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叔牙(?-前644年),鲍氏,亦稱“鮑叔”、“鮑子”,春秋時代齊國大夫颍上(今安徽省阜陽市颍上縣)人[1]。父為鲍敬叔

生平编辑

義助管仲编辑

  • 鮑叔牙乃是管仲的好友,早期管仲貧困,鮑叔牙時常接濟他,刻意讓管仲佔便宜。後來管仲侍奉齊襄公的弟弟公子糾,鮑叔牙侍奉公子糾的弟弟公子小白

輔佐小白编辑

  • 周莊王十一年(前686年),冬十一月齊國內亂,管仲則隨公子糾出奔,鮑叔牙隨公子小白出奔

舉管仲相编辑

  • 周莊王十二年(前685年),春齊人殺無知。夏管仲奉公子糾返齊,並試圖刺殺小白,失敗。小白返國繼位,是為桓公。桓公要魯國處死公子糾,又告知魯國,桓公要自己殺死管仲,管仲被囚車運送回國。由於深知管仲的才能,鮑叔牙建議桓公勿將其定罪,甚至推薦管仲當上了宰相,被時人譽為“管鮑之交”、“鮑子遺風”。太史公司馬遷史記〈管晏列传〉中说:“天下不多管仲之賢,而多鮑叔能知人也。”
  • 周襄王八年(前645年),管夷吾有病,小白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諱云,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夷吾曰:「公誰欲歟?」小白曰:「鮑叔牙可。」曰:「不可。其為人潔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之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理國,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所以舉薦让隰朋称相,并要求齐桓公远离开方、竖刁、易牙三人。一月后隰朋逝世,齐桓公坚持让鲍叔牙称相,鲍叔牙说称相可以,但是必须辞去易牙开方竖刁三人。齐桓公照做了,但一段时间过后,齐桓公想念易牙、开方、竖刁三人,又把他们征召回来。
  • 周襄王九年(前644年),鮑叔牙因此抑郁而病逝。子孙世世代代在齐国享有俸禄,得到封地的有十几代,多数是著名的大夫。次年(前643年),冬十月齊桓公饑寒交迫中走完王霸之路。

毋忘在莒编辑

  • 管子·小稱》:「桓公、管仲、鮑叔牙、甯戚四人飲,飲酣,桓公謂鮑叔牙曰『闔不起為寡人壽乎?』鮑叔牙奉杯而起曰『使公毋忘出如莒時也,使管子毋忘束縛在魯也,使甯戚毋忘飯牛車下也。』桓公辟席再拜曰『寡人與二大夫能無忘夫子之言,則國之社稷必不危矣。』」鮑叔牙即提醒齊桓公勿忘當年之苦難。

评价编辑

  • 管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也!”(《史记·管晏列传》)
  • 孔子:“齐有鲍叔.……知贤,智也;推贤,仁也;引贤,义也。有此三者,又何加焉?”(《韩诗外传》)
  • 墨子:“齐桓染于管仲、鲍叔,晋文染于舅犯高偃,楚庄染于孙叔沈尹,吴阖闾染于伍员、文义,越句践染于范蠡、大夫种。此五君者所染当,故霸诸侯,功名传于后世。”(《墨子·所染》)
  • 夏侯湛:“鲍子愔愔,式昭德音,绸缪敬叔,二人同心,厥芳犹兰,其坚如金,遥遥景迹,君子攸钦。”(《艺文类聚(唐)欧阳询·卷二十一·人部五》)
  • 陶渊明:“知人未易,相知实难。谈美初交,利乘岁寒。管生称心,鲍叔必安。奇情双亮,令名俱完。”(《读史述九章》)
  • 李白:“鲍生荐夷吾,一举置齐相。斯人无良朋,岂有青云望。临财不苟取,推分固辞让。后人称其贤,英风邈难尚。”(《陈请赠友人》)
  • 杜甫:“翻手作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君不见管鲍贫时交,此道今人弃如土。”(《贫交行》)
  • 高适:“丈夫结交须结贫,贫者结交交始亲。世人不解结交者,唯重黄金不重人。黄金虽多有尽时,结交一成无竭期。君不见管仲与鲍叔,至今留名名不移。”
  • 元稹:“荣辱身沉影与身,世情谁是旧雷陈。唯应鲍叔犹怜我,自保曾参不杀人。”
  • 周敦颐:“言理不可求,吾将讯苍苍。草木被春华,随风散芳香。才高未为福,名大或不祥。煌煌太史公,逸气横八方。瑞麟出非时,巷伯终见戕。晏婴不可作,鲍叔遥相望。发愤著春秋,掩夺日月光。文章诚可传,毁辱庸何伤。”(《永乐大典·周濂溪集》)
  • 司马光:“昔鲍叔之于管仲,子皮之于子产,皆位居其上,能知其贤而下之,授以国政;孔子美之。”(《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一》)
  • 曾巩:“云中一点鲍山青,东望能令两眼明。若道人心是矛朝,山前哪得叔牙城。”
  • 叶适:“鲍叔,管仲友也,鲍卑而管贵,美在叔也。”(《水心集》)
  • 冯梦龙:“夷吾负大器,鲍子早相知。初释堂阜缚,便为齐国基。铺张政就日,羽翼霸成时。一举三贤萃,桓公大可奇。”(《东周列国志》第二十五回 齐召忽从主死节 管夷吾条陈伯策)

後人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晋张处度《列子·力命》注:“管仲、鲍叔牙并颍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