔利班打著「铲除军阀、恢复和平、重建国家」和「建立真正伊斯蘭政府」旗號[27],聲稱不服從任何黨派,拒絕和談,視《古兰经》為法律,在戰場上的士兵也會帶著《古蘭經》。塔利班在攻占的地方建立統一的行政機構,恢復法院、學校、醫院等,贏得廣大民眾的支持。

1996年9月25日,塔利班攻克了喀布爾以東75公里的戰略重鎮,並向喀布爾推進。26日,塔利班部隊攻入喀布爾東部城區,並向市中心推進,與政府軍交戰。27日,塔利班攻占總統府,並控制喀布爾大部,政府軍退守喀布爾以北地區,並計劃反攻。占領喀布爾不久後,奧馬爾任命一個由六人組成的臨時委員會接管政權,處理政務。塔利班繼續追擊政府軍,政府軍退守東北部潘傑希爾山谷。10月,塔利班建立了以穆罕默德·奧馬爾為首的臨時政府,奧馬爾被伊斯蘭教神職人員推舉為最高宗教領袖[17]

內戰的持續 编辑

塔利班奪權後,使原本不少敵對的派系有了共同敵人。1996年9月28日,塔利班將前阿富汗人民民主黨總書記穆罕默德·納吉布拉從聯合國駐喀布爾辦事處中帶出施加酷刑處死,並將屍體吊在卡車上示眾[28]。同年10月9日,前政府軍國防部長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領導的主要由塔吉克人組成的前政府軍武裝、與烏茲別克武裝和伊斯蘭黨武裝簽署一份共同對抗塔利班的協議,成立阿富汗「最高防禦委員會」,成立反塔利班的北方聯盟。協議規定如果任何一方受到塔利班攻擊,其它派系應給予支持。北方聯盟總兵力約6萬人,其地是在東北部的潘傑希爾山谷。然而由於內部派系本身的矛盾,使聯盟的作用很少,在戰事上常常失利。

1998年4月17日,在美國總統特使、駐聯合國大使比爾·理查森斡旋下,雙方同意停火,並在4月27日的聯合國和伊斯蘭會議的主持下,在伊斯蘭堡舉行會談[29]。由於雙方存在嚴重分歧,會談很快便破裂[30],雙方重新交戰,發起進攻。1999年7月28日,已控制近90%領土的塔利班向北方聯盟發起大規模進攻,意圖取得阿富汗的完全控制權[31],以換得國際社會的承認,並奪取了北方聯盟的戰略重地巴格蘭空軍基地,不過聯盟很快便發動反攻,收復幾乎所有失地。2000年5月10日在沙烏地阿拉伯吉達舉行的會談中,雙方達成停火協議,同意交還戰俘。但在9月,雙方又發生激戰,塔利班奪取了塔盧坎,但很快被馬蘇德指揮的軍隊奪回[32]

在伊斯蘭酋長國五年的歷史中,塔利班政權根據伊斯蘭教法學哈乃斐派和奧馬爾毛拉的宗教法令來解釋伊斯蘭教法。塔利班禁止豬肉和酒精,許多類型的消費技術,例如大多數音樂電視電影,以及大多數形式的藝術,例如繪畫攝影,男性和女性參與體育運動,包括足球國際象棋;放風箏和飼養鴿子或其他寵物休閒活動也被禁止,根據塔利班的裁決,鳥類被殺死。電影院被關閉並改作清真寺元旦納吾肉孜節的慶祝活動被禁止。禁止拍照和展示圖片或肖像,因為塔利班認為這是一種偶像崇拜。女性禁止就業,女孩被禁止上學或上大學,被要求遵守男女隔離和用衣服遮蓋身體,並由男性陪同外出親戚們; 違反這些限制的人受到懲罰。男人被禁止剃掉鬍鬚,並被要求按照塔利班的喜好留長鬍鬚,並在家庭外戴頭巾。共產黨人被系統地處決。[33]禮拜被強制執行,那些在宣禮之後不遵守宗教義務的人將被逮捕。賭博被禁止,小偷會受到截手或截肢的懲罰。[34][35] [36]2000年,塔利班領導人毛拉奧馬爾正式禁止阿富汗境內鴉片種植非法毒品貿易;到2001年,塔利班成功地幾乎消滅了大部分鴉片生產(99%)。[37] 在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吸毒者和毒販都受到了迫害。受到嚴厲起訴。阿富汗的“童戲”習俗是阿富汗各省傳統上實行的一種少年愛性奴隸戀童癖,在塔利班政權六年的統治下也被禁止。[38]

內閣部長和代表都是受過“伊斯蘭學校教育”的穆拉。其中一些人,例如衛生部長和國家銀行行長,主要是軍事指揮官,他們隨時準備在需要時離開行政職位去戰鬥。軍事上的逆轉將他們困在後方或導致他們死亡,這加劇了國家政府的混亂。[39]在國家層面,“所有塔吉克族烏茲別克族哈扎拉族高級官僚”都被“替換為普什圖人,無論是否合格”。因此這些部委“基本上停止運作”。[40]

拉希德將塔利班政府描述為“一個由坎達哈人管理的秘密社團……神秘、隱秘且獨裁”。他們沒有舉行選舉,正如他們的發言人所解釋的:

伊斯蘭教法不允許政治或政黨。所以我們不給官兵俸祿,只給糧食、衣服、鞋子、武器。我們想要過像1400年前先知那樣的生活,聖戰是我們的權利。我們想要重現先知的時代,我們只是在實現阿富汗人民過去14年來的願望。[41]

他們的決策過程模仿了普什圖部落議會以及他們認為的早期伊斯蘭模式。討論之後,“信徒”們達成了共識。[42] 在佔領喀布爾之前,有人傳言一旦“好穆斯林”政府掌權,法律和秩序就會恢復,就會下台。

隨著塔利班權力的增長,毛拉奧馬爾在沒有諮詢支爾格會議和該國其他地區的情況下做出了決定。其中一個例子是支爾格大會拒絕驅逐奧薩馬·本·拉登的決定。毛拉奧馬爾在執政期間只訪問過首都喀布爾兩次。他們領導人的合法性不是選舉,而是來自模仿先知穆罕默德正統哈里發時期的效忠誓言。1996年4月4日,奧馬爾毛拉從其神殿基爾卡謝里夫奪走了“穆罕默德的斗篷”,60年來首次。他將自己包裹在聖物中,出現在坎大哈市中心一座建築物的屋頂上,而下面數百名普什圖毛拉高喊著“信士的長官!”,承諾支持。塔利班發言人毛拉瓦基爾解釋說:

決策基於信士的長官的建議。對我們來說,諮詢是沒有必要的。我們認為這符合伊斯蘭教法。我們遵守埃米爾的觀點,即使只有他一個人持這種觀點。不會有國家元首。相反,將會有一位信士的長官。奧馬爾毛拉將成為最高權力機構,政府將無法執行他不同意的任何決定。大選與伊斯蘭教法不相容,因此我們拒絕它們。

塔利班非常不願意分享權力,由於他們的成員絕大多數是普什圖族,他們以霸主的身份統治著60%的阿富汗其他民族。在喀布爾市議會或赫拉特等地方政府中,塔利班忠誠者而非當地人佔據主導地位,即使講普什圖語的塔利班無法與大約一半講達里語或其他非語言的人口進行交流。[43]批評者抱怨說,“城市管理中缺乏地方代表,使塔利班看起來像佔領軍”。

塔利班倒台 编辑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認為發動是次恐怖襲擊的主謀是奧薩瑪·賓·拉登,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塔利班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第1333號決議,關閉恐怖份子訓練基地和交出賓·拉登。2001年10月7日,英美已組成聯軍進入阿富汗境內與當地的北方聯盟接觸[44]。雙方其後達成協議,合作推翻塔利班政權。並在當天晚上進行空襲,攻擊塔利班和阿爾蓋達多個據點。聯軍在阿富汗迅速取得勝利,在11月13日北方聯盟部隊抵達喀布爾,標誌著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國的瓦解,殘餘的塔利班部隊撤退坎大哈周圍地區。12月,塔利班交出坎大哈的控制權[45],塔利班政權正式倒台。在美國的扶持下,建立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取代舊的塔利班政權,哈米德·卡爾扎伊為第一任領導人。2003年5月和2003年6月,塔利班高级官员宣布塔利班人員已重新集结,准备发动游击战,目的是将美军驱逐出阿富汗[18][46]。2004年底,当时的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穆罕默德·奥马尔宣布起事,對抗“美国及其傀儡”(即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目標是“重新夺回塔利班對阿富汗的控制權”[47]

塔利班復辟 编辑

美國於2021年撤軍後,塔利班旋即發動迅猛攻勢擊潰共和國軍並攻下大片國土,終於8月15日占領喀布爾、正式瓦解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並於19日宣告復辟酋長國。

 
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控制(粉红)
塔利班控制(灰)
爭奪中或不明(黄)

2021年8月,塔利班為了恢復1996至2001年間以伊斯蘭教法嚴格掌控的阿富汗,在美軍撤軍阿富汗[48]的同时大举进攻。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已經奪下首都喀布爾[49]及阿富汗第二、第三、第四大城坎達哈赫拉特马扎里沙里夫[50]。美国、英国等国派出部队撤离大使馆人员和侨民[51],而塔利班则先后访问伊朗[52]、巴基斯坦[53]和中国[54]等国以寻求支持,無後顧之憂地快速攻占原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大多數國土,加速了控制阿富汗更多领土的步伐,并宣布坚持政治进程[55],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後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艾哈迈德扎伊逃往國外,阿富汗内政部公告將成立由塔利班主导的临时政府[56],將商討如何和平進行權力過渡,而第一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則於8月17日依《阿富汗憲法》就任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看守總統,领导潘杰希尔抵抗势力繼續抵抗塔利班政權[57][58]。8月19日,塔利班在喀布爾正式宣布重新建國,國號依然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訂8月19日為國慶日[23]

2021年8月29日,塔利班高等教育代理部长哈卡尼宣布将允许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但禁止男女合班[59],9月中宣布允許男性學生與教師可重返中學受教與教書,等於禁止女性接受中等教育,隨後陸續禁止女性進入公園、遊樂場與健身房,並命令女性需以全包覆才可外出。[60]2021年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其中阿洪扎达為阿富汗的信仰领袖,職務為埃米爾,巴拉达尔則出任代理副總理。[61]9月8日,阿富汗内政部宣布示威抗议活动需要事先取得司法部的许可并向安全部门报备。未经许可的示威抗议活动都将受到法律制裁[62]。9月11日,阿富汗总理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在前政府的总统府外升起塔利班旗帜,被认为是标志着新政府正式开始工作。[63]9月12日,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阿勒萨尼率團訪問阿富汗並會見塔利班临时政府代理总理哈桑·阿洪德。这是塔利班组建临时政府以來首个到访阿富汗的國家領導人代表团[64]

2021年11月10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表示,近三个月以来,阿富汗临时政府已逮捕60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65]2023年7月,塔利班勸善懲惡部下令全國美容院需在一個月內關閉,迫使女性僅剩的合法少數社交與收入來源被剝奪。[66]

經濟 编辑

在塔利班統治期間,經濟毫無建樹,阿富汗反而成為罌粟最大產地,在2000年輸出量占全球75%[67][68]。在此之前,阿富汗已受到長達近20年的戰爭摧殘,許多工廠被炸毀,農業灌溉系統被破壞,工農業產量急劇下降,國內經濟蕭條,城市的失業率高企,缺乏就業機會,生產和日用物品極為缺乏[69]。塔利班执政時期,經濟中唯一不斷增長是罌粟的種植和鴉片的生產,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罌粟產地之一,歐洲80%海洛因和美洲部份海洛因都是來自阿富汗。由於罌粟的收入是大麥的10倍,由此種植罌粟為農民提供穩定的收入,為政府提供稅收,成為阿富汗的經濟基礎。雖然政府也禁止人民種植罌粟,取得不錯的成效,不过此举被认为旨在希望能够获得联合国的承认以外,不少观察者也认为政府希望通过此举提高鸦片价格以使得阿富汗能从已有的大量库存中获利[70]。与此同时,在北方聯盟所控制的地區也存在大肆種植罌粟的情况。阿富汗戰爭後,禁毒計劃全盤瓦解,毒品種植再度盛行[71][17]

 
阿富汗即使到了21世紀仍以傳統農業社會為主,百姓以獸類作为生產力來源而少見機械和汽車
 
紡織廠

戰後西方數以百億美元的國際援助,[72]農業的恢復,以及市場機制的重新建立讓經濟有所恢復,但多數人還是赤貧狀態,塔利班組織依然掌控西南部大片領土,無人敢涉足此一區域也沒有經濟活動,目前較高端商業投資僅限於首都有軍力保護的幾個商業區,其他地區依然是小農經濟狀態,高度依賴於外援。地理位置處於內陸、不臨近海域,先天註定其貿易不暢,也是長年貧困的原因。

毒品 编辑

 
收获的罂粟果实

阿富汗是金新月地带主要的鸦片生产者,从1992年开始(除在2001年塔利班对鸦片下禁令外),超越拉丁美洲地区、金三角等成为世界鸦片生产第一大国。据统计,在2007年里世界市场内92%的非药用鸦片来源于阿富汗。[73]阿富汗是世界上最大罂粟种植国之一,全国大部分省都有罂粟种植,其面积十分广泛。在塔利班对鸦片下禁令前的七年间(1994-2000),阿富汗约有200,000户家庭依靠种植鸦片获得收入[74]。同时,阿富汗也是世界第一大的大麻生产国。[75][76]

旅游 编辑

 
赫拉特的大清真寺

饱受战乱的阿富汗由于国内安全问题,每年光临的外国游客数量极少。目前大部分游客集中在首都喀布尔巴米扬地区,以及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物资的极度匮乏也造成了旅游设施的落后,住宿费用尤其高昂。

社會文化 编辑

塔利班于1996年—2001年第一次执政期间,試圖建立一個所谓的「真正伊斯蘭國家」,採取一系列极端激进的措施,宣称要"恢復伊斯蘭教的傳統生活方式"。政府規定國民須穿上伊斯蘭傳統服裝,男子須留鬍鬚,不能留西式長髮,婦女外出時要以面紗蒙面,且不能在沒有男性親屬陪同下外出。塔利班剝削了婦女的基本權利,婦女不能外出工作、受教育,同时關閉女子學校和喀布爾大學,禁止女性參與體育比賽。塔利班還建立宗教警察,監督教法的執行。此外,他们也關閉電影院和電視台、禁止使用網路及播放西方音樂。塔利班宣称法律以《可蘭經》為根據,如用石頭砸死通姦者、公开处决谋杀罪犯。由於阿富汗約70%教師都是女性,女性禁止工作使不少學童失去受教育機會,阿富汗更成為文盲率最高的國家之一[77]。公共場所幾乎完全隔絕男女之間的接觸,許多女病人因被禁止與男醫生接觸而失去治療機會[17]。塔利班對什葉派少數族群哈扎拉人進行殘酷壓迫,要求他們改信遜尼派,不容許異教的存在。1998年塔利班攻占馬扎里沙里夫後,屠殺了約6,000名哈扎拉人[27],使得當時大批哈扎拉人逃離阿富汗,前往巴基斯坦和伊朗[78]

塔利班最極端的基本教義措施,莫過於滅佛行動。2001年2月26日奧馬爾下令銷毀全國所有雕像,最備受國際關注的是位於巴米揚省,高37米和55米的兩座巴米揚大佛也難逃一劫,最終於3月12日用炸藥將大佛炸毀[79]

對外關係 编辑

塔利班政權建立之初,奧馬爾表示希望與所有國家建立良好關係,呼籲聯合國承認塔利班政權,恢復在聯合國的席位。然而大部份國家沒有承認此政權,部份甚至處於敵對狀態,僅有三個國家(巴基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特阿拉伯)承認其政權合法性。由於未能獲得各國政府的承認,因此在無視各國政府反對的情況下,以炸毀巴米揚大佛之極端手段向國際社會報復[80][27]

與美國關係 编辑

美國是塔利班較早的支持者,最初目的是遏止伊朗俄羅斯在中西亞的影響力。因此美國先是支持阿富汗伊斯蘭國前總理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但由於他不斷訓練恐怖份子和內戰,使美國政府失望,轉而支持北方聯盟。艾哈邁德·拉希德表示,美國在1994年至1996年期間透過其在巴基斯坦的盟友間接支援塔利班。華盛頓還希望塔利班支援總部位於美國的石油公司Unocal計劃的發展,塔利班同意美國加利福尼亞聯合石油公司建造一條從土庫曼經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輸油管。[81][82][83]以美國為首,聯同巴基斯坦、阿富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陣營,對抗伊朗、俄羅斯、中亞和印度的反塔利班陣營,使中亞的局勢更為緊張[17]。1997年底,美國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賴特開始與美國與塔利班保持距離,總部位於美國的石油公司Unocal退出了中亞管道建設的談判。[84]

1998年起,塔利班與各國關係惡化,失去原盟友支持成為其倒台主因。1998年8月17日,美國駐肯亞坦桑尼亞大使館被炸,造成243人死亡,美國懷疑是賓·拉登的基地組織所為[85],並在8月20日轟炸其基地。此一舉動當然引起塔利班的不滿,使雙方關係惡化,而美國則埋怨阿富汗為賓·拉登提供庇護。1999年7月6日,美國開始對塔利班實施制裁,凍結其所有在美國的所有資產,美國公司不得在塔利班地區投資。10月,美國促使聯合國通過一項決議,限塔利班30天內交出賓·拉登,否則會發起新的制裁,包括凍結所有海外資產和禁止塔利班飛機飛出阿富汗領空。11月,巴基斯坦發生六宗針對美國和聯合國機構的火箭襲擊。2000年10月12日,美國的科尔号驱逐舰受到自殺式炸彈襲擊,17名美軍死亡。多宗針對美國的襲擊使塔利班與美國的關係已達到戰爭狀態。在2001年6月,雜誌《新聞觀察》透露了美國和俄羅斯打算入侵阿富汗,而印度伊朗則會提供協助,從而鏟除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86]。九一一袭击事件後,美國認為是基地組織所為,而塔利班拒絕交出策劃恐怖活動的嫌疑犯,於是美國在10月7日向阿富汗宣戰。

美国学者乔纳森·克里斯托尔 (Jonathan Cristol) 在接受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 (Palgrave Macmillan) 关于美国与塔利班关系的采访时认为,塔利班领导人“一直愿意谈判,但从相对实力的角度来看,他们的目标不再是与塔利班建立友好关系。” [87]

2020年2月29日,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签署了有条件和平协议,协议要求如果塔利班遵守协议条款,外国军队将在14个月内完全撤出阿富汗。[88]2020年3月起,美国开始逐步撤军直到2021年8月31日全部撤出。

與其他伊斯蘭國家的關係 编辑

塔利班的基本教義政策得到部分伊斯蘭國家的支持,包括巴基斯坦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并得到這些國家財政上的支持。只有這三個國家承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合法性。沙烏地阿拉伯支持塔利班,不僅只表面上的宗教關係,還希望通過塔利班削弱伊朗在中亞的影響力。然而由於塔利班包庇賓·拉登,加上美國的施壓下,使兩國關係趨向惡化[17]

伊朗認為塔利班與美國、巴基斯坦和沙烏地阿拉伯建立關係,聯合對抗伊朗,因此一開始對塔利班政權並不友善。塔利班是屬於遜尼派,而伊朗是什葉派,擔心塔利班會煽動國內遜尼派活動,影響政權的穩定性,因此伊朗是支持北方聯盟。1998年塔利班占馬扎里沙里夫後,綁架了10名伊朗外交官和1名記者,並殺害其中9人。伊朗政府指責塔利班的行為,同時在邊境部署20萬軍隊部進行演習,塔利班亦部署2萬5千名軍隊嚴陣以待,兩國關係極為緊張。最終在國際的調停下,塔利班同意交還伊朗外交官的屍體,關係才得以緩和[89]

與俄羅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 编辑

塔利班的第一次勝利引起了中亞五國的關注和俄羅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震驚,這些國家擔心戰火和伊斯蘭化會蔓延。1996年10月4日,俄羅斯與中亞五國在阿拉木圖舉行會議,發表聯合聲明,保障獨立國協的邊境安全。同時,俄羅斯杜馬呼籲國際對阿富汗實施武器禁運,凍結阿富汗在國外銀行的財產,對阿富汗進行空中封鎖。2000年塔利班承認伊奇克里亞車臣共和國政府,並提供武器,使兩國關係走向無法挽回的地步[90]。塔利班表明如果受到俄羅斯的攻擊,便會向俄及其盟友全面反擊。這使俄羅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亞與阿富汗邊境地區部署大量軍隊,這樣阿富汗便四面受敵,政權走向崩潰 [17]

2021年7月28日,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天津会见[91]。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重新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尽管中国暂未承认塔利班新政府,但中国大使馆仍驻留当地。10月31日,一批45吨重的阿富汗松子喀布尔机场出发,并于次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这是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首次与中国进行贸易[92]

與国际關係 编辑

2021年8月12日,聯合國的12个国家和歐盟發布聯合聲明,稱如果塔利班通過武力奪取政權將不會承認新成立的阿富汗政府。[93]

军事 编辑

政治 编辑

2021年塔利班再次接管政权,並就该国下一阶段向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发出了保证訊息,并确认进行组建包容性政府的谈判。發言人稱塔利班承诺根据伊斯兰教法尊重妇女少数民族的权利以及言论自由,并指出该运动并不排斥任何人,正如州长等职位上就职人员所证明的那样。[94]并强调,塔利班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领土针对任何一方,称塔利班不想干涉别国事务,也不会允许别国干涉阿富汗事务。

塔利班领导人 编辑

奎达舒拉[95][96]
普什图语姓名 中文译名 身份或职责 备注
هبت الله اخونزاده 毛拉韦海巴图拉·阿洪扎达 信士的埃米尔 2016年接任最高领导人
عبدالغنی برادر 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 第一副埃米尔,主管政治事务 参与多哈谈判英语Afghan peace process
2010年被捕,2018年获释
ملا محمد يعقوب 穆拉穆罕默德·雅各布 第二副埃米尔,主管军事 穆罕默德·奥马尔之子
سراج الدين حقاني 毛拉西拉朱丁·哈卡尼英语Sirajuddin Haqqani 第三副埃米尔,“哈卡尼网络”指挥官 贾拉鲁丁·哈卡尼英语Jalaluddin Haqqani之子
عبدالحکیم حقاني 阿卜杜勒·哈基姆·哈卡尼英语Abdul Hakim Ishaqzai 首席法官

人權 编辑

 
2001年8月26日,一名塔利班宗教警察在喀布爾毆打一名婦女。由阿富汗婦女革命協會拍攝。

婦女在酋長國的角色 编辑

在塔利班統治時期,酋長國普遍存在對婦女的殘酷鎮壓。[97][98]宗教警察經常實施暴力侵害行為。[99]例如,塔利班頒布法令禁止婦女接受教育,迫使女孩離開學校和大學。[100][101]婦女離開家時必須有男性親屬陪同,並必須穿著罩袍,這是一種覆蓋整個身體的傳統服裝,只有一條小縫可以看到。那些被指控不服從的人遭到公開毆打。在一個案例中,一位名叫索海拉的年輕女子在與一名非親屬男子散步後被指控犯有通姦罪。她在加濟體育場遭到公開鞭打,共被鞭打100下。[102] 女性就業僅限於醫療部門,禁止男性醫務人員治療婦女和女童。對婦女就業的廣泛禁止進一步導緻小學普遍關閉,因為塔利班崛起之前幾乎所有教師都是女性,這進一步限制了女孩和男孩接受教育的機會。塔利班控制首都後,限制變得尤其嚴格。例如1998年2月,宗教警察強迫所有婦女離開喀布爾的街道,並頒布了新規定,命令人們將窗戶塗黑,以便從外面看不到婦女。[103]

禁止娛樂和休閒活動 编辑

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統治期間,他們禁止了許多娛樂活動和遊戲,例如足球、放風箏和國際象棋。電視、電影院、樂器伴奏音樂、錄像機衛星天線等一般娛樂活動也被禁止。[104]禁止物品清單中還包括“樂器和配件”以及所有生物的視覺表現。[105]

據報導,當阿富汗兒童因放風箏這一非常受歡迎的活動而被發現時,他們就會遭到毆打。[106]卡勒德·胡賽尼通過1999年的新聞報導得知塔利班禁止放風箏時,他認為這一限制特別殘酷,這一消息“引起了他個人的共鳴”,因為他是伴隨著這項運動長大的,住在阿富汗。胡塞尼有動力寫一篇25頁的短篇故事,講述兩個男孩在喀布爾放風箏的故事,後來他將其發展成他的第一部小說《追風箏的人》。[107]

行政区划 编辑

 
阿富汗行政區圖

阿富汗分為34個velayat‎),省下設、区、乡、村,首都为喀布尔

阿富汗省份
省份 地圖編號 ISO 3166-2:AF[108] 駕駛執照編號 省會 人口(2015年)[109] 面積(平方公里) 縣份數量 聯合國分區英语United Nations subregions of Afghanistan
巴達赫尚省 30 AF-BDS BDN 法扎巴德 950,953 44,059 29 東北阿富汗
巴德吉斯省 4 AF-BDG BDG 瑙堡 495,958 20,591 7 西阿富汗
巴格蘭省 19 AF-BGL BAG 普勒胡姆里 910,784 21,118 16 東北阿富汗
巴爾赫省 13 AF-BAL BLH 馬扎里沙里夫 1,325,659 17,249 15 西北阿富汗
巴米揚省 15 AF-BAM BAM 巴米揚 487,218 14,175 7 西阿富汗
代孔迪省 10 AF-DAY DYK 尼利英语Nili, Afghanistan 507,339 18,088 8 西南阿富汗
法拉省 2 AF-FRA FRH 法拉 507,405 48,471 11 西阿富汗
法里亞布省 5 AF-FYB FYB 邁馬納 998,147 20,293 14 西北阿富汗
加茲尼省 16 AF-GHA GAZ 加茲尼 1,228,831 22,915 19 東南阿富汗
古爾省 6 AF-GHO GHR 恰赫恰蘭 790,296 36,479 10 西阿富汗
赫爾曼德省 7 AF-HEL HEL 拉什卡爾加 924,711 58,584 13 西南阿富汗
赫拉特省 1 AF-HER HRT 赫拉特 1,890,202 54,778 15 西阿富汗
朱茲詹省 8 AF-JOW JZJ 希比爾甘 540,255 11,798 9 西北阿富汗
喀布爾省 22 AF-KAB KBL 喀布爾 4,372,977 4,462 18 中阿富汗
坎大哈省 12 AF-KAN KRD 坎大哈 1,226,593 54,022 16 東南阿富汗
卡比薩省 29 AF-KAP KPS 馬哈茂德埃拉基英语Mahmud-i-Raqi 441,010 1,842 7 中阿富汗
霍斯特省 26 AF-KHO KST 霍斯特 574,582 4,152 13 東南阿富汗
庫納爾省 34 AF-KNR KNR 阿薩達巴德 450,652 4,942 15 東北阿富汗
昆都士省 18 AF-KDZ KDZ 昆都士 1,010,037 8,040 7 東北阿富汗
拉格曼省 32 AF-LAG LGM 米特拉姆英语Mihtarlam 445,588 3,843 5 東阿富汗
洛加爾省 23 AF-LOG LGR 佩爾埃阿林英语Pul-i-Alam 392,045 3,880 7 中阿富汗
楠格哈爾省 33 AF-NAN NGR 賈拉拉巴德 1,517,388 7,727 23 東阿富汗
尼姆魯茲省 3 AF-NIM NRZ 扎蘭季 164,978 41,005 5 西南阿富汗
努爾斯坦省 31 AF-NUR NUR 帕倫英语Parun 147,967 9,225 7 東北阿富汗
帕克蒂亞省 24 AF-PIA PAK 加德茲 551,987 6,432 11 東南阿富汗
帕克蒂卡省 25 AF-PKA PKT 沙蘭 434,742 19,482 15 東南阿富汗
潘傑希爾省 28 AF-PAN PJR 巴薩拉克 371,902 3,610 7 中阿富汗
帕爾旺省 20 AF-PAR PRN 恰里卡爾 664,502 5,974 9 中阿富汗
薩曼甘省 14 AF-SAM SAM 薩曼甘 387,928 11,262 5 西北阿富汗
薩爾普勒省 9 AF-SAR SRP 薩爾普勒 559,577 16,360 7 西北阿富汗
塔哈爾省 27 AF-TAK TAK 塔盧坎 983,336 12,333 16 東北阿富汗
烏魯茲甘省 11 AF-URU ORZ 塔林科特 386,818 12,696 6 西南阿富汗
瓦爾達克省 21 AF-WAR WDK 邁丹城 596,287 9,934 9 中阿富汗
扎布爾省 17 AF-ZAB ZBL 卡拉特 304,126 17,343 9 東南阿富汗

参见 编辑

注释 编辑

  1. ^ 阿富汗是一個純粹的獨裁國家,所有法律最終都源自於最高領袖。共識規則最初在塔利班內部使用,但由於最高領導人在2021年重新掌權後的幾個月內壟斷了控制權,因此被淘汰。[6][7][8] 有一個諮詢領導委員會,但其角色受到質疑,因為最高領導人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召集該委員會了(截至2023年3月),並且越來越多地通過法令進行統治。[9]

参考文献 编辑

  1. ^ BBCNazer.com | زندگى و آموزش | حرف های مردم: سرود ملی. www.bbc.co.uk.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7). 
  2. ^ Amirzai, Shafiq l. د ملي سرود تاریخ | روهي. Rohi.Af.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7) (普什图语). 
  3. ^ ملا فقیر محمد درویش د جهادي ترنم منل شوی سرخیل. نن ټکی اسیا. 2018-01-16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0) (普什图语). 
  4. ^ Tharoor, Ishaan. The Taliban's Qatar Office: Are Prospects for Peace Already Doomed?. Time. 2013-06-19 [2021-08-19]. ISSN 0040-78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9) (美国英语). 
  5. ^ Foschini, Fabrizio. Kabul and the Challenge of Dwindling Foreign Aid (PDF). ETH Zürich.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9 June 2020). Afghanistan’s capital city of Kabul [...] After 2001, Kabul quickly assumed the role and size of a primate city, one that has more than double the population and influence of the same country’s second-largest city. Herat, Mazar-e Sharif, and Kandahar do not even come close to half Kabul’s population. 
  6. ^ T. S. Tirumurti. Letter dated 25 May 2022 from the Chair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Committee established pursuant to resolution 1988 (2011) addressed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PDF).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26 May 2022 [2 May 2023]. 
  7. ^ Kraemer, Thomas. Afghanistan dispatch: Taliban leaders issue new orders on law-making process, enforcement of court orders from previous government. JURIST. 27 November 2022 [1 May 2023]. 
  8. ^ Dawi, Akmal. Unseen Taliban Leader Wields Godlike Powers in Afghanistan. Voice of America. 28 March 2023 [1 May 2023]. 
  9. ^ Oxford Analytica. Senior Afghan Taliban figures move to curb leader. Expert Briefings. Emerald Expert Briefings. 10 March 2023. doi:10.1108/OXAN-DB276639. [Akhundzada] has not convened the Taliban's Leadership Council (a 'politburo' of top leaders and commanders) for several months. Instead, he relies on the narrower Kandahar Council of Clerics for legal advice. 
  10. ^ 多項資料:
  11. ^ 駐館位置及聯絡資訊. 中華民國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中文(臺灣)). 2013年6月,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以「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名義宣布在卡達首都杜哈成立塔利班辦事處。 ……2021年8月19日,塔利班正式宣布重建「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 
  12. ^ 戰術、人事與組織,塔利班的二十年進化. Initium Media. [2021-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8). 
  13. ^ “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塔利班想建立一个怎样的国家?. 澎湃新闻. [2021-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7). 
  14. ^ 穆斯林女性頭巾(حجاب)所牽涉之政治爭議與誤解. [2021-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8). 
  15. ^ Directorate of Intelligence. CIA -- The World Factbook -- Afghanistan. 2001 [2008-03-07]. (原始内容 (mirror)存档于2015-11-25). note - the self-proclaimed Taliban government refers to the country as 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16. ^ Map of areas controlled in Afghanistan '96.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阿富汗史 戰爭與貧窮蹂躪的國家. 三民書局. : 150-171. 
  18. ^ 18.0 18.1 Tohid, Owias; Baldauf, Scott. Taliban appears to be regrouped and well-funded.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8 May 2003 [28 Februar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8). 
  19. ^ Amrullah, Saleh. Clarity: As per d constitution of Afg, in absence, escape, resignation or death of the President the FVP becomes the caretaker President. I am currently inside my country & am the legitimate care taker President. Am reaching out to all leaders to secure their support & consensus.. Twitter. [2021-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7). 
  20. ^ 美軍撤離阿富汗翻譯憂遭報復 塔利班喊話別怕. 2021-06-07 [2021-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9). 
  21. ^ 神學士宣布建國 成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 2021-08-19 [2021-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4). 
  22. ^ 外媒: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公国”.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3. ^ 23.0 23.1 塔利班高级领导人曝未来执政框架:将建政教合一政府.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4. ^ 塔利班正式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5. ^ 攻破首都四天後 神學士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6. ^ 阿富汗常駐聯合國代表呼籲 不要承認以武力奪權和不具廣泛性的政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NOW新聞,2021年8月16日
  27. ^ 27.0 27.1 27.2 陈静; 王泽东. 塔利班与国际恐怖主义.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 2002, (02): 107–109 [2022-04-17]. ISSN 1008-8105. 
  28. ^ Flashback: When the Taleban took Kabul. 2001-10-15 [2021-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2) (英国英语). 
  29. ^ 光明日報 1998年04月19日. [2011年11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3日). 
  30. ^ 安全理事会主席的声明.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9). 
  31. ^ 阿富汗塔利班向反塔联盟发动大规模进攻 中国国防科技信息中心[永久失效連結]
  32. ^ BBC中文網主頁 塔利班奪取阿富汗北部重鎮.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33. ^ US Country Report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 Afghanistan 2001. State.gov. 4 March 2002 [4 March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6 February 2009). 
  34. ^ Farrell, Graham; Thorne, John.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Evaluation of the Taliban Crackdown Against Opium Poppy Cultivation in Afghanis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ug Policy (Elsevier). March 2005, 16 (2): 81–91 [8 July 2020]. doi:10.1016/j.drugpo.2004.07.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August 2021) –通过ResearchGate. 
  35. ^ Ghiabi, Maziyar. Crisis as an Idiom for Reforms. Drugs Politics: Managing Disorder in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9: 101–102 [8 July 2020]. ISBN 978-1-108-47545-7. LCCN 2019001098. (原始内容存档于7 August 2020). 
  36. ^ Afghanistan, Opium and the Taliban. opioids.com. [4 March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8 November 2001). 
  37. ^ Afghanistan, Opium and the Taliban. opioids.com. [4 March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8 November 2001). 
  38. ^ McFate, Montgomery. Conclusion. Military Anthropology: Soldiers, Scholars and Subjects at the Margins of Empir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334 [21 August 2021]. ISBN 9780190680176. doi:10.1093/oso/9780190680176.003.0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1 August 2021). The Taliban outlawed bacha bazi during their six-year reign in Afghanistan, but as soon as the U.S. overthrew the Taliban, newly-empowered mujahideen warlords rekindled the practice of bacha bazi. 
  39. ^ Rashid 2000,第100頁.
  40. ^ Rashid 2000,第101–102頁.
  41. ^ Rashid 2000,第43頁
  42. ^ Rashid 2000,第95頁.
  43. ^ Rashid 2000,第39–40頁.
  44. ^ 搜狐網 塔利班政权崩溃.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18). 
  45. ^ 新華網 奥马尔决定交出坎大哈的控制权.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29). 
  46. ^ Tohid, Owias. Taliban regroups – on the road.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7 June 2003 [28 Februar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30). 
  47. ^ Gall, Carlotta. Asia: Afghanistan: Taliban Leader Vows Return. The New York Times. 13 November 2004 [8 Septem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9). 
  48. ^ 美軍走了,基地組織要在阿富汗東山再起?. BBC News 中文. 2021-07-08 [2021-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4) (中文(繁體)). 
  49. ^ Taliban enter Afghan capital as US diplomats evacuate by chopper. reuters.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7). 
  50. ^ TVBS. 塔利班攻陷阿富汗第二大城 美國籲公民「立即撤離」│TVBS新聞網. TVBS. [2021-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3) (中文(臺灣)). 
  51. ^ Biden authorizes 5,000 troops for Afghanistan amid Taliban advance. ABC news.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6). 
  52. ^ 塔利班在阿富汗捲土重來 鄰國伊朗採取務實做法.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53. ^ Afghanistan: Can Pakistan 'manage' the Taliban?. DW.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54. ^ 中國成為塔利班的新朋友 中俄印如何面對阿富汗「改朝換代」. BBC News 中文. [2021-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3) (中文(繁體)). 
  55. ^ 塔利班宣布控制第十个省会城市与国防部证实数十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巴尔赫地区被杀. ALJAZEERA.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56. ^ Taliban enter Kabul outskirts, await ‘peaceful transfer’ of Afghanistan capital. FOX News.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57. ^ Wertheimer, Tiffany (编). Afghanistan crisis: Taliban give first press conference in Kabul. BBC News. [2021-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英语). 
  58. ^ 阿富汗副總統仍堅守國內 沙雷:「我是合法看守總統」. 自由時報.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59. ^ 塔利班“新政”:允许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但禁止男女合班.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9). 
  60. ^ 阿富汗中學恢復上課 禁止女性就學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經濟日報,2021-9-19
  61. ^ 塔利班临时政府名单公布!重建阿富汗,万事待从头.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4). 
  62. ^ 阿富汗内政部发表关于游行抗议活动的声明.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9). 
  63. ^ 阿富汗塔利班9月11日在总统府举行升旗仪式. 中新网. [2021-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3). 
  64. ^ 塔利班宣布临时政府后 卡塔尔率先组团访阿富汗.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8). 
  65. ^ 阿富汗塔利班宣布已逮捕60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5). 
  66. ^ 塔利班下令全國美容院關閉 阿富汗女權再受壓迫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聯合報,2023-7-5
  67. ^ 新浪網 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罂粟产地 产量占全球75%.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8. ^ 阿富汗:毒品的主要原產地.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9). 
  69. ^ An Introduction of the Taliban.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3). 
  70. ^ Chouvy, Pierre-Arnaud. Opium: uncovering the politics of the popp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52ff. 
  71. ^ 人民網 罂粟在阿富汗乱舞.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5-12). 
  72. ^ 阿富汗成美国对外援助最大赢家 美投入或打水漂. 環球網. 2014-04-01 [2016-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5). 
  73. ^ Opium Amounts to Half of Afghanistan's GDP in 2007, Reports UNODC (新闻稿). UNODC. 2007-11-16 [201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8). 
  74. ^ The opium economy in afghanistan (PDF).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7. 2003 [2009-06-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9-09-08). 
  75. ^ No Operation. Presstv.ir. [2011-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76. ^ UN: Afghanistan is leading hashish producer. Fox News. 2010-03-31 [2013-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6). 
  77. ^ 美媒称阿富汗军队文盲率达90% 感叹撤军之路漫漫.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2). 
  78. ^ 網易新聞 阿富汗哈扎拉族开始复兴-曾遭塔利班屠杀.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8). 
  79. ^ 新浪網 巴米扬大佛遭毁. [201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1). 
  80. ^ 東方新聞網 塔利班为何与佛像过不去.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81. ^ Rashid 2022,第176頁.
  82. ^ Rashid 2022,第175–8頁.
  83. ^ Rashid 2022,第177頁.
  84. ^ US pledges support for Afghan oil pipeline if Taliban makes peace. BBC News. 10 December 1997 [9 April 2010]. 
  85. ^ 大洋網 美国驻肯、坦大使馆附近相继被炸.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0). 
  86. ^ India in anti-Taliban military plan. [2021-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8). 
  87. ^ Jonathan Cristol | Palgrave. www.palgrave.com. [4 Octo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9) (英语). 
  88. ^ Trump says 'it is time' for US troops to exit Afghanistan, undermining agreement with Taliban. ABC news.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5). 
  89. ^ 十年圣战阿富汗[永久失效連結]
  90. ^ 新浪網 塔利班承认车臣为独立国家. [201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91. ^ 王毅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7-28 [2021-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92. ^ 阿富汗恢复松子输华背后:堪称阿“出口黄金” 半数从业者为女性 专家:助阿良性发展. 红星新闻. 2021-11-02 20:32 [2021-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7). 
  93. ^ Twelve nations decide not to recognise any Afghan government imposed by force. The Economic Times News. 2021-08-13 [2021-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3) (英语). 
  94. ^ 塔利班对内外做出保证 确认举行会谈组建包容性政府 加尼总统称离开阿富汗是为了避免流血. ALJAZEERA.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7). 
  95. ^ 谁是塔利班在阿富汗的主要领导人. ALJAZEERA. 半岛电视台. [2021-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7). 
  96. ^ 谁在领导阿富汗塔利班?有六个关键人物. 央视新闻. 2021-08-14 [2021-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97. ^ Multiple sources:
  98. ^ Skaine, Rosemarie. Women of Afghanistan in the Post-Taliban Era: How Lives Have Changed and Where They Stand Today. McFarland. 2009: 57. ISBN 978-0-7864-3792-4. 
  99. ^ Graham-Harrison, Emma; Makoii, Akhtar Mohammad. 'The Taliban took years of my life': the Afghan women living in the shadow of war. The Guardian. 9 February 2019 [16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rch 2020). 
  100. ^ Women in Afghanistan: the back story. Amnesty International. 25 November 2014 [16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June 2020). 
  101. ^ Report on the Taliban's War Against Women.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17 November 2001 [16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11 July 2020). 
  102. ^ Woman flogged for adultery. The Irish Times. 28 February 1998 [16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July 2020). 
  103. ^ Lacayo, Richard. About Face for Afghan Women. Time. 25 November 2001 [16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2 December 2019). 
  104. ^ Rashid, Ahmed. Taliban: Militant Islam, Oil and Fundamentalism in Central Asia. 20 April 2010 [20 August 2021]. ISBN 9780300164848.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August 2021). 
  105. ^ Wroe, Nicholas. A culture muted. The Guardian. 13 October 2001 [20 August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August 2021). 
  106. ^ Podelco, Grant. Artistry In The Air – Kite Flying Is Taken To New Heights In Afghanistan.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21 February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3 February 2017). 
  107. ^ 'Kite Runner' Author On His Childhood, His Writing, And The Plight Of Afghan Refugees. Radio Free Europe. June 21, 2012 [July 30,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9). 
  108. ^ ISO 3166-2:AFISO 3166-2對阿富汗省份的編號)
  109. ^ Afghanistan at GeoHive. [2018-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6). 

外部链接 编辑

前任:
  阿富汗伊斯蘭國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1996年9月27日-2001年11月13日
繼任:
  阿富汗伊斯蘭國
前任:
  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2021年8月19日起
繼任:
现存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