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原住民族語羅馬字,為台灣原住民族各族語言之法定書寫系統,使用拉丁字母。1947年因教會傳教需要關係,各語言文字漸漸規範化,並大量在民間被使用。最終於2005年透過原住民族委員會召開會議確認各族語正書法,並於同年12月15日中華民國教育部正式頒布。

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
语言 臺灣南島語
母书写系统
拉丁字母
  • 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目录

歷史编辑

歷史上,族語羅馬字最早出現在荷治時期,使用範圍主要涵蓋台灣西南部的平埔族群,其中為人所知的文獻是以西拉雅文撰寫之「新港文書」及聖經馬太福音》等。

17-19 世紀的時期,統治者閩南語漢語系語言之漢字音譯記錄若干平埔族群之族語詩歌和語彙。[1]

日治時期,由於日語教育的日益普及,使用日語假名者書寫各族語言的情形很普遍。此外,於部落從事族語民間文學與田野調查記錄之學者,皆以羅馬字紀錄族語,如伊能嘉矩等。

1945年台灣進入中華民國時期,因為同化政策關係,國民政府禁止使用羅馬字、日語假名,且將族語視為方言,並主張台灣的「各種方言」均可使用注音符號來書寫,故隨之出現了使用國語注音符號的方式書寫族語。[2]

1947起,台灣聖經公會開始以羅馬字著手將聖經、聖詩本翻譯成各族語版本。不久後即遭國民政府查禁等壓力而改用注音字。

1960年代後期開始台灣主體意識逐漸提昇,台灣聖經公會逐步規範更多族語羅馬字書寫系統至今。

1980年代後,台灣原住民族運動蓬勃發展,「還我母語」成為運動的主要訴求之一。教育部遂於1992年委託中央研究院院士李壬癸編訂「中國語文臺灣南島語言的語音符號系統」,並於1994年頒佈實施。

2001年台灣辦理首次原住民族語能力認證考試以來,對於具備統一標準性的正書法之需求日漸增加,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遂與各族語使用者、研究台灣原住民族語之語言學者、原住民籍學者和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委員等,於2005年6月召開「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確認會議」,並於是年底12月15日函請教育部正式公佈使用。

各族語的羅馬字規範化编辑

以下為各族語羅馬字書寫系統規範者(或最早使用者)及其規範之年代[3]

語言 規範者(或最早使用者) 年代
1 布農語 胡文池 1949
2 排灣語 懷約翰(John Whitehorn,英國)[4][5] 1951
3 太魯閣語 柯饒富(Ralph Covell,美國)、田信德 1951、1985
4 泰雅語 穆克禮(Clare Elliot McGill,加拿大) 1956
5 阿美語 葉德華(Edvard Torjesen,美國)、方敏英(Virginia A. Fey,美國) 1957
6 賽德克語 明惠鐸(Robert F. Baudhuin,美國) 1970 ±
7 卑南語 張阿信、曾建次、吳賢明 1970-1984
8 雅美語 羅亞琴(Ginny Larson,美國)、湯思玫(Rosemary Thomason,加拿大)、王榮基 1987
9 魯凱語 鍾思錦 1988
10 賽夏語 趙山河 1990
11 噶瑪蘭語 李壬癸、偕萬來 1992-1996
12 邵語 李壬癸、簡史朗 1992-2001
13 鄒語 汪幸時(鄒語工作室) 1993
14 卡那卡那富語 蔡恪恕(Szakos Jozsef,奧地利) 1999
15 拉阿魯哇語 蔡恪恕(Szakos Jozsef,奧地利)、游仁貴 1999
16 撒奇萊雅語 帝瓦伊.撒耘 (Tiway Sayion) 2001

舊式書寫系統的問題编辑

綜觀現行坊間族語教材及族語聖經、聖詩譯本所採用的書寫系統,可以歸納出如下幾個問題:

  1. 國語注音符號、國際音標與羅馬拼音並存現象
    1. 國語注音符號、國際音標與羅馬拼音並存:1987 年國內解嚴後,族語教學開始受到重視,各界積極編輯族語教材。然而編輯族語教材,書寫符號之選擇是第一要務,卻也面臨的很大的難題,因為當時各種族語教材書寫符號之選用或國語注音符號、或國際音標、或羅馬拼音,呈現並存的現象。
    2. 國語注音符號、國際音標的缺點:雖然國語注音符號較容易為國小族語教師所接受,但由於該標音符號無法正確地標示出原住民族語言,很快地就不再為族語教材編輯者所採用。相反地,國際音標可以百分之百正確地標示出原住民族語音,但因該系統使用了太多特殊符號,在書寫上、打字排版上、和電子郵件、線上溝通顯示上,都造成了極端不便,而且國際音標畢竟只是一種標示語音的符號而已,要作為族語的書寫文字委實不當,是故大多數族語教材都不採用。
    3. 羅馬拼音的優點:雖然羅馬拼音系統的正確性大概只能達到80%,不及國際音標之百分百正確性,但不論就文字化(是「文字」而非「語音」,例:字母ng,非/ŋ/音)、系統性(一致性)、方便性(羅馬拼音不用附加符號)、普遍性(多數語言使用)、實用性(流通性、科技性、網際網路)、和國際性(與國際接軌)等層面而言,則羅馬拼音遠遠勝過國際音標。所以,時至如今,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幾已採用羅馬拼音系統。
  2. 同一個字母表示兩個不同的語音,例如:
    1. e:同時表示泰雅語之前中元音/e/及某些語言之央中元音/ə/。(如阿美語及其他一些語言)
    2. b:同時表示泰雅語之雙唇擦音(濁)/β/及布農語雙唇塞音(濁)/b/。
    3. d:同時表示布農語舌尖塞音(濁)/d/及阿美語之舌尖邊擦音(清)/ɬ/。
    4. dh:同時表示多納魯凱語之齒間擦音(濁) /ð/及萬山魯凱語之齒間擦音(清)。
    5. z:同時表示泰雅語之舌尖擦音(濁)/z/、布農語及邵語齒間擦音(濁) /ð/、及雅美語之舌尖顫音/r/。
    6. r:同時表示泰雅語等之舌尖顫音/r/及賽德克語、太魯閣語、噶瑪蘭語等之舌尖閃音/ɾ/。
    7. l:同時表示泰雅語、邵語、雅美語、魯凱語等之舌尖邊音/l/、阿里山鄒語之舌尖塞音(濁)/d/及卑南語之捲舌邊音/ɭ/。
    8. w:同時表示邵語之雙唇擦音(濁)/β/及雙唇半元音/w/。
  3. 一個語音用不同的字母表之,例如:
    1. 捲舌音的表示符號有多種:有些語言以大寫字母(如T、D、L)、或兩個字母(其中之一為r,如tr/dr)、或直接以國際音標表之(如/ʈ/、/ɖ/、/ɭ/),例子如下:
      • 捲舌塞音(清)/ʈ/:卑南語以T 表之,但魯凱語以tr表之。
      • 捲舌塞音(濁)/ɖ/:霧台魯凱語以表之,但其他方言以dr表之。
      • 雙唇擦音(濁)/β/:泰雅語以b 表之,卡那卡富鄒語以v 表之,但邵語以w表之。
    2. 舌尖塞音(濁)/d/:郡群布農語以d 表之,但阿里山鄒語以l表之。
    3. 舌尖閃音/ɾ/:萬大泰雅語以r 表之,卡那卡富鄒語及沙阿魯阿鄒語以l 表之,賽德克語、太魯閣語、噶瑪蘭語均以r 表之。
    4. 喉塞音/ʔ/:阿美語以^表之,其他語言以’表之。
    5. 舌尖邊音(清)/ɭ/:沙阿魯阿鄒語以hl 表之,邵語以lh 表之,但噶瑪蘭語以l 或d 表之。
    6. 央中元音/ə/:卡那卡富鄒語及沙阿魯阿鄒語以u 表之,其他語言大部分以e 表之。
  4. 同一語言內的次方言用不同的書寫系統或字母表之,例如:
    1. 霧台魯凱語以國際音標表之,但其他方言卻以羅馬拼音表之。
    2. 鄒語中,央中元音/ə/在卡那卡那富語中以字母ʉ表之,但在沙阿魯阿鄒語中卻以字母u 表之。
  5. 書寫系統有以大寫字母表音的,例如:
    1. 卑南語言以大寫字母標示捲舌音,如T 、D、L。
  6. 可與世界語言的發音系統接軌,尚未能顧及現時電腦打字系統的方便性,例如:
    1. 霧台魯凱語之書寫系統以國際音標表之。

[6]

制定與協商過程编辑

(一)台灣原住民族語言的書寫,從聖經、聖詩譯本、族語教材及坊間各種書寫文本,曾出現過羅馬拼音、漢字拼讀、日文假名及注音符號等書寫方式。其中以羅馬拼音最為通行,無論是荷據時期的「新港文書」到如今通行原住民族社會的「聖經、聖詩譯本」,大都是基督宗教傳教士協同各族族人辛勤累積的成果。

(二)教育部81 年委託中央研究院李壬癸教授編訂「中國語文臺灣南島語言的語音符號系統」,並於83年4月23日台(83)社字第020434 號函頒布實施,對於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的正確性要求,有積極促進的效用。

(三)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於90年辦理第一次「原住民族語言能力認證」由國立政治大學承辦試務工作,並與各族38 種方言別命題委員討論後達成共識,做為該次語言能力認證考試命題所採用的書寫系統。

(四)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於92年4月16日召開「制定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研討會」,與會原住民族人代表熱烈討論,建立並確定了共識版本。

(五)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92年11月27日原民教字第0921070號函請教育部審議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擬議之「原住民族語言 書寫系統」乙種。

(六)教育部自92 年12 月12 日至94 年9 月23 日針對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所提「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計召開五次會議,會議決議如下:

  1. 1.92 年12 月12 日決議:「請業務單位(指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依委員建議,儘速整合各族語言文字書寫系統並試行一年後再議。該書寫系統請儘速確認後送請教育部會銜頒布。」
  2. 93 年11 月26 日決議:「本案原則通過,惟請國語推行委員會熟悉原住民語言及有意願參與之委員,儘速再作內容之確認。」
  3. 94 年1 月26 日決議(略):「國語推行委員會應邀請相關代表與委員們討論並提意見供原民會參考,俟尋求最後共識後提送本小組開會確認後,由教育部與原民會會銜頒布。」
  4. 94 年5 月20 日自行召集族人集會,並提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參酌所提意見,召集族人再確認。
  5. 94 年9 月23 日決議:「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確認通過,惟建請該會參酌與會委員意見,需要進一步與族人確認部分,請調整將增修相關說明資料,函送教育部。本案再依行政程序由教育部及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會銜發布」。

(七)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於93 年委託東華大學辦理第四次「原住民族語言能力認證」試務工作時,在當年8 月19 日「第二次命題委員暨命題研習會議」中,也請了命題委員再次確認各族群語言之書寫系統,同時也通過了共識版本。
(八)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委託台灣語言學學會於94年6月11日(星期六)邀集從事台灣南島語言研究多年的語言學家、及對族語結構有相當研究及了解的原住民族人,共同針對台灣原住民族語言的書寫系統,再次作了極詳細且熱烈之討論。
(九)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於94 年6 月25 日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召集原住民12 族40 個方言群族人計80 餘人及研究台灣原住族語的語言學者、原住民籍學者與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委員計15 人,召開「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確認會議」。會中除「阿美語」、「鄒語」、「雅美語」部份尚有爭議,需擇期再研商確認,「排灣語」部份,出席之許松委員建議再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排灣中會協調外,其餘各族皆已通過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擬議之各族語言書寫系統,並取得共識。
(十)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為儘速完成尚有爭議之族語書寫系統協商、確認事宜,亦分別進行如下之協商:

  1. 於本(94)年7 月1 日、7 月4 日、7 月21 日分別親赴雅美族、鄒族、卑南族等各族「原居地」,邀集族人完成研商、確認事宜。
  2. 於本(94)年7 月6 日邀請阿美族族人於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完成研商、確認事宜。
  3. 依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本(94)年7 月22 日原民教字0940021840 號函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排灣中會及東排中會等有關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擬議之排灣語書寫系統,並請配合共同促進。
  4. 本會94 年11 月15 日原民教字第0940033661 號函請教育部會銜函頒。
    [6]

制定原則與系統特色编辑

(一)選擇羅馬拼音,而捨國際音標

  1. 羅馬拼音,比較可以表現原住民族語言在「綴音成詞」與「綴詞成句」的語音、語句組合當中的構詞與語法關係。
  2. 文字化的考量:書寫系統的重點在於「文字」的書寫,而不在於「語音」的標定與音韻的分析。也就是透過26 個字母的引用,充當文字的書寫。
  3. 羅馬拼音的優點:國際音標,雖然具有正確性,但不如羅馬拼音具系統性[來源請求]、便利性、普遍性(多數語言使用)、實用性(流通性、科技性、網際網路)、和國際性(與國際接軌)的優勢。

(二)語音與文字(書寫系統)的訂定準則:
1.以族為單位建立13套系統
原住民族目前計有12 族。本書寫系統以「族」為單位,彙整各方言別的差異予以整理。其中,因應長年將「賽德克」視為泰雅族「亞族」的慣例,將賽德克語從泰雅語中區分出來,形成13套系統。另外,在賽德克語中的「德路固語(Truku)」與甫成立的「太魯閣族」的語言是同一個語言。因為在中部的德路固群尚未整合並認同花蓮太魯閣族的成立,所以,本系統仍將他們並立。
2.一音一字母、一字母一音的原則
字母儘量與音標符合而且一致,容易學習,也比較符合語感。必要時酌以「附加符號」、「大寫定母」與「二個字母代表一個語音」的方式為例外的書寫系統,例如:
(1)附加符號:如魯凱語é 標示前中元音,以區別央中元音e。
(2)大寫:賽夏語舌尖擦音用大寫的S 標示,以區別清濁齒擦音/s/與/z/。
(3)二個字母代表一個語音:如普遍的以字母ng 表示舌根鼻音/ŋ/、以th、sh 分別代別/θ/、/ʃ/,以tr、dr 分別代表捲舌音 /ʈ/、/ɖ/
3.一族語言的跨方言之間力求一致性
屬同一個語言的不同方言,其書寫系統力求一致性和系統性。例: 泰雅語所有方言均以字母e 代表中前元音/e/,阿美語所有方言均以字母e 代表中央元音/ə/。
4.跨語言之間力求一致性
不同語言的書寫系統須力求一致性和系統性,便於學習和流通;本書寫系統大都遵循這個原則。例:所有語言均以字母p 代表清雙唇塞音/p/、字母m 代表雙唇鼻音/m/。
5.尊重族人語感與文字書寫的習慣
(1)阿美語後中元音/o/和後高元音/u/,傳統上一直被認為是「自由變體」(free variant)。但是在實際的言談中,阿美族人普遍認為存在著語音上的差異,特別是表徵「語法功能」的虛詞,很明顯的是發[u]音。勉強的將/u/與/o/予以混同使用,對於族人來說,一則感覺發音不標準,一則也會有聽不懂的現象。所以,在阿美語中,我們將/u/與/o/並列,以適度的呼應語音的變遷與族人的語感。
(2)在引用大寫字母的賽夏族語與噶瑪蘭語中,一則是語音上的特殊性,一則尊重長年的書寫習慣,我們允予例外的以「大寫」字母標示。
[6]

字母列表编辑

下表給出16種台灣南島語言中有哪些字母,並列出該字母所代表的發音。

a ae b c d dh dj dr e é f g h hl i ɨ j k l lh lj lr m n ng o oe p q R r S s sh t th tj tr u ʉ v w x y z ' ^
阿美語 a t͡s d, ð, ɬ e b, f, v ħ i k ɾ m n ŋ o p r s t u w x j ʡ ʔ
泰雅語 a β, v t͡s e ɣ h i k l m n ŋ o p q r ɾ s t u w x j z ʔ
布農語 a b t͡s, t͡ɕ d e, ə x, χ i k l, ɬ m n ŋ o p q s t u v ð ʔ
卡那卡那富語 a t͡s e i k m n ŋ o p ɾ s t u ɨ v ʔ
噶瑪蘭語 a b ɮ ə h i k ɾ m n ŋ o p q ʁ s t u w j z ʔ
排灣語 a b t͡s d ɟ ɖ e g h i k ɭ ʎ m n ŋ p q r s t c u v w j z ʔ
卑南語 a b t͡s d ɖ ə g h i k l ɮ ɭ m n ŋ p r s t ʈ u v w j z ʔ
魯凱語 a b t͡s d ð ɖ ə e g h i ɨ k l ɭ m n ŋ o p r s t θ ʈ u v w j z ʔ
拉阿魯哇語 a t͡s ɬ i k ɾ m n ŋ p r s t u ɨ v ʔ
賽夏語 a æ β ə h i k l m n ŋ o œ p r ʃ s, θ t w j z, ð ʔ
撒奇萊雅語 a b t͡s d, ð, ɬ ə ħ i k ɾ m n ŋ o p s t u w j z ʡ
賽德克語 a b t͡s d e, ə g ħ i ɟ k l m n ŋ o p q r s t u w x j
太魯閣語 a b t͡ɕ d ə ɣ ħ i ɟ k ɮ m n ŋ o p q ɾ s t u w x j
邵語 a b d ɸ h i k l ɬ m n ŋ p q r s ʃ t θ u β, w j ð ʔ
鄒語 a ɓ t͡s e f x i k ɗ m n ŋ o p s t u v ɨ j z ʔ
達悟語 a b t͡s, t͡ɕ ɖ ə g ɰ i d͡ʒ, d͡ʝ k l m n ŋ o, u p ɻ ʂ t f w j r ʔ

附加符號编辑

除引用 26 個羅馬字母充當文字外,另酌以「附加符號」表示, 包含冒號「:」及6個特殊符號「ʼ」、「⌃」、「ṟ」、「é」、「ɨ」、「ʉ」。

6個特殊符號

編號 附加符號 內碼
1 ʼ 02BC
2 2303
3 1E5F
4 é 00E9
5 ɨ 0268
6 ʉ 0289

[7]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原住民書寫系統. 台灣文化部臺灣大百科全書. [2018-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2) (中文(繁體)‎). 
  2. ^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 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 (PDF). 2005-12-15 [2018-05-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11-27) (中文(繁體)‎). 
  3. ^ [1],《台灣原住民族語言的書面化歷程》(李台元,2013)
  4. ^ 從語言學入手的排灣宣教師—懷約翰牧師 - 鄭仰恩 -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05期 另類教育在台灣. newmsgr.pct.org.tw. 
  5. ^ http://www.pct.org.tw/article_peop.aspx?strBlockID=B00007&strContentid=C2016091900006&strCTID=&strDesc=Y&strPub=&strASP=article_peop
  6. ^ 6.0 6.1 6.2 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 中華民國94年12月15日 台語字第0940163297號 原民教字第09400355912號會銜公告
  7. ^ 原住民姓名登記及羅馬拼音相關說明,內政部戶政司107.8.27

外部連結编辑