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语言教学

母語教学,又稱方言教學,自明代以來有明確記載,[1][2]在現代意思有三種。傳統意思是,師生之間以當地母語為授課語言講授各個科目,屬母語教學範籌。[3]普通話接管了各地母語作為授課語言後,2010年代有小量學校為了拯救當地母語,產生了兩種新的意思,一,學校另開一課教母語,目標是達至能生活交際;[3]二,為了承傳童谣說書評彈曲艺等帶有表演性質的鄉土民俗而講授在該表演用得上的母語,以「方言文化进课堂」為名目,實則不教生活交際用得上的母語。[3]

1986年4月12日第六屆全國人大通过《义务教育法》,其中第六条「学校应当推广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1990年代末母語全面撤出中國大陸的小學。2000年10月第九屆全國人大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更衍生了學校推普的任務指標。2003年起各省傳媒陸續反映學生不會當地母語的現像。[4]

以母語為教學語言编辑

中國各地語言生活
方言電影史
方言童謠/民歌

方、语言電視廣播史
各地讀音字典

WikiProject:中國傳統聲音

推普前编辑

「明清時,各地用方言教書是普遍現象。」[1][2]明清時,游走各州縣蒙學(兒童啟蒙學堂)的教書先生,常備該縣的正音字典,協助他以當地母語對學童母語教學[1]清末,赵元任 「六岁 (1898年) 从私塾老师学会用常州方言诵读四书五经」。[5]1955年教育部指示「学校必须逐步用普通话教学……首先从语文科做起」,當地母語教學開始被取代。[6]浙师大王洪钟教授:「从前人们不但交流用方言,而且在私塾里用方言朗读文章;而现在年轻一代由于从小学普通话,方言对他们来说仅用于乡邻交流,看到汉字根本想不到它的方言读音,用方言说话时也想不到对应的字,就使方言和书面语之间的联系割裂了」。[7]

中國留下有聲電影記錄的講學,1929年攝於江蘇南匯縣,師生在8分鐘影片裡皆以吳語對答。[8]2018年浙江湖州德清縣某老人回憶,由村小升上縣城初中,自然而然學習縣城的語言,「进了中学,必须讲德清方言,否则就难以与他人交流。」[9]1932年章太炎(浙江餘杭人)訪問北京大學国文学系以吳語開講《广论语骈枝》,[10]同年訪問江蘇吴县律师公会以吳語開讲《尚书》。[11]王国维1925年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以吳語開講《古史新证》(含《殷周制度論》)、先秦《儀禮》、《說文》等課,並以吳語指導研究生西北史地學元朝歷史,[12][13]均以吳語為主。[14][15]

學術研究史编辑

「以母語為教學語言」方面,研究得最多的是香港的粵語教學、[16][17][18]台灣閩南語教學[19][20]、台灣客家話教學、[21]新加坡的閩南語教學、馬來西亞的閩南語教學、[22]、馬來西亞的潮州語教學、[23]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少數民族語教學。[24][25][26]

推普後编辑

中國普及义务教育以後,校園生活佔據6歲以上學生的大量時間,小學是否以母語為授課語言,關乎該母語的自然习得時數。1986-2000年間逐步嚴格執行以普通話為媒介語的义务教育,從小學一年級起所有科目都以普通話授課。在少數語言政策寛鬆的地區例如香港,仍有以粵語講授各個科目(尤其語文科)的傳統,在2008年推廣普通話運動後興起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局部現象。[27]

另開一課教母語(聽說)编辑

官方態度微妙编辑

在语言教学,「教授母语与教授外语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外语通常默认受教者在学校教育之前没有或较少机会接触这种语言」,[28]由於中國兒童屬於「较少机会接触」的情況,母語課大抵教該母語的入門聽力口說。然而,官方對母語課的態度微妙,認為教母語只應在於傳承鄉土(傳統)文化,而不應是學習母語本身。下面引用兩個國家語委官方背景的學者。

王莉宁博士[註 1]的理解是「不教,但允許還會說的人在課外說」(註:按教育部規定課上不允許說),她指「不是讓方言成為教學用語,也不是提倡把地方話學習納入教學體系[...]應允許中小學、幼兒園在課外說方言,讓方言成為青少年日常用語之一」。[33]李佳博士[註 2]尤其提出现代的科技政治概念應以普通話表達,指「不能喧宾夺主,用方言教学去取代文化教学,因为使用方言进行交际并不属于课堂教学应该承担的主要内容。尤其是使用方言诵读現代文或进行即兴演讲时,由于语料本身承载的传统文化因素较少,师生双方的注意力就更容易聚焦到方言本身,如字音是否标准、遣词造句是否地道[...]。受自身发展程度和规范化程度的制约,绝大多数汉语方言都无法精确、顺畅地表达现代科技术语和政治社会概念,只能将普通话词汇变为方言发音来表达现代名物,这种处理对传统文化传承的意义并不大」。[3]

教材問題编辑

正式发行的母語教材主要在大、中城市才有,小城市以自编校本教材为主。自编教材大多是某一家学校的幾位教师,编写難免有問題。[35]四川大學教授俞理明[註 3]指出市場上的方言教材未達大學水準,大學定須新撰教材,這筆准备成本就不少。[38][39]在浙江温州, 一周一課時, 多為語文課老師兼任.[40]

課綱方面,四川大學教授杜晓莉[註 4]指「语言学研究生的研究方向有方言学的内容。在本科教学中,方言纳入课堂的不多」。[38]

另開一課教「方言背後的民俗」编辑

學校以「方言文化进课堂」為名目,大抵是為了傳承帶表演性質的鄉土民俗,而講授在該表演用得上的母語,實則不教母語本身(不教聽力和口說),目的並是讓學生達致以母語在生活交際。下引兩位國家語委背景的學者的說明。李佳博士[註 2]指「『方言文化进课堂』……如童谣说唱、方言讲古[註 5]戏曲曲艺欣赏[註 6]、文化读本选修等,将对方言的情感寓于传统文化教学之中。」[3]這些課程主要劃入「音乐学科拓展课程」、「综合实践」的類別。[35]王莉宁博士[註 1]的理解是「乡土」,她說「方言文化读本和乡土教材,试点开设方言文化校本课程,组织童谣传唱、学唱地方戏、方言经典吟诵等校园活动」[33]四川大學研究漢語訓詁學俞理明教授[註 3]指出,基於成本考量,方言作为“地方艺术研究”、“文化艺术欣赏”的教材充足,推行「方言文化进课堂」比較容易;而教孩子會講會聽一門方言的教材 (亦即作为一门语言工具来学习的教材)水平參差,編新教材有成本,難免有阻力。[43]

教育部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在山东烟台、山东东营、湖南长沙、湖南耒阳、浙江杭州、浙江温岭、广东潮汕出现了由学校或教师组织的「方言文化进课堂」。[44]

注腳编辑

  1. ^ 1.0 1.1 王莉寧,1981年生,[29]廣西南寧人,母語南寧話[30]國家語委下轄科研機構北京语言大学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副研究員。[31][32]
  2. ^ 2.0 2.1 李佳,1981年生,遼寧鞍山人。國家語委下轄科研機構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員。[34]
  3. ^ 3.0 3.1 俞理明,1952年11月生于上海[36]祖籍浙江宁波。主要研究六朝佛經的中古漢語訓詁[37]
  4. ^ 杜晓莉,女,四川广安人。[41][42]
  5. ^ 蘇州評話揚州評話北京評書浦東說書湖北評書四川評書
  6. ^ 湖南漁鼓山東琴書蘇州彈詞

引用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江巧珍; 孫承平. 徽语区方言的特点与成因初探. 《黄山学院学报》. 2003年11月, (4): 50-53.  原文引錄:「明清時,各地用方言教書是普遍現象。」
  2. ^ 2.0 2.1 基达. 普通话要继续推广. 《语文建设》. 1963, (9) [2020-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原文引錄:「過去方言區的學校一般都是用方言教學的」
  3. ^ 3.0 3.1 3.2 3.3 3.4 李佳. 也论“方言文化进课堂”. 《语言文字应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2017, (2)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5).  前半部免費轉載至:李佳:也论“方言文化进课堂”(摘编). 微信公眾號中国语情. 2018-02-28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6). 
  4. ^ 李中. 粤语衰落谁之过?. 新華網金羊网南方網等一稿多投. 2003-10. 在广东推广普通话,好不好?当然好!可是,别把推广普通话变成扼杀广东话。千年来的粤人说广东话,为了各种需要,广东人也需要跟外地交流沟通、也需要说普通话,可是,别逼我们只说普通话。也许我到上海时,希望能与对方用普通话沟通已经可以,但我们从来不去设想上海人之间用普通话沟通,因为那不关我的事。  作者在12月摘錄各方反響:[讨论] 粤语衰落谁之过?. 湘里妹子. 2003-12-04 [2020-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6). 
  5. ^ 冯爱珍. 方言大师赵元任. 清华大学新闻网-轉自中華讀書報. 2001-08-15 [2021-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6. ^ 教育部关于在中小学和各级师范学校大力推广普通话的指示(1955年11月17日). 中國教育部. 1955-11-17 [2020-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3). 
  7. ^ 金璐; 林楚依. 竞选者最年长者85岁 “老金华”竞选方言发音人火暴. 金华新闻网. 2012-07-25 [2021-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8. ^ 附吳語字幕版本,見:三好学生陈仙娥(1929年). bilibili網站. [2020-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沒字幕的原始版本,收藏於Chinese school- Chinese Children Sing Their Lessons. Fox Movietone News Story. 1929-03-14 [2020-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館藏號MVTN_2-517,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s Moving Image Research Collections.
  9. ^ 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德清新聞 (德清县广播电视台). 2018-04-10: 第6頁 [2021-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30). 
  10. ^ 桑兵. 章太炎晚年北游讲学的文化象征. 《历史研究》. 2002, (4). 
  11. ^ 桑兵. 章太炎晚年北游讲学的文化象征. 《历史研究》. 2002, (4): 註釋第5-6條 [2021-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12. ^ 彭华. 〈王国维之生平、学行与文化精神〉. 舒大刚 (编). 《儒藏论坛: 第四辑》. 成都: 巴蜀书社. 2009年12月. ISBN 9787807525554.  该文后略经修订,收入:彭华 (编). 《王国维儒学论集》. 成都: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0年11月: 「代前言」頁. 
  13. ^ 孙敦恒. 王国维与清华国学研究院. 清华大学校史组 (编). 《清华人物志(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 1983年.  全文轉載至:王国维与清华国学研究院. 中國教育網. 2011-04-08 [2021-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7). 
  14. ^ 倾听海宁之声—走近海宁方言. 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 2013-06-20 [2021-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在讲到海宁名人和方言的部分时,姚若丰老师着重向大家介绍了王国维章克标胡明扬徐志摩,和大家分享了很多这些名人与海宁方言间的趣事。任教清华之时,王国维先生的授课以海宁方言为主 
  15. ^ 姚淦铭(講者). 王国维的学术三境界(謄稿). 央視科教頻道百家講壇》. 2004-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16. ^ Language policies for Hong Kong schools since 1997, V Kan, B Adamson. London Review of education, 2010.
  17. ^ Li, VWK; Majhanovich, SE. Marching on a long road: A review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mother-tongue education policy in post-colonial Hong Kong (PDF). Education and Learning Research. 2010. 
  18. ^ 謝錫金 (编). 香港幼兒口語發展 第二版 (PDF).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4 [2021-02-22]. ISBN 978-988-8208-1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2). 
  19. ^ 林淑期. "098NTPTC625009" 國小台語課程漢字教學之研究.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2010. 
  20. ^ 吳宗立; 陳惠萍. 國民小學教師閩南語教學態度之研究 (PDF). 《國民教育研究集刊》. 2005, 13: 209-230 [2021-05-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25). 
  21. ^ Hsieh, Hsiu-Mei; Field, Sherry L. Taiwanese Hakka teachers’ views and experience on Heritage Language Instruction and Education (PDF). Language Society and Culture. 2011, (32) [2021-02-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3-05). 
  22. ^ Gill, Saran Kaur. Shift in language policy in Malaysia: Unravelling reasons for change, conflict and compromise in mother-tongue education. AILA Review. 2007, 20 (1). 
  23. ^ 杨金川. 战前韩江学校发展缩影:从《创校缘起(1919)》到《募捐缘起(1939)》的宣言. 黄美冰(副校長) (编). 《百年韩江与潮州:学术论文集》 (PDF). 檳城: 韩江传媒大学学院. 2019年8月 [2021-06-22]. ISBN 978-967-17212-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05). 
  24. ^ Tsung, Linda T.H.; Cruickshank, Ken. Mother tongue and bilingual minority education in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12 (5). 2009. 
  25. ^ A Brief History of the Zhuang Language Education [J], QIN Xiao-hang - Ethnic Education Study, 2004
  26. ^ Zhang, Shuang. China's bilingual education policy and current use of Miao in schools. Chinese Education & Society. 2008, 41 (6). 
  27. ^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對「用普通話教中文」的反思. 2008-09 [2018-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7). 
  28. ^ 欧登草娃. 尴尬的“母语”:蒙古族双语教育实践与教育选择 ---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蒙古族中学的个案研究 (PDF). 《民族社会学研究通讯》 (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 2014年2月15日, (153) [2020年10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年10月15日). 
  29. ^ 王莉宁.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5-06-25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30. ^ 杜玮. 你还会说家乡话吗?代际传承断裂,方言濒危. 中國新聞周刊. 2020-07-06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又轉載至你还会说家乡话吗?代际传承断裂,方言濒危. 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2020-07-26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31. ^ 王莉宁(研究员). 北京语言大学.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32. ^ 王莉宁. 中国协同创新网.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33. ^ 33.0 33.1 王莉宁. 让校园适度拥有方言时空. 《光明日报》. 2016年10月16日07版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34. ^ 李佳. 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2015-02-04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35. ^ 35.0 35.1 黄晓东. 浙江省方言文化教育:现状、问题及展望. 《文化遗产》. 2018, (3) [202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1). 
  36. ^ 俞理明文集. 語思.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6). 
  37. ^ 俞理明.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师资阵容. 2019-03-06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38. ^ 38.0 38.1 王垚,周霖. 高校教师论文称 成都高校有必要开展方言课程选修. (轉自成都商报). 2017-06-06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7). 
  39. ^ 肖竹. 不让乡音变乡愁,“语文教学引入方言”你咋看. ——轉自潇湘晨报. 2019-09-15 [2021-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1). 
  40. ^ 陈敏. 小学生方言能力培养研究——以温州小学地方课程《话说温州》为例. 2020 [2021-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4). 
  41. ^ 杜晓莉.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师资阵容. 2019-02-28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42. ^ “2015年暑假华文教师证书培训班”在老挝中文学校开班. ITA国际汉语教师协会. 2015-08-25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43. ^ 颜雪. 学普通话怕学成川普 四川娃娃到底该教哪种话?. 四川新聞網(轉自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2019-05-21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44. ^ 《沿海三地“方言文化进课堂”状况》,收入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商务印书馆,2016年. 文章前半部免費轉載至:李佳:沿海三地“方言文化进课堂”状况述要. 微信公眾號中国语情. 2018-04-10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