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杉謙信(1530年2月18日-1578年4月19日)是一名活躍於日本戰國時代大名,後世譽為越後之虎越後之龍戰國軍神越後守護代長尾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後稱長尾景虎

上杉謙信
Uesugi Kenshin.jpg
昵称 越後之虎、越後之龍、戰國軍神
出生 越後國春日山城
逝世 越後國春日山城
参与战争 小田原包圍戰、川中島之戰手取川之戰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上杉 謙信
假名 うえすぎ けんしん
平文式罗马字 Uesugi Kenshin

由於繼承了關東管領「上杉」的姓氏,並先後得到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偏諱,故又稱上杉政虎上杉輝虎,篤信佛教法名谦信,號宗心齋號不識庵。官位為「從五位下彈正少弼」,死後由明治天皇追贈從二位。

任內終結內亂頻仍的越後國,除了政務與軍事外,也致力於經濟產業的復興。另由於救援盟國及關東秩序的回復屢次出兵,在48年的生涯中,分別與武田信玄、北条氏康、織田信長、越中一向一揆、蘆名盛氏、能登畠山氏、佐野昌綱、神保長職、椎名康胤等大名頻頻作戰,尤其5度與武田信玄在川中島地區作戰最為著名,廣為後世描述。之後應足利將軍家邀請而上洛,從越後國經北陸路西進越中國、能登國及加賀國等擴大勢力,但壯志未酬而去世。作戰的戰兜為飯綱明神前立鐵錆地張兜。

謙信共有四名養子,為上杉景勝上杉景虎上條政繁山浦景國

經歷编辑

出生與初陣编辑

享祿3年(1530年)出生於春日山城,是越後守護代長尾為景的四男,母親為越後栖吉城主長尾房景(古志長尾家)之女虎御前。幼名“虎千代”。天文5年(1536年)父親隱居,家督由兄長晴景繼承,7歲的虎千代於城下林泉寺日语林泉寺 (上越市)出家,由住持天室光育日语天室光育教育之。
天文11年(1542年)12月,為景病逝,越後豪族揚北眾叛變蜂起,病弱的晴景無力平亂,乃於翌年令14歲的虎千代元服並改名為景虎,駐守栃尾城日语栃尾城,由本庄實乃輔佐之。1544年,越後豪族揚北眾進攻栃尾城,景虎將城兵一分為二,部分兵力迂迴至敵本陣的背後急襲,造成敵軍混亂,之後城內的本隊配合出擊,成功擊退三條城主長尾俊景與黑瀧城主黑田秀忠的侵攻,是為初陣栃尾城之戰日语栃尾城の戦い

繼承家督编辑

天文14年(1545年)10月,守護上杉家老臣黑瀧城主黑田秀忠再度謀反,並進攻守護代晴景的居城春日山城,景虎之兄長尾景康遭到殺害,黑田秀忠之後於黑瀧城籠城,景虎自上杉定實處接受討伐令,並代替兄長擔任總大將出兵討伐,成功降伏秀忠(黑瀧城之戰)。但翌年天文15年(1546年)2月,秀忠再度舉兵反叛,這次景虎澈底殲滅了再度興叛的黑田,景虎威望益張,家中因而分裂成擁立晴景及景虎的兩派,最終在天文17年(1548年),越後守護上杉定實介入調停,晴景隱居,景虎成為兄長的養子並繼承家督,時年19。1550年,上杉定實死去,將軍足利義輝准許景虎使用白傘袋與毛氈鞍覆,確定其越後守護之位。同年,同族的坂戶城主長尾政景不滿景虎繼位而謀反,景虎於翌年天文20年(1551年)1月進攻政景方發智長芳的居城板木城並獲得勝利,同年8月包圍坂戶城(坂戶城之戰)成功降伏政景,政景之後成為景虎的重臣,越後自此統一。
天文21年(1552年),北條氏康攻陷关东管领上杉宪政的平井城,憲政逃向越後向景虎求援,景虎將之安置在御館,隨後遣平子孫三郎、本庄繁長等關東諸將反攻上野沼田城,大破之,成功奪還平井城及平井金山城。翌年,敘任從五位下彈正少弼。

與武田、北條的衝突编辑

 
第四次川中島之战

1552年,領地遭武田信玄佔奪的信濃守護小笠原長時向景虎求援,翌年,信濃葛尾城主村上義清亦來投奔,景虎一度奪還其領,五次的川中島之戰由此發端。1553年,上洛拜謁天皇與將軍,蒙受討敵之敕令。1555年,親自出兵鎮壓暗通武田的北條高廣,同年4月,進行了第二次川中島之戰,今川義元居中調解,雙方和睦。1557年,因信玄毀約而爆發了第三次川中島之戰。1559年,景虎再度上洛,得到了將軍如管領一般的待遇。1561年3月,以上杉憲政的名義,帶領十萬大軍包圍小田原城小田原城之戰日语小田原城の戦い (1560年)),隔月撤兵行經到鎌倉鶴岡八幡宮時,在憲政的請求下,於源賴朝的木像下繼承了關東管領一職及山內上杉家家名(長尾氏本是平氏,繼承上杉氏后便成藤原氏族人),改名上杉政虎,並得到了上野國的統治權。同年8月,進行了第四次川中島之戰,這是兩軍最大規模的戰爭,傳說他曾直闖敵陣砍傷武田信玄
1561年11月,北條氏康開始反擊,於武藏國生野山大敗在川中島損耗甚巨的上杉軍(生野山之戰日语生野山の戦い)。12月,將軍足利義輝下賜偏諱,改名上杉輝虎
南下攻打關東同時,景虎也在1560年進軍越中國,打著協助椎名康胤的旗號襲擊神保家的領土,攻陷了富山城,當主神保長職日语神保長職逃往增山城。1562年,上杉軍包圍增山城,神保長職在能登畠山氏的仲介下投降。

西征及晚年编辑

 
上杉谦信写给喜平次(后来的上杉景胜)的书信

永祿8年(1565年),北條氏康攻擊關宿城,輝虎聯合佐竹義重欲救之,北條軍不戰而退。1568年12月,北條家為對抗武田家而改與上杉家結盟,翌年3月,「越相同盟日语越相同盟」成立,輝虎收北條氏康之子三郎為養子,不久即以法名不識庵謙信自稱。
元龜2年(1571年)10月,氏康逝世,兩家同盟破裂,並於天正2年(1574年),與北條氏政軍在利根川對峙,北條家再度進攻關宿城,謙信救援失利,被北條氏照以寡軍襲營,而佐竹義重不願配合反攻,謙信遂領軍撤退,此戰後關宿城乃至羽生城都被北條家佔據,上杉家在關東的勢力大為衰退。
元龜3年(1572年),謙信佔領由一向一揆眾控制的富山城,1575年與石山本願寺結盟,1577年攻擊能登國畠山氏,當時畠山氏為家臣長氏和遊佐氏所控制,謙信在親上杉派的重臣遊佐續光內應下攻佔能登七尾城,畠山氏滅亡。爲了救援將近被消滅的親織田派的長續連織田信長派遣柴田勝家前田利家丹羽長秀等人出兵能登國,自己也有意出征。當織田軍抵達加賀之時,因上杉軍已攻佔末森城,收到消息的織田軍只好被迫撤退。上杉軍立即追擊,斬首千餘,獲得大勝(有爭議),是為手取川之戰
天正6年(1578年),謙信先是策反蘆名家臣山內重勝、大槻政通,同年3月欲再次準備南下關東救援結城家之時,於春日山城如廁中病逝(這是腦溢血的常見症狀之一,後世認為謙信應是因腦溢血而死),終年49歲。但是所謂的西征說近年備受質疑,現在學界的說法是認為上杉謙信是要攻打關東而非上洛。 謙信死後,上杉家內部發生御館之亂,最後由上杉景勝獲勝繼承上杉家。

信仰编辑

篤信佛教中毘沙門天,有自詡為毘沙門天化身的傳聞[1][2]

逸話编辑

出家騷動编辑

依據《歴代古案》記載,弘治2年(1556年),家臣們因土地之事爭執不休,即使謙信做出裁度也無法平息,因此謙信留下宣佈引退的書信[3]署予天室光育日语天室光育後,獨自前往高野山出家[4]。信中提及「內政只要眾家臣合議即可平安無事,但若信玄來攻則危矣。」此舉果然使得始料未及的天室光育日语天室光育宇佐美定滿長尾政景等重臣聯合獻上效忠誓約才把謙信請回春日山城。[5]

春日山城壁書编辑

春日山城早在1607年便被完全拆除,目前流傳的【春日山城壁書】出自於1970年《日本武将100選》[6]第184頁[7]
運は天にあり (成事在天)
鎧は胸にあり (謀事在人)
手柄は足にあり (建功在勤)
何時も敵を掌にして合戦すべし。疵つくことなし。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死なんと戦えば生き、 (投之亡地而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
生きんと戦えば必ず死するものなり。 (戀於存者則必亡,貪於生者則必死)
家を出ずるより帰らじと思えばまた帰る (戒斷思鄉之念則可歸)
帰ると思えば、ぜひ帰らぬものなり。 (心有牽絆之想則難返)
不定とのみ思うに違わずといえば、 (雖無專必)
武士たる道は不定と思うべからず。必ず一定と思うべし (然貫徹意志實乃武士之本)。[8]

越後之虎、之龍编辑

謙信於虎年生,幼名虎千代,元服後得名景虎。之後得到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和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的偏諱,改名為上杉政虎、上杉輝虎。不論如何改名,都保留了「虎」字,其因卓越的才能,而被譽為「越後之虎」。
謙信亦被譽為「越後之龍」,據傳[9]是因為謙信會將「懸かり乱れ龍」的旗立於本陣作為下令全軍奇襲或總攻(全軍総懸り)的暗號 而得名。與「毘」字旗所代表的毘沙門天相輝映,「龍」字旗代表不動明王。不動明王持有「倶利伽羅剣」,能喚「龍」纏繞此剣,以發揮強大威力來擊敗佛敵,因此「龍」被視為不動明王的化身。[10]

戰國軍神编辑

根據戰國史研究家花ケ前盛明於2008所著《上杉謙信のすべて》的研究調查,謙信自15歲上戰場至49歲逝世,畢生出戰70場戰役中,43勝25平手(或和解),僅2敗。(但其中有一些戰役目前仍有存在性的爭議,例如﹕手取川之戰等。) 從明治維新到二戰戰敗的80年間,是日本軍國主義盛行的時期,武田信玄的「武田神社」、上杉謙信的「上杉神社」、西鄉隆盛的「南洲神社」等等均於明治至昭和年間建造。上杉謙信在此時以其近乎無敗的戰績,被奉為「戰國軍神」。[11]

謙信公家訓编辑

在謙信時代的史料中,並未有家訓相關文書紀載[12]。現今流傳的【上杉謙信家訓16箇条】出自《名將言行錄》第219頁。該書由幕末的館林藩藩士岡谷繁實於安政元年(1854年)至明治2年(1869年)期間完成,集合日本戰國時代至江戶時代中期192個武將和大名言行的人物傳記小說,收錄當時許多坊間未經考證的傳說故事,並非正史。目前山形縣米澤市上杉神社入口處設有【上杉謙信公家訓16箇条】石碑原文,為該社所公布的和譯(轉譯為現代日文)版本,別名【宝在心】。[13]

賑鹽予敵编辑

謙信還有一段【敵に塩を送る】的美談:1567年,武田信玄單方面背棄了與今川長達13年的盟約。於是駿河的今川氏真聯合相模的北条氏康,對甲斐的武田信玄實施禁鹽運令。當時日本的鹽田都在沿岸開採並精製,雖然地理上大陸的內陸通常會有岩鹽,但日本內陸幾乎沒有。武田所管轄的甲斐與信濃均為內陸地區,四面無海,無法製鹽,所以都是從駿河或相模進口。謙信得知後認為,武田雖為敵對關係,又在北信濃川中島交戰數次,但武田領地內的百姓領民皆是無辜的,因此今川與北条所實施的禁鹽運令是十分卑劣的手段,於是給武田3000包鹽。
1716年的《武将感状記》以及歴史學家頼山陽於1827年所著的《日本外史》都描述了這段傳說,並使之廣傳。
但是,戰國時代的史料並無【敵に塩を送る】的相關記載,這段故事初見於1696年的《謙信公御年譜》,由米澤藩4代藩主上杉綱憲於任內完成 。原版目前由米澤市上杉博物館收藏,目前流通的版本為《上杉家御年譜.第1巻.謙信公》,由米澤温故會於1989年再版。近年研究學者發現,《謙信公御年譜》有部分與史實不符,疑有上杉家或許為了呈現謙信「義の心」而改造、添附的部份。目前東京国立博物館收藏的「塩どめの太刀」,相傳是武田信玄感謝上杉謙信贈鹽的還禮,但是上杉家相關的台帳史料卻紀錄這把刀是武田信虎 送的。此外,目前上越市也有「義の塩」等相關商品與其傳說,但商家均未能提出有力的史料證明。[14]

辭世句编辑

依據《上杉米沢家譜》記載,謙信留下的辭世詩歌為﹕

  • 極楽も.地獄も先は.有明の.月の心に.懸かる雲なし。
  • 四十九年一睡の夢.一期の栄華一盃の酒。

第一句是短歌和歌的一種形式 ),格式以平假名字數五.七.五.七.七做切分,譯為「不論前往天堂或地獄,吾心皆如皎月般光明,無雲掩其輝」,第二句是漢詩體,譯為﹕「四十九載瞬如夢,此世榮華勝猶酒」。[15]

評價编辑

日本史学界的权威坂本太郎日语坂本太郎 (歴史学者)在其著作《日本史概说》中评价谦信说:“在杀伐无常,狂争乱鬥的戰国武将當中,上杉谦信以尊神佛、重人伦、尚气节、好学问的高节之士见称,令人感到不愧是混乱中的一股清新气息。”

同時代的關東武將太田資正也對上杉謙信有如下評語:「謙信公之人品,八分乃賢者,二分為惡人。恣肆怒氣,行事怪異,是其'惡';除此而外,勇猛而無欲,清靜而無邪,廉直而無私,明敏好察,慈惠待下,喜聞人諫等,是為其善。雖有微瑕,不足掩其輝,實乃絕世罕有之良將。」

江户时期的儒者岩垣松苗在其著作《国史略》中,評論谦信:「然观其平生所为,则祝发披缁,不畜妻妾,不茹荤腥,俨然持律僧也。而至行军略地,则杀人盈野,血流为河。未尝有勤王济世之志矣。加之弃祖先之胤,养螟蛉之子,其尸未寒,生祸阋墙,与国破嗣绝者,仅一间也已。智计虽多乎?胆勇虽壮乎?徒足以行强暴于一世已。」

人物编辑

  • 《完全圖解日本戰國武將54人》記載其長相為細長的眼睛,厚實的下巴,走路有些一跛一跛。
  • 據傳謙信早年曾與上野國平井城主千葉采女作為人質的女兒伊勢姬相戀,後因柿崎景家強烈反對而分手,於是伊勢姬在青龍寺出家終其一生。
  • 謙信性喜喝酒,甚至被人稱為酒豪,即使騎在馬上也可以大快暢飲,有著名的马上杯(目前由山形縣米澤市上杉神社所藏)。而且喝的再多也可以保持心情平穩,因此他的死因也可能是喝酒過多引發腦溢血致死。此外,辭世詩句中有「酒」字,所以一般認為謙信乃好酒之人。
  • 一般人對於謙信的刻板印象於內政能力比較弱,實際上他在領內實行精密的統治,例如:發展越後國府春日山城下町直江津(今町湊);整備越後通往他國的道路;領地內金、銀礦山與港口經營;越後特產青苧、鹽、紙等產業之培植,與明朝、朝鮮貿易。因此謙信連年用兵,仍然擁有大量軍資金,以維持軍略。
  • 謙信的漢學造詣極高,甚至能通漢語,雅好詩文、琴曲,有大量漢詩流傳於世, 是個文武兼優的名將。攻陷能登七尾城時寫下日本至今最有名的賞月漢詩「十三夜」:「霜滿軍營秋氣清,數行過雁月三更;越山併得能州景,遮莫家鄉憶遠征。」(由林羅山潤飾)
  • 上杉謙信殺戮頗多,在進攻山根城、私市城、前桥城、小山城、佐野城、猿洼城時,破城後的屠殺都十分殘酷。
  • 小說家八切止夫曾提出上杉謙信其實是女兒身之說,影響及部分小說、漫畫跟電子遊戲。

墓所・靈廟编辑

 
高野山、上杉謙信廟
  • 遺骸安置於米澤城日语米沢城內,維新後改葬於米澤藩歷代藩主長眠的上杉家廟所。而在春日山林泉寺(新潟縣上越市)與高野山亦有謙信公之墓。明治5年(1872年)於米澤城本陣遺跡處興建上杉神社供奉謙信公。上杉神社於大正8年(1919年)米澤大火中燒毀,但在大正12年(1923年)由伊東忠太博士設計重建完成,並保存至今。

家臣编辑

國人眾编辑

越後國
他國

一門眾编辑

上杉二十五將编辑

寬文9年(1669年)時、德川幕府在『上杉將士書上』所提出的二十五名將。

上杉四天王编辑

上杉四天王
上杉四家老

謙信七手組编辑

前期
後期

编辑

流行文化编辑

小說编辑

影視劇编辑

動漫畫编辑

遊戲编辑

模型玩具编辑

  • 真空路守 NO.3 謙信張斬
  • bb戰士 NO.56 SD戰國傳 天與地 謙信頑駄無
  • bb戰士 NO.332 SD戰國傳 武神降臨篇 上杉謙信頑駄無

參閱编辑

注释编辑

  1. ^ 出自 《名將言行錄》「我がなければ毘沙門天はありはしない。…我を毘沙門天と思い、我が前で神文させよ。」一段,但《名將言行錄》並非正史。
  2. ^ 本段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3. ^ 《上杉家文書》,弘治二年8月17日【長尾景虎書状】
  4. ^ 《上杉(羽前米澤)家譜》的【紀州高野山 に赴カントス】。
  5.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6. ^ 《日本武将100選》(1970年),和歌森太郎監修,日本史蹟研究会編集,秋田書店出版。
  7. ^ 国立国会図書館.質問﹕上杉謙信の言葉「運は天にあり・・・」全文を簡単な解説付きで読みたい。http://crd.ndl.go.jp/reference/modules/d3ndlcrdentry/index.php?page=ref_view&id=1000057549
  8.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軼聞】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9. ^ 依據《甲陽軍鑑》、《北越太平記》、《北越軍談》所載謙信出兵的描述,但三者均非正史。
  10.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軼聞】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11.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12. ^ 国立国会図書館.質問﹕「心に・・・」で始まるの全文を、簡単な解説付きで読みたい。http://crd.ndl.go.jp/reference/modules/d3ndlcrdentry/index.php?page=ref_view&id=1000057549
  13.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軼聞】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14. ^ 本段全文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軼聞】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15. ^ 引述全文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上杉謙信】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